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王二对晋级的揣测,他不知道是否正确。他在二个月的时间内,试了几种方法。

    其中一种就是这个世界常用的,加大真气输出量与真气运行速度。可经脉就这么宽,已到了练气的极限,输出量与速度被限制在极限,无法再提高。

    他也曾过想吃筑基丹,这是万不得已的办法,他还想再试试。

    于是,他又开始对他的世界观开始整理。试过前世的儒道释的方法,有效果,但冲到一半就再无动力。

    这代表,那些并不是他的道。他开始问自己,我的道是什么?

    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与自我思驳,最后找到了数学的方式,点线面体。

    平常人就是点,练气就要画出一条线,筑基则构成一个面,金丹就是形成一个体,元婴以后将会是更复杂的多面体。

    王二构建的面是个三角形,他知道三角形最稳定,这样构建的面也最稳定。

    如果构建的面不够稳定,他害怕自己构建的图像发生崩溃,那就是他自身的崩溃。

    当他构建出三角形的时候,他自然而然进入了筑基,没有吃药。

    三角形在他的识海深处悬浮着,在他的丹田内形成一个三角形的投影,不断淬炼着真气。

    在练气期,真气只能淬炼身体与内脏骨骼,真气也会随着在全身的运行而增加,但真气的本质不会变。

    现在三角形投影在丹田内的淬炼,则提高了真气自身的品质,排除真气内的杂质。

    白晶小队接到消息,王二出关了,赶快回来庆贺。

    接下来三个月的时间,王二并没有去报备自己已经筑基,开始放慢节奏,仔细打磨起真气来。

    感觉全身真气已经打磨一遍,真气的总量比之前少了三分之一,可更凝聚。

    然后王二跑到魔王殿,试着如何控制输出,达到最大效果,这样又磨炼了二个月,才去内务堂报备。

    他是这一届第三个成为筑基的弟子,藏丽薇是在他出关后一个月报备的筑基,还有一位弟子是在藏丽薇三个月后成为筑基。

    筑基弟子待遇比练气高了很多,自己有个独院,还有两间小房子。

    院子也不会太大,大约一百平的样子,院子下部还有个地库。

    据说,这种配备都是给优秀弟子准备的,到后期的弟子连院子都没有。

    王二搬完东西,在法阵里又开了一个酒会,告别自己的练气时代。

    白晶到了十一层,其他人差不多刚到十一层,当然他们已经算师侄了。

    王二还请了几位要好的师兄,清风明月等师叔过来。

    到了筑基,开始还是学习,气阴功筑基篇,分配一些基础金属,用真气运吸收到武器内,刀法也提高到中级刀法,需要学习。

    对于选择气阴功还是其他功法,王二还真思考了几天。

    气阴功作为阴魔宗最基础的功法,一直可以练到大乘,不过气阴功也有问题,不具有针对性。

    不同武器都有不同的修炼真气的方法,虽然都兼容气阴功,但明显比它要高级一些,而且针对性强。

    王二决定还是练气阴功,主要就是这个功法最全,虽不突出,经过历代的补足,问题也是最少的。

    王二正式开启了自己的筑基生涯。

    开始三个月,早晨到下午都在学习,半夜睡觉这并不耽误真气无意识运行,凌晨与夜晚打坐。

    接下来三个月,早晨去看书,下午进入洞穴练功。

    筑基与金丹是在一个区域练功,不过层次高低,门口就有传送阵,到几层用铭牌一刷就行。

    洞窟也分不同的属性,金木水火土光明黑暗,每个属性各一个洞窟。

    王二每天下午一个属性的洞窟,一周正好来一遍。

    在这三个月的学习完成以后,王二停了一周的时间,把学习的内容进行整理。

    对真气,对刀法拆解,对身体的淬炼,对刀的淬炼,以及整体自身的情况做了自我分析。

    接下来就是疯狂,轮流进入各洞窟试炼。

    期间,白晶小队也进入筑基,可王二却变得沉默,没什么话题能引起他的兴趣。

    他有的时候也发现他的状态不对,他也找了个时间来分析自己现在的心态。

    如果说练气是站在平地去看修真这座大山,那筑基就是站在一个土包上去看,看似差距不大,看见的风景却截然不同。

    练气期如果是开玩笑,因为你不确保自己行不行。练气冲击筑基的那段时间,就是给王二指出了一条路。

    王二虽不经常想到前世,也曾吹牛说过他死过一次,并不惧怕死亡。

