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你好,我叫赵蕾

    第二天晚上,白晶又过来找王二,还带着许久不见的鲁甲牛。

    白晶说了,他已经找了很多人,有一些同意他的想法。他也是着急的主,联系了一些这个区的人,直接把团体的名字都定好了。因为大家住的房屋都是青石垒建而成,所以叫青帮。

    “青帮?还洪门呢?我是穿越过来的吗?”王二吐槽着。

    王二问了问白晶,有没有什么组织架构,白晶一脸懵逼。

    王二叹了口气,

    “就是每个人具体负责那一块,有团体了,还要为内部人员谋福利啊,不然谁帮你啊?”

    “比如,有吓唬人的,有侦查的,有放风的,有动手的,有谈判的。团体有制度不?有监督的没?还有一些涉及到利益的,你们怎么夺取利益,利益再怎么分配。这就好像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这种东西,先小人后君子,尤其利益分配之块,必须谈明白。人是利益动物,只有利益才能调动大家。”

    随口,王二举了几个例子,随便什么电视剧的情节,挂上个封建社会的背景,就是一个故事。

    王二口若悬河,白晶与鲁甲牛听的是一愣一愣,最后他们每人拿个笔纸在这里记录。

    王二神神秘秘把他们的头搂着,

    “我还有更狠地,要不要听。”

    “哥!这些我们都得好好回去想想,更狠的以后再说吧。”白晶已经被忽悠的五迷三道了。

    “行,今天先到这里,你们回去想想怎么做。狠得呢,先不说,你们也未必能理解那么深,把这些做好就行。”

    王二把他俩赶出了自己的驻地,平复一下心情,看看今天晚上也练不成了,就早早睡了。

    过了三天,那两小子又跑到王二房里,说说他们的想法,王二边建议,边出主意。有些事情,可能出现的后果也给他们说清楚,让他们自己心里有准备。

    第七天晚上,刚吃完晚饭,王二就被鲁甲牛叫住,说青帮今天正式成立,希望他也去。王二本来就不想去,前几天晚上都没炼成,所以直接拒绝了白晶的邀请,告诉鲁甲牛,他在后面给他们出主意就好了,尽量不要让别人看见,就回了自己的驻地。

    第八天晚上,白晶拿着酒,自己过来了,告诉王二,青帮已经成立,他作为发起人,现在是青帮帮主。还告诉王二,给了他个职务,军师,直接归帮主管理,什么事情都不用出面,可以拿帮贡。

    王二告诉白晶更狠的是什么,一个方法是找个傀儡当帮主,这样出了问题就是帮主的事情,但帮主以及帮派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里。真出问题,可以换帮主,对于白晶却不伤筋动骨。他如果是帮主,真出问题,他有可能被排挤走。

    另一个方法,就是自己竖立起另一个帮会,这样两帮对垒,你可以帮对方解决问题,而对方也可以帮你解决问题,保持住你与对方都在每个人的帮会都有绝对的话语权。表面是对立帮会,背地里却是两人同流合污,而且利益也能最大化。

    “大哥,我一个人一统不好吗?为什么还要扶持一个帮会?”白晶十分不解。

    “你一个人好是好,一家独大的唯一结果就是分崩离析。如果没有敌人,谁会团结?没有团结,凭啥你能拿到那么多的利益?你给出利益,别人还想要更多的利益,到时候你给不给?”王二提出问题。

    白晶陷入了沉思。

    “你们不报团,不去争斗,到了练气区,筑基区,你拿什么与那里的老人争?再往上呢?要看长远一些。”王二老神在在地说。

    “嗯,我好像有点明白了,像我们修真就是与天争,真到了天上,如果我们没有资本,如何也争不过天的。”白晶给出他的看法。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王二也懒得再说,喝了口酒,把白晶赶出自己的驻地。

    接下来的日子,新人区一片兵荒马乱。先是阿三国那帮阿三被打了一顿,然后开始从阿三国起收保护费,不交可以,那就挨揍好了。你不是有任务吗?打得让你做不了任务。无法做任务就没有积分,没有积分就换不了任何物品,没有物品怎么保证升级。

    很多人无奈交了保护费,一次任务能得到八个积分,要交上三个积分。另外,每月福利也要上缴一块魔石与两个益气丹。这样王二每个月可以多拿到四块魔石,一袋益气丹。

    一个月后,王二突破到气阴功第二层。王二自己做得其实还是蛮细致的,在飞艇上就开始实验各种气运行下,自己对经脉的感受,逐渐还让他找到点门道。在多次测试后,他找到了符合他的经脉的速度,没想到这也是他获得气最多的一种方式。当气积累到足够的程度,可以突破的时候,他选择了继续积累,而不是突破,并且温养自己的经脉。

