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我可不想玩贱

    终于,王二选定了一个小的土坡,计算下距离,可以放下法阵。地势也高一些,下挖地窖也不会遇到地下水。

    找到师祖,告诉他地点,回新人区把杂物能装都扔进乾坤袋,这样还搬了五趟,放进重新启动的法阵。

    白晶与其小队也过来帮忙,采树伐木,在法阵里搭建阁楼。王二不想把造酒的设施与居住放在一起,味太大了,他现在身上的酒糟味还不容易散去。去了门派后勤堂,把灵酒新工艺报备,经过审核,十几天后又发给他五百贡献。

    再以酿酒为名义,怕酿酒工艺被盗取为理由,并且自己还要研究新的工艺,向门派申请了一个法阵,这还是内务堂的师祖给出的主意。

    最后门派批准了王二的申请,不过他申请的地点被安排在制造区,制造区本身就还有一个大的法阵防护。王二过去选好了靠角落的房屋,内务堂派人给他建了同样一个法阵。王二把制酒的东西都搬了进去,还向门派申请了很多设备。

    王二还有其它想法,啤酒不好弄,但葡萄酒可以啊。在考察了很多葡萄品种,选择了几种葡萄,向门派申请派专人种植葡萄。门派有普通作物转换成灵植的方法,这就不是王二能管的事情了。

    再让门派把酒坊下面挖了两层作为储酒仓库,用法阵加固地窖,并做恒温恒湿度处理。法阵的魔石都由门派出,都是算好的,王二基本得不到什么好处。

    上面都是王二在一段时间完成的,内务堂那位叫清风的师祖也表示,如果王二没有能力再晋级,可以申请当个酿酒师,门派需要这样的人才。

    回到练气区,王二刚进来之后被告知很多规矩,与新人区大同小异。不过,在练气区已经有了选择,可以选择制药堂,制器堂,阵法堂,当然大多数都选择演武堂。也可以不选择,先去别的堂口听课,但在突破练气之后是必须要选择的。

    王二知道东西嚼多了不烂的道理,直接选择了演武堂,有时间有心情就去听听,没时间没心情,那又怎样?

    到了演武堂报备,被告知选择武器。演武堂值班的一位师兄给王二介绍了各种兵器,让王二选择,王二心里很是犹豫。

    “这位师弟,在门派里,60练剑,20练刀,20练其它兵器。如果我给你个建议,还是练剑,这是主流,而且功法齐全。最主要练气区现在的十大弟子,有八个是练剑的。”这位师兄劝导。

    “那练气区比武的时候,常常就是你一剑我一剑的比拼了吧?”王二问。

    “那是当然,剑是百兵之祖。剑的最高境界就是手中无剑,心中有贱。”那位。

    “心中有贱?”王二把剑理解成贱了。“岂不是浑身都很贱?”王二问。

    “那是当然,”这位并没有理解王二的贱,“而且用剑高手都是玉树临风,相当潇洒。“

    “用贱高手还能玉树临风?那不是一般得贱啊。”王二感叹道。

    “我想好了,我可不想玩贱,还是用刀吧。”王二给出来答案。

    “好吧。每天有人在练武厅交你们基本招式,当你想学更深一些的功法的时候,需要去藏书阁获取功法,这需要贡献度。”这位师兄交代着,“旁边有任务堂,每天都会在早晨发布任务,对演武堂的弟子只会发布杀戮任务。有一些是公共任务,谁都可以接。有的是指定任务,有一定要求才可以申请。还有一些是特殊任务,只能一人或一队接,接了之后别人将无法接到。”

    “不过,我建议你们新人还是先练好功法,再去接任务。我那期,有人没练功法就直接接任务,没几个能活着回来。”这位师兄继续唠叨着。

    王二听得也很细心,之后拿了门派发放的武器,又问了练武厅教授的时间,就回去了。

    第二天来到练武厅,有师兄在一个厅里教授刀法基本功,没想到就王二一个人。当然,这位师兄也是接了任务才来的,而且是个长期任务。

    门派里发得刀与武林人士用得刀是不同的,门派的刀里面铸造有很多细微的通道。王二练刀的第一个任务就是用气阴功与刀进行沟通,把刀当做身体的一部分,用灵气进行循环。而且不同的基本刀法因发力的不同,在刀内循环灵气的部位也不同。这样的好处也显而易见,灵气在刀内循环也是在淬炼刀本身,而且把刀作为身体延展的部分。

