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我给自己的压力比你要大得多

    放好鱼蟹以后,王二开始调试气阴功运功的情况。要说练功效率与时间的关系,王二为此也实验过,最好效果还是在晚上七点到九点,其次是早晨四点到六点,再次一点是八点到十一点。下午基本效率不高,可聊胜于无,该练还是要练的。

    中午吃了点带来的午餐,下午去练气区,开始学习一些基本的法术。练气四层是一个阶段,可以学一些简单的法术,种植的学习小雨术,除草术,除虫术等。而御兽的则要学习,割草术,捆绑术,驱赶术等。这些法术都不具有攻击性。

    到了练气区的公共学堂,早有几个已经突破四层的弟子在这里等候,王二与几个人打过招呼就选了一个位置坐下。课堂只有两个,分别讲种田与御兽的法术,每个课堂都轮流讲这几种法术。如果你认为听懂了,能够施展法术,也没什么疑问,就不用过来听课了。如果你想听另一个课,也可以,但这些真的没什么用,学堂讲课的师兄不断告诉你这件事。

    这里可不是网游,也不会有什么隐藏任务。

    听完课,回到新人区,到饭堂与赵蕾一起吃完饭,告诉她最近回不去租屋,下午都去学习基本法术,直到学好为止。因为太难,也不需要多少日子。

    王二回到住屋,前后看了看。新人们住屋的间距实际上很小,大家也基本晚上回来,晚上只有练功才会把住屋的防护打开,练功需要安静。防护法阵因为是最简单的,所以消耗魔石也少。只开单一法阵,晚六点到早六点,一个月才需要一块魔石。三个法阵全开,也是十二小时,则需要三块魔石。

    他还真想垒个土灶,如果真能养活出鱼虾蟹,晚上可以在住屋铁锅炖吗。可惜,各住屋之间距离太小,很难找到空闲的地方,只能往远看看。找了块空地,量了一下距离,用树枝画了下大概的位置,就满意地回去了。

    第二天来到灵田,看了看鱼蟹的情况,不是十分好,死了已经有一半左右,把死掉的剔除出去,给还活着的喂了点食物,就继续练功了。

    法术基本没有什么难度,只要在特定的经脉去运行,控制好强度与速度,这两个也是王二经常练的,然后释放出来。他回去试了几次,然后回来问了些疑问,再回去实验了几次就能够施展这些法术了。

    而鱼蟹的存活率并不高,王二又要了几次鱼蟹,成活率基本不到百分之二十。不过,在能存活下来的鱼蟹,都会比较强壮,生长也很迅速。王二分几天都小规模购入鱼虾蟹,现在网兜里养十天,把能活下来的放到灵田里。估计有三个月到半年就可以收获一批,也就是这批动物第一次繁殖之后。

    蜜蜂也被送到,这玩意有点大,王二是趁着夜色放到自己灵田边上。门派有大阵的保护,门派内部实际上四季如春,种植区附近也有很多野花野草不停的开放。显然这些野花野草也适应了灵气浓度提高的影响,可以稍稍锁住一点点灵气,所以蜜蜂并不会饿死。

    开始蜜蜂开始死了很多,让王二都怀疑这种生物能不能在门派里存活下来。后来,他发现蜂后也在调节着工蜂,工蜂采到蜂蜜回巢,供给蜂后,蜂后孕育一批蜂卵,然后让兵蜂大批杀死工蜂,等新孕育的蜜蜂成长起来,个头不是一般的大,还极具攻击性。这就是生物的变化。看来蜂蜜的收获要丰富得多,不过这玩意是守不住秘密的,毕竟蜜蜂飞来飞去,有心人总能想到。

    很多事情就在于你是否观测,是否进行思考,然后得出你以为的结论。

    自从学会法术,王二就再也不去听课了,也有几个新人弟子想捞到点好处,练气的师兄告诉他们,赶快存门派贡献吧,到了练气六层,就开放部分法术,你有点数就可以学习,门内不准许私传法术。

    这下子,王二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对饭堂的争夺,饭堂是获取贡献度最高的地方,而且现在两个帮派都虎视眈眈,得提前想办法。

    王二联络了白晶与鲁甲牛,在一个周三的下午,三人秘密地商讨起来。按帮派的实力,青帮拿到66的份额,洪门拿到33的份额,最后一个份额,另外每家在拿出一个份额给王二,王二就有了3的份额。