    如果丹田是储存气的地方,那么经脉就是丹田把气运送到全身各处的网络。只有网络更结实稳定,抗压强度大,才能更好地输送气,而不会损害经脉。一旦经脉受损,那么传导效率就低下,承受能力再不强,无法输送超大股的气,也无法长时间快速输送气了。这就好像公路,沿海地区一旦有大雾,高速公路就禁行,给出行带来极大的不方便。

    而且积累的过程,不仅仅对经脉有好处,对丹田同样好处多多。对丹田的承受能力,爆发力与长时间快速输出能力都有提高。而且突破是什么,从某个角度看,突破就让丹田有更大的储存空间,让经脉有更宽广的输送能力。对丹田与经脉的保护,也是突破的关键所在。

    三区,也就是暗七到暗九这个区域,一共也就三百来人,加上一区,二区有个别猛人,四千多人,王二是第一百二十二位突破到练气二层的人,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

    突破完,王二的心情不错,去了集市打了些酒,弄了点小菜,想着回驻地给自己庆祝一下。在集市上碰见了白晶正领着一帮人有说有笑,看见王二,也不如以前屁颠屁颠地跑过来。走近了,一抱拳。

    “王军师,怎么有空到集市啊?”

    “哎呦!白帮主,你也雅兴啊,我出来买点东西就回去。”王二很虚伪地说道。

    “这不是帮里有点事要出来办,你们过来见见军师,以后别说没见过。”白晶指着后面的人。

    一个姑娘跑了过来,“王军师,还记得我吗?我是赵蕾。”

    “呃?姑娘看着眼熟,最近忙着练功,没想那么多。”王二准备敷衍过去。

    “王军师,你忘了当年在飞艇,你还给这位姑娘唱过歌呢!是什么来着,如果我是dj,你会爱我吗?”白晶恬不知耻地在这里起哄。

    本来就不想搭理这帮人的王二,腾地一下脸就红了。再无所谓的人,遇到别人揪他的短,尤其是他还真记不起来的短,与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

    “原来是这位姑娘啊,早有耳闻,早有耳闻。”他不说他唱歌给她听,变成早有耳闻。

    “喝多了,表达表达情感,赵姑娘别太介意。那个,你们忙你们的去吧,我有事先走了。”王二说着就要跑路。

    白晶基本就没看见过王二出丑,怎么能放过这个机会。

    “别啊,王军师。相见不如偶遇,我们也没什么事,不如咱们找个地方叙叙旧?”白晶朝旁边人使了个眼色。

    “就是,就是。自从上次听过王军师的歌,俺就久久不能忘怀,还想着什么时候能重温一下旧梦。”一个没有名字的过客来捧白晶的臭脚。

    “你那破梦,关我屁事!行了,不说了,我有事先走了,改天再说。”王二灰溜溜跑了。

    身后剩下白晶妖娆地笑声。

    回到驻地,打开小菜,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美美喝了起来。

    刚才的事真都不算事,如果只有白晶,他真可以陪他去喝酒。问题是还有一帮人,见过是见过,但不熟,王二又不是个自来熟。与其跟不熟的人一起尴尬,还不如自己回来美滋滋喝点小酒。至于赵蕾那个姑娘,他只想告诉她,以后遇到喝醉酒的人,说话做事,都别信。他们自己都想不起来,又怎么去守信。况且,自己什么也没做,在前世,唱首歌根本不能怎么地。

    喝完酒直接睡了,劳逸结合,劳逸结合,该用功的时候用功,该放松的时候就彻底放松。

    第二天,又开始了练功,种地,练功的故事,得过且过,珍惜每一天吧。

    晚上回来到了饭堂正在吃饭,看见有人坐在他身边,王二对此都不会在意。

    “你好,我是赵蕾。很高兴再次见到你。”旁边人说了句话。

    王二侧过头,姑娘长得蛮干净的。昨天遇见也知道姑娘个子挺高的,比他矮上一些。姑娘还算漂亮,不过只是在王二的眼里,两只眼睛的距离稍微有点大。

    “你好,我是王二。孤男寡女的,干材烈火的,呆着也是呆着,如果可以的话,处个对象怎么样?”

    姑娘懵了。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