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你是新来的吗

    王二练气一层到二层大约三个月,二层到三层,三层到四层,都各用了半年,四层到五层用了一年,这还是他有灵食与灵酒的情况下。其实,他早可以冲击五层,不过为了打磨经脉与丹田的厚度,他还是忍下了速度,而追求质量。

    安装了五百贡献度的法阵,白晶与他那帮兄弟也进来参观一下。这个法阵覆盖的面积还是蛮大的,足有一百个平方。上面王二建了个简易木屋,作为烧酒作坊,下面开了一个地窖,王二把住地的东西都拿了过来。

    法阵上下各有二十米的空间,这是那位师祖告诉他的。地窖他开了两层,一层作为休息的地方,一层作为储藏酒的地方。

    王二处理好灵粮,把其扔到窖坑里发酵,用黄泥四周密封好,就冲击五层。

    实际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好冲击的,已经快到水到渠成的地步,身体内灵气已经到饱和程度,经脉与丹田也被练得相当厚实,只要加快速度运行十三个周期。当然,五层的速度还是有要求的,在这种速度下,经脉与丹田不出问题,而运行气的量要达到一定程度,运行十三个周期就进入练气五层了。他这次掉到了新人区一百九十三名突破五层的人。

    这么大的真气与那么快的速度,如果经脉与丹田不出大的问题就成功了。成功之后尽量以最快的速度去修复受损的经脉与丹田,如果没有受损,就说明你的经脉丹田有足够的抗冲击能力。

    到了五层之后,就可以去练气区学习一些基本法术了。这些学习是免费的,比如轻身术,清洁术,坚固术等。在王二看来,就是除了进攻术法之外,很多辅助法术,这可能也是为了进入练气区进行的法术训练。

    与四层一样,还是上午练气的师兄轮流讲课,法术也是轮流讲,并有提示明天讲什么,如有学会的,可以不用来听。王二又变成两点一线,公共学堂与灵田之间。

    法术无非是在固定区域产生真气的运行,然后释放出来,是对敌还是用于自身。说起来很简单,做起来需要不断的练习,把有意识的对真气的控制变成无意识控制,一想到哪个法术就在经脉里做出反应,运行释放。

    而对特殊区域的经脉运行,也是对此区域经脉的锻炼。如果此区域经脉薄弱就经常出现破裂现象,那就要修复之后再进行训练,也能加固此区域经脉的强度与韧性。

    王二也告诉白晶,在下午不断释放法术来消耗自身真气,然后打坐修炼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不是说打坐一次就可以恢复过来,所以对晚上效率最高的几个时辰也是有帮助的。

    王二一般掌握好时间,计算好自己发多少个不同类型的法术会全部消耗真气,基本练完在晚饭前半小时,休息一下,吃完饭,喝灵酒,吃完饭半小时后,自身灵气也处于低的位置,进行打坐练功,效果最好。可以循环练到晚上子时,也就是-1点,然后睡觉。早晨三点半起来,做两个循环,活动一下身体,就可以吃早饭了。

    练功没有捷径,你也不是绝对的天才,还是老老实实去锻炼自己,不论是气阴功,还是各种法术,只有不断打磨。成功者在人前风光无限,但谁又知道成功者在背后付出了多少努力。

    这次分配,王二自己占五层,白晶与他的小队共占五层。这些事,大家心知肚明,没有人去说不公平,尤其曾经踢过二十一个人。这群很多还是少年的人开始知道世界是残酷的,其实世界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残酷。

    青帮在上次的分崩离析,已经不再是最大的帮会了。鲁甲牛的洪门也没有成为最大的帮会,这与他的理想有关系。

    新人区就这么多人,他们也没有能力再发展。后来居上的是竹联帮的,帮主据说来自一个小的天府王朝,叫唐文。王二对此人没有任何印象,白晶倒是知道。天府王朝不算大,但天府王朝的唐门是很出名的世家。

    唐门在十大门派都有弟子出现,尤其在嗜血堂势力大,这种大也只是与其它各派比较,不是说唐门在嗜血堂能一手遮天。

    这个唐文是旁家子弟,个子不高,典型的天府王朝的人。他在鲁甲牛从青帮分离的时候成立竹联帮,有人估计是与天府王朝的竹海有关吧。

    洪门曾经的分裂,竹联帮壮大不少。直到最后那次青帮的分裂,竹联帮直接上升到第一大帮。

    王二也曾听白晶说过竹联帮与唐文,对此王二嗤之以鼻,断言唐文或许在竹联帮属于优势地位,但占不到决定主导。

    王二数了数很多从原来青帮过去的人,以及一些后起之秀,判断唐文最多能占到竹联帮四层就不错了,很可能四层也占不到。这就意味着,竹联帮很多事情需要妥协。做起事来,只能扯皮,养一帮官僚与蛀虫。

