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

    扒衣服这么low的事情,王二现在会很鄙视,虽然他曾经乐此不疲。但翻尸体,噢,李四不是尸体,就当他是尸体好了,已经很有经验。

    摸摸李四身上重要的几个地方,然后快速来到散了架的马车前,找到了他想要的装钱的背包,类似前世的军挎,然后扬长而去。

    “啊!朋友再见!啊!朋友再见!如果你牺牲,我也不会把你埋了。”王二哼着改词的前世歌曲。

    走了很远,发现一匹马,身上还有辕绳,这不用问就知道是拉李四那匹马。割掉辕绳,王二窜上马匹,刚开始还不太熟练,逐渐找到些感觉。

    “谢谢李四给我的爱,今生今世我已忘怀。”歌曲吗,就是抒发情感的,只要用对地方。

    天已经大亮,王二终于进了一个镇子,镇子边上的建筑看来显然比他曾经的小镇要繁华得多。

    找了客栈,已经人满为患,估计昨天跑出来的都在这里休息,他也没心情看看孙晓静是不是也跑了出来,找了个农户,谈好价钱就住了进去。

    休整了一天,把马的行头都配好,继续出发。

    每到一个地方,王二都会住上几天,了解一下风土人情,也领略下美食,他其实对人文的与自然的都不太感兴趣。

    作为一个浪子,长相太普通的浪子,王二也有颗艳遇的心,可有他心动的女人出现,问题是人家无视他。

    他基本不会去红楼,年纪轻轻的就把最美好的东西都留在失足妇女身上,无聊也无趣。

    有时经过所谓的名川大山,他只是远远看一眼,自然风光就是这样,你觉得它美丽,不是它美丽,而是你觉得。如果你天天都在那里,也不会觉得它有多美丽,那么它就是它,只是你怎么觉得的事情。还不如抛弃你所谓对美的理解,直接看它,或许会有不同。你的心与山是存在距离的,那么与其隔着一层美丽的虚假外衣,不如直接面对它。

    你看到山,这就是看山是山。披上美丽这层外衣,你把它拟人化,就是看山不是山。而你去掉有关美丽的所有认知,你会看到不一样的山,看山还是山。很多人不知道,不是在于山,而是在于你自己。

    你有没有卸下,放弃,丢掉,那些被人教育了,而实际上很虚假的东西。

    这就是个心路历程。

    而人文的东西,往往就是让你加上这层虚假外衣,这里说的有点绝对。但你可以真的试着去想想爱与恨,真与假,美与丑,在某种程度上并不是那么回事,这需要你去思考,去认知,去否定。

    在王二眼里就是这样,每个人经历不同,认知不同,不用太在意别人对你的认知,就如同你也别太在意别人的认知一样。

    在旅途中,王二也逐渐认知了这个世界。

    基本就是封建社会,也只有封建社会才能产生完美的仙侠,只有资本社会才能产生科技机械文明,因为人们的认知不同。

    他所处的国家是夏国,据他的理解,这颗星球也比地球大的多,至于有多大,现在还没人告诉他。

    夏国旁边有几个也是超级大国,唐国,宋国,辽国等,再远的也不是老百姓能了解的。

    最近夏国与辽国正在打仗,对于远离战场的老百姓,这些都是传说。

    他也曾旁敲侧击关于仙侠的事情,但老百姓都知之甚少,不免有些遗憾。

    走了快到一年的时间,王二现在已经十八岁了,大好的青春是需要浪费的,除非你觉得自己没有浪费的本钱。

    逐渐快接近夏国的国都中京,这天在一家餐馆,王二点了几个当地特色小菜,正滋啦一口酒,吧嗒一口菜,美着呢。

    旁边桌上有几个风尘仆仆的旅人也在聊着天。

    “仙人十年一次选徒是不是今年又开始了?”一个人问道。

    “嗯,是今年没错,还差两个月就到了,怎么,有想法吗?”另一人问道。

    “呵呵,犬子犬女正好都到了年龄,如果能选上一个,我就不用这么操劳了。”那人回答道。

    “哦,你家闺女也到了吗?”

