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门派间比试2

    双方迅速拉开距离,王二也因为刀势用老而给自己带了个趔趄。转而看似有点愤怒,朝对方追去。

    对方的符箓始终不断砸向王二,都被他用刀拦了下来,不停的爆破声在王二身边响起,这些爆炸倒并没有影响到他,还在快速接近对方。

    擂台上就看见前面一个人在发符箓,后面一个人再追,追近了,前面猛飙一波符箓,然后拉开距离,符箓激发速度也慢来下来。后面一人又追了上去,又是一波符箓狂轰滥炸,然后两人再次分开。

    这样打了将近有二十分钟,前面这位也不知道发了多少符箓,王二再一次逼近,对方突然举手认输。

    原来这位在高强度的二十分钟内发了两百张各种不同的符箓,最主要他真气快没了,符箓也所剩无几,看见王二还势头凶猛,不得不认输。

    王二在听到裁判判定他赢之后,才气喘吁吁地下了擂台。

    转过身,王二取了押自己赢得魔石,看了看,发现自己的赔率升上去不少,微微一笑,继续押下一场自己赢。

    他也开始战在台下揣摩这个擂台上的新手们,一会遇见对方将用怎样的方式赢下对方。

    第二天的比武不同于第一天,强者恒强,很多比赛都快速完成,也有比赛拖延的。大会早就有这方面的准备,半个时辰内,也就是一个小时内无法解决战斗,双方判负。而每隔二十分钟会缩小一次场地,最后一次缩小到前世拳击台大小,看谁不玩命。

    王二第二场遇到的是六欲宫的弟子于清扬,一身七情六欲幻化之术。

    开始战斗,于清扬对着王二就使了什么幻术,其实王二根本不会中这么浅的七情六欲幻术,假装直愣愣看着前方,不时嘟囔一句,还好像无意识挥一刀的样子。

    王二又做出痛苦之色,杀猪般嘶吼了一声,把离近了的于清扬吓了一跳。然后貌似挣脱幻境,狠狠拿刀向于清扬劈去。

    于清扬转身就跑,还在对王二施加幻术,王二也不是每次都能中招。

    场地已经缩小了一次,于清扬也加快了幻术的施展。再一次,他堪堪要用剑刺到王二的时候,王二从幻境中清醒过来,格挡住他的进攻,回手一顿毫无章法的乱刀把于清扬打下擂台。

    听到裁判的判决,才晃晃悠悠下了台,还不时敲敲脑袋,好像不是十分清醒的样子。

    休息了一会,很愉快地兑换出自己赢的魔石,继续观测了下自己的赔率,下一场自己的赔率比对方高出不少,这意味着将有大笔魔石进账,接着全压自己赢。

    接下来就是十六进八的比赛,王二遇到的是一位鬼王殿的弟子殷雅。是的,是位女鬼。

    殷雅也看过王二的比赛,王二的防守能力一般般,对幻术的抗性一般般,刀法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也不为过。她不知道王二如何能来参加这场赛事,可能是某长老家的子弟吧。

    鬼王殿的特点也决定了前期不会很强,但也不会很弱。

    裁判宣布比赛开始,双方就迅速与对方接近。殷雅用的是哭丧棒,用起来发出呜呜的声音,以迷惑对方。

    看来殷雅想通过近身交手来击败他,王二也是不含糊,把差刀法用得淋漓尽致得差,导致没多大一会就陷入了困境。

    眼看王二就要输掉这场比赛,他两眼一闭,使出狂风快打,就是把狂风刀法拆解后,重新用自己的方式瞎砍。

    看似瞎砍,其实还是有刀法的痕迹在,不是用刀的高手很难看得出来。

    直到裁判终止了比赛,并把王二的刀挡开,王二还闭着眼睛挥了几下,殷雅这里已经晕倒在擂台上。

    最重的一刀,是王二的刀背磕在殷雅的太阳穴上,直接导致了她昏迷。

    王二半天才反应过来是自己赢了,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裁判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身换了个裁判,自己也下赌注去了。

    王二下了擂台还在兴奋,不住给自己加油,像前世学成功学的那帮人,我能成功,我一定成功。

    有几个鬼王殿的弟子过来鄙视他不怜香惜玉,王二直接反问,“那就该我输呗?”弄得对方哑口无言。

    转了一会,去了兑换处,看见刚才的裁判正押完赌注走出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子,我看好你呦。”神秘一笑走了。

