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故事总是这样开始的2

    “丫的,原来是你!”王二撇着嘴说道。

    对面正说话的几个人停了下来,大家全体望向王二。

    “怎么是你,你追到这里来了?”对方甚是疑惑。

    “阿勇,几天不见,又祸害谁呢?清远那几个不都是你害死的吗?”王二胡说起来。

    “你小子杀了我清远两位同僚,竟然敢追到这里来,看来你真不想活了。”勇老感觉很有胆气。

    “哦?前一阵如丧家之犬,今天很牛掰吗。各位可不要被小勇迷惑,他杀人夺宝,杀得可是四爷的人。”王二继续胡嚼嚼。

    对面几个人适当拉开与勇老的距离,不知道双方谁在撒谎。

    “血口喷人,你小子杀人夺宝还赖在我身上,各位可不要听他胡说。”勇老辩解道。

    “呵呵,狡辩就是诡辩。各位,我是四爷派来的人,去清远接批货。到了清远正好看见小勇杀人越货,把四爷的货抢走了。四爷你们有可能不知道,四爷是清虚门筑基弟子李世民。”王二义正言辞。

    勇老退了一步,旁边人则拉开与他的距离。

    “马爷,真的是这小子把四爷的东西抢了,我冤枉啊。他伪装成练气,其实是个筑基,我们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他连杀两人,我才跑了出来。”勇老哭诉。

    勇老旁边的人没有表态,都审视这勇老与王二。

    “哼,快点交出东西来,要不四爷出来,你们就等着死吧。”王二继续叫嚣,自身开始加上各种术法。

    “我说各位,你们没必要躺这次浑水。”王二把众人目光引到自己身上。

    “不过这个小人,我们清虚门要处理掉。”王二指着勇老,把众人的注意力又指向了勇老。

    突然出刀,对最近的一个砍了过去。

    “啊……”一声惨叫,众人谁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王二已经动手了。

    有几人刚要侧身,王二随手一划,割断了旁边另一人的喉管。

    “儿子!”那个叫马爷的人突然喊叫起来。

    众人纷纷掏出法宝。王二已经跳下楼梯,破墙而出。

    马爷扶住他儿子,不停的抽搐着,有几个人跟着王二追了出去。

    王二会飞行,速度并不快,也没有趁脚的飞行法宝。再说,现在是跑路,不是装13,飞起来目标多大啊。所以,根据地形快速腾挪。

    追出来的几个人,速度也相当快,紧紧跟着王二。

    王二抽出时间还回头看了一眼,追出来有五个人,一个筑基,四个练气,嘴角不仅漏出甜蜜的微笑。

    “作者,我明明是冷笑,你为啥说是微笑,还要甜蜜的?”王二鄙视某些人。

    “人长得丑,笑起来是很难分辨地。”某人说话了。

    “哥几个,抬头看上帝。”王二冲着追来的人喊着,弄得后面几个人不知所措。

    王二以直线快速离开了图河城,在一片丘陵地带减速,然后回身站定。

    后面五位也定下身来,虎视眈眈看着他。

    “几位,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好意我是心领了。”王二拱手。

    “列位,杀了他替马爷的儿子报仇。”其中一个说道。

    “你小子就是事多,追追装装样子就完了,作秀都不会。”王二不无遗憾的摇摇头。

    突然暴起,对着说话那人就去。

    王二经过清远一战基本知道散人的能力,对于他来说很差。散人没有资源,没有系统的功法,也没有专门训练的洞窟,与有门派的人根本无法比较。当然,这是指绝大多数散人,肯定有超越门派弟子的人在,反正他还没有遇见过。

