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我没听清,大点声

    不久之后,奖励发放下来,无非是一些贡献度与魔石,还可以选择功法。白晶作为第一名,可以选择一部武功,还可以选择一部心法。第二名,要次一等功法。第五名,还有次一等功法。第十名则只能是三等功法任选其一。

    (这里说一下,阴魔宗主要是以武入道,修炼魔人之躯,虽也有法术,但不以法术见长,还是以身体的修炼为主。)

    王二想了半天,没有选择心法,而是选择了武功。以王二的想法,还是把武功拆解成基础刀法,再经过训练,这样既能加深对基础刀法的理解,还能对新功法也深刻理解。分解到基础是为了看清楚本质,以及本质是如何运用的,这样也能做到旁类触通,举一反三的好处。

    王二感觉白晶最近有点飘飘然的样子,于是算是劝导也是警告他,未来的路还很长。王二并不想打消他的积极性,要不然直接说,你还不知道你那第一是怎么来的吗?是朋友,说话点到为止,至于他听不听得进去,那是他的事情。不是朋友,连点都不会点,我与你没有关系,也不想发生关系。

    王二有的时候在想一个问题,怎么样可以无时不刻都在练功?他在前世曾有过这样一次经历,当时王二有些神经衰弱,晚上睡不好觉,他还不想依赖药物。他琢磨来琢磨去,想到一个办法,开始催眠自己。

    到了一定时间,就反复对自己说,“我累了,我困了,我要睡觉。”起初没什么作用,他该不睡觉还是不睡觉。但几个月后,到睡觉前半个小时,他就全身放松,自动催眠自己,别说还真管用。后来,都不用催眠,到点就困了,这是王二的亲身经历。

    王二也想过这个问题,其实人类的潜意识比意识更强大,潜意识带来的往往是对你自身规则上的变化。你信仰什么,谁都是从半信半疑开始,然后你不断催眠自己。最后,你信了,甚至你还能看见神灵,当然也只有你自己能看到。

    很多成功学就利用了这个道理,我能成功,我必须成功等等口号进行催眠。可无法做到成功在于,你可以催眠自己却催眠不了别人,别人看你这种人就烦,根本不会给你机会。即使给了你机会,你只凭证那句话,不学无术,什么也不会,还是不会成功。当你学会,学懂了,你也不用什么口号。正因为你没底气,才去找口号来催眠与伪装自己。

    而向美职篮一些明星,你看他们也自我催眠,问题是人家本身有能力,还经过刻苦的训练。只喊口号那帮人知不知道自己差在哪里?不是口号喊的多响,是你真的杀下心来去做。

    想与做如果统一,你就做得来。

    于是王二睡觉前又多了一个工作,开始催眠自己,让丹田有意识的放大输出真气的量。睡觉的时候,丹田也输出真气,由于无意识,输出的真气特别少,效果也并不明显。现在王二要做的就是,在睡觉的时候,丹田也保持输出状态。就好像心脏与血液的关系一样,心脏输出增加,血液自然循环加速。

    这不是一天二天就能完成的工作,需要你不断暗示自己,当暗示变成潜意识,你就不需要暗示了,身体内部会自行运动的。

    这样过了将近三个月,王二自我暗示还没有成功,他要晋级了。他告知白晶小队,最近不会打开法阵,他要安心晋级,让他们带出去足够的灵酒,就关闭了法阵。

    晋级对于王二是再轻松不过的事情了,他也想压缩,也想真气液化,可他发现练气时期的经脉根本无法承受那么大的压力,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经脉能承受住压力,路还长着呢。

    极速运转真气,他一般比平时提高30的真气运行速度,这也正好是他经脉承受的极限,运转全身十三个循环之后,就自然进入了练气八层。这也花费了他将近十四个小时的时间,然后开始慢慢降低速度,每一次降得不多,找到八层最适合的速度。

    降到一定速度,再缓慢增速,主要是复查一下刚才测出的速度是否准确。等确定了速度,再运行十三循环,稳定速度,并记忆速度。

    记忆好速度,就出来适应身体的变化,不断联系基础刀法,不练任何招数。这让王二也想起来门派比试那位练斧子的师兄,就一招吃遍天下,而且把这招练到不说后无来者,恐怕真是前无古人了。

    试炼运行速度花了三天,熟悉身体则需要七天时间,第十一天出关。先美美给自己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这几天没少挨饿,灵酒倒喝了不少,算是对胃肠的补偿。

