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我看到了,也就那么回事

    仙人收徒大约需要一个多月,先是粗选,需要十五天左右,主要是人太多了,粗选虽然对每个人来说很快,但也架不住人们对修仙的热情。

    粗选过关的直接进入第二次测试,主要是仙侠门派派人进行选择,而第二次测试的人也不会少,因为粗选的人太多了,这也大约需要十五天。

    最后一步就是灵根测试,这个最简单,实际能过关的百不存一,这个需要十天左右。

    测试完成之后就是择派,根据自己的灵根,再根据门派给出的条件,自己做出选择,这个需要三天。

    提前起了个大早,三点多天才蒙蒙亮,王二就直奔测试点。王二来到离小旅馆最近的一个测试点,这是提前在这个测试点报了名,前面已经有很多人,他只能排在后面。

    随着队伍的不断移动,他也逐渐看见了测试的工具,有点像前世的机场那种安检物品的设备,不过有一人多高。每个人走过去,如果没有检测人员说话,就代表你被淘汰了。如果被检测人员留下,并被人带走,那么第一关就过了。

    每个人被检测的时间也就五、六秒,一分钟差不多十个人,一小时有六百人。从早六点到晚六点,共十二个小时,一个点七千二百人。中京一共八个点,每天大约五万七千人,一共八十多万人报名,十五天正好差不多检测完。

    就这样,王二也呆到下午三点多才被检测。

    当检测人员示意他可以的时候,王二就走进了测试工具,大约也就三米左右的样子,三四步就走了出来。检测人员叫住他,他随后就被人带走了。带到一个马车上,聚齐了十个人,马车就走了。

    大约走了有半个小时的样子,他们被告知下车。来到一个灰常大的院子,分男女住下,然后有人告诉他们饭堂在哪里,饿了可以去吃饭。

    王二都饿大劲了,就是已经不怎么饿了,不过有免费的晚餐,他还是冲了进去。

    “你这种爱占便宜的性格有时也需要改改。”王二做着自我检讨,毅然决然地拿起碗筷,开始寻找自己想吃的东西。

    吃完饭,吧唧吧唧嘴,给了一个中肯的评价。“太一般了。”

    然后找到自己的房间,十个通铺,能住十人。他身旁坐着一个不大的孩子,一副很**的样子,噘着嘴,好像谁都欠他钱的样子。

    王二不是惯孩子的人,伸出双手使劲揉搓了孩子的脸,

    “小朋友,干嘛呢?你睡觉的样子好奇怪。”

    孩子怒视着他。

    “下贱的人,不要碰我。”小孩怒道。

    “呦,年龄不大,脾气不小啊。啧啧啧!”王二看都没看孩子就躺了下来,“还是躺着舒服啊,睡觉了。”

    王二伸了个懒腰,身子一翻背对着孩子,不一会传出微弱的呼噜声,他今天的确有点累了。

    半夜醒了,出去上了趟厕所,准备回来睡觉,看见旁边的小孩也睡着了,不过还是噘着嘴。

    王二转脸一想,哼哼了两声,把最近在中京买到的清凉油拿了出来,爬到炕上。偷摸把孩子的鞋袜脱掉,把清凉油涂在孩子的脚心,然后继续睡觉。

    还在睡梦中,突然听到惨烈的哭声就在耳边,把王二震得不行,他只好捂着耳朵爬了起来。

    一看是睡在旁边的孩子,他对着孩子嘟囔着,“大清早,发什么神经。”孩子也不说只是在嚎哭。

    王二闻了闻,好像有什么异味,看了看孩子的褥子,

    “我去。多大了,还尿炕啊?”

    这时候屋里的人基本也都起来,太吵了。大家一听有人尿炕了,纷纷伸头看,然后发出善意的笑声,孩子哭得更厉害了。

    “没事没事,谁没尿过炕,不过你这大还尿真是少见,画片也大了点,味也够劲,上火了吧。”说完倒头接着睡,童子尿有什么好怕的,孩子却越哭越伤心。

    早晨迷迷糊糊起来,看看旁边,孩子已经不见了,可褥子上的印记还在,王二嘿嘿地笑了起来。

    孩子再也没有回来过,王二也图个清净。过了五天之后,被通知去进行第二次检测。

    每人都分了一个牌子,被告知牌子不要丢失。进入一个屋子,记录了牌子,有人问其姓名,生辰八字,家庭住址,简单家里情况等,都记录在案。然后一个看似前世中医的人捏每个人都小腿骨,王二估计这是什么方式的骨龄测试,主要看是否超过年龄限制。每次都有人看牌子,并有专人进行记录。