    可有机会,他还是去避免前世那种死亡,这也是为什么去努力的原因。

    努力是为了活着,努力是为了活下去,努力是为了自己死的时候不留遗憾。

    他心中也有痛,只不过他掩盖了痛,可当机会来临的时候,他还是希望自己能把握住。

    他不希望其他事情干扰他的痛,有些事情错过了就错过了,谁对别人没有遗憾,但谁都可以尽量避免自己的遗憾。

    人,都是自私的。

    王二也知道这样并不太好,有可能自己因为绷紧的神经会崩溃掉。

    可心里也在交战。一个声音,你这样有可能把自己累倒。另一个声音,你这么想也是这么做,你并没有错。

    每当两种声音在脑海里争吵的时候,王二感觉自己快要精神分裂了。

    有的时间,在他无意识的情况下,嘴会发出两种音调,两种音调在对话,说着什么事情,而王二本人就傻傻站在院子当中。

    每次醒来,他都检查一下身体,真气在适合的强度下运行,没问题。拎着很久没放下的刀,去洞窟练功。

    王二总是固定时间到洞窟口,选择不同属性,不同层数的洞窟进入。

    前段时间碰到一位师姐,遇到多了,大家还会点点头,偶尔师姐还会打个招呼,王二也只是点头回应。

    这位师姐也是练刀,貌似可能听说过王二是这一期的天才弟子之一,有的时候也会请教一下刀法。

    在王二眼里已经没了刀法,一切刀法都可以拆解,变成基础刀法的运用。所以,解释起来按着他的思路,把这位师姐听得云山雾罩。

    每天时间倒不长,最多十分钟,要不然王二肯定扭头进洞窟了。

    王二倒不在乎她是不是能听懂,反正他就是这么练得。后来几乎每天遇到,师姐都会问刀法的问题,王二都用基础刀法解释,这位师姐才明白了王二想表达的意思。

    她也开始试着按照王二说的去做,还真能达到一定的效果,为此师姐还感谢了他。

    白晶小队与王二还时常小聚一下,白晶已经不知道换了几个女友,他还乐此不疲。

    男人吗,年轻人吗,谁没有过荒唐。当然,你没有荒唐过也不是别人的错,那是你的事。

    王二只是听,偶尔说句话,并不多。大多时候,他没有听,而是发呆。

    发呆也是一种休息,让他紧绷的神经有时间去放松。

    一天,王二来到洞窟,那位师姐没有来,他楞楞呆了十分钟才进入洞窟。

    王二喜欢规律的生活,偶然会打破,但绝大多数还是遵守这些规律,规律对于人来说就是一种习惯。

    第二天,师姐来了,照例请教点问题,没想到王二话变得多了起来,直接说了十分钟,就不管师姐能不能听懂,自己钻进洞窟。

    起初几天,师姐还不太适应,后来也习惯了。她问,他说,说够十分钟就离开。

    王二不知道这位师姐姓甚名谁,他也没有这个**知道,只是能成为规矩,对他来说就是每天要做的事情。

    偶尔有筑基弟子在那个时间进洞窟,也碰见他们在聊天,年轻人都好事,这事就传开了。

    为此,白晶还专门考察了这个女人叫啥,家庭背景,门派履历。

    “王哥,恭喜啊,找到新爱了。”在一次小聚的时候,白晶说道。

    “恭喜什么?什么新爱?”王二皱着眉头。

    “别以为我们不知道,现在筑基区,大家都知道了,你与林月娥好上了。”白晶一脸贱笑。

    “林月娥是谁?”王二疑惑。

    “还瞒着我们,你天天在洞窟门口与她聊天,很多人都知道了。”白晶确认证据确凿。

    “哦,你说她啊。她叫什么我还第一次听到,她不过问点刀法的事情,我就告诉她了。”王二恍然大悟。

    “就这些,没别的了?”打听小道消息是每个人的天性,白晶尤为甚之。

    “就这些,还能怎样?”王二的回答让众人大失所望。

    “不过你也注意点她,听说她与上届某个人有男女关系,不过那人已经晋级金丹了,听人说把她甩了。”白晶难得正色说道。

    “哦。那与我有什么关系。”王二简单地说道。

    “没关系最好,我们不是担心你吗!”白晶说道。

    大家又聊了一些,就各回各屋了,大家的屋子都在附近。

    王二不会因为别人去嚼舌头而改变自己的规律,他们说他们的,即使说得是他,与他也没有关系。

    一年后的一天,在洞窟门口,王二与林月娥说到十分钟,

    “明天我不来了,已经申请了去游历,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说完钻进洞窟。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