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分手总是在雨季

    有人喜欢平静的生活,有人喜欢热闹的生活,有人喜欢放荡的生活,有人喜欢无拘无束的生活。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做自己喜欢的鸟就好,也要知道不止一个类型的鸟,你做你的,他们做他们的。

    第二天早上,王二搂着赵蕾一起看朝阳。王二一点不觉得自己是徐志摩,他没有徐志摩那么花。陆小曼是徐志摩好友王庚的前妻,王庚与陆小曼结婚后就去了东北,但一个江南女子并不喜欢北方的气候,于是回到江南。王庚托付好友徐志摩照看妻子,结果他们发生了感情。陆小曼离了婚与离过婚的徐志摩成为夫妻,后因徐志摩早死,陆小曼终生再未嫁。

    故事之所以叫故事,就因为它有诸多因素在其中。上述的故事里面有友情、亲情、爱情,有兄弟反目,有夫妻背叛,有过早守寡,有忠贞不渝。王二有时候会在想,我的故事里会有什么呢?

    修炼不是目的,是一种手段,修炼的过程重要,还是结果重要,见仁见智。

    王二一如既往的修炼与放松,这让王二想起前世的某个时期的工作。王二曾做过一个工程,当时相当的辛苦,只要在周六日,他总想法跑出来,出来的时候牙还是肿着,拿起酒杯与朋友喝酒聊天,牙就不疼了。回去的路上,牙又开始疼了。没有偷懒式的放松,那个工程很难熬。能不能熬下来,当然也可以。不过放完松接着熬,才有熬下去的动力。

    所谓动力,就是一紧一松,一直绷紧着,不知道你哪天会因疲劳而断掉。

    王二与赵蕾在城镇里租个小院子,雇了几个仆人,每周三、周六就回去住,偶尔也有要好的朋友过来,王二也会自己下厨去做点吃的,大家一起喝点小酒,品味生活。

    白晶开始还偶尔过来,最近也很少来了,倒是鲁甲牛没事总过来蹭吃蹭喝。

    “你最近怎么不与白晶在一起啊?”王二问道。

    “帮里也没什么事,有些事,我也与他意见不统一,还曾经吵过。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还是出来躲清净。”鲁甲牛闷闷地说着。

    “这也对。原来都涉世不深,现在都有自己的看法了,你们也在成长,挺好的。”王二感叹。

    “我是觉得,他做事情有点过了,总想着欺压别人。其实,我们得到的利益够多了,这不是挺好的,怎么还变着法去欺诈呢?”鲁甲牛十分不解。

    “哦?那么你想怎样呢?没事,照直说,心中的看法总要表达出来,看你最近闷闷不乐的样子,说说看。”王二也想听听鲁甲牛的想法。

    这时候,赵蕾把二人的酒满上。

    “其实呢,我也没什么想法,我只是觉得白晶现在的做法与最初我们的想法已经差太远了。当初是因为他被欺负,我们报了团,而且掌控了局面。可他现在明摆着是在欺负人,有的时候还不给人活路,往死了逼人,反正我是有点看不过去。”鲁甲牛说出自己的想法。

    “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利,我不知道谁的选择是错误的,但每个人都有他选择的权利。你看惯看不惯,只是你的事情。如果你觉得他做得不对,你也可以试着做,因为你也可以选择。”王二说完干了这杯酒,看着他。

    鲁甲牛也干了一杯,问道。

    “那我该怎么做。”

    “呵呵,做你想做的,展现你的理想。对了,你的理想是什么?”王二问道。

    “我的理想?”鲁甲牛陷入了沉思。

    王二也不着急,把他们三人的酒都倒满,然后吃起菜来。

    “我想,我想不要有欺压。你也知道,我是个小村庄出来的,我们村子里的人都很善良,也相互照顾,我想要那样的。”鲁甲牛逐渐肯定着自己的想法。

    “平等,民主,博爱。”王二心里不知为何骂了一句。

    他知道,在封建社会根本无法办到,即使无法办到就不会去做吗?王二心里也有个疑问,但他很快给了自己答案。

    “有权利去想,就有权利去做,至少你为你的梦想努力过,哪怕有一天你失败了,起码努力过,不是吗?”王二对着鲁甲牛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他也是给自己一个答案。

    “不过,你想得那种情况很难,我劝你还做好心里准备。不说了,有些总需要去面对,祝愿你能坚持自己的理想,来,干了这杯酒。”王二一饮而尽,鲁甲牛与赵蕾也一饮而尽。

    过了一段时间,鲁甲牛没有再过来,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王二也不会去探究这些,每个人有自己想要的世界,有能力就去体会,没能力就想想没什么不好。