    阴魔宗有很多把知名武器,其实都是这么培养起来的,都是一把普通的武器,经过使用人的淬炼,到达人与武器合一的境界。随着人功法与境界的提高,对武器的淬炼也提高,最后成为知名武器。

    所以,王二的第一课就是,武器就是你身体的一部分。

    王二开始试着运功进刀里,然后在循环进身体,把刀当做身体的一部分。而进入练气区,气阴功的功法也增加了很多内容,不仅仅是对经脉丹田的淬炼,还包括对内脏器官与身体各个部位的淬炼,这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长时间打磨。

    王二才有点明白什么叫做练造魔人之躯,高深的魔人之躯可以说刀枪不入,甚至很多功法都很难打破防御。魔人就是以自身为最大攻击与防御的根本,就连武器也被发展成自身的延伸,魔人最大的武器就是他自己。

    而魔人之躯的功法对于身体的打造要求极高,妨碍了对很多事情的理解,这也是阴魔宗很多人难提高境界的原因。所以,阴魔宗的很多重要突破关口都存在障碍,这个障碍来自认知,不是对身体的认知,而是对世界的认知。

    王二在前世,自我觉得,自己对世界是有认知的,这种认知不在于你听说或学过多少,而是真实地一点点自我思驳磨出来的。什么叫格物至知,不断格物,不断否定自我的认知,又不断给出自己答案。当然没有说得这么简单,而且这条路没有终点,你可以一直格物下去。来到这世,他准备低调些就是对自己的打磨。几年前对自己有些高调也做出了自我批评,然后开始潜伏。

    这就是通过经历,反思经历,对自己提出要求,然后试着按自己的要求去做。这件事对于你对世界的认知,同样可以运用,只不过听了看了很多人说,你是否真能问自己,我到底怎么想,我能给自己一个什么答案,这些答案与他们说的无关,是源自我自己的思考。

    与刀的沟通并不难,在刀里运行自身灵气也不是很难,只要找到方式,熟能生巧。说起来简单,这需要不断的练习与运行功法。

    基本刀法也很简单,就那么几招,这回王二总算学到正规的姿势。然后结合自身的情况,需要微调姿势,也符合自身的情况。这就是上面说得,什么事情在你获取了知识后,还要问我想怎样,怎么才是最适合我的。

    我们看跑步比赛,你会发现很多人姿势很正规,但总有些人跑起来比较怪异,可那些人却是世界记录保持者。比如曾经有位叫迈克尔约翰逊,400米在七年国际大赛54场赛事保持不败,他就是一种坐式跑法。

    王二也去藏书阁找了几部初级刀法,第一部就是狂风刀法,当然与王二捡到那本有很大不同。初级刀法要十个贡献度,中级刀法需要五十贡献度,高级刀法需要五百贡献度。初级刀法的贡献度对于王二这种小富翁不算事,他也有自己的想法,把学到的刀法拆解成基础刀法,这有助于自己对基础刀法的加深。

    然后试着重组刀法,不是按着一招一式来练习,而是根据自己习惯来。这样的好处是,练到融会贯通,很多刀法都信手拈来。不过达到这种情况,王二有太多的路要走。

    王二这样训练了半年的时间,白晶才突破练气六层,来到练气区,他是第五十七位来的。对于爱美的白晶除了贱不会选择其它,因为他也够贱。

    白晶也灰常无耻地钻进了王二的法阵内,赖着不出去了。移动法阵的时候,王二拿出五十贡献度,受贿安装法阵的师叔,里面加了个聚灵阵,这样里面灵气的浓度比练气区要高很多。

    练气区弟子每个月魔石要比新人区高很多,门派贡献度却长得不多,主要是练气区的弟子可以做门派任务获取贡献度,而新人区只有两季收获的任务。

    饭堂基本没人去吃了,都不用谈收益了。在灵田附近养殖已经是一种风气,也导致养殖的物品在贩卖的时候价格很低。王二也与几个练气很低的新人区弟子做长期供应食材的生意,省得他还要总跑。

    谈到原来那二十多人,除了白晶保留了几个精英,其他人也找过他,都被他无情的拒绝了。

    按白晶的话,“给他们脸,他们不要脸。不给了,都伸过来要求被打,贱人就是矫情。”

    王二听了之后,把手伸出来看。

    白晶嚎叫着,“可不可以不打脸,就指着这张脸混饭吃呢!”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