    然后通知白晶小队,王二也要奢侈一回,给自己放一天假。白晶知道之后,赶快张罗新鲜食材,准备晚上大家好好吃喝。趁着王二高兴,白晶说最近新处了个女友与她朋友,一起带来,王二没有表示反对。

    晚上,王二亲自下厨,做了几个硬菜,清蒸灵鱼,酱灵牛肉,扒灵鸡,红烧灵排,还有许多小菜。

    大家一顿胡吃海喝,灵酒今天随便喝,王二拿出的是低度灵酒,大家都适合。白晶的新女友,脑袋好像有点问题,恐怕她还以为这里是白晶的主场,当然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王二有多猛,他也不在乎别人知道。

    苏梅,白晶的新女友,真有点把自己当做女主人的姿态,王二今天也是高兴,没怎么损人。以他的人生阅历,苏梅的几个女友也是很势力的女人,这与王二也没关系,管她呢。

    王二不是太喜欢热闹,尤其有自己不熟悉的人在,今天高兴的他,也是自己喝自己的,不去掺和年轻人们的胡闹。感觉差不多了,王二也没打招呼,就进了自己的房间。开启静音法阵,愉快地先催眠自己,丹田输出要这么大,这么大,这么,这……“呼,呼……”

    早晨四点起来,看来生物钟还要调整,酒以后也不能喝得太多了。起身开始打坐运行真气,打磨经脉与身体。

    六点走出他的房间,看到外面一片狼藉,王二摇摇头,走向厨房。

    “哎,有没有吃的,我有点饿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王二听见声音,停顿了一下,又往厨房走去。

    “那个人,说你呢,还走。”那个女人又说。

    王二直接无视,走进厨房。

    “你怎么这么没有礼貌,我问你话呢?”这个女人竟追进厨房。

    “你谁啊?”王二问道。

    “我是苏梅的朋友,苏梅是白晶的女友,这里可是白晶的地方。”女人回道。

    “哦,有事吗?”王二并没有再看她,而是忙乎自己的早餐。

    “你这人聋啊?我不是说了吗,我有点饿了。”女人理直气壮。

    “你饿?哼,哼,关我p事。”王二连眼都没抬。

    “你怎么说话呢?”女人说道。“你就这么对待女性?”

    “你说什么?”王二问道。

    “我说你怎么这么对待女性?”

    “啥?我没听清,大点声。”

    “你这个无赖,我找苏梅,让白晶收拾你。”女人转身走了。

    王二做好早餐,出来找个地方开始吃饭。女人坐在一个地方生着闷气。吃完饭,王二也没收拾,坐在自己的躺椅上点了一根雪茄,开始消食。

    “你这人怎么回事,都不知道爱护女性?”那位又过来找王二理论。

    王二抽着雪茄,眼光迷离,不知道在想什么,反正没有注意女人在说什么。

    “喂,喂,说你呢。”女人不甘心。

    王二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转眼看向女人,眼里满是杀气。女人被盯得吓了一哆嗦,一边退步一边,“你,你,你……”叫着。

    抽完雪茄,王二回了房间,拿出一张纸,上面写着“把东西收拾好”,直接贴在白晶房间的法阵内测,然后回到自己的屋内,开启法阵进行打坐去了。

    中午十点出来,看见白晶小队人都在,已经有人开始做饭菜了。院子被收拾干净,王二坐在自己的躺椅上,开始抽雪茄。

    “白晶中午不回来吃了,说下午会过去地下城。”张凯说道。

    王二并没有说话。

    法阵突然一阵转动,白晶进来了,气呼呼地说道。

    “这个苏梅,说她一好朋友受了委屈,我以为什么事。结果是早晨王哥没搭理她,她在哪里与苏梅大哭大闹,苏梅那娘们跟着我也又哭又闹。我问清事情,警告她们不要过分,这俩娘们还不依不饶,说让我帮她们找回面子。她们面子是个p,如果没我,她们算什么东西。结果让我削了一顿,告诉她,以后给我滚远点。真是气死我了。”

    白晶越说越生气,他小队的人开始劝他。

    “行了。你是得了第一,你们的名次也很高。但你们自己清楚,自己是什么实力。别被这些名次冲昏了头,还是踏踏实实练好功。现在不代表将来你就能怎样,还是安下心来吧。”

    “至于你找什么女人,我们谁都管不着,但最好别妨碍我们。”王二说道。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