    一天周六的下午,天气阴沉着,总感觉马上要下雨的样子。

    王二、白晶与鲁甲牛坐在王二的租处,桌子上摆满了菜肴,可惜没人动筷。

    “咱们都是朋友,从一个王朝出来的,甲牛与我是一个寝仓的,后来认识了小晶,咱们处得不错。但每个人有自己的理想,有自己看问题的角度与方式方法,这东西我认为没有对错,只有你想做与不想做。于是,小晶当你发生事情的时候,我与甲牛是支持的,而甲牛与你发生分歧的时候,我也不会去判断谁对谁错。你我为了理想去奋斗,我想都没有错,起码对我们自己来说都没有错。”酒已经喝了很多,王二表达自己看法。

    “哥,我能理解你说的。但是,甲牛,我们现在多好,我们统治着新人区,你还要什么理想。”白晶质问着。

    “阿白,刚才我已经说过,那样对你很好,但我对我来说是一种煎熬,这不是我想要的。我也不是反抗你,就像王哥说的,我想寻找我的理想。可你的理想与我的理想发生了冲突,我不想在哥们背后做什么,我只想开诚布公地谈谈这个事情。”鲁甲牛还是在表达自己的态度。

    “那你想怎样,哥们说掰就掰了吗?”白晶继续质问道。

    “你想多了,正因为是哥们,我才想与你好好谈谈。要是我不拿你是哥们,我就不会这么说。”鲁甲牛。

    “停。我想你们已经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小晶,你还记得我与你说过的事情吗?”王二问道。

    “什么事情?”白晶一愣。

    “就是两派对立,然后私下里去解决问题。青帮最近我也听说不少传言,你的位置受到别人的挑战,这样正好,让甲牛分出一部分以缓解压力。然后你联合一部分,让出帮主的位置,但实权掌握在手。甲牛呢,组建一个新的帮派,与青帮对立。那些夺权的,在青帮也没有绝对话语权,你把帮主让给他们,他们做不成事,最后还是你收拾残局。这样,你既控制住帮里的权利,甲牛也去做自己的理想。问题就在于,帮派已经有些失控。”

    “容我好好想想。”白晶答道。

    “甲牛呢,你照你的想法去做,小晶你要给甲牛发展的时间,不要马上让出帮主之位。而小晶,你一定要用利益拴住一帮人,并达成攻守同盟,这样才能在你退位之后还有话语权。像孙超、马涛那样的人少去拉拢,那样的人只会是叛徒。”

    “行了,你们好好想想,起码今天,咱们三还是好哥们,来,走一个。”王二一饮而尽。

    晚上又喝了很多,王二把他们送出门,外面已经下起了雨。王二知道,这可能是他们三人最后一次在一个桌上喝酒,为什么分手总是在雨季?

    鲁甲牛开始宣传自己的理念,众生平等,用爱去包容一切。对于王二来说,鲁甲牛这套理论,无非两个方向,一个往资本社会靠拢,但没有物质基础,肯定不行。什么物质基础,器械的发明与利用。另一个方向就是宗教。

    资本社会对于封建社会是进步,奴隶社会对于封建社会可是退步。在前世,所有宗教都是在奴隶社会兴起的,其本质代表了奴隶社会的特征。而鲁甲牛发展的那些东西,最有可能成为一个宗教特征的什么,王二也无法描述。

    要知道,在前世,只有奴隶社会发展出伟大的宗教,剩下封建社会与资本社会都没能发展出宗教。主要是因为封建社会与资本社会不仅依靠唯心,更多的是需要唯物来证实,它就不可能发展出纯唯心的宗教。

    鲁甲牛的理念如果成功,只能发展出一个趋向资本社会,本质却是奴隶社会的一个怪胎,而这个怪胎是什么,如何定义。想不明白,王二决定不去想,爱是什么都行,那不是自己的理想,也与自己无关。

    那天,王二特意把赵蕾赶了出去,有些事,还是越少人知道的好,不是不信任她,有些事知道的人多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鲁甲牛推行了有半个月,白晶的确压住了青帮内部一些人对此事的叫嚣,也在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利与地位,不断地做着交易。

    一天,回到租屋,赵蕾谈起鲁甲牛的理想,还是很赞同。王二也知道那玩意吸引年轻人,要不前世民国,那么多仁人志士去投身其中。于是,他给赵蕾出了个主意。

    “要不,你去烧那面的香,我在青帮烧这面的香,最后谁胜利都有我们的力量。”王二阴险地说着。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