    “切,不就是离得近,看得清楚吗?也没说不让扮猪吃老虎啊,你们傻,与我有什么关系。”王二还是愉快地拿着赢来的魔石继续压自己。

    八进四,王二的对手是雷音寺的弟子觉近。雷音寺前期弟子并不以进攻见长,防御是基础,抗性也特别强。不以进攻见长,不代表不会进攻,只是相对于防守,进攻没那么有特色。

    觉近是雷音寺门派内比试的并列第三,也是这组赔率比较低的一位。

    雷音寺的小和尚,王二也观察了许久,觉近并不以跑跳见长,还是以防御为主,以防御带动进攻,属于防守反击的打法,反击也比较犀利,让对手经常措手不及。

    王二也有自己的策略,不过还要先试过小和尚的防御能力再说。

    比赛开始,双方接近,王二首先要试得就是用多大力量去破防。一试之下,得用到75的力气。于是开始快速移动,当然也是有保留的移动,让小和尚正好打不到自己为好。

    在台下观看的人会发现,王二的移动比以前快了不少,也有了章法。对小和尚出刀也是简洁明了,不似之前胡砍一气。有明眼人就知道此人前几场是在伪装自己,不过看情形也就比小和尚强上一些。

    看了看他下轮的对手,王二就这水平,还真赢不了。

    出刀的力量刚好破小和尚的防,小和尚瞬间就多了几处刀伤,伤口不深,足以出血。

    小和尚也尝试着反击,可每次都落到空处,显然对方的身法要比他出的戒刀还快。他有毅力去等待机会,他也有决心可以把握住机会。

    机会是不会给你的,造成错觉的机会,你要不要?

    王二砍得高兴,觉近身上一片血呼啦的一片,看起来吓人,其实都是皮肉之伤。

    最终,小和尚因为失血过多倒在血泊之中,几次出手未果,没有出现反击取胜的机会。

    身上足中了三十多刀,伤口深度一模一样的刀伤。如果有人仔细观察刀口会发现,王二对刀的控制在新人中,甚至是练气期的弟子中,都属于最顶尖的之一。

    王二下台来也不装了,一副死人样,不喜不悲,眼光迷离,貌似对外界没有兴趣的欠揍样。

    来到兑换处,看见之前那位裁判正好又出来,裁判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声说道,“我还看好你呦,继续加油。”

    “那个,这位,我不知道该叫你什么,我建议你今天的比赛都压我赢,怎么样?”王二也小声说道。

    “呃,不是我不看好你,你下面一个对手可是第一擂台赔率最低的弟子,你那么有信心吗?”裁判眯着眼,看着他。

    “信心有没有我不知道,但赢肯定是会赢的,哪个比赛没有个黑幕啥的。”王二调侃到。

    “黑幕?”裁判打量着王二,“你的意思是,不对啊,下一场我是裁判,我拒绝黑幕。”裁判醒悟过来。

    “这就对了。你看我的赔率,你看看她的赔率,你不想利益最大化吗?况且,新人的胜负没人太在乎,不是吗?”王二抛出一只小魔鬼。

    “嘿嘿嘿,”裁判干笑着,眼珠一转,“你说得也有些道理。”

    “这样,我进去只买一半你赢,输了我也不亏,赢了还能小赚一笔。”裁判有了主意。

    “那这么说定了,我进去也买一半自己赢,即使输了,我还是赢,只是赢多赢少的问题。”王二点着头。

    王二把裁判让进押赌屋,也不进去看,等裁判走了之后,才慢慢进去,兑换上场之后,再次全部压自己赢。

    “给你机会,你不好好把握,可别怨我。”王二心里想到。

    下个对手是天凌阁的风萧萧,也是一位女弟子。她的剑法狠辣,控制能力与破坏力都很强,但她只有练气七层。这或许对很多人都算不上弱点,但对于王二这种人,尤其前一阵在门派,几乎天天泡在地下城的人,这就是弱点。

    这场比赛还真是很精彩,也没让王二使出全力。

    风萧萧对剑的理解已经到了很高的层次,比白晶小队的人都要强,尤其对刺、劈、撩、点这四招基础剑法运用非常熟练。

    王二比她更厉害的地方是,不仅仅基础刀法好,还把很多刀法都还原成基础刀法,这样很多刀法都信手拈来,而且极具个人特色。

    这是对自己武器的基本技法的熟练问题,不是有人说过,没有最好的武功,只有最好的使用武功的人吗?就是这个道理。

    比武,比得就是对基础的运用与升华。

    对方的力量还好,王二为了比赛的胜利,还是使出自己80的力量与技巧。

    风萧萧上来就是一套**剑法,尤其对剑招里的刺、劈、撩、点使得格外漂亮。王二还处于试探阶段,看比赛与自己亲自去比赛还是两回事,必须试过才知道。

    他用磕、碰、贴、斩来化解**剑法的招式,感觉了对方的力量与速度。

    风萧萧突然变成惊雁剑法,把速度提了起来,一剑直刺王二的咽喉。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