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如果我是DJ,你还会爱我吗

    回到屋内,王二身体一阵清爽,看鲁甲牛还在认真地练习这太极拳。于是一边跟着打起太极拳,一边与鲁甲牛说了自己刚才的感受,以及注意的地方。王二说的注意地方与赵无极不同,赵无极是大家共同的弊病,而王二说得是感受。

    打完一遍太极拳,鲁甲牛也迫不及待想去尝试,王二还是让他把心静下来,然后运行尽量降低速度,因为王二每次练完,都发现鲁甲牛已经完事,在那里等他。

    王二也坐下来继续练功,这次他还是有些小心谨慎,慢慢调整,小心控制,走过全身回到丹田,进入丹田还是那么一丝丝,可感觉丹田内的气也慢慢增长。

    练完之后,发现鲁甲牛还没有练完,就慢慢等待,考虑是不是可以稍微加快点速度,这样可以调试气对经脉的压迫,让经脉有适合的刺激,可以逐步加强经脉。

    这时候鲁甲牛也练完了一次,不过丹田还是没有气感。他们边打太极边讨论着运功时候的一些细节,这些不仅是鲁甲牛,对王二也很有启发。

    终于在第二天早晨的练习完,鲁甲牛也找到了入门的感觉,兴奋的他连澡都忘记洗了,一身汗味就去了饭堂,授课都没来得及换洗,直接让赵无极把他撵回去洗澡换衣服,再回来听课,反正前段只是对修真界的概述。

    练习是枯燥的,可怎么把枯燥变成兴趣呢?王二也自有一套。前世学习的时候,他发现有些课他喜欢,有些课他不喜欢。当他试着把喜欢与厌恶都当做一种刺激的时候,不把刺激分成喜欢与厌恶,只是一种刺激,有刺激就会有反应,有反应就要学。这样,他还真把厌恶的学科提高不少。

    说白了,刺激你是分好坏的,但你把好坏去掉的话,刺激就是刺激,有刺激就要做出反应,而不考虑好坏就行了。

    把修真当做一种刺激,不要考虑喜欢还是厌恶,有刺激就有反应,那么就练功好了。

    飞艇偶尔也会降落,不是补充水与食物,就是接收新弟子的到来。根据赵无极的说法,这个飞艇要接大陆东部相邻的六个国家的弟子,夏国是第一站,最后回到阴魔宗需要三个月的时间。

    到其它王朝接弟子大约停留四天,主要就是最后的审查与交接,然后带走。自从来了新弟子,赵无极也告诉老弟子,前段最好能来听,主要还是以修真见闻为主,回到门派没有人再特意讲起这些事。后段没有必要听,因为都是练习气阴功最初的那些东西。

    每到一个王朝,因为能休息四天,王二都会中午溜下飞艇,跑到正在接受检查的弟子们的饭堂去胡吃海喝,然后回来美美睡上一觉。对此鲁甲牛表示不解,王二美其名曰劳逸结合。

    第二天中午,鲁甲牛也跟着王二劳逸结合去了。王二就给他介绍昨天吃过这个王朝的美食,还偷摸拿出银子给饭堂的人员,然后带来一壶酒,两人找个角落开始吃喝。吃完,王二还不忘了评点一翻这个王朝的菜品,让鲁甲牛提醒明天过来的时候,哪些可以再吃一遍。

    鲁甲牛倒是很满足,就是不解王二对美食着迷的程度。王二告诉他,或许这个王朝这辈子他们都不会来,即使能再来恐怕也是很久以后的事情,那样还真不如这次就把美食先吃了。

    鲁甲牛酒量一般,喝了一点小脸就发紫。那是因为原来他脸很黑,但在飞艇上呆了些日子,不那么黑了。喝了点酒,脸红与不那么黑的脸变成紫脸。

    第三天鲁甲牛带着他的一个好朋友,对,就是那个叫白晶的爷们来了。于是三人又是一顿胡吃海喝,挺着肚子回到飞艇。飞艇门口有个法阵,身上带有那个类似生猪检疫的那个标志,法阵是不会驱动的。如果没有,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了。

    结果第四天,他们班来了十一个人,看来白晶也是个好交好为的主。手脚也比较大方,昨天临走前就与饭堂人员嘀咕了什么,第四天白晶从那人处扛了一桶酒回来。结果好几个人都喝多了,回去的路上,白晶晃晃悠悠用大舌头对王二说,

    “哥,嘀咕有时候也是有用的,不就替作者解释两句吗?下回别打了,太没面了。”

