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能不能给点面子

    王二对谁的前世是一点不感兴趣,你前世是至高神又能怎样,我想干你,一样干你。不在于你是什么,而在于我想不想。

    练气区开始进行门派比试,不同期的弟子要在一起比试,筑基期以上也是这样,可内部还是会分出不同期的弟子的排名,这样有助于对哪些弟子进行关照,以便倾斜不同的资源。

    门派比试也因选择的方向不同而有不同的比试,总不会是炼药、制器的弟子与练武的弟子去比拼谁功法更具杀伤力。

    王二对此没什么看法,他想低调,但也想试试他现在到底怎样,他也有门派贡献度的来源,那点资源倾斜对于他可有可无。他倒对白晶小队提出要求,争取好名次,这样他们会有足够的资源去练功,而不是把大量时间花在怎么赚取贡献度上。

    为此,王二指出,白晶小队不应该都是配合练功,而根据最近的情况,先进行个人训练。比试完之后,每天也要有个人训练的时间,抽出一部分时间进行配合训练,这样能提高小队的效率。

    王二让白晶还提着几捆雪茄,通过清风师祖去拜访了演武堂堂主焦阳师祖,虽然没有直接说什么,但白晶还是提了他与他的小队每个人的名字,焦阳祖师开始一本正经,后来看到几捆高级灵烟也就心照不宣了。白晶他们有多大能力,焦阳是帮不上的,可选择对手,焦阳还是可以稍微倾斜一下,这就足够了。

    门派比试终于开始了,王二这一期弟子,有一百七十多人已经进入练气区,这才是四年的时间。按以往新人的规则,后几年是新人进入练气区的快速增长期,直到第七年,基本该进练气区的都进来了,没有进的也基本不可能进来了,只能等着新一期弟子进来的时候,这些人变成杂役。

    练气区增设了十个擂台,每个人事先都被分配了擂台。没有赛事的可以随便看,有赛事的提前等候。

    王二在第七擂台,白晶在第三擂台。前面基本都是新弟子在比拼,也只有新人们才会过来看看大家的比赛。最无耻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白晶小队在第一轮都轮空,直接进入第二轮。王二没让白晶提他,所以还需要老老实实去比赛。

    王二第一个对手是个刚练气区的六层弟子,也没学过什么功法,还处于练基础阶段。

    “王哥,请多多关照,给兄弟点面子,不要让我太难看下台。”金三说道。

    王二看了看他,心话,“我认识你是谁,面子可以给,你也得有那脸才行。”

    王二上去都没给自己施加任何术法,直接往前一冲,顺势一刀。金三一看架势,连躲都躲不急,剑往上一抗,高喊一声,

    “我认输。”

    “当”的一声,金三武器直接断掉,他也坐在地上,然后晃晃悠悠倒下,晕了过去。

    王二看都没看一眼,往台下走。

    “等等,这位师侄,我还没有判胜负呢,如果你下去算你弃权。”这位裁判师叔说道。

    “呃!有点装大了。”王二检讨着自己。回过身来等着判决。

    “王二获胜。来人,把金三抬下去。”裁判师叔。

    一共十个擂台,新人弟子才不过一百七十多人,一个擂台十六七个,四轮就能完成。为了防止有弟子打斗时间过长,还是安排了一天的时间。

    这不,白晶的第三擂台,就有两位新人弟子,对砍了两个小时,弄得小白自己都睡着了,嘴角还是幸福的馋液,不知道梦见吃什么了。

    王二这面倒快,很快第二轮就到来,王二还是第一个上台。对面也是个用刀的弟子,叫陈二狗。陈二狗练功还算比较努力,王二在地下城见过他几次,只是见过,招呼根本没打过。好像陈二狗在魔犬处,王二也记得不十分清楚,反正盔甲骷髅处没见过他。

    王二也没有给自身加上防护,对方把能加的都加上来了。王二冲上去还是一刀,陈二狗显然看过刚才的比赛,也早有准备,侧步一滑闪过,然后横着一扫直奔王二的头颅而来。王二反手一撂,对着陈的身体就去了,而且做了个仰头的动作要让过横扫的刀。陈只能回身要把王二的刀磕飞,王二突然一个刀花,刀势向下,然后又一个反撩,停在陈的小腹部。

    “王二获胜。”裁判喊道。

    第三轮,王二的对手是第五个进入练气区的新人韩立,也是练气七层。在地下城他们也见过,韩立在盔甲骷髅练功,这个王二记得住。只不过韩立对付小群盔甲骷髅还比较费劲,他也见过王二冲到一大群盔甲骷髅里杀得过瘾,还会去再深的地方去练功,韩立知道自己不如王二,可到了这个地步,还要比比看。

