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我也只能做我自己

    其他人在经历他们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的人不多,王二属于其中一个。每周对于王二来说就是种地,练功,周三周六下午去租屋,吃饭,睡觉,陪女人。

    赵蕾在帮助鲁甲牛开展他的理想,有的时候会很忙,但周三周六总会晚上回来陪王二。每当下午清净的时候,王二就会泡上一碗茶,坐在预制好的躺椅上发呆。也许是放空自我,也许思考前世他还没想明白的问题,或者说追寻自己认可的大道。

    他喜欢这种独处的时光,让人能静下心来去思考一些问题,他偶尔也会想自己练功的事情,温故而知新。随着练功的深入与得失,总结一下前面认知上的错误与不足,甚至自己展开探讨,以形成新的认知。

    在哪个世界都一样,就是一个认知问题。在前世,是个半科技时代,那么你就要去思考科技给你带来的认知。从而对比自我,找到我的意义与定位。我与宇宙的距离,我与银河系的距离,我与太阳的距离,我与地球的距离,我与人群的距离,我与我认识人的距离,最后是我与我的距离。前一个我是尽量客观的我,后一个我才是自己。我与我的距离都不是紧密无间,越往前,我越渺小。到了地球,我就开始忽略不计。对于银河系,我就是没有,虽然我知道我是存在的,但对于它,我就是没有。

    所以,前世王二给自己一个结论。我是我没错,但我对于很多事物都没什么了不起,可我也只能做自己。

    正确看待自己,别放大,什么我是太阳,银河系据说有千亿级的恒星,太阳算比较小的那种,太阳算个屁。即使银河系在宇宙都不算什么,我是太阳能算啥?所以,别放大自我,也别过于贬低自我。我也只能做我自己,这事其实挺难的。

    人就是要在不断对比中寻找自我,最后还是要回归自我,我只做我自己。

    这,就是心路历程。

    而对今世,王二也有不同的认知。前世人类需要依靠机械的力量,人类自身是渺小的,但今世不同,人类可以通过努力让自己变得强大,甚至可以对抗前世的机械。我的认知或许也会有变化,如果我成长为最顶级的修真人物,我的渺小或许放大了,王二不知道这个小我能成长到什么样子,或许真能从渺小变成伟大。

    虽然伟大的一样渺小。

    人真应该有的时候,沉静下来去思考一些问题,这是一种享受,并不孤独,而且很快乐。

    心情的放松带来练功效率的提高,效率的提高让王二也加长了对阴魔功运行的时间。在平常种地练功的日子里,他睡觉基本保持在四个小时,然后种地,打磨阴魔功。

    这让他想起了高三快考大学的时候,在冲刺高考的那几个月,也是这样。

    效率的提高与修炼时间的加长,王二这次从练气三层到四层也只用了半年的时间,这次排在新人区七十七名。

    到四层这天,还需要巩固一下,通知赵蕾这周不回租屋,让她自行安排。

    不断地修复因经脉扩张与丹田膨胀而带来的轻微破裂,王二的经脉与丹田已经足够坚固,但突破的时候还是会带来损伤。然后试着找到形成气的最佳速度与在经脉运行的最佳强度,这是个细致的工作,只有不断的运行才能找到符合自己最好的方式。

    王二对于丹药的需求并不算高,也不像其他弟子对药物的需求那么大。是药三分毒,这个道理他还是懂得的。药物毒性积累过多,容易对经脉与丹田造成影响,甚至渗透到内脏与骨骼。比起那帮药篓子,他对药物的使用还是相对谨慎。一个月十二粒益气丹,他只用十颗,还有青帮给他的药,他都私下里卖了出去,以换取贡献。

    别看青帮现在貌似嚣张,不过都是小屁孩的过家家游戏,真正的残酷性他们还没意识到。现在的贡献度都算是白给,他不知道进入真正的练气区会怎样,身上背着贡献总会是有备无患,先天下忧而忧。

    巩固好了练气第四层,给赵蕾留了言,王二去了租屋,开始休息。

    “怎么了,看着闷闷不乐的样子,谁欺负你了?”晚上在租屋里,王二问着赵蕾。

    “哼。现在那群帮着鲁甲牛的人,在我看来,都别有用心,每个人抱着不同的目的。”赵蕾。

    “那是肯定的。就如同我与你们说的那样,首先,你们是青帮的对立面。其次,很多无法得到的诉求都会跑到你们那里。第三呢,你们看起来更像宗教,而不是帮会,在初期壮大的时候,必须利用可利用的力量,当然大家是相互利用。最后,把握住自己想要的方向,团结真正与你们理想相同的人,拉拢你们敌人的敌人,逐步推行自己的计划与想法。”