    尤其,散人如果知道他们碰到的是十大门派之一,以门派初期强大而出名的阴魔宗弟子,一般散人是不会,也不敢动手的。

    如果知道还是其中的精英弟子,那些人叫祖宗都不过分。这就是清虚门的李四在外面,勇老之流还要替人办事的理由。

    王二惯用声东击西的招式,当然也会随临场变化而变化,如果东没有反应,那就是声东击东了。有反应,还十分剧烈,就不知道哪个西要倒霉了。

    王二突然出手,几个人有防备,可不充分,没想到如此之快。

    说话这人就躲闪不及,被王二击了东。

    “一个练气的总喜欢咋呼什么?”王二还有时间思考一下这个问题。

    能快速解决的,王二重来不犹豫,以备后患无穷。前世太多的影视作品,因为坏人多说了几句,或者妇人之仁,结果被干倒,这都是经验教训啊。

    作为一个曾经的刺杀者,他还保有前世的很多经验。而且年轻的时候,王二也算饱读网络文学,而很多人不知道,小说里许多故事关于龌蹉的内容,扒开表面,核心就是三十六计。

    三十六计被前世他国家的人发扬光大,对敌人可以用,对自己人也可以用。

    三十六计,前世宇宙国的兵法集大成者,人类龌蹉之根本。

    杀了一个人,王二先不与筑基那位动手,而是先让着他,把旁边剩下三位练气的解决掉。

    这里有两种方式,如果你弱一些,最好的方式就是擒贼先擒王。如果你强一点,就先消灭弱小,最后解决强大的那个。

    如果你先解决了王,其他小的就都跑了,你分身乏术,其他的逃跑的几率还是蛮大的。

    而先解决掉弱小的,也是对强大的信心的动摇。当然,你解决不好,强大的动了必死之心,你也得不偿失,杀一千自损八百。

    所以,情况是随时变化的,你要找到符合自己利益的方式,并把利益最大化。

    几个练气,别看练气层次高,与当年王二在练气时期都没法比。王二在新人的时候,可是在整个修真界新人中是前两名的层次,虽然他作弊,输了白晶一场,也是并列第三。当然,那些纯灵根的并没有参加比试,王二并不清楚他们的实力。

    很快解决到四个练气,王二明显感觉到筑基的底气不足。这位筑基也知道,自己想快速消灭掉这四个练气也不容易,而对方切瓜削枣般就解决了他们,明显比他高出不少。

    “这位大人,我也是一时糊涂,上来马琪的贼船。希望大人有大量,放过鄙人一马。”筑基道。

    王二二话不说,直接出手,不与他磨叽。

    此人比勇老身边那两个强上不少,才有勇气追出来。他唯一衡量错的是,拿着散人层次的比较。我打不过你,跑总行吧。可他真不知道自己遇见是什么人,曾经打劫过四爷三次的人。

    一个破绽被王二抓住,他就没有机会了,只能倒在血泊之中。

    王二快速翻尸体,然后离开,教训就是经验啊。

    找到一隐蔽的地方,开始检查收获。这几个人比勇老带着那几个人可富有多了,王二挑挑捡捡,这让他又想起当年扒人裤子的事情。

    “当时的确穷啊。如果现在如当年那么穷,我还是会扒他们裤子的,这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前世,知道老子在网游传奇中的外号吗?”王二也不知道在自问谁。

    “老子叫破烂王。有用没用都检,不就为了点金币吗!”

    “后来可以用外挂刷金砖了,我才放弃那么有钱途的职业。”

    “你也别说,曾经捡过一只1-7的死神手套,卖了三千块宇宙币。”王二又开始自言自语。

    挖了个坑,把无用的埋掉,王二给自己重新装扮一下,又向图河而去。

    还没到图河,发现一个练气二层的人在树林里寻找着什么。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山过,你丫的总得留点什么吧。”王二带上面罩,出现在那人面前。

    这人神识一扫,看不出对方深浅,就知道来人比他高太多,马上低头哈腰,

    “这位大人,小的也就是在这里挖点草药,不知道是大人的地盘,小的多有得罪,马上离开。”

    “哦,知道得罪了我,还不拿出点东西来孝敬一下。”王二用大拇指磨着食指与中指。

    “大人想要什么,都在这里。”这人也倒干脆,把自己身上的东西往出拿,王二顿时觉得无趣。

    “好了,好了。你知道马爷住在什么地方吗?”王二问。

    “知道,小人就是本地人。”那人捡了个树枝开始画,然后告诉他马爷的家住在哪里。

    王二看了一遍,记住了大概位置,

    “以后我家这片地包给你了,记得给我看好。”王二伸手扔了十个魔石给他,转身而去。

    进了图河,王二按照刚才的记忆,找到了马爷家附近,开始用神识扫描。发现神识笼罩的地方,也没去接近,大致扫了一圈,就跳进府内。

    靠近几个有神识的地方,悄然用神识探进去,发现马爷、勇老一帮人正在厅堂之上,里面有二十几人,筑基有四个人。

    几个人正商讨追出那人的情况,勇老表示很可能已经挂了。然后他表示愿意设下陷阱,他自愿当诱饵,让众人埋伏。

    几个人开始商讨陷阱如何设置,谁来布阵,谁在什么位置,要注意那些事项。

    王二听着听着,心里有了谱,不由得嘴角一咧,像是要哭的样子。

    “玛德,我是狞笑,怎么给说哭了呢?”王二气愤。

    “人长得丑,笑起来是很难分辨的。”一个声音在他脑海中回答道。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