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故事总是这样开始的1

    王二悄然离开藏身之处,迅速接近五个人。领头的拿着玉中胎正在观看,其他人也放松了些警惕,看着玉中胎。

    王二顺手一掌就把背对自己的人打倒,速度之快,倒地那人并没有反应过来,却惊动了其他人。

    剩下四人赶紧回身,王二动作也十分迅速,直接以掌化作掌刀,再劈一人的脖子动脉。

    “噗……”那一人的头颅瞬间飞起,鲜血从断掉的脖颈之处喷涌而出。

    剩下三人并排站立,

    “你是什么人,不知道勇老的人在办事?”领头人说道。

    “勇老?什么玩意?”王二做了变声,阴阴地说道。

    “哼,不知者不怪,勇老是清远地区的筑基大佬,我劝你赶快离开,我们也不再追究此事。”领头人。

    “是吗?我……”王二不等话说完就抢先出手。

    还是掌刀,把真气外放,在手掌前模拟出一个刀的形状,直接攻击。

    那两人拼命想拖住王二,领头人趁机要逃走。

    王二简单的挑、砍又杀一人,趁第二人防御的时候,越过他直追领头人。

    领头人大骇,想全速逃离,没跑两步就被王二追上,狠狠刺进他的背部。

    “四爷与勇老不会放过你的。”这个龙套就是话多,死了还不忘抢镜头,给自己加词。

    王二并没有管领头人,而是转身面对唯一剩下的人。

    “来吧,杀了我,你也逃不了多久。”剩下这人向王二冲了过来。

    王二让过冲来的人,回身就是一脚,把那人踢飞。

    那人顺着王二的脚劲,就地一滚,弹起身体逃窜。

    王二掌刀外放一挥,真气瞬间脱手,飞过那人的脖颈,又一具无头尸体倒地。

    王二迅速先把玉中胎收走,然后听了听动静,只有不知名鸟的叫声,才安然去收刮尸体。

    仔细检查几个尸体,把东西放在一起,王二在挑挑捡捡。

    “好大的胆子,我的人也敢动。”一个声音传来。

    王二抬头一看,有三个人已经快速来到他面前,后面还有窸窣的声音,显然还有人要到来。

    “大意了,犯罪现场不宜久留啊。”王二做着自我检讨。

    很快后面的人也跟了上来,还有四个人。

    前三个一看就是筑基层次的人,后面四个都是练气。

    后面四个其中一个走出来看了一圈,对前面三个中的一个说道,

    “勇老,五丑都死在这里了,买玉中胎那三人也死在这里。”

    “哼,小子,识相的,把玉中胎交出来,我让你死的痛快点,要不然我定会千刀万剐了你。”勇老对王二说道。

    “嘿嘿,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黄雀后面跟出来一堆蟑螂,你让黄雀怎么想?”王二还在调侃。

    “小子,我不管你什么黄雀蟑螂,既然你不肯拿出来,就别怪我不客气。”勇老马上就要动手。

    “勇老,你可小心点玉中胎。”后四人中的一个说道,“这可是四爷指定要的东西。”

