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开始总是平静,主要因为大家不熟

    三日很快就到了,阴魔宗又补足了五人,这次在夏国总共招收了二百七十三名弟子,与以往差不多。

    有飞艇停靠在码头,飞艇外面看起来不太大,整体是浅灰色,进了飞艇内部能感觉出里面的空间十分巨大。

    早餐吃完饭,所有人到了自己所在门派的堂口,检查了身份。有人开始不断喊这些新弟子的名字,组成几队就站到一旁。王二是很靠后才被叫到,他的组里一共十六个人,最后孤零零剩下一个人为一组。

    组里有人嘀咕着,

    “黑暗灵根三四为一组,五六为一组,七**为一组,看见那个人吗?他是单灵根,暗十的。”

    “兄弟,解释的漂亮,你是作者肚子里的蛔虫吧,通过别人的嘴说了情况,还凑了字数。”王二恶意地想到。

    王二对这些根本不关心,他是过客,做好过客的事情。

    带队的人告知组内的人做飞艇的注意事项。不准打斗,定时吃饭,可以交流但不能喧哗,如无要求尽量不要出寝仓等等。然后带队人开始分批带着人进入飞艇。

    开始就是单独一组的人。

    “那个人是个单间。”刚才嘀咕的人又开始嘀咕起来。

    王二伸手打了嘀咕那人一下,

    “没事,叽叽歪歪什么?读者傻啊,不会自己想啊?”

    带队的立刻拉开他们,并警告他们不要冲动。最后训斥了嘀咕的人,谢谢他给带队人露一面的机会。

    接着就是王二这一组进飞艇,是两人一屋,大家可以自由选择。王二自顾自走进一个房间,看了看房间,把身上的杂物都放到储物柜里,就躺在床上。不一会进来一个浓眉大眼黑壮,还有点憨厚的半大小子进来,一看屋里有一个人,就询问是否还有人。得知没有其他人,就住进了这个房间。

    半大小子很羞涩,想交流又有些不敢,还在犹豫。

    “什么事,有话就说,有那啥别放,这么点屋不好散味。”王二倒也直接。

    “这位大哥,”王二差点没乐出来,这孩子还装江湖老人呢。

    “这位大哥,初来贵码头,没有拜见……”半大孩子一抱拳。

    “得得得,新学的吧?谁教你这套玩意,这里没码头,也不用拜。废话少说,到底想干嘛?”

    半大小子一下懵了,不知道怎么接,他学得唯一一套礼节也不是这么对词的啊。

    “行了。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灵根是多少?”

    半大小子犹豫了,他也知道自己的情况不能随便告诉别人,他也没学会如何瞎编。

    “在下鲁甲牛,夏国开原郡鲁家庄人士。俺……俺是暗八火一土一。”鲁甲牛自报家门。

    “行了。还有什么事?”王二答道。

    “呃……大哥姓甚名谁,家住何处,又是什么灵根啊?”鲁甲牛学着问道。

    “小子学得挺快啊!我的情况你以后会知道,那么着急干嘛!对了,你知道刚才在咱们队伍里嘀咕那小子叫啥?”王二开始跑偏。

    “嗯,他叫白晶,是中京工部尚书家的子弟。”鲁甲牛说道。

    “白晶?孙晓静?这个世界怎么这么多女了女气名字的男人。看来以后不能用名字去判断性别了,说不上以后遇到一个叫李大牛的姑娘呢。”王二做着检讨。

    这时候飞艇一阵晃动,王二感觉与坐飞机不一样的就是,飞艇并没有急加速。刚才的晃动明显是离心力,代表飞艇直接上升,与电梯类似。

    “哦,你知道还挺多啊,多大了?”王二继续带跑鲁甲牛。

    “我今年十五岁。敢问大哥多大年纪。”

    “哦,我比你大,叫大哥你不亏。行了,你先坐下,不用这么拘谨。”

    正说着,有人敲门。

    王二示意鲁甲牛去开门,自己也坐了起来。

    进来是刚才带队的人,他进来给两人两本书,然后告知他们从下午开始到某个船舱里去听课,就出去了。

    王二拿到书,看了看书名《气阴功》,应该就是他们开始练习的功夫。翻开看了几页,都是对此功夫的介绍,下午还要上课,他也不着急看书,开始闭目养神。

    下午来到一个船舱,王二一看就是黑暗七灵根以上的弟子,这时授课的人进来。

    “各位好,本人赵无极,你们可以喊我赵师兄。我先重申一下,我们属于修真界,有些人杂书看多了,以为我们是仙侠。其实,我没入门之前也是这么以为的。

    下面我介绍下境界的等级名称,从练气开始,筑基、金丹,元婴,分神,合体,渡劫,大乘八个阶段。

    我们阴魔宗是按着境界划分弟子,就是说,有人进入筑基,我们都要叫师叔。而遇见金丹的前辈,得叫师祖。辈分只与境界有关,与年龄无关。”赵无极一板一眼地位新弟子普及着仙侠基本知识。

