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既然互相伤害,请允许我报团

    这期弟子差十二个就五千人,对比阴魔宗往期的人数,不高不低,属于正常水平。

    修真门派在招收弟子众多的情况下,基本处于散养状态。除非有特殊的能力,才会被特殊培养,就好像与王二一同被招收那个黑暗灵根十的家伙。王二、白晶他们除了在授课室之外很难见到他,也仅仅知道他叫段平,剩下什么信息也不知道。

    而最后几个王朝,船上这帮弟子越聚越多,进行会餐,也有人叫段平过来,不过他始终没有出现。有些看高他,有些人则嫉妒他,还有人无视他,比如王二。段平下来飞艇再也没人见过他,王二估计这是特殊培养去了,不像他们被散养。

    下了飞艇,这些弟子被告知新来的弟子统一住在一个大区,这个大区叫新人区。练气六层是个分水岭,可以搬到练气区,那里无论是灵气浓度,包括书籍、任务都有所提高。新人区与练气区都属于外门弟子,而筑基区属于内门弟子,金丹期则是核心弟子,元婴期基本把握门派的运行,元婴期以上属于长老级别。

    新人区如果呆过十年还无法晋级到练气区,那么将被淘汰,想留在阴魔宗继续修炼,只能变成杂役。如果不想呆在门派内,也不可回家,而是被分配到各个王朝内的办事处当杂役。他们唯一的区别是,在外地进阶的机会几乎没有,而在门派内虽渺茫,也还是有机会的。就是说这期来新人区的,都是新人,不存在老弟子,起码开始不会出现欺压现象,这也是保护新人政策。

    定期有内门弟子过来讲课,讲课的内容提前通知,有想听的弟子就到指定的地点听课,这种听课是免费的。新人每人每月福利是三块魔石,一袋益气丹,三个门派贡献度。一袋益气丹内有十二颗,对六层以下的弟子作用明显,对六层以上弟子,基本没有作用。

    新人区虽有守卫,但守卫基本不会管理弟子的日常生活,新人区即使出现打斗,守卫也不会管理。只有出现快要死亡的情况,守卫才会把人分开,受伤人员在养伤期间会得到保护。如果发现攻击养伤弟子,则做苦力一年。如果你足够快,在守卫没有守护之前就把人杀了,你是无罪的。守卫基本由一位金丹弟子与若干筑基弟子担任,接这个任务也是有门派积分奖励的。

    门派实行积分制,好一点的物品都需要积分换去,丹药、功法、前人心得笔记。另一项就是任务积分制,每天有大量的任务,每个任务都不同积分,做任务得积分,然后再消耗积分换取自己所需物品。

    新人区的任务都不会危险,到了练气区,基本都是杀戮任务。

    王二一行人很快找到了住的地方,新人区内部也分区域,还是按照黑暗灵根的多寡,三到四住一个区,五到六住一个区,七到九住一个区,没有十这个区。这期弟子一共才四个暗十灵根的人,来了就被上面瓜分完了,根本不会住在这里。

    这里也不存在混进来其它灵根等级不足的人,每当一个弟子选中一个住处,他用生猪印记开启房门,进入房门内进行简单操作,这个住处就是他的了。而低灵根的人是无法打开高灵根区域的门,就是说一个五灵根的是无法打开七到九灵根区域的门。区域不同,灵气稍有不同,差距没那么大,但你待十年,差距还是明显的。

    每个人只此一处,无法开启第二处住处。每个人住处别人是无法开启的,除非每十年招收新弟子之前,门派进行清理。当然,你说我两人住一处,那是没有问题的。但住处并不大,住两人会十分拥挤,你不怕挤,没人能管你。

    每个住处还自配上一些简单法阵,警示法阵,防干扰法阵等等,只要你有魔石就可以随便用。

    门派初期,半年内提供食物,然后就不再提供,一切都由弟子自己获取。

    门派之外有普通人聚集城镇,离新人区不算太远。离开门派就不再有保障,大家可以抢夺甚至杀死对方,不过还是有规定,各区之间的弟子不可逾越。就是练气区不能抢新人区的东西,筑基区不能抢夺新人区与练气区弟子的东西,而且会严格控制外来人对本门派弟子的攻击。