    一上来王二还没有给自己加上术法,就冲过去一刀。韩立也看过王二在盔甲骷髅里练功,为此还学了些技巧。他侧身想剑面拍王二的刀,这个一碰让王二刀的轨迹偏离,再进攻。王二把刀稍微一转,用刀背一磕剑身,拨开韩立的剑,直接一捅。韩立一个退步正要回剑,王二一个错步,刀上下翻滚直奔他身体而去。

    韩立只能一退再退,想用剑打乱王二的节奏,王二的刀突然转向韩立下三路,韩立一档,刀又奔着三上路而去。韩立再次奋力一档,这回终于挡住了王二的刀势,可王二的刀势大力沉,直接把韩立磕退了几步,直接掉到擂台下面。

    韩立总结了一下,一招没能抢得攻势,就招招被动,最后自己连还手的机会都没多少,输得不冤枉。

    王二看了下一场比赛,应该很轻松赢过对手,就等着今天的最后一轮比赛。可上台来,并不是刚才擂台上赢得那人,应该是个老弟子。王二很奇怪,就问了裁判。

    “哦,刚才那位弟子因用力过度已经无法比赛,鉴于赛事的公平性,我们给你换了一位,不要辜负门派对你的信任,我很看好你呦。”裁判说道。

    “呦你个大头鬼,明显练气九层以上的,看好我还是看不起我?”王二心里骂道。

    王二也不矫情,喊了句,“我认输。”就直接跳下擂台,着急忙慌地走了,他算了算时间,该吃中午饭了。

    至于以后的比赛,王二没什么心情去看,还不如打打坐,练练功来的实际。中午白晶小队都没回来,早上他们也带够了食物,怕中午没时间回来,王二也省心,自己做点炒菜,吃完休息一下就去了地下城。

    晚上回来,白晶小队已经都在法阵之内,还好除了一个是第二名,其余全部出线,看来东西是没白送。

    第二天,王二安心在法阵里打坐,白晶出去与老弟子打拼去了。到了中午,他们还没人回来,王二又简单吃了一口。

    晚上人都到齐了,谈起今天擂台上的事情,白晶不是一般的嘚瑟,他又前进了两轮,估计这批弟子他是第一了。开始一轮,虽是老弟子,也是练气六层,功法也一般,被白晶耗了过去。最奇葩的是第二轮,还没上台,与白晶比拼的这位弟子就找到他,用了四瓶灵酒为代价,这位弃权了。

    白晶也想明白,再往上走代价太大,他还不如也弃权,反正进入今天第二轮,新人只有两个,那个还在第二轮被淘汰,他已经拿到第一了。他已经告诉裁判,明天他也弃权了,大家明天可以开始回到练功状态了。

    总有好事之人,新人有不少真看完了全部比赛,经验没多少,热闹倒很多。

    据说有两位,上台来也不比赛,开启吹牛模式,裁判多次警告他们,二位不为所动,直到一人实在忍受不了对方的口臭加狐臭加体臭加一年没洗过的衣服的味道,而晕倒。醒来之后,还不忘高喊着,

    “你等着,从现在开始,我不刷牙,不洗脸,不洗澡,不洗衣服,三年以后在比拼。”门派比试是三年一次。

    后来一打听才知道,这两位,功法一般般,都是无理辩三分的主,而且相互不服,说好了如果在擂台遇上,就比口才。

    “这哪是比口才,这不是比口臭呢吗。”王二想着。

    还有位师兄,练得是斧,就会一招,力劈华山。不过,这招练得太快了,别人都不敢与他对攻,看见他就跑。第一轮跑了两个小时,裁判一着急把对手判负。连着几轮,对手都再跑,最后八进四,给斧子大哥累吐了,他倒输了这场比赛。

    最奇葩的一位练剑的师兄,对手无论男女都出口调戏,据说他本身十分厉害,就是嘴不好。打了三轮,不知什么原因得罪了裁判师叔,师叔直接出手把他打落台下,然后判对方获胜。师叔也放出豪言,

    “以后我在擂台上再碰到你,见一次,输一次,除非你把那破嘴缝上。”

    那位破嘴师兄还不依不饶在下面说下流话,那位师叔跳到台下飞起一脚,直接把他踹晕。

    王二又想起了那句话,“贱人就是矫情啊。”

    而最终的排名也出来了,新人这次,王二小队除了一人与王二一样算是分组第二,并列第十名,主要王二那组有个弃权的,与王二并列第二,他的那个擂台没有新人第一,第一是那位不知道怎么上来的师兄。白晶第一,其他小队的人都并列第三。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