    接着到另一人处,与号脉差不多,不过王二感觉对方应该是用气导入自己的身体,在自己身体转了一圈,气感他还是明显能感觉出来了。

    然后男女分开,到了一个屋子,大家都脱了衣服,只剩下内裤,一个跟着一个躺在床上,有人对全身的骨骼进行检查。

    最后被带动一个小黑屋,里面发出各种声音,产生各种幻觉,王二一脸懵b,这是什么情况。后来想想,就是用声音对人进行各种诱惑,看看测试者的心性如何。王二对外物并不是分感兴趣,他主要在意内心的感受,所以这种诱惑对于他来说,用处不大。对于色,虽然今世王二才十八岁,但那个灵魂可不是,前世啥没见过,啥没玩过。王二真能做到坐怀不乱,见到兔子都不一定撒鹰。还是少见多怪,见多了,不说恶心,也是兴趣缺缺。

    前世听过一个故事,一位男妇产科大夫,老婆要与他离婚,因为他不举。他与老婆感情倒没什么问题,就是不举这事,让他与他老婆产生问题。后来他专门找心理医生,因为他的工作,见过太多,他对那些事已经没有什么感觉。经过心理调整,两口子才又复合在一起。

    这项测试用了半个小时左右,每当有人倒下,就会被人扶出去,百人的测试,最后只有三人还能坐着。其余两人也是小脸煞白,看得出是强忍着,心性不是一般的强。那两人也是被别人扶了起来,就王二听到结束的声音,拍拍屁股上的灰,跟没事人似的,自己站了起来。

    旁边的中年人,捻着胡子对他频频点头,王二对其点了下头,转身出去了。

    检测完之后,被人带上另一驾马车,这次是四人马车。

    到了地方,这次明显比上次高级了不少,起码每个人都有单独的床了,四个人一个屋,而且伙食也好了不少。

    在这里足足呆了二十多天,王二也没闲着,因为检测的时候武器是不能带的,他只带了随身的包裹,所以简易的一些身体训练,他还是能完成的。这也不是王二有颗强者的心,而且前世曾经自己吃过亏,更主要他自己无聊。

    这里很多都是半大的孩子,不是很傻,就是很讨厌,王二实际年龄与他们差的不多,但心理年龄差的就远了。再说,这还不是最后一关,套近乎根本就没用,最后那关淘汰率还是蛮高的。

    开始测灵根,已经只剩下三万多人,据说这次参加测试的有八十多万人,灵根测试主要淘汰灵根太杂的人。

    王二在屋外排着队,里面看不清什么情况,有的人进去没再出来,有的人进去后,从门里出来,大多含着泪,有的还嚎啕大哭。这不,前几天还很活跃的半大小子就哭的死去活来。一脚天堂,一脚地狱啊,人生从此不同。

    走进一个屋子,看见有几个人做在那里打坐,也不作声。一个年轻人让他把手放在一个琉璃圆球上,让他放松,然后去感应手中的圆球。王二把注意力集中在双手与触摸到的琉璃球,这时琉璃球内的雾气发生了变化,先是旋转,然后逐渐平稳,气体也开始分层,一部分沉了下去,一部分浮在顶部。然后上下两部分颜色开始发生变化,下部分逐渐变成黑色,而上部分则出现一种透明,仔细看这透明里有很多立体的结构在其中,看时间长了会觉得晕厥。

    大约十分钟,测试结束,然后一个人上来面带微笑,

    “恭喜你,你获得了资格,你是黑暗七,空间三,不错的属性。你可以休息几天,然后看看各个门派招收的条件,再考虑加入什么门派。来,请这面走。”

    把王二让出房间,由另外的人带领到一块空地上。这里已经聚集了一些人,王二看见了被他整蛊而尿炕的孩子。王二笑着走过去,双手又挼搓了一下孩子的脸。

    “没想到啊,你也过了。”

    “你这人怎么这么讨厌,一个贱民,不要碰我。”孩子怒了。

    “呦呦呦,小尿炕精,身上还有没有味道了。”说着,王二捏着鼻子,远远看着他。旁边的人一听说尿炕精,也带着审视的目光,悄然离开他。

    “你……”孩子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

    “这孩子气性真大,不知道哪家养出的孩子。”王二转而与旁边的人聊了起来。

    这时候,王二才开始与旁边的人聊了起来,一般半大的孩子,几句话就套出很多信息,哪里人,叫啥,什么灵根,想选哪个门派。

    王二还发现,这个世界的孩子虽然很单纯,但很有主见,都知道自己想选择哪个门派。不知道是听人说得,还是自己真有主见。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