    “初期肯定鱼龙混杂,一定控制好大家的想法,多安排与自己思想相同的人成为骨干,掌握话语权。”王二建议到,他知道这并不好做,可既然他们想做,就要捆绑一定的利益团体,怎么处理好各个利益团体的关系,是个学问。

    “我知道这些,只是看不惯有些人的做派,不是天天嚷着与青帮作对,就是一见利益就上,没有利益就做了缩头乌龟。”赵蕾。

    “初期肯定是这样的,很多人就是鸡肋。鸡肋鸡肋,食之无肉,弃之有味。”王二想起前世的一个故事。

    “行了。做事情哪里没有烦心事,到了租屋就先放下那些不快,放空一下自己,好回去继续与他们战斗。”王二继续说着。

    然后说些小笑话,把赵蕾逗乐。

    第二天,回到门派,王二去门派内务堂报备了自己练气四层,他是新人中第七十二位进入练气四层的人,然后被分配到更好的一处灵田。灵田还是两季收获,每季能获得十五个门派贡献度,一年也就三十个贡献度。

    王二算了算自己现在的门派贡献度,来到门派一年半不到,种田总共拿到二十贡献度,每个月三个贡献度,共四十五个。加上青帮两季收缴并发给他的积分两次,共四十个。还有食堂遗留下的费用,这也是最多的一项,每个月王二能拿到差不多三百个贡献度,八个月总共二千多贡献度,主要是这两个月鲁甲牛他们帮会也拿走一部分贡献度。还有卖药获得的贡献度,差不多还有一百多贡献度。

    平时,王二对贡献度还是稳稳地抓在手里,即使自己是一部分先富起来的,快二千二百多贡献度,他深知财不外露的说法,还是尽量低调。他也不像白晶,鲁甲牛他们一样,属于药罐子型,平时忙帮会的事情,练起功来猛吃药,这样才能赶上速度。

    赵蕾自从跟了王二,白晶也把她的待遇提了起来。王二也告诉她尽量少吃药,可原本她的灵根就没有王二他们好,想尽快提升,起初的贡献度还不够换药的,门派里一个贡献度换一粒益气丹,不是一般的黑。到了与王二正式确立关系,白晶让她有机会参与到饭堂的参股上,她才算有了很多盈余。现在即使换了帮会,她在洪门,就是鲁甲牛创建的帮会里,饭堂的参股比例也没有发生变化,现在已经算是个小富婆了。

    别说,鲁甲牛原来想叫煌门,意思是辉煌之门,没少被王二鄙视。说你是蝗虫啊,还是谎言啊,而且与皇家犯冲。虽然在门派里不见得有人管他,但有心人一说,好像他想造反似的,名字不好。鲁甲牛虚心地请教王二,王二说取恢宏的意思,洪同宏,就叫洪门吧。于是,在另一个异界,青帮与洪门又开始相对了。

    来到新的灵田,种得是另一种灵植,王二懒得记这些灵植的名字。不过,与前世种的水稻类似,于是就是灵稻产灵米呗。这下子可乐坏了王二,放几条鱼进去,出来不就是灵鱼吗,放点螃蟹进去就是灵蟹了吧。

    有灵气的谷物与食材,练气阶段是无法吃上的。一是产量少,另外就是练气人太多了。

    王二还发现,新灵田里的水已经能够锁住灵气,这样没事他偷偷带回去些有灵气的水自己喝,也是不错的。他不会把水带回去卖了,这点小钱他还看不上。何况,种灵田水稻的又不是他一个,最后只能便宜的要死,何必呢。

    在灵稻附近打坐,接触到的灵气比之前要强上不少,丹田储存真气的量也增加了不少,因为环境发生了变化,王二只能重新开始测试最佳运行速度,与最佳运功强度。没有办法,以变化应对变化,此一时彼一时。

    晚上与赵蕾一起吃完饭,他溜出门派,到集市上约好人,明早把活鱼活虾活螃蟹送到门派,再看看有没有蜜蜂,预定了一批,才回到门派。

    第二天,吃完饭,等其它弟子走的差不多了,他才来的门派口,接到要的东西,量不是很多,他还足以试试是否能够存活。来到灵田,把网兜放入灵田,再把活物倒进网兜。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