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门派间比试完

    事情很简单,王二对阵林新,并没有绝对的把握,所以他也没有赌自己赢。

    他耳语白晶就是关于张小凡的信息,说实话,白晶也算很天才,并不十分努力,可水平还是比较高。在知道张小凡的情况下,做了有针对性的准备,白晶才有胜出的机会。

    王二并不知道四强要被单独隔离,他只是不想押注那么明显,尤其可能押自己输。

    白晶的赔率高,这才是王二输得关键。在擂台上与下面人怼怒,也是他精心设计的,貌似恼羞成怒,不过是做戏罢了。

    王二根本不在乎什么名声,尤其还是初期。前世,他上幼儿园与小学总有几个别人家的好孩子,最后也就是芸芸众生。几十年后,谁还记得谁,谁年轻的时候没犯过错误。

    至于四强能不能碰到白晶,他并不清楚,有机会总要试试,把利益最大化。即使不是白晶,对方赔率比他高,他都有可能输掉比赛,反正他已经是赔率最低的之一。

    所谓第一,也不过魔石与门派贡献度。来魔石最快的还是押注,门派贡献度他并不缺。再说,第一与并列第三能差多少,也不会差得太离谱。

    至于那个裁判,如果没看见,对于王二也无所谓。看见了,就给他一个提示,有些事情,大家心照不宣就好了。

    别人说过程重要的时候,你要说结果。当他们强调结果的时候,你就专注过程。其实,过程与结果是需要平衡的。

    王二并没太储存魔石,他只在门派里混,并不知道外面还是以魔石、灵石、仙石进行交换。即使知道了,在门派里也用不太上,没人会特意储存。

    比试之前,他也就三百多魔石,比试结束后,他变成一万多魔石,这还是去掉了赢了之后扣除一定的费用。

    晚上,来比试的新人弟子都凑到一起,说着今天的事情。

    王二并没有出现,貌似闷闷不乐的样子,其实数钱数到手抽筋去了。

    白晶被大家众星拱月着,他还假装去王二的房间去安慰安慰,其实是到那屋分赃去了。他们通过张凯,把两人的魔石分散到其他五人身上,五人也拿出自己不多的魔石去押注。

    第二天,王二照样三点起床开始打坐。吃过饭,找个树荫吸了口雪茄。

    最近,他也认识了不少筑基师叔与金丹师祖,基本也是门派前十的猛人。有四五位师叔与师祖,被王二勾引的也喜欢上抽雪茄,每天都会聚集在这个吸上一口。

    王二也拉着白晶小队过来,让白晶打包票回去以后给他们弄些雪茄,以搞好关系。

    过一会是新人决赛,白晶对阵嗜血堂的唐滚,这个唐滚应该就是新人区竹联帮唐文的本家。

    王二把他知道唐滚的资料也告诉了白晶,虽然他的赔率很高,王二并不看好他。

    说实话,王二当时赔率虽然与唐滚都是最低,他也顺便看过他的比试。在王二心里,他们的结果也就45:55,王二是45,还是有猛人。

    王二也告诫自己,不要得意忘形,比你厉害的人有的是。

    至于决赛,他并不感兴趣,他倒是对自己持刀的方式有了想法,现在正在研究。

    前世,王二也曾看过网球比赛,握拍方式分单手与双手,而高手往往都是双手持拍,他也曾听说过,有人换成双手持拍而提高了成绩。

    看来回去看真要试着双手持刀练练。经验归经验,只是怎么双手持刀,前世的方法还是科学的,双手肯定比单手有优势。

    另外,现在是右手用刀,是不是也练练左手刀。

    什么都要有想法,根据你的经验,联系到你的经历。

    你想不到,那就想不到好了,反正什么人都是一辈子,没关系,做自己好了。

    十点结束打坐,王二走出房门,大家已经都回来了,不出意外,白晶是第二名。

    门派带队的元婴祖师也甚是高兴,一位还出来表扬了这群新人,表示回到门派还有奖励,新人们又是一阵欢呼。

    王二也向负责驻地的弟子打探,能不能到鬼王殿的初期洞穴里练习,答案是否定的。他也想了办法,用五魔石每天租用鬼王殿练气区弟子的任务铭牌,就进去了。

    鬼王殿的初级洞穴就是矿洞,里面有各式各样的僵尸,还有尸王。

    王二进去,也不简简单单是杀怪,僵尸防御虽不错,可速度太差。这里的尸毒是可以练习的项目,更重要的是,矿洞里的僵尸是由鬼气形成的,他想让鬼气也滋润下自己的刀。即使没有几天,也聊胜于无。

