第七章 人生有的时候就是不断的重复

    人生有时候是不断的重复,生活更是。重复的生活能让人记忆一些东西,有的时候也会遗忘一些东西。当你熟视一个事物,往往也会变成无视。

    王二又得到了少许银两与一本轻功草上飞,于是他又加了一项练习。

    镇子里的人是越聚越多,也有人问过王二,是否有房出租,都被他拒绝了。白管家给了不少,做人不要太贪心,何况那两位也是半夜敢出去的人,不会是什么软弱之辈。到时候真出了问题,可真是吃不了兜着走。

    白管家两人只是偶尔晚上出去,这也王二也没什么关系。晚上越来越乱,时不时上街就能听到晚上又死了几个人,吓得他晚上再也不敢出去了。

    不怕死,不代表去作死。不怕死只是个态度,面对死亡的态度,如果天天想去面对死亡,那是精神问题。王二觉得自己还是个正常人,虽然有点自私,也没别的毛病,尤其在这个他根本没有归属感的世界。

    我只是个过客,从无到有,再从有到无。最重要的是我有原来的记忆,或许是别人填充进来的,那又怎样,我认可了,那就是我的。

    王二身上的纹身终于好了,他也光着膀子上街,被镇子上的人指指点点。结果镇子这些天来很多江湖人都光着膀子,露出纹身,当然最多的是露出那只飞鸡。

    李四这几天好像找来了帮手,吃住卖汗衫都在一起,一看神色,就很警惕。王二没敢往前凑,不知道是赵四说的穿越者联盟的人,还是李四请来的保镖。在李四那里抢了将近一百多两银子,对于他来说已经足够了,人心不足蛇吞象。何况李四再没记性,被抢了两次还不注意,他就是穿越者的悲哀。

    有的时候,你觉得自己很聪明的时候,其实很多人惦记着你,时不时在后面给你下脚拌,你能站起来如果还没有意识到事件的本质,那你还会吃亏。王二之所以在人前装疯卖傻,就是这个道理。

    当你没有成长成大树的时候,是很容易被折断的。即使你长成大树,有人说句话:树大根深,枝繁叶茂。想想你如果作为臣子,别人那么说,皇帝第一个想法就是你是不是要造反。

    即使你是皇帝,历史上也出过太多,被后宫顶替的,被臣子要挟的,被太监绑架的,还要被成佛成仙这种妖言惑众的。

    王二有的时候想找李四说说这些道理,后来想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每个人都从自己的失败中得到自己的经验,最重要每个人做自己就好了。

    这天王二吃完早饭在树下休息,看见吴三三没有出摊,就聊了起来。

    原来今天七省总把头孙晓静马上到来,江湖人在集市竖起一个台子,让做生意的人没了地方。

    听到集市那面人声鼎沸,王二与吴三三结伴去看热闹,主要想看看女人是如何能当上七省总把头的。

    一人飞到集市中间的台子上,一抱拳。

    “各位好汉,在下不才,受各位青睐。大家还要等重宝将要出现,再各显其能,不要发生无谓的争执。”

    台下一帮人大声喊着好。

    王二非常不理解,不是孙晓静吗,这货上来干嘛?

    于是问了问身边看似想江湖人士的人,

    “这位兄台,孙晓静总把头呢,台上这个阴柔的家伙是谁?”

    那人蔑视地看了他一眼,

    “一小老百姓凑什么热闹,台上那个阴柔的家伙就是你问的孙晓静,该干嘛干嘛去。”

    “我去,孙晓静是男的啊!!!”王二与吴三三都一脸懵b。

    王二还在想孙晓静的事情,突然人群又一阵欢呼,旁边的吴三三猛地推了下王二。

    “快看,上面有仙人。”

    王二抬起头一看,有四五个人,应该踩着飞剑快速的飞过。

    “这还是个仙侠世界,我还以为是低武武侠世界呢。”王二这两天只见过武林人士,也不曾听他们说过仙侠的事情,主要还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太短,要不是因为有宝藏出世,他也就在这个镇子里呆着。

    七省总把头孙晓静一看有仙人出现,也知道这件事不是他们这些人能掺乎的事情了,于是赶紧安排,保护好重宝出现山头。

    而王二也心事重重回到家里,看见白管家正在收拾牛车,于是上前问了问情况。

    “我的主人准备走了,感谢这些天你的照顾,这是剩下的银子,都给你。”