    十大门派的弟子,没事在门派边上就被人杀了,你想想都不太现实。如果真出现,这个门派也算完了。

    城镇的集市还是真金白银,当然你觉得自己不缺积分,有的是人与你交易。

    王二他们一个飞艇的暗七以上的弟子基本住在相邻的地方,毕竟大家都还算熟悉,前后也有个照应。

    接下来的日子,王二感觉又回到了大学时光,大家一起去听课,听完课回去自习,时不时走出大学去集市转转,买点生活用品,要不到实验室帮老师打下手,只不过这里能赚到积分。

    王二接手的任务就是看地,是块灵田,级别不高,种的是灵植。新人的任务不多,主要就是帮助门派看灵田地或者灵兽,再就是一些好无危险的采集任务。新人期是新人打基础的时候,也是适应门派生活的地方。王二也曾看过一些小说,新人期就出去杀怪,他觉得那都比较扯。新人没有多少气,而且每个功法都需要一定量的气,你说杀野兽,那还不如会武功就的,何必修真呢?遇到灵兽,你打灵兽,灵兽不会抵抗吗?怎么说受伤就受伤了呢?

    就是说,你用法术攻击我的面部,我可以调整自身的气,去抵抗你的法术,让你的攻击失效。想伤人,在低级别是很难做到的,还不如流氓打架,直接上手削来得快。

    这些都是一个正常门派的做法,在最弱小期是保护,离开弱小期,你就必须奋斗了,竞争一样残酷。

    对于王二这种五谷不分的人,就别提还要照顾灵植了,他是一窍不通。但上过大学的人有一点好处就是,认识问题与理解问题,还有解决问题的能力还是有的。不会就去问,问完试着学,学完试着做,最后做出什么样子,再总结经验呗。

    对于灵植,他还能去学习,去试着做。对于灵兽,他基本无感。什么小动物啊,什么爱心啊,他这么一个自私的人,你觉得靠谱吗?反正你怎么觉得也无所谓,他觉得不行就好。

    王二种的灵田,一季是八个积分,一年两季,就是一年收获两次。按收成最后给出积分,如果收获特别多,恭喜你最多拿到十个积分。如果收获特别差,还要恭喜你,下限是没有的,你可能是零个积分。

    法术之类的不用先学,到了六层之后,会给你选择几门法术的机会,还给你训练的机会。

    王二每天扛着锄头去灵田,走进灵田找个地方先练功,虽然这里不是高等级灵田,但灵气还是比自己住的地方高那么一点点,然后巡视灵田,也算是休息。到了一定时间,再进行修炼。就这样,一边照顾灵田,一边修炼。没事在灵田中间挖个水洼,虽然灵气不丰富,但水洼里的水经过沉淀,还是稍微带点灵气。

    蚊子腿也是肉,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何况,前世在企事业机关呆过,这种占公家小便宜的勾当,他应该没少做。

    只要你想占便宜,总有办法占到便宜的。很多事情在于观察,在于挖掘,在于一点一点积累经验。

    水是带不回来的,王二发现灵植能锁住灵气,而灵植旁边的水中的灵气也消散得很慢,如果带回家,不一会就消散光了,只剩下一碗普普通通的水。

    晚上回来吃点东西,再到旁边侃侃大山,晚上再做两次行功,就去睡觉。早晨起得也早,没有空气污染,没有食品污染,没有烟酒的刺激,谁不神清气爽。早晨再运行一次气阴功,溜溜达达去吃饭,吃饭完回来拿着小陶罐,扔点集市买回来的这个世界的茶叶,冲开,慢悠悠去种田。

    这样过了将近一个月,已经有人突破到练气二层了,这与王二也没有关系,他只是做自己能力范围内想做的事情,怡然自得。

    这天晚上吃完饭,王二正往住宿走,突然看见白晶脑袋上包裹着,正在与他打招呼。

    “小晶,怎么了?”

    “别提了,今天下午去集市,碰见阿三国那帮阿三,话不投机就干了起来。”白晶愤恨地说道。

    “哦,那你想怎么办?”

    “我能有什么好想的?伤好了,还要干回去,我忍不下这口气。”

    “这样啊。那样你还不如组织组织成了个小团体,那样报团,总比你自己一个人干要好的多。”王二建议。

    “对啊!没有团体,在这里就挨欺负。有了团体,我就能欺男霸女了,哈哈!!!”白晶一边幻象着,一边手舞足蹈。

    “哎呦,哎呦。哥,我的大哥,别打脸。”王二上去就给了白晶两下子,打得并不重。白晶捂着头,就要逃窜。

    “等等。第一,别把气阴功落下。第二,有了团体更要低调。第三,修不好真,一切都是瞎胡闹。”王二还是劝解了几句。

    “知道了,气阴功我是没落下,再有十天半个月也突破了。不过这个场子,我一定找回来。”白晶说完就跑了,估计是嘀咕小团体的事情去了。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