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生活就是吃吃喝喝

    “哦。”王二头也没抬,还在想着自己的事情。

    “哥,你不应该说点什么吧?”白晶有点抓耳挠腮。

    “你希望我说什么?”王二继续老神在在。

    “我哪有什么希望,就是过来看看。”白晶辩解着。

    “看到了吧,就这样。”王二答道。

    “没意思,本来以为苦情戏,结果是无所谓,你考虑过观众的感受吗?”白晶郁闷道。

    “看来是对不起观众了,没有考虑他们的感受。我现在考虑的是打你左脸还得右脸来的舒服。”王二举起手来。

    “打人别打脸啊。我不当观众了,拜拜了您啊。”白晶瞬间跑了。

    王二并不知道这件事,也是刚听白晶说起,但他也不会太在意,过去的已经过去,只关注现在。有的时候,我们只能面对现实,如果能做到坦然就更好了。坦然不代表向现实妥协,但总要有面对现实的态度。

    鲁迅说过:直面惨淡的人生。就是这个道理,怎样的人生,你都要直面,如果能做到坦然岂不是更好。

    所以,王二体会到那句话:我们需要理解很多事情,理解并不代表赞同。可你不理解,那就是你的问题。至于我们赞同什么,并不代表我们不能去理解。很多人只学会赞同自己的,却学不会在赞同自己的同时去理解其它。

    理解完就无视好了,这与直接无视还是有区别的,起码你思考了,然后坚定了或否定了自己的某些认知。

    王二的鱼虾蟹都已经进行了一次繁殖,没想到因为灵气的缘故,当然也有门派里气候恒定的缘故,这些生物都是三个月一繁殖。现在马上到了第二次繁殖的季节,这时候的鱼虾蟹是最肥的时候。

    王二买了些调味品,又拿回已经订好的锅碗瓢盆以及餐具,再到一家农户要了些腌制好的大酱,回到灵田。

    下水到灵田里抓了几条鱼,都有两斤多沉,然后又捞了些虾蟹,开始对其进行处理,把收拾出来鱼的内脏、鱼鳞扔到灵田旁边自己开的小菜地里,开始做菜。

    王二在菜地旁边还垒了两个灶台,特意还搭了个棚子,土灶旁边有几个石凳。

    火已经烧好,放上大锅,热好放入油,油开了以后下大酱调得秘制酱汁,翻炒。加入旁边炉灶已经烧烤的水,放入鱼,加入葱姜蒜,花椒大料包以及桂皮与陈皮,盖上锅盖。

    旁边的炉灶烧开的水,放入虾蟹,轻煮十分钟,然后把水倒掉,再重新加入热水,放入葱姜蒜,姜要多放,看见白晶与他的女友韦青青到来,再把虾蟹放入锅内,小火进行烹煮。

    白晶过来,把碗筷摆齐,王二拿出小柠檬,让大家把汁挤到小碟里,然后根据自己口味倒上些海鲜酱油,等着虾蟹出锅。

    “哥,你是江湖俺大哥。”白晶开始拍马屁。

    “谁会有大哥你的想法多,兄弟我每每想到这些,都如滔滔江水……”白晶继续。

    “滔滔你个头,搭把手,拿个盆出来,对,就是那个。接着点。”王二用漏勺把虾蟹捞了出来。

    “不滔滔了,你就开吃,凉一下,别烫着。”王二对白晶无耻的行为表示极度蔑视,然后也加入了吃的行列。

    “有点酒就好了。”白晶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嘀咕着。

    “中午不许喝酒,下午无法练功了,晚上有机会,弄点酒。哎,实在不行,你去弄点灵米,别从我这里弄,咱们自己弄点酒,那可算灵酒,喝起来才带劲。”王二开始唆使白晶做坏事。

    “嗯,等这季收获了,我想办法,收获的时候,总会掉些稻米,我去与他们说说。”白晶呜咽着。

    “行了,慢点吃,鱼快好了。青青你别管我们,我们胡吃海喝都好多年了,对于吃谁也不惯着谁,你不用听,赶紧吃,要不一会什么都没了,我们两人这就是胡扯。”王二劝慰韦青青,不要听他们两人扯淡。

