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这不是游戏,怎么会有叮的一声

    王二告诉白晶,在地下城很费衣物,最好光着膀子。白晶脱下衣服,还真不是一般的白,惹得王二看看了两眼,顺手摸了一把,弄得白晶吱哇乱叫。白晶再也不肯脱下上衣,进了地下城才脱下上衣,不过两只手护在胸前。

    “谁看你那玩意,猥琐。”王二鄙视到。

    白晶任务早已经接好,王二带着他进入地下城,来到魔虫区。告诉他如何击杀魔虫,掌握好节奏,可以试着被魔虫喷毒雾,开始不要太多次被喷到,然后找个安全地方打坐运行气阴功,这样可以提高对毒的抗性。

    王二先演示着杀了几个魔虫,又让白晶试了试如何掌握节奏。王二还告知白晶,一定把练习的剑招,用真气运行到剑内,王二自己开始就经常忘记。用真气运行的剑招,杀死魔物之后,武器可以吸收少量的魔气,这也有助于武器的淬炼。

    看了白晶杀了几个魔虫,危险并不是很大,又告诉他,现在不适合招惹过多的魔虫,一步一步来,只杀单个魔虫,适应了之后再逐步增加魔虫的数量,重点是掌握节奏。

    然后王二进入幽灵区,开始与幽灵比速度。

    幽灵是一种透明的灵体,它主要是一种微弱的术法攻击,对一般物理攻击无效,而经过气阴功循环着的刀,已经不再是纯粹的物理攻击。

    王二也在判断,各种功法本身就自带术法攻击,这与西方的斗气还并不相同。斗气是纯物理性,而魔法是法术型。东方的真气则是偏魔法,但也兼具了斗气的某些特性,所以经过真气循环的武器也兼具这种特性,对于实体魔物与灵体魔物都具有攻击性。

    给自己加上轻身术、腾挪术、魔之皮肤后与幽灵飚起速度。王二觉得,与其杀幽灵还不如聚几个幽灵,进行躲避训练。从开始的一只幽灵,到现在的四只幽灵。王二能在两个小时以内被攻击不超过十次,就可以再加一个幽灵了,现在还达不到,两小时被攻击还有三十多次。

    这种训练方式看见的人不多,因为其他弟子一般下午一点才进地下城,这时候王二已经练完了。还有不多提前进入的弟子,看到王二的方式,也曾试过。可他们没有王二对身体的淬炼程度,也没有抗毒能力,有人试过,差点被幽灵击杀,才放弃了这种不合实际的幻想。因此,这种方式并没有流传开来。

    两个小时说快不快就过去了,王二接着去魔熊的地界,引了五只魔熊开始锻炼自己。魔熊的速度很慢,但力量在王二看来还算大。王二还要给自己加上牤牛之力,石之坚固,石之坚固虽然降低速度却提高物理抗性,再加上魔之皮肤提高对伤害的韧性,这样勉强能应对魔熊的攻击,不至于受到伤害。

    面对一只魔熊,心神却分散到其它魔熊身上,魔熊攻击很慢,其实掌握好它们攻击的节奏与空当,还是可以解决它们的。

    对面的魔熊攻击下来,其它魔熊还在准备攻击,王二并不硬接魔熊的攻击,而顺势跟着魔熊武器的力道走,然后用不大的力量一拨,魔熊的武器就发生了偏移。在其它魔熊刚进入攻击的同时,王二的刀已经插入对面魔熊的身体,并且身体开始移动,绕到对面魔熊的身后。这样刀还能在魔熊身体里狠狠绞了一下,再抽出。魔熊因为疼痛而弯腰,移动到魔熊身旁,用刀快死砍下魔熊的头颅。

    王二也试过硬接魔熊的武器,但后续动作无法发力,硬抗时候动作已经用老,这样其它魔熊还是有机会对他进行攻击,除非他快速移动,可因为招式用老很难进行移动,这样得不偿失。

    王二也想过,除非他比魔熊力量大的多,可以磕开魔熊武器,直接对魔熊攻击。磕开与拨开的效果是一样的,只有根据身体的不同情况,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动作。

    王二杀得很快,而魔气凝聚魔物赶不上他杀戮的速度,好在地下城每个区域面积足够大,才能容得下很多人进行训练。

    王二今天杀得兴起,感觉也灰常不错,尤其对节奏的把握,他感觉又上了一个层次。

    杀着杀着就杀过了界,杀到另一种骷髅兵的界内。这种骷髅兵身上已经幻化出盔甲,兵器也复杂一些,有拿剑的,有拿刀的,有拿枪的,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武器,以刀枪剑为主。