    “是啊。犬女正好今年八岁,满足最低标准。”

    “你们听说了吗?老李他家孩子今年还想试一次,上次差了一点,他们家不甘心啊!”第三个人说了话。

    “他家孩子是有点背,本来已经准备要被录取,结果出了个天才,就没人关注他了,结果被放弃了。”第二个人说道。

    “是啊,幸亏他家孩子今年正好二十,再大一岁就不能报名了。”第三人。

    在座的几位长吁短叹报名修仙的不容易。

    王二自然也听得真切,那桌人也没有避讳别人的意思。于是,王二搭话道。

    “几位老哥,我想问问这报名是在何地啊,我是外乡人,头一次听说这件事。”

    “呵呵,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在夏国只有国都中京可以报名,你到了中京,只要到了时间,你一打听就知道在哪里了。”第二人笑呵呵地回答。

    “那谢谢几位老哥了,现在这个地方到中京还要多久?”王二又问。

    “快的话,半个月就能到。如果跟着商队,一个月也到了。”第二人回答。

    “那谢谢几位老哥了。”王二再次感谢,在座上算计什么时间能赶到中京。

    想着想着,往外瞥了一眼,呵呵,还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王二又看见了李四。

    李四显得落魄的多,人也很憔悴。王二想了想,还是站起来在窗口喊了李四,李四一阵迷茫,转眼看见了王二,擦了擦眼睛,认出了原来镇子里的人。

    两人落座,开始说起当时镇子里的事情,王二添油加醋说自己如何保住了财产,后回到镇子,都是一片废墟,也生出来出去看看的心情,于是走到这里。

    李四则感叹自己的不顺利,虽逃出镇子却被劫匪抢劫了,身无分文,流落于此。

    人在说话的时候,他也就那么一说,你也就那么一听。他说的时候并不一定太在意,你听的时候何必在意。尤其你知道他的钱是怎么丢的,而且还知道是谁在花他的钱的时候。

    两人不住长吁短叹了一会,王二问李四以后怎么办,李四也没想好。于是王二说出他刚才打听到的话,看李四的神情,他分明知道这件事。

    吃完饭,两人出来,王二牵了自己的马,当然那匹马早换了,作为捡漏的,连这点注意事项都不知道,那就是作死。王二拿出不多的银两,分了一部分给李四,李四感动地痛哭流涕。

    感动你的人,或许就是之前背后捅你刀子的人,事实就是这样。

    王二当然还有钱,财不外露他是知道的,也没有必要让李四知道。

    王二继续他的旅游,不过相对加快了些速度,他没有再次碰到李四。

    离仙人收徒还差十天的时间,王二终于到了中京,越离近中京,收徒的事情传得越详细,王二也是掐着时间走。

    如果别人看中京,可能描述得如何雄伟,如何让人震撼,可在王二眼里无非是一堆建筑物,还能怎样。当你知道了宇宙有多大的时候,你还会为地球、太阳这样的星球感叹吗?如果你不会去感叹它们,何必太在意它们表面的那些大山大海,更何况建筑物。

    少见才多怪,如果你的想象力足够丰富,你的心足够大,岂是一个小小的星球能占据的?

    麻木的人与麻木的人是不同的,就好像一个皇帝对钱的态度与一个没听说过钱的人对钱的态度,态度基本差不多,但本质就千差万别,不要被表面给迷惑。

    随着仙人收徒的临近,中京也是人满为患。这种大场面每十年一次,对于中京已经习以为常,而且越到这个时候治安越严格。

    王二来得算比较晚的,想找好客栈已经不可能了,只能找个小的旅馆住下。没事打听下中京的美食,从早晨出去,晚上才回来,乐此不疲。

    中京晚上并不宵禁,实际上夏国很多地方也不宵禁,除非有战争。

    王二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修仙天赋,没有也无所谓,继续自己的旅行,可能还要去别的国家看看,寻找一下美食。说不上哪天高兴留下几千字的道德经。说起道德经,王二就想骂人,不知道哪个穿越的,先把这本书完成了。

    即使没人完成,王二也不会留下,因为他留下的只能是残本道德经,他只看过很少的一点,他只是想骂这些无良的穿越者。

    消磨了几日之后,王二买了本收徒注意事项,对于他这种只靠打听的人,无益是有好处的。

    收徒主要是测灵根,灵根主要有几种,金木水火土,光明黑暗空间等等,还有许多稀奇八怪的灵根都不是主流,还有许多约束。

    当然还有许多门派的见解,王二发现这个世界仙道与魔道并不排斥,而且是在一起招收学徒。这与他前世看到的小说有很大的不同,当然以他老百姓的见解,是无法评述的。

    终于,仙人收徒开始了。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