    “这鱼可真鲜嫩啊。”白晶吃了口炖鱼。

    “那可不是,这是我前世的做法,只要食材好,这种吃法最原始,也是体现食材鲜美的方法之一。你们这帮没见过世面的异界人。”王二暗暗想到。

    这帮弟子大都在发育的年纪,随着修真水平的提高,食量也不是一般的大,不一会就见底了。

    吃完饭白晶收拾,王二刷碗。韦青青是辽朝的公主,而且是第二公主,不像赵蕾已经是三十名之后的公主,韦青青还真不会太干活。王二嫌她麻烦,白晶则宠着她。

    原来在租屋,白晶也曾刷过碗,不过第二天王二看见了,又刷了一遍,太不干净了。所以,王二认可自己刷也再不让他刷了。

    收拾完,王二告诉他们现在正在消化,最好的方式就是打坐,因为主食材都含有少量的灵气,而这些灵气易于吸收,还没有副作用,比益气丹好多了。

    运行了一遍功法之后,王二又与白晶商量,弄点大畜生在这里饲养,不是有会御兽的吗,将来吃灵食对大家都有好处,但想垄断可就难了。弟子们不是种田就是御兽,谁都可以养这些,那样还不如小范围自给自足,也不要炫耀。要是在饭堂做,那么利益需要重新分配,肯定很多人不干。况且,利益分配方案已经备案,是不能更改的,这样得不偿失。

    最后,他俩商量的结果,组织十人左右,每个各自养一些生物,找个大点的地方,起几个炉灶,大家轮流做饭。谁进来谁交一百贡献度,如果发现谁说了出去,这一百贡献度就被没收,平均分配给大家。

    这样起码保证有一段时间不被别人发现。有人说,他们为什么不把这个方法公布出来,王二就一句话,凭啥?

    即使前世还有个专利权,你看手机各大厂商,你用我的专利就必须给我钱,你说他们凭啥不公之于众,让大家随便用呢?

    这个世界没有所谓专利,那我想到的方法,凭啥让你知道。本身门派就是竞争,比前世更**裸地竞争。

    最原始的竞争就是你死我活,人类进入文明社会,有你死我活的一面,也有相对柔和的竞争,但柔和竞争的后面,最终还是有你死我活的影子在。

    白晶开始张罗人员的事情,安排要养殖的事物,并选择一下大点隐秘的空地,结果召集了二十三个人。王二就此表示无奈,人多嘴杂,看来被别人知道的时间又要提前了。对此,他倒不是十分在意,早晚都会知道,但不会通过我的嘴告诉你们就是了,真不凭啥。

    开始的时候,也只能一周两次,还是王二提供食材,他们的食材刚开始养殖,没有灵气效果。主要也是王二下厨,其他人做得,王二真不敢恭维。

    当这一季灵田收获的时候,王二让大家去勒索一些稻米与谷物,然后炒熟,发酵,最后蒸馏。王二只是前世看电视的时候,大概知道工艺流程,反正试着做好了。今世有酒,但纯度不高,他也只是按照今世的做法加上蒸馏。

    蒸馏的这一天,二十三位都聚齐了,年轻人也是好事,你以为谁都像王二有个腹黑的糟老头子的心呢。王二特意找城镇的木工做了一个两个侧面带眼的木桶,把竹管穿过去,并用黄泥糊死,木桶里放水当冷凝器。

    竹管的另一侧接在有木盖的大锅上,一样穿过木盖,用黄泥糊死,木盖四周用湿抹布护住,并不时给抹布浇水。锅里是发酵的粮食,加上少许水,开始蒸煮。

    王二指挥着众人,不断添柴加火,看好四周抹布不要干了,冷却的水是否还凉着。不一会,开始滴滴答答流出酒来,王二让人准备好陶罐接住。有馋的上前接了点,尝了一口,结果嗷嗷找凉水喝,把大家逗得直乐。

    这次,大家收获了六坛子酒,王二收走四坛子,说放在自己那里储存,并保证不喝。这两坛子酒大家先少点喝,主要酒刚蒸馏出来有杂醇,对身体不好,困酒就是让杂醇挥发,这样酒才浓香。当然,王二也不可能说杂醇的事情,只告诉他们那样好喝。

    大家稍微喝了点,大多数人脸都红红的,王二也是今世头一次喝蒸馏酒,味道比想象的要差,可也就这玩意了。

    大家喝完吃完,收拾是轮流的,大家坐在地上扯了会,消消食,然后开始运功练习。酒精加快了血液循环,没想到酒精含有一些浓缩的灵气,对大家练功的效果好过平时。

    练完功,很多人看着剩下一罐半酒两眼放光。白晶赶紧护住,告诉大家,每次吃饭一小杯,不能过多,这个还要坚持到下季收获呢。不过,下季灵米收获的时候,大家用点心,不论用什么方式必须多弄粮食,别只喝酒不干活。

    随着放养的动物逐渐成熟,各位种得小菜园也开始收获,王二白晶这二十多人,除了早晨去饭堂吃点早餐,午餐与晚餐全部自己动手做,这也引起了一部分有心人的怀疑。

    王二没事组织大家烧烤,铁板烧,铁锅炖,刷火锅,乃至煎炒烹炸,做不好的对付吃,总会比异世的饭菜让人喜欢。酒虽然被严格控制,当大家喝到储存过的酒更加醇香的时候,才都发誓要在这一季粮食收获的季节多弄些粮食。

    六罐就已经喝完,现在又是农作物收获的季节。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