    普及了一些修真界的基本常识,开始讲气阴功。他告诉大家,气阴功是基础,以后到了筑基才有打磨身体的功法,也还要与气阴功配合进行,气阴功是阴魔宗基础中的基础,它可以练到大乘境,不过每个境界都有相应的气阴功。

    接着讲气阴功的运行方法与注意事项,从丹田出发绕身体循环一圈,当身体有气感流动,最后能回归到丹田,并且在丹田产生气感,那么气阴功就入门了。

    入门相对简单,但也不能急于求成,要有意识引导,到后来不用刻意引导,就能自行运转。运转时候,最初不要太快,那样会导致有意无气,被称之为假气感,是意识在作怪。而入门之后运转也应放慢速度,主要身体的经脉还没有加强,过快容易导致经脉受损。随着经脉的加强可以适当提高速度,这样还有助于对经脉的锻炼。

    最后,赵无极告诉大家,如果有不识字的晚上可以过来学习读书写字,如果会的话可自行利用时间。以后,上午听课,下午在寝仓进行气阴功的训练,晚上读书写字。

    吃完晚饭之后,王二闲着也是闲着,他也不知道自己对于读书写字是否精通,先看看都教些什么,于是与鲁甲牛一起来到课堂,其实鲁甲牛也学过一些,他也不确定自己是否该学。

    来了个教书先生,貌似很严肃,撸着脸,从最基础的字开始教起。王二穿越前都好多年没上过课了,穿越后也就这些日子,所以听着听着竟然睡着了。

    “啪啪啪……”一阵敲打声把王二从梦中惊醒,一看教书先生正严肃地看着他,他擦了擦嘴边分泌物,看了看四周,发现其他人都在看他,也没什么不好意思。

    “怎么了?下课了吗?”他抬起头问教书先生。

    “你不听讲也就算了,睡觉也行,但你为什么睡觉还要打呼噜,影响大家听课?”教书先生用戒尺再次敲打着王二面前的桌子。“不想听就出去,别在这里影响别人。”

    “哦。”王二站起来转身出去了,他倒是听见好像有人在骂街,这与他有什么关系呢。

    回到寝仓,王二琢磨气阴功的事情,开始打坐。从丹田出发,经过四肢头部与躯干最后回到丹田,但在丹田并没有产生气感。王二估摸运行一次大约两刻钟,也就是半个小时。初期没什么好办法,就是多用意识主导,多练习,直到能够在丹田产生气感。

    站起来活动身体,身体保持一个姿势无助于血液循环,打打太极拳是好事情,于是他起手打起太极拳来。

    打了一会,鲁甲牛回来了,问了问情况。王二走了之后,教书先生发了一顿火,就接着讲课了,鲁甲牛也觉得没什么意思,决定不去了。鲁甲牛看见王二打太极,就问他是什么,王二告诉他活动筋骨的一套招式,鲁甲牛嚷着要学。

    他们先打坐练习气阴功,王二也答应鲁甲牛等练一遍气阴功之后教他。

    再一次坐在地上,王二开始练习。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他开始注重一些细节,把速度再降下来一些,着重感应气的流动与变化,并用意念牢牢控制气的走向,循环了一圈回到丹田,还是没有气感。

    他也不失望,看见鲁甲牛已经运行完了,就站了起来开始交鲁打太极拳,时不时他们还交流一下练习气阴功的心得。

    锻炼了一会,他们决定在练一次,看看效果,可最后还是没有产生气感,只能先睡觉了。

    第二天早起,他们又练习了一遍,还是没有效果。

    开始授课,赵无极很高兴已经有人入门气阴功了,一共十七个人,有五个丹田已经有气感了。

    接下来就是前段讲一些见闻,后段是修行体会与问题解答。

    王二也说了自己的情况,赵无极告诉他,意念太强更容易出现假气,心态放平和,施加一定的意念就行,不要过多,才能水到渠成。

    回到寝仓,王二与鲁甲牛约好了同时练习,谁先练完也要等待对方完事,再进行太极拳。

    王二坐下来,先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慢慢从丹田导出气,这回他控制自己的意念,而只是引导气的运行,不过于控制气的运行,运行的速度也比较慢,全身运行完,王二终于感觉到有一丝丝气进入丹田,这或许就是入门了。

    起来已经全身是汗,不过这身汗出得很舒服。看了看旁边的鲁甲牛,告诉他先练习太极拳,自己去冲下身体,回来再说。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