    对于刀的淬炼,不仅仅需要真气的循环,每杀死魔物或鬼物,有部分魔气与鬼气也滋润着刀。

    王二只想试试,刀融入了些鬼气,是否有变化,“魔石不是问题。”王二心里的小魔鬼翘着二踉腿,抖着尾巴。

    这几天因为有门派间比试,矿洞里的人并不多。如果有人在就会看到,一个穿着不是鬼王殿弟子服装的人,引了一大群僵尸,各种类型都有,玩命地双手持刀砍杀着,有的时候还会换左右单手持刀进行着练习。

    最外层是一群电僵,中间是毒僵,最里层则是物理攻击的僵尸。

    王二开始并不太适应电僵,有时候会出现短暂的麻痹效果,僵尸破不了他的防,这让他想起了前世的电疗,一种舒爽的难受。

    毒僵与物理攻击的僵尸都带尸毒,尸毒的效果并不相同。如果说物理型僵尸是接触感染,毒尸就是空气感染。

    王二有幸看见一个尸王,也照量了一下,单杀还是有些难度。尸王无论从力量、速度还是毒性上比他遇到的僵尸强了不止一点半点。

    王二也是反复了五次才把尸王杀死,还得到了一枚尸王核。打坐的时候,把尸王核放在刀上,运功把尸核吸收掉,对刀也是有好处的。

    据说,矿洞里还有尸王殿,也是产尸王核最集中的地方,王二想了想,还是算了。

    晚上回来吃饭,还能听到大家在议论每天的战况,尤其是练气区老弟子的比试,起码大家还能看个明白。到了筑基与金丹的比赛,大家也就看个热闹,根本不可能看得明白。

    筑基的弟子,天凌派、黄泉派、嗜血堂与阴魔宗的优势就不那么明显了。到金丹期,术法的门派将占据优势。

    比试与杀戮是两回事。

    比试是大家都做好准备,堂堂正正,面对面进行角逐。

    杀戮则不然,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是主流。都等你准备好了,你想得美。

    热闹一天一天过,总有看累的时候,也不知道谁传出去可以租用鬼王殿弟子的铭牌,每天就有大量的鬼王殿弟子来兜售。

    也有一些弟子对比试并不感兴趣,也滋生了这么一个租用市场,规模不大。

    王二除非涉及到自身利益,一般很少要求别人怎么做,只是给他认为的建议,你听不听,怎么选择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

    白晶嘟哝着进了矿洞,是被他小队人逼得。王二连租铭牌的事情都没说,只是大家问起,他照实说,这东西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于是很多人也租了铭牌,看来比试之后的压迫感还是有的。

    王二怎么练,白晶小队根本不会去看,“非人的世界,不是你能了解的。”这是王二曾经的一次玩笑话,现在成了他们小队的口头语。

    对于那些想观察王二练功的人,他们会这么说。对于那么比他们差很多的人,他们这么自我标榜。

    这不,晚上吃完饭,有些人就溜了出去,美其名曰去交流。有些人指出,某些人可能另有新欢。还有人,对这些并不在意,严格遵守自己的作息时间,感觉只是换了个地方练功一样。

    最后的比试出来了,金丹弟子第一名是蓬莱境的一个弟子,没想到幻术也会如此生猛。

    鬼王殿庆贺了三天,是各派弟子交流的时间。王二就去了一个上午,真好遇见了那位林新与他的众多迷妹们,一不小心还让迷妹发现了他,于是他就再也没有去参加交流。

    王二发誓,这次绝不是表演。

    曲终总会人散,到了离开的时候,白晶这小子跑出去,用同样的动作至少拉着五个妹妹的手,说了五次同样的话,留下了五次鳄鱼的眼泪。王二倒觉得,白晶真正的天赋被磨灭了,谁让他摊上这么个世界。

    飞船离开的时候,白晶还战争船上摆着手,时不时擦鼻涕,上面风太大了,他好像有点着凉了。

    没过一天,这小子就小范围嘀咕他那些艳遇,不断吹嘘自己如何征服了谁。

    每当王二听得不耐烦的时候,眼睛一睁大,白晶就自动闭嘴。

    “这就是最著名的条件反射实验吧,前世是狗流哈喇子,今世是白晶闭嘴。一张一闭,都在唇齿之间。”王二想到。

    经过两个月的飞行,他们终于回到了门派,王二直冲地下城,坐多了,谁不累?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