    王二造酒要两千斤灵粮起,实际上很多人拿不出来,白晶也通过造酒这事,认识了几个有实力的筑基师叔,当然有人也说过罩着他们。

    至于那人到底说没说,大家不知道。但传出来说话那人,的确在门派内部也相当强势,是最近最有希望进入金丹的其中一个。很多人不愿开罪此人,而更多的是得罪不起。

    所以,白晶王二他们并不太在意新人区的这帮人,现在也很少与他们交集,与鲁甲牛那一帮就更没什么接触了。

    白晶偶尔遇到鲁甲牛,只是简单说了句客气话。而王二现在基本看不见人,即使有也看到他的,他都是一副不知道再想什么的样子,眼光是散的,没有聚焦。

    这也是前一段那些事,最后他检讨了自己,怎么又像前世那样,想在人前装13。

    现在不断告诫自己,我与这个世界没关系,我只是个过客,我有过一世,何必太在意这一世,我只做个自私的我自己。这就是一种催眠,不断地催眠,很有可能带来信念上的改变。

    而且,王二穿越前已经是成年人,对于小屁孩的把戏已经毫无兴趣。如果你看得足够远,也不会太计较现在。我怎么想,我就如何做,我不用对得起任何人,只要对得起自己。

    或许这就是王二看得很多网络小说的魔,其实王二却不这么认为。

    你觉得你要普度众生,你就去做,你也是起码在对得起你自己。而你普度那些人,本质不是你普度了他们,在你的内心里,你普度了每个侧面的自己。所以,有人说,佛只有一个,每个人都是佛的一个侧面。你度人,就是在度你自己。你还是在对得起你自己。

    还有像地藏王菩萨立誓要拯救地狱,拯救这个行为是他想做的,至于能不能拯救,能拯救多少,那是另一回事。他想了于是他去做了,他是魔?

    很多事,是架不住分析的。上面思考的过程就叫格物至知,所谓格物至知有一定程度在别人看来是瞎想,瞎说。实际上,每个人的格物至知对于别人都是瞎想瞎说。只是别人的瞎想瞎说被人推崇,瞎想瞎说也有可能就是道德经。

    你承认不承认,事就是那么个事,不在于你怎么想。

    王二在八个月后准备冲击练气六层,主要是他法术基本练熟练了,他没什么可以练的了。食物与灵酒的刺激,加上每天用完一次身上的灵气,让他打坐修炼的速度快,而且灵气恢复程度也提高不少。

    他实际上在进入五层的第三个月就可以冲击六层了,那时候法术没熟练,他还要打磨经脉与丹田的强度与韧性,才继续积累。

    积累的结果就是,他进入五层的时候就达到五层70的程度。现在他进六层,可以达到六层50的程度。

    这来源于,他对经脉与丹田的不断打磨,根本不会出现经脉与丹田的磨损,这也大大增加了他前进的速度。

    很多人追求速度,可经脉与丹田还是承受不了,会不断出现磨损,你就要不断修复。修复好了你还不打磨,就经常会出现磨损。就好像一个破房子,总是漏洞百出,你总要不断补救,那样还不如在晋级之前就把房子修好。

    王二进入六层,经脉与丹田也没有出现什么问题,这大大节约了他的时间,他也是第十一个进入六层的新人区弟子。告知了白晶他们一下,就去门派内务堂进行报备,然后收拾东西搬到了练气区。

    因为王二的法阵可以移动一次,说移动也不算准确,就是把前一个法阵拆了,在他选中的地方重新布置一个。王二肯定不会住在门派给弟子建的住地,来到练气区开始找空地。

    不断走走看看,伸头伸脑,引来几个师兄的注意。

    “你是新来的?”一个师兄说道。

    “呃,是啊。你怎么看出来了。”王二问道。

    “这片的人我基本熟悉,而且一看你鬼头鬼脑的样子就知道是新人。”那位说。

    “呃,这位师兄,你知道练气区的猛男有哪些吗?”王二把舌头伸出来,舔着嘴唇,还很轻浮地看着这位师兄,上眼皮还时不时挑一下。

    “我,我不知道。”这位捂着屁股转身就跑了。“特么的,没想到这次新人这么猛。”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