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游历2

    由于这次人数众多,黑市管理者又开辟了两个区域售卖摊位,很多人蜂拥而至,抢占摊位,王二也随着人流进了新开辟的区域观看。

    雇佣摊位都是练气期的散人,王二对于他们贩卖的物品兴趣缺缺。

    偶尔看到一块矿石,上去辨别一番,大都不是什么好的货色。能发现好的矿石,如果价格合理,他也会买下来。

    到了申时,拍卖场终于开了,王二拿着牌子先进去了,找了个不错的位置等待拍卖会的召开。

    既来之,则安之。王二终归是出来游历,消解自己的心情,所以他并不是很着急。

    酉时已到,外面的人基本都进了拍卖场,这时有人登台一抱拳。

    “各位,欢迎光临清远黑市。这次聚集了众多修真人士,我们也为大家准备了丰富的拍品,希望大家能有好的收获。话不多说,下面进入拍卖。”

    一会又上来一个人自称是本次拍卖会的拍卖师,王二发现拍卖台四周已经站了不少护卫,显然是防止有人捣乱。

    “第一件拍品是二十组益气丹,散人炼制,每组分别拍卖,第一组最低价十个魔石,有竞价的请示意。”拍卖师说道。

    台下有人开始示意,最终每组价格都不超过三十魔石的价格成交。

    开始都是益气丹,小派炼制益气丹一组大约三十五魔石一组,比散人炼制增加二层的效果。

    中派益气丹,也就是三十六派的那二十六个门派,比小派增加百分之二十的效果,大约一组四十五魔石。

    大派益气丹,就是十大门派,比中派增加百分之二十的效果,王二那二十颗售出一百零二颗魔石。

    用丹药判断价格相对是准确的,修真不是每个人都会炼药,而丹药就是消耗品,每个人都需要。

    接下来是草药类,王二并不感兴趣,主要还是他不懂。然后是矿石类的物品,这才引起了王二些许兴趣。

    每出一种矿石,拍卖师都会报一些参数,比如体积、重量之类的数据。

    直到最后一个王二才出手。

    “这块石头三寸见方,重量是十五斤,二十魔石起拍,有竞价的吗?”

    最终王二以一百六十八颗魔石成交,这块金属他很满意,看来又是一块比黄金还重得金属。

    下面是法宝,竞争不是一般的激烈,在王二看来都是小打小闹。

    主要阴魔宗弟子就一把武器,其余都是身体,即使他们带一些防护法宝,也不是这种小拍卖会能有的。

    接下来是一些奇物,王二对此也没有研究,他可不像某些小说里的猪脚那么全才。

    其中出现了一个天然形成的小塔,以王二的眼光,应该是不错的矿石。

    他对于这个世界其实有很多疑问,用前世的眼光来看,这个世界是个形而上的世界。

    今世通过训练,人可以对能量进行储存、控制与释放。

    前世他也练过古武术,只是强调对自身的训练,可并不能真的做到对能量的储存、控制与释放。

    前世只是对身体的提高,再借助一些器具可以利用周边的能量。他当年带在手上的一副拳套就有这个功效,他本身并不能产生能量,只能借助拳头吸收周边的能量加以利用。

    今世的真气就是一种能量反应,它可以储存、控制、循环、利用与释放。

    王二还对诸如阵法的原理不是十分了解,按照一定的形式排列,加上魔石,也就算是能量,就可以运行。机械其实有类似的效果,但机械的能量运输与传导必须借助导线,这个世界却可以不需要导线就可以凭空传导,这有点像人类曾经研究的量子力学。

    有些事物不是我们想,我们以为是那么回事,就是那么回事。可你总要面对现实,今世的现实就发生了,他不理解只是他的问题,不是这个世界的问题,他必须面对现实改变自己的想法。

