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你说对不起,我都忘了

    王二终于找到两种还算可以抽得雪茄,味道一般般,也可能是制烟叶的工艺不对,慢慢试吧。

    叼着一根雪茄,吸上一口,吐了个烟圈。王二摆弄着乾坤袋,这是他上次去门派教酿酒的时候,看见门派的兑换列表,花了五百贡献度换去最小的一种,里面只有十立方米的空间。

    最终,白晶与其他人谈好了,他与王二各占一层,其它每人占百分之一,大家共同让出五层九。把五层九分成十二份,只有一份是4,其余都是5,进行拍卖。

    还需要设置最高价,因为白晶他们控制不了局面,这就需要一口价,不会低,也不能太高。万一有人拍卖价格高了,还是练气区以上的弟子,闹起来,他们是无法控制的。

    王二只是谈他能看到的,细节还需要白晶他们去做,可如果没有王二的方向性,白晶他们也想不到那么多细节。至于,最后拍卖的结果是什么,王二一点不关心,因为只有他能制造。换句话,王二白晶他们也是报团对抗练气区的师兄们,实力根本就不再一个层面,除非他们永远不走出新人区,那不现实。

    把利益让出去,就是让你们去争夺,也别小看我们这面,将来我们升到练气区,是有可能被你们制约,可我们这么多人,谁敢说没一个能在将来成为更高级的弟子,这也是给别人一个威慑,大家相安无事最好。

    其实,这样想也不过是给自己打气壮胆,并没有什么卵用。

    王二甚至与白晶商量,把他们的半层也私下交易出去,但这半层是他们自己独得的卖出费用。再让别人知道,没人再会眼红他们的一层份额,貌似他们也被人胁迫卖出份额,大家都一样。

    制酒的技术再王二手里,他知道如何勾兑,多了少了只是手一抖的事,最后盈余的肯定是他。这不,有几坛存酒就被放入了乾坤袋里,还有好几捆粗制的雪茄。

    白晶开始去宣传拍卖份额的事情,王二管不着这些事,还是早晨练功前喝一点高纯度灵酒,这样加快练功速度。下午基本不练功,而是用练习法术的方式把自己的灵气耗光,这样晚饭后的练功效果很好。回到住地,再喝上一小杯灵酒,晚上效果是最好的。

    “鲁甲牛刚才找过我,希望在竞拍的时候也拿到一个份额。”白晶说道。

    “这与我有什么关系,按价格拿份额,我也决定不了谁能拿到,你也决定不了。这些事,你我都知道。”王二。

    “我也是这么说的,他还是希望能拿到一份,毕竟灵酒对练功有好处,现在这事都传疯了。”白晶很无奈。

    这段对话还没到两天,白晶又火急火燎地过来。

    “事情好像有点不妙。”白晶说的很急。

    “哦,又出现什么问题”王二问。

    “他们两层一的份额,好像有人已经开始收购,给他们开出不错的代价,有些人已经意动了。”白晶。

    王二沉默了很久,白晶开始有些着急,后来变得沉默了,事情终于走向王二想的那样,无法控制。

    “怕什么来什么。既然他们不想拿着份额赚,那就谁的份额也不给。你取消这次拍卖好了,我们也不是傻子,替别人做嫁衣。是朋友,可以共同玩,既然他不仁,别怪我们不义。”

    “先别着急宣布这个事情,既然大家不能一起玩,你以后要走精英路线,挑出几个成长比较好的,还比较听话的,组成一个小队,为以后练气区做准备。这两天选好,赶紧做这事。其他人都抛弃掉,那些人没什么值得留恋的。”

    “然后,找个人挑事,把份额被卖掉这事捅出来。找几个人大打出手,把事情闹开,不论什么情况,就说与我商量了,所有份额取消。取消份额这事可能对你的威望有影响,所以让你事先把小队组好。但你可以保证,只要你在,他们不会缺少灵酒。”

    “你还要与练气区以上的师兄、师叔解释下,说这个事已经做不下去了。如果他们还想要灵酒,我们只做代加工,必须二千斤以上的灵粮,才可以开炉,把比例说好,费用说好,咱们怎么都是赚。而且,我开炉的时候,你的小队就保护我制作的过程,费用就是灵酒。咱们俩的事,我亏不到你。”王二总结了思路,把自己想到的都说出来,至于最后怎么决定,就不是他的事情了。