    “小晶,不是哥说你,嘀咕哥不反对,但别接话,那是毛病。”王二也喝大了,虽然是米酒,度数不算高,也有三十多度,何况他喝了七斤多。

    两人勾肩搭背,也不知道说了什么,这就是所谓男人的敞开心扉吧。

    接下来又是枯燥的生活,两点一线,饭堂,寝仓。至于授课室,王二觉得没必要去,反正鲁甲牛会去听,他们练功之余打太极拳的时候,小鲁也会说给他听。

    自从上次喝完酒,白晶没事也往这屋跑,过来吹吹牛,可王二这种见过大世面的人,岂是一个封建社会的人能比的。后来人逐渐多了起来,小寝仓里都是人,床上一撮,地上一堆。开始是白晶吹,大家听。后来王二这老油条开始吹,他吹的那些东西,别人都没听过,就别说见过了。当然王二也会给自己的故事披上一层封建社会的外衣,毕竟在来中京之前,他流浪了一年多。

    听到的人继续传播,再添油加醋,小孩吗,都喜欢稀奇古怪的故事。

    于是,有一天,赵无极找到王二,

    “听说别人叫你白呼蛋(就是特能扯淡的人,赵无极是东北的,带着东北土话。),你这样影响了不少弟子。有的师叔发现有些弟子不练功,就喜欢凑在一起聊天。今天是警告你,如果还继续扯淡,就离开阴魔宗吧!”

    “知道了,以后不扯淡了。”王二严肃地回答道。

    “呵呵,他们都不练功才好呢。”王二心里想着。

    每当白晶提议去王二寝仓聊会的时候,都会被王二拒绝,王二也暗示白晶不要作得太过,当然白晶明白不明白,就不是王二的事情了,点到为止。

    我只是建议,最终决定权在你手里,你听从了我的建议,也是你决定听从我的意见,是你决定的,你决定的就与我没关系,即使是我的建议。

    因果论这种东西就在你怎么看,我告诉你,你去了,你死了,赖我吗?

    你觉你赖我,我不觉得我与你有关,那么到底是谁的因果?

    魔鬼引诱了你,你答应了,是魔鬼的错,还是你的错?问题是魔鬼引诱过很多人,人家都没答应,到你这儿答应了。

    魔鬼引诱是个常态,相当于事物的某个侧面,那么关键还在于你的选择。

    你选择的,你自己承受后果,与别人无关,因为是你选择的。

    做出选择前,我们往往都对后果预计不足,可出现了后果,应该坦然面对,承担这结果,无论是好是坏。

    这次之后,王二变得低调了许多。如果你没能力反抗,那就向现实低头。

    不过所到的王朝还是大家劳逸结合的方式,结果是人越聚越多。这时候王二绝不会再出头,顶在前面的是白晶,王二现在属于吃瓜观众。

    在达到最后一个王朝,也就是第六个王朝的最后一天中午,有人提议表演个节目,来自不同王朝的弟子开始联欢。

    王二这天没少喝,他感觉自己喝多了,那又怎样,乐在其中就好。

    不知道谁提议王二表演个节目,他晃晃悠悠走上前,大声嚎叫着,

    “沧海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记今朝。苍天笑,纷纷世上潮,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一曲唱吧,引来无数狼嚎鬼叫。突然一动,王二看着旁边青涩的女孩,对着她又唱了起来。

    “如果我是dj,你会爱我吗?你会爱我吗?你会爱我吗?如果我是dj,你还会爱我吗?”

    虽然可能听不明白什么意思,女孩还是羞答答地看着王二,而王二一头栽倒在地上,真喝多了。

    第二天醒来已经临近午饭,王二头还是很疼,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回来的,也不知道什么时间回来的。总之,昨天只记得自己喝了很多酒,剩下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吃完午饭,白晶嘚嘚瑟瑟跑到王二的寝仓,嘴里飞出成片的吐沫星子,让本来还有些头痛的王二更难受。

    最后,白晶只想表达要向王二学习泡妞技巧,让王二一愣。

    “什么情况?”王二很迷糊。

    “大哥,昨天你唱完那首歌,我看很多女生都往前凑,想与你接触。你对着赵国公主唱的那首歌,公主看着你都兴奋的不行了。”白晶描述昨天的情景。

    “什么公主,唱什么歌,我怎么不知道?”王二甚是疑惑。

    “哥,我就佩服你这样,提上裤子就不认人的江湖本色,教教我好吗?”白晶带着崇拜的眼神看着王二。

    “哥,哥,我错了。别打脸,千万别打脸啊。”白晶嚎叫着跑出寝仓。

    经过三个月的飞行,载着王二他们这群年轻弟子的飞船终于到了阴魔宗。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