    很多人总犯这样的错误,他不能理解这个世界与这个世界的很多人与事。记住,这个世界并没有错,如果有错,也是你自己的认知有问题。

    这就是很少人能够坦然面对现实,不会随着变化而改变自己的认知。

    “五百。”有人喊道。

    “现在有人出五百魔石,有没有想加的,有没有想加的?好,这位出到五百五十魔石……”拍卖师在不遗余力的吆喝着。

    “这位出到六百魔石,还有没有要加的?”王二伸手示意,开始加入争夺。

    “这位出到七百,还有没有加的?”拍卖师把眼光瞄向最近几轮还出手的人。

    “好,这位出到一千魔石,一千魔石。”拍卖师眼前一亮,看清楚王二的手势。

    王二也不想如此磨叽,直接出到自己的心理底线,再多他也不会要。结果还是有人出价,最终在一千七百五十魔石成交。

    奇物的最好一件拍品是个很大的玉石囊,晃动能听到液体的声音,用强光照射,隐约还能看到,王二看到是一个胚胎。

    “玉石包裹的子宫?”王二还依据他前世的判断,今世他所见不多,也无法判断。

    按他的理解,包裹体应该已经玉化,不应该是活物。可越对这个世界了解,他疑问越多。所以,他也只是存疑。

    王二对这件物品并不十分感兴趣,连出手的**都没有,只是看着众人在出价竞争。

    “什么世界,对这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都感兴趣啊!”王二不由得感慨。

    最终这件玉髓以六千三百魔石的价格售出,场内也透露一种兴奋之情,马上重头戏就要开始了,一些重宝要开始拍卖了。

    “这件有康伟大师标记的防护戒指,能抵御筑基中期的绝命一击,经过我们的鉴定,完好无损,现在开始拍卖。低价是二千魔石。”拍卖师介绍道。

    有人开始出价,最后以一万六千魔石成交,王二也在感叹自己囊中羞涩。

    “下面一件拍品是一把武器,这是阴魔宗的一把练气初期的剑。大家知道十大门派中,只有阴魔宗的武器具有成长性,在不同时期加入不同的矿石,武器的整体性能都有提高。这件武器可以与你一起修炼到大乘境界,是可遇不可求的武器。阴魔宗对门派武器管理极为严格,我们改变了这把剑的形态,阴魔宗也无法追查出这把剑。”拍卖师介绍这把剑。

    “好了,说这么多,大家知道这把武器的不凡之处了吧,而且极为难得。现在看起来这把剑很平凡,但随着你,这把剑也会变得非凡。”拍卖师开始忽悠众人。

    “下面开始拍卖这把剑,底价一千魔石。”

    最终这把剑以七千五百魔石成交。

    王二也在感叹,“不知道哪位倒霉的外事杂役被杀了,要不然阴魔宗的武器是很难流落到外面。”

    随着一批功法与高级法宝的出现,拍卖场又迎来一次热潮,也让王二看见了散人的热情。

    散人不同有门派的人,门派虽然对丹药、法宝、功法也有追求,但不像散人们如此之缺。

    在一个正规门派,只要不被落下很远,通过正常的努力,还是能换到这些东西的。

    散人却不同,散人没有门派作为基础,没有资源去获取这些,而这些东西在散人中才显得弥足珍贵。

    拍卖会还在继续,王二也提前提取了自己获得的魔石,在领取魔石的过程中,听到几个人在耳语。

    “你盯住那人,结束后出手把他干掉。”

    那几个人离着很远,王二能够听到,不会傻乎乎去看。

    “哦?这是小说常见的段落,拍卖完杀人夺宝,就不知道这帮人知不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王二有点佩服自己。

    他拿到魔石之后也不再进拍卖会,而用神识给几个人打上记号,防止一会散场,人多而跟丢他们,他假装在摊位上闲逛起来。

    这次拍卖会据说有几个筑基的人组织的,他是一个没有看到,在拍卖台边的人大都是练气九层以上,他见到最高的一位也就是练气十二层。

    拍卖会快要结束的时候,有人开始陆续出来提取自己拍到的物品,那几个人也开始紧张起来。

    王二并没有注意谁拍到什么,这些对于他来说都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他也不知道拍到玉中胎的人是谁。

    一个人领取物品出来,王二就发现盯梢的人动作不对,他也开始向出口走去。

    拿到物品的人显得比别人更匆忙,那几个人在后面也快速跟了上去,很快他们就超过了王二。

    王二出了法阵,用神识扫描了下留下的记号,发现几个人向一个方向移动,他慢条斯理地在后面坠着。

    出了城,走了一段距离,那几个人突然加速冲了过去,这时候王二也快速移动到此地,找个背静的角落观测。

    两帮人已经开始动手,买玉中胎的也有三个人,想抢劫他们的有五个,明显后面五个比前三个更懂得配合。

    王二并不着急,他也不是圣母,他只是好奇。

    很快三个人先坚持不住了,有一个被打得躺在地上没了声息,这场战斗就很快结束。

    五个人也受了大小不同的伤,一个像领头的人开始翻找这三具尸体,杂物掏出一堆,最后找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