    现在这期弟子还几乎没有杀到这里的,在魔熊区实际也不多。王二想也没有想就杀了进去。

    这里最主要的问题,盔甲骷髅的武器长短不一,攻击速度也并不一致,原来王二很难把握。他想借着今天对节奏掌握的新高度去试试。

    虽然很艰难,还总被攻击到,盔甲骷髅的攻击力量并没有魔熊大,破不了王二的防御,可速度快上不少。

    破不了防,没有出血,不代表不疼,王二龇牙咧嘴地与盔甲骷髅对攻着。这时候,突破节奏掌握心喜的情绪也当然无存。他也知道每次疼痛也是对身体的淬炼,你不能因为不疼就不继续下去,有些事情总要面对。

    你狠,我比你更狠,王二把疼的感受都发泄在对盔甲骷髅的杀戮上。情绪发泄是个好东西,我们每天面对各种人,各种事,不是不满意就是压力,人总要发泄出来。

    别看王二貌似一天老神在在,其实他思考并不少,只是对有些事懒得思考,但对他感兴趣的事情,思考还是蛮充分的。长期思考也会带来,说不清道不明的压力,或者是郁闷,谁都需要发泄,这是放松心情的另一种方式。

    杀着杀着抬眼一看,这片区域盔甲骷髅已经所剩无几,他还是把剩下的骷髅清理掉。杀完最后一只骷髅想喘喘气的时候,他听到“叮”的一声,王二恍然进入了前世的某个游戏中。

    下意识四周看了看,有没有什么宝石出现,怎么会出现那些东西呢。他又走了几步四下仔细看起来,发现在不远处一个阴暗的角落里,有个东西,你一看就知道是个小鬼,不是骷髅,是小鬼的东西。

    他走进小鬼,看见小鬼手里拿着几块宝石,小鬼正弯腰捡去一块已经掉在地上的宝石。小鬼捡起宝石,看着王二。

    “你好,人类,有需要帮助的吗?”小鬼道。

    “帮助?你能帮助我什么?”王二问。

    “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帮助你办到。”小鬼说道。“别不信,来,你跟着我来看看。”说着小鬼走进墙内,王二疑惑看看土墙,那可都是实心土墙啊。

    王二犹豫了一下,也跟着走进了土墙。越过土墙,没有什么感觉,与正常走路没什么区别,王二有点怀疑土墙是幻化出来的。

    走了一会,小鬼在前面笑着说,“来,看看这个。”

    王二身边场景一变,他在一个富丽堂皇的宫殿,坐在正中央,殿中一群人在下面站着,这时候有人在说着什么,有人开始反驳。王二只是冷漠看着,一点说话的意思都没有,貌似连听的意思也没有。

    “这不是我想要的。”王二告诉自己。

    于是,画面一转,王二坐在一群年轻美貌的女子中间,女子们莺莺燕燕都在讨好着王二。王二还是冷漠看了一圈,告诉自己,

    “这不是我想要的。”

    画面接着转动,他坐在一堆美男中间,还有几个美男在他身上摸索着。

    “滚!”王二继续冷漠着。

    接着出现王二富可敌国,锦衣玉食。“这不是我想要的。”

    又出现在这世的父母身边,王二只看了一看。“我不认识。”

    画面接着转,他与白晶、鲁甲牛喝着酒,吹着牛。

    “一群过客而已。”

    接着出现怒、哀、悲、恐,但都是这副身体所经历的,这与王二现在的灵魂没有关系。

    最后出现的画面是这个灵魂时期的王二在思考,思考所谓的他对这个世界的理解。王二看得很仔细,有些已经忘记的思考也被记起。有些地方他还很仔细,甚至在脑海里命令其画面多放几次,把没有想完全的事物再看一遍。

    看完穿越过来这一路的思考过程,他不仅都有点佩服他自己。

    他不在脑海里说话,而是自言自语。

    “那又怎样,不过是我人生过程的一部分。现在这么想,也不代表以后会这么想。以后那么想,不代表不会再去否定。人生就是不断否定自我的过程。”

    “人总会面对死亡,这个过程也会终结。终结就终结,既然你改变不了事实,那就坦然面对。”

    “在活着的时候,做我想做的,对得起我自己。在面对死亡的时候,起码我问自己,你是否对得住你自己。我的回答是,我试着,而且尽量去做了。我问心无愧。”

    画面噶然终止,而那个小鬼变成了一堆枯骨。王二还站在自己发现小鬼的地方,刚才的疲劳已经好了很多。眼前没有宝石,只有枯骨。

    王二洒然一笑。

    “我能试着问心无愧就好。”

    然后转头继续寻找盔甲骷髅继续杀戮来着。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