    “乔使者,老朽知道。”勇老转变了态度,有点低三下四。

    “杀鸡何用宰牛刀,勇老,我来就是了。”筑基中的一个想在乔使者面前买好。

    王二不知道散人筑基是什么程度,他悄然给自己加上一堆术法,不过表面上看起来还是练气六层的人。

    买好之人用剑攻来,剑招不是一般的差,王二注意力也没全在他身上,防止其余两个筑基暴起。

    闪过几招,王二明白了此人剑招为什么如此之烂,此人应该是一身毒攻,耍了两招剑,放出七八种毒。

    王二自身对毒的抗性训练地很好,身体一有反应,就知道对方用了毒。

    第三招,王二假装一个踉跄,身体一矮,左手刀瞬间拔出,直奔此人面门而去。

    此人看王二练气水平低下,想用自己的真气抵抗一下,用剑直刺王二心脏。

    王二又加速加力,划破此人真气的防护,半颗脑袋打了个转,落到众人脚下。

    勇老与另外一个筑基无不变色,后面那位乔使者则不住的干呕。

    “嘿嘿,杀鸡的牛刀坏了,你们说怎么办?”王二继续调侃。

    “抄家伙一起上。”勇老也反应过来,对面这个家伙应该有什么手段隐藏自己,应该也是筑基期的人。

    勇老用剑,比前一个高明了许多,另外一人用符箓,不停向王二发射。

    王二不断躲闪,主要是防止符箓打到身上。偶尔趁间隙挥刀,逼退勇老,用来转变方向,以面对发符之人。

    一个上步,手一假装用力,勇老躲闪开来。

    王二直接冲过勇老,直奔发符之人而去,这时才发力把刀送出,发符之人也是侧身闪过。

    王二并不敢停留,勇老正在他身后,收刀,来个马赛旋转,出刀直奔发符之人,也调整了自己的身位。

    发符之人继续躲闪,王二斜向一窜,继续奔向发符之人。

    这时勇老也从侧面追了过来,发符之人想继续躲闪,王二收刀,小跳,用刀一扫。

    发符之人身体一矮,王二的刀由扫变砍。发符之人变招不急,想用铁板桥闪过头部,王二刺激刀内的真气,在刀外部形成一道真气流,直接切割到发符之人的身体防护上。

    防护瞬间破碎,刀划过他的腹部,直接开膛破肚。

    “啊……”发符之人一声惨叫,倒在地上抽搐。

    勇老一看不对,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王二也无心再追,勇老别看修炼的不咋地,逃起来这速度还真不慢。

    他侧身欺进那四个炼气期的人,光火电石之间,这四个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王二杀死了三个,只留下那个乔使者。

    “大爷饶命啊。”乔使者跪在地上求饶。

    王二上下打量了下他,“把所有东西都掏出来。”他这时候感觉自己是个真正的劫匪。

    遥想当年还在古仙镇的时候,他也只能捡捡漏,多一点动静就不敢再出门了。

    现在有种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气概,虽然神佛都是练气筑基的散人。

    只不过,说得那句,把所有东西都掏出来,还是有损于他的光辉形象的。

    “人总归要向现实低头。”王二又在为自己开脱。

    乔使者还蛮听话的,把身上的物品都拿了出来,还有个小型乾坤袋。

    打开乾坤袋用神识一扫,里面还有小塔型的奇石,还发现了一个门派铭牌。

    “哦,你是哪个门派的?”王二没有把东西取出来,而直接扔进自己的乾坤袋中。

    “小人是清虚门的杂役,替我的主人出来办事。求求您放过我吧,我回去保证不说您,说勇老私吞了货物。”乔使者央求道。

    “清虚门?四爷?”王二想到。

    “你说那四爷是谁?”王二问道。

    “四爷是我们清虚门的弟子,叫李世民。”乔使者答道。

    “李世民?长得什么样子,什么时候到清虚门的。”王二问。

    “李世民是前七年那期弟子,长得很清秀,左太阳穴有很深的伤疤。”乔使者老实地回答。

    “李四啊,还真是无处不相逢。”王二暗想到。

    他真觉得他与李四有缘,左侧太阳穴的伤疤是他连续几次击打同一个部位造成的。

    王二刚要用力,被乔使者看了出来。

    “四爷是不会放过你的。”说完就被王二挥手砍死。

    “死跑龙套的,真会抢镜头,临死还要抢一句对白。”王二边收拾边嘀咕着只有他自己能听懂的话。

    “你为什么要说死呢,不能把死去掉吗?我是一个演员,我也有自己的尊严。”

    “哦,你还有尊严,你这个死跑龙套的。”

    王二好像自己在聊天,左右说着话,看起来十分轻松。

    可从背景来看,一个乌黑的夜里,在一片树林中,横七竖八躺着众多尸体,这里一个人边捡东西,边自言自语的对话,十里外一个人玩命地逃跑着,画面也算奇特。

    收拾好东西,王二也不准备回清远城了,转身离开。

    走到大路上,直到亮天看见人,问清了方向,随意溜达下去。

    大约十五日之后,王二在一个名叫图河的地方停留。图河是一条很大的河流,站在这面无法看到对岸。图河主要出产各种河鲜,肉质鲜美。

    王二一时兴起,租了个小院,高兴之余时常还会自己动手做一些食材,好不好吃无所谓,乐在其中是重要的。

    偶尔也会去钓鱼,他钓鱼的手法不敢恭维,每当钓不到的时候,就会租一艘小船,带上渔民去撒网。他自己不撒网,在旁边看人撒网,美其名曰:你们做得挺好,你们继续。

    王二最愿意吃一种叫鱼亮子的做法,其实也是铁锅炖,只不过炖得是杂鱼。今天撒网捞到什么,就江水炖什么。在鱼快要出锅的时候,锅边贴上玉米面大饼子,饼子贴的稍微深一些,半浸泡在鱼汤中,味道及其鲜美。

    这样他还自斟自饮,喝上两盅。

    这是他最高兴的时候,我与这个世界上的人没有关系。

    当然,心中也会默念,“对不起啊,庄子,我在异界抄袭你了。”

    一天,王二去他喜欢的一家酒楼吃饭,吃完饭刚下来,对面上来几个人,其中一个一抬头,

    “丫的,原来是你。”王二撇着嘴说道。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