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生活不止诗和远方,还有眼前的苟且

    这次大家玩了命勒索粮食,毕竟青帮还是第一大帮,甚至有人在背后偷摸出售自己的种植物,当然以魔石作为代价。门派贡献度与魔石的比例基本在1:5上下浮动,其实门派里的任何物品都不是魔石能够买到的,只有贡献度交易。

    白晶等人都是小富翁,不差钱,这次收了很多粮食。唯一的结果,在烧酒的时候,由于发酵的粮食过多,弄得新人区与练气区都能闻到酒的味道。

    王二一拍头,这二十三人入股,起码酿烧酒是有核心技术的。虽然这二十三人看了不少烧酒的步骤,但他还可以改良啊,而前面发酵的步骤别人并不太清楚,与今世酿酒发酵的方法还是有一些不同,以后改良的技术只有几个真正核心的人知道,那样就可以贩卖灵烧酒了。

    赶快找白晶商议,然后与二十三人开个会,每人出二百灵石,也就是五十贡献度,取个名字灵仙酒。再去城镇定做了一批陶瓷酒瓶,每个装五两,一瓶卖一个门派贡献度。

    这次收的粮食多,共产出五缸,一缸二百斤。王二眼珠一转,与白晶偷摸一商量,所有卖出的酒,按1:1掺水,这样就是二千斤。王二与白晶满眼都是门派贡献度,白晶边跑边嘟囔,王二拿着鞋底在后面追。

    可以预见,灵仙酒一经推出引起的反向有多大,连练气区的师兄们都开始购买。这样,王二又出了个馊主意,每天只供应十瓶,价高者得,但最多不能超过三个贡献度。白晶甚是疑问,王二告诉他,一旦利益巨大,这就不是他们新人能够掌控的了。

    这不,拍卖了没几天,来了个太师祖,也就是元婴,来到王二的藏酒库。王二在他的灵田附近的一个高岗挖了一个地窖,里面存储酒,兑水的工作也在其中完成。

    太师祖鼻子不是一般的灵敏,进了地窖,喝了口原装酒,甚是满意,直接拿了一缸酒就走了。没过几天,一位师祖找王二,说门派以一千门派贡献收取王二的工艺,并要求他不得外传,也不能传给门派内部的人,但可以少量在门派里酿造。

    王二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这玩意再不出手,就不是他能承担的了。门派收走的好处是,他可以打着门派的幌子。不是我不想把秘密给你们,是门派要求我不能那么做,我不是问题,你与门派说好,我无所谓。

    王二还被调到门派内,教一些人怎么制酒,才被放了回来。

    回来之后,与白晶一商量,两人各拿了三百贡献,放出四百大家再进行分配。有人说王二自己独吞岂不是更好,盗既有道,有些事,纸里包不知火。大家都知道了,就没办法在一起玩耍了。而放出四百的意思就是,与你们玩已经不错了,别人心不足蛇吞象,最后大家都没好果子。

    然后,白晶组织了一次聚会,邀请了一些人,还有一些练气区的师兄,用兑三分之一不到的水,分给大家喝,大约五十度左右。后来王二他们二十几个也是喝这种酒,纯酒度数太高,王二估计有七十多度,大家都喝不了。白晶开始吐槽,酒被门派收了,只允许他们做很少一部分,以后估计是没得喝了。

    有师兄提议可以拿出一部分灵粮来,能否代加工。王二与白晶早就商量过,代加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他们当然有克扣,大家心知肚明,可谁让他们掌握技术呢。于是白晶把出酒的比例说出来,这是没有说谎的,只不过是出纯酒的比例,给他们都是掺水的酒。另外,白晶要了一部分加工费,贡献度与魔石都可,按1:5的比例。

    很快就有人喝多了,开始吟诗作对,好不热闹。而白晶正与人洽谈业务,忙的不亦乐乎。王二坐在一个角落里,发呆地看着远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这时,也是白晶的一个兄弟,叫王邵东,看见王二发呆,就喊着让王二来首诗。王二看了看有点喝多了的喧闹的众人,开始抄袭。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一首吟罢,少男少女们都沉默了,有些少女还哭了起来,然后大家又喝了起来,可能是因为惆怅吧。

    “还想着她吗?”白晶不知道何时跑到王二身边。

    “早忘了,为了忘却的纪念,生命不能承受之轻。”王二拽了几句。

    “大哥,我只想真切地表达一句。”白晶认真地说道。

    “怎么讲?”王二看着白晶很认真的样子。

    “不装b,你能死啊!”说完捂着脸跑了。

    “小兔崽子,你别跑,我弄死你。”王二在后面追着。

    “哈哈,老子今天痛快了,哈哈。”白晶头也不回地跑远了。

    跑出太远了,已经没有人了。

    “什么情况?”王二已经上气不接下气。

    “有人想参股,不过他要的利息就是酒,我说我想想在回答。”白晶坐在树下,也喘着粗气。

    “这样啊,先不要回绝他,也不要答应他,说回去商量一下。这几天我好好想想再与你说,你告诉他最晚七天之后给答复。”