    在别人还没有察觉这件事的时候,双方各叫上自己的利益团体参与其中,时间为五年,并立下字据,然后报备内务堂,这样受到门派的保护,其他人就别想参与进来。五年后大家都不在新人区,能拿到五年的份额,而且人数最多的几年的饭堂份额,大家也值了。这事,他没有叫赵蕾,不是不信任她,而是有些人越少参与越好,本来与她也没有关系。

    三天之后,饭堂秘密改写与补充份额,大家立下字据,签好字,送到内务堂备案去了。之后很多人知道了这个事情,闹得一塌糊涂,最后门派派出一个筑基师叔表达了门派对此事的看法,按备案的算,说完就走了。

    这样帮会开始分裂,青帮与洪门还是最大的帮会。白晶就此退下帮主之位,转而在台后控制青帮。鲁甲牛则带着自己的利益集团守住第二大帮会,并开始推销自己的理想,与青帮遥遥相对。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是不断地争斗,而在争斗的背后,却是几个大佬无耻的分赃,这就是江湖。

    在一个周三的晚上,王二与赵蕾吃着晚饭。

    “王二,我想与你说点事。”赵蕾放下碗筷。

    “什么事情?”王二疑惑地看着她。

    “呃。我不知道该怎么说。”王二并没有说话,只是等着赵蕾说话。

    “其实,那个,我。哎!”赵蕾有点语无伦次。

    “说吧!”王二只是简单地表达着。

    “王二,对不起。我已经不再喜欢你了。”赵蕾下了决心。

    “我有什么做得不对或者不好吗?”王二问道。

    “没有,都是我的错。与你在一起我感觉压力很大,而且我感觉我的理念与你想要的也是越来越远,我们还是分开吧,对不起。”赵蕾说着说着哽咽了起来。

    王二没那心情还去拍拍赵蕾的身体,让哽咽的赵蕾顺过气来。

    “你压力大?你知道我对自己多苛刻吗?我自己压力不大吗?为什么我每星期要修两个下午,完完全全的放松,你真以为我没压力吗?”王二怒到。

    “我不是那个意思,与你在一起,我现在感到的已经不是幸福了。我与你在一起,不是要求我如何练功,告诉我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行。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这不是。”赵蕾眼神也变得坚决。

    王二坐在那里愣了半天,

    “好吧。我尊重你的选择,就这样吧。”然后穿上衣服回了门派。

    赵蕾在屋里哭了好一会,才收拾了衣物,也回来门派。

    王二第二天来到灵田,想沉下心来练功,可怎么也沉不下来,他也警觉,如果沉不下心来练功,可能会走火入魔。干脆不练了,在灵田里不断释放法术来发泄心情,直到已经没有了灵气之后,才坐下来休息。

    “呵呵。你的压力大?我给你的压力大?你知道我给自己的压力吗?你知道来到这个世界我都做了什么吗?你以为是开玩笑,其实步步维艰,我想办法,我努力,我做了多少我以前不曾做过的事情,我在改变着我自己试图适应着这个世界,我容易吗?”王二自顾自嘟囔着,然后坐在那里发呆。

    “呵呵。唉,谁都不容易,谁也不应该放大自己的不容易,谁会在乎对方的不容易?”

    “是的,这件事没谁对谁错,每个人有自己的选择,每个人尊崇了自己的内心,做出自己的选择,并没有错。”

    “切,你前世又不是没失恋过,也不止一次,何必呢?”王二开始疏导自我。

    “是的,怎么忘记了这件事情,前世好几个女友都说过,我对她压力大。好吧,我讨厌别人管着我,我却做了我讨厌的那种人,这是我的不对。”

    “但你想改变自己吗?”

    “不不不,我现在还没有这个想法,谁知道呢,或许以后会但不是现在,以后都事情以后再说吧。”

    王二坐着嘟囔了很长时间,他感觉心情好了不少,但还需要发泄,把刚恢复的灵气再次消耗一空,然后才坐下练功。

    还有意外收获,王二没想到消耗完再进行练功效果比平时要好上不少。练完功之后,不仅暗骂自己。

    “看了那么多小说,不是都说这事吗?怎么给忘了,白痴!”

    随后的日子里,王二不断消耗灵气,然后打坐练功。功力增长比原来快了许多,对功法的运用也是越熟练,王二也适当加大灵气的运行速度,以刺激经脉地变得厚实。

    半年后的一天,白晶突然跑来找王二,神神秘秘地说,

    “赵蕾与鲁甲牛在一起了。”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