    “想办就快点决定,快点做,还有四天拍卖份额。我不是圣人,为了朋友可以做些事,如果不是朋友,别想让我做。如果你不取消拍卖,我不会拿拍卖的一分钱,我也不会去做酒,你自己想吧。别说我逼你,那帮人,早痛比晚痛好,快剑斩乱麻。他们还没得到利益,这样也就骂骂街,得到利益之后,你再玩这些,他们能与你拼命。”

    “好吧,我再想想,反正你也不想这么做了,这事方向已经订完了,我只能想怎样才能拿到更多的利益,在他们还不知道的情况下。”王二没想到白晶这个就接受了结果,开始想自己得利的情况了。

    晚饭,王二在自己灵田做了些饭菜,也不去大家一起吃饭的地方。吃完饭收拾好,就回住地。不是吃完马上练就好,吸收食物也是个过程,在这过程里练功都有效果,王二想回去来一小杯灵酒之后再练,效果会更好。

    回去的路上,无意中看见赵蕾,王二一低头想走过去,没想到赵蕾把他拦住。

    “你还好吗?”赵蕾说。

    “有事吗?”王二很平静。

    “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赵蕾问道。

    “你要没事,我就回去练功了。”王二依然平静。

    “你还是这样。好吧,我想问问灵酒份额的事情,你也知道我们洪门很多人也想加快练功速度。”赵蕾看着王二。

    “这事我不管,你们可以问白晶。”王二的眼睛越过赵蕾向远处看去。

    “我们问了,白晶并没有答应我们,但只有你会酿酒,如果你帮忙说一下,我们还是有机会的。”赵蕾接着说。“我也知道不该来找你。我想说,以前的事,对不起。但我们真的想拿到份额。”

    “感情在于双方,没有谁对不起谁。况且,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已经忘了。至于份额那事,你们也不要想太多,过几天就会有结果。”王二的眼睛还是看着远方。

    “我知道那件事我有错,对你有伤害,但鲁甲牛也算你朋友,就不能帮帮他吗?”赵蕾有点哀求道。

    “与过去根本没有关系,与你和鲁甲牛也没关系,整件事已经不受控制,我只能说这么多。你们怎么想,我无所谓,只要有耐心,过两天就能知道结果。”王二说完,绕过赵蕾就回去了。

    在此后几天,王二都没有露面。在一天晚上,白晶与他的朋友因灵酒份额发生了分歧,之后大打出手。当天晚上,白晶就宣布灵酒份额拍卖作废,并在第二天去练气区与内门与曾经与他联系过想获取份额的长辈进行了沟通。第二天,新人区则流言四起,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以白晶为首的青帮将再一起分裂。

    那些根本得不到份额的,与竞争力有限的人开始大肆指责白晶,做人出尔反尔,不是君子行为。就在青帮要有意动的时候,白晶宣布退帮,而后一些人也随着白晶退帮。之后,白晶宣称,不再参与任何帮派,开始积极练功,准备冲级。

    原来二十三人还剩下一部分灵酒,但事先被王二与白晶贪污了一些,剩下也不多,每个人把这酒分了,一个人也没剩多少。再此过程中,有人也找过王二,都被王二以各种理由拒之门外,并不与外界发生交流。

    之后,灵粮快丰收的时候,白晶突然宣布,想练灵酒,他是王二唯一代言人,王二不接受任何形式交易,只有通过他,并规定了灵粮的数量与代工费用。

    这时候,有些聪明人才看出这场闹剧的问题。王二看似利益受损,其实只有他能造酒,他才是关键。这样的做法,就是把那二十一人给踢了,他们再无任何利益,实际上王二所代表的人的利益是增加的。可笑的是,还有人要把自己的份额卖出去,那些份额本来就与他们没任何关系。

    王二在晚饭的时候,听着白晶说着谣传,撇了撇嘴。

    “在过几天,我开始造酒,你与你那几个朋友,轮流把我的灵田看好。另外,我向门派申请的法阵,明天布置,都是贡献度,要我五百贡献。不过,这个法阵可比咱住地那个高级多了。玛德,我与那个师祖商量半天,还为他免费造酒一次,他才答应,这个法阵可以帮我移动一次,这样至少我们练气区也能用了。”王二吐槽。

    “对了,你最近练得怎么样了,我处理完这批灵粮,发酵的时候就准备冲击练气五层了。”王二问道。

    “还好,我五层已经巩固好了,天天有酒练功就是快,嘿嘿”白晶开始嘚瑟。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