    然后,他们相扶着往回走,白晶又说了下几个人的要求,他是如何回复的。

    回去的路上,王二不自觉地摸了摸兜,有颗烟就好了。于是问白晶见没见过烟叶,白晶并没有见过。

    回到聚会,白晶接着谈他的生意,王二继续喝酒。这时发现貌似有些女孩有眉目传情的意思,王二马上面沉似水,装作没走出痛苦的情形。

    “情场失意,赌场得意啊。”王二忍不住想。

    有几个人过来与他喝酒,王二前世挺能喝得,就是七十二度的琅琊台,他最多还喝过八两,普普通通五十多度,一斤多没问题。今世这个身体也还将就,猛一猛,也就一斤酒的样子。

    这时候有人开始唱歌,一群人跟着合唱,王二对今世的歌曲没有什么感觉,也不会唱,听得索性无味。

    转头一想,不如把苦情做到底好了。这也是他有些喝多了,平时王二绝不会这么出头。

    “各位,既然大家都有雅兴,我给大家唱首歌。”王二晃晃悠悠地说道。

    有人听过他那些古怪的歌,还觉得蛮好听的,就开始叫好。

    “从现在过去了再不来,红红落叶长埋尘土外。开始终结总是没变改,天边的你漂泊在白云外。苦海翻起爱恨,在世间难逃避命运,相亲竟不可接近,或我应该相信是缘分。情人别后永远不再来,无言独坐放眼尘世外……”一曲一生所爱唱碎了多少痴情人,可生活还要继续,苟且还要继续,苟且永远比诗和远方更真实。因为苟且有痛苦,只有痛,你才会知道你活着。

    所以,也要珍惜苟且。

    聚会散了,王二也喝多了,回去就睡着了,这一次他睡得很香,无梦,无牵挂。

    第二天,让白晶找个小兄弟去城镇,收集各种大型植物的叶子,然后帮忙晒干。然后,在午饭练完功之后,两人找了没人的地方商讨起来。最终王二说。

    “要不这样,我们这二十三人保持一定比例,然后让出一定比例,这些比例分成若干份,然后拍卖,最高设上线,也就是一口价。我建议四六或六四这么分配。咱们俩作为发起人,必须占大头,一人一层,剩下他们二十一人分。这个份额每年卖出一次,也就是两季收获。谁都可以要酒或者要贡献度。我建议咱四,卖出六。这样那六成也是一笔客观的收入,然后还能再分到贡献度或酒,不是更好。”

    白晶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像你说的,我们吃不下这么大一块,我们其实都是靠着你的手艺才赚到这些,我想大家可以理解。先这么定下来,我去与大家商量一下,最后出个结果。如果快,就散播消息,七天或十天后,正式开始贩卖份额。”

    王二练功还是很勤奋的,好像事很多,其实对付这帮异世人,一个拍着脑袋的想法,他们都惊为天人,王二不会考虑太多。他也不用犹豫,想什么说什么,最后白晶自己定,他提好他的意见就行,平时根本不想这些。

    这不,没几天,白晶的小兄弟就把收上来晒干的叶子拿来过来,王二张口开骂,挺多都还是绿色的叶子,也叫晒好了?还是自己拿到灵田附近把叶子晒好,当然他也记录了都是什么植物的叶子。

    然后找人把晒好的叶子,用文火再次烤干。他并不知道香烟是怎么做成的,只知道有一种叫烤烟,可惜没有烟纸,还要切烟丝,也没有那种精度的设备,还是算了。可活人不能让尿憋死,不是还有一种叫雪茄的烟吗,就是整片叶子卷起来的,那就卷好了。

    开始卷,卷不了那么实,经过几次找到门道,卷实了。卷好了把两头用剪刀绞整齐,然后点了一根,没敢吸,直接吐了出去,还不是一般的呛,递给白晶。白晶正可怜巴巴地看着王二。

    “好像是这个味道,你尝尝。”王二递给白晶,“用力吸,然后咽进去,再从鼻子里吐出来。”王二嘱咐了两句。

    白晶深吸了一口,进肺,他就受不了,开始剧烈地咳嗽。王二伸手拍拍白晶的背,让他舒服一些。

    “吸烟是个技术活,需要慢慢练。”

    白晶好了一些,把烟递给王二,王二接过来,直接扔了。

    “为什么扔了?”白晶很疑惑。

    “这个树叶根本不适合做烟。”王二面目无情地说道。

    “你,我,你为啥还让我抽?”

    “因为我喜欢坑你。”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