    王二一看多拿了,赶紧退让,白管家执意让他收着,然后请出那个女人离开了。

    王二坐在树下一想,估计两人也看见仙人出现,知道争夺无望,还不如早点离开。

    接下来几天,天上飞来的人越来越多,当然没有一个住在镇子上,而江湖人士也异常兴奋,他们见到仙人的机会也不多。

    王二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十九天晚上,天空有些异样,本已经黑的天却充斥着暗红色。武林人士都没有睡觉,而是在镇子的高处看着重宝要出现的山头。

    王二站在他家的房上努力维持着秩序。

    “这位大侠,您就别上来了,房顶的人已经满了,您再上来,房顶容易塌,您还是再找个房顶吧。”

    “您花钱?我怎么敢收您们的钱,这样吧,我自己下来,您上去,在上面注意坐稳了,不要随意移动,要不房子真受不了了。”

    王二顺着梯子下了房,接过银两,也不查,随手放进口袋。

    这还是王二经过打听得到大致的消息,然后在门口竖起牌子,在房上卖票。虽然他家的位置并不算最好,可架不住人多,总有人最后选择在这里观看,这符合市场的需求,也是顺应了市场的需求。

    当王二贴出消息,很多镇里的人也照着学并开始加固房梁。

    王二有他的想法,自从看见所谓仙人,他就决定走出小镇,去看看这个世界,如果有机会参与其中,那他就跟着玩玩。

    王二本身没有什么理想,在穿越前是,穿越后也一样。

    穿越前,他见过钱,虽然他没有多少钱,够花就行。他见过权,发现那也不是他想要的。他认为,有目标就去努力,但要当一天和尚撞好一天钟,不是和尚也不是钟,而是更认真地对待每一天的自己,我只活在当下。

    关于理想抱负之类的,王二曾经有过,后来都扔掉了。如果你做不好每一天你认为的自己,那么理想抱负也不过是空谈。当你做好每一天的自己,又何必在意所谓的理想抱负。

    人是个过程动物,人也生活在过程中,而过程是由每一天建立起来的。注重过程,轻视甚至忘记结果,人最终的结果就是死亡,其它结果对于死亡都不算什么,那你又何必在意。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在别人看来是歪理邪说的认知。可只要他自己认为对就好了,别人也有自己的认知,大家对着对方的认知相互嘲笑,还不如琢磨琢磨自己那点破认知好。

    说这么多,就是告诉大家王二是什么样子的人,他奇奇怪怪的认知,做奇奇怪怪的事情,只要他自己高兴就好。

    王二在做完这次房顶买卖之后就准备溜了,马村子里没有卖的,牛倒有,不过想想牛车的速度,还不如一边锻炼身体,一边练习草上飞好了。

    就这样,王二带着刚收到的铜板与那把已经装了刀鞘的刀,溜溜达达出了镇子。

    出了镇子,看四下无人,跑进草丛,把事先埋好的东西取了出来,回头看了一眼镇子,转身离去。

    他刚离开,山头的重宝就出世了,然后很多仙人开始相互攻击以夺取宝物。开始范围很小,逐渐扩大,随着出现伤亡,双方的仇恨加深,终于波及到镇子上。

    刚才还兴致勃勃的江湖人,现在都窜下房屋,四散逃走。用前世的话,出现了大范围的踩踏事件。

    接着小镇也随着踩踏的加剧与仙人法术的攻击而毁于一旦,可谁会在乎这些,仙人,江湖人,镇子里的人,只有活人才会焦虑,死人才能做到真正的平静,这些事与王二没有关系。

    晚上会很静,只要发出声音就会传得很远,王二自然听到了,也加快了离开的步伐。

    当你没有能力控制局面的时候,有机会就要远离局面。当你有能力控制局面的时候,一定不要让局面扩散。

    即使是前世,有些人会懂,能做到的又有几个。

    这时候王二听见后面有马蹄声,迅速闪到路旁。不少马匹极速的奔驰而过,这时候没有什么比命重要。

    有三五十匹马跑过,路上又变得安静下来,只有远处镇子方向还不断传出大的响动。

    王二继续向前,累了就慢点走,他不会走的太急,那样不好保存体力。

    后面又传来马车压路的声音,王二站在路旁的树下,对于快速通过的人是很难发现他的,即使发现也懒得理会。

    一驾马车歪歪扭扭冲了过来,在他身旁散了架,车上抛出一人正好落在他的脚下。

    王二仔细一看,这不是李四吗?

    人生有的时候真是不断的重复,只不过这次不是王二敲晕他,是他自己晕了。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