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故事总是这样开始的3

    其实,勇老不知道的是,王二对于杀不杀他这件事,是随缘的。碰见了就砍,碰不见也不会特意去找。

    如果他有帮手,他也不算重点,只不过在王二的经历中又多了一次打斗。

    王二对于他根本也没有恨,大家萍水相逢,打了起来。之后他跑了,跑了也就跑了。再次相逢,话不投机半句多,那就干好了。

    众人出了厅堂,在马爷家,勇老住的地方,有人开始布阵。

    王二对于阵法并不精通,也懒得学习,主要是没精力。不精通不代表没见过,一看设下了五重阵法,主要以幻阵为主。

    设置好,那人还告诉了大家进阵的口诀,勇老进入阵里的房间,其余人在外面埋伏。

    王二眼珠一转,悄然接近。

    面罩也没有摘掉,跑到一位筑基期的旁边,对方一愣。

    “马爷让我告诉您,郭靖的尸体已经发现了,那人随时都可能过来。”王二边小声说边接近。“另外,马爷说,咱们当中有可能出现叛徒,让我问问您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

    那人听到后,转念一想。寒光一闪,喉管被切断。他张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王二先把那人摆了个打坐的姿势,然后在身上摸索了一会,把找到的东西扔进自己的乾坤袋。

    王二用神识寻到布阵那人,很多主意都是这人出的,想来他也生性多疑,用刚才的方法不一定管用。

    王二在死去的筑基这里用神识送过一段话。

    “我怀疑这是个套中套,有人要设计咱们俩,如果出现问题,一切以自保为主。”

    王二不管对方怎么想,也不管布阵那人听没听出来问题,开始在这里打坐。

    过来一会王二惨叫一声,飞快的起身直奔布阵之人。

    布阵之人听到刚才传来的话,半信半疑。听见惨叫,又发现有人向他冲了过来,结合前面的传音,唯一的判断就是自保。

    于是,他飞快地逃出马爷家。

    王二也不过做做样子,布阵之人就跑了,他一回头直奔马爷所在的地方而去。

    “小马,三缺一,我们斗地主吧!”王二侧阴阴地说道。

    马爷好像知道了什么,也不藏着了,站起来摆好架势。

    “那个小勇,出来了,开始斗地主,你的计划还真不错。”王二又冲着阵里喊道。

    外面那么大动静,勇老也是听见了,吓得他是愣没敢出来。

    “小马,有什么遗言,就不要说了,我听着也烦。”王二靠近了就是一刀。

    马爷不慌不忙地招架。

    “哎呦,攻击强度挺高的啊,小马。”

    “哎呦,速度太慢了,小马。”

    “哎呦,乌龟壳有点硬,小马。”

    “哎呦,招式这么烂,小马。”

    “哎呦……”

    “哎呦你个头哎呦,不能认真点。”马爷终于憋不住了。

    “谁不认真了,哎呦,刚才那下好痛。”王二。

    “我特么就没打到你,你哎呦什么?”马爷。

    “你当然没打到我。可我打到你了,你不哎呦,我替你哎呦。”王二嘴贫着。

    “哎呦……”双方停了下来,相互看了看。

    “这次不是我哎呦的。”王二解释道。

    “也不是我。”马爷也表示他没做。

    “是我,是我。”勇老走了出来。

    马爷马上转身,面向他们俩。

    “马爷,我真不是与他一伙的。”勇老说道。

    “我就佩服你这种演技高人,人艺毕业的吧,老戏骨。”王二还在贫。

    “马爷,我先上,你替我压阵。”勇老说道。

    王二给了勇老一个明白的眼神,吓得马爷没敢放下武器,勇老也没敢动。

    “这样吧,你们谁先上,还是两人一起来,我都接了。”王二说道。

    “要不你们先来,我在一旁?”王二看两人都没动的意思,建议道。

    “去死吧,小子。”勇老终于还是没忍住,冲了上来。

    王二一闪,向马爷跑去,速度陡然增快。马爷也是心沉了下来,努力做好防御。

    王二的刀与马爷的剑一接触,突然真气发力,一下子撞开马爷的护体真气,一刀扎了进去。

    马爷一声惨叫,吓得勇老转身就跑。王二的刀继续发力,把马爷开膛挂肚。

    “与你比拼,我才使了那么点真气,你就信了,你不死才怪呢。”

    “真气挺多,一点也不凝练,多有个屁用啊。”

    “速度,速度,没有速度只能任人宰割。”王二边嘟囔边摸尸体。

    王二摸完尸体,抓个刚才偷听与马爷挺近的人,逼问了一翻,开始在马爷家翻了起来。

    后院发现个阵法,王二觉得自己可能有些无聊,用刀砍起来。

    声音是如此巨大,很远都能听见,砍累了就打坐恢复下真气,然后继续砍。

    白天,马爷府外聚集了很多人,其中包括马爷的老婆,已经知道了里面的情况,坐在地上,

    “天杀的小鬼,害死我的儿子,害死我家老爷,我诅咒你全家不得好死。”

    离着太远,王二听不见,即使听见了,他也只会说,“敢停我就杀了你,就说带诅咒的那句话。”

    官差也来了不少,可谁也不敢进,江湖的事,官差或许管一管,仙人的事是轮不到他们的。

    于是大家都坐在外面听声,一会府内没了声音,也无人敢进。而府内声音再次想起的时候,很多人心里暗道了一声侥幸。

    王二砸了三天,才把法阵砸开。

    马爷的老婆早走了,人死了,活人的生活还得继续。官差派个人守着,告诉砸声至少一天没有响起才去报告。

    仓库里面的物品不少,王二开始挑挑捡捡。

    世俗的钱财收了点,散人的丹药他看不上,不妨碍可以找个地方去销赃,功法可以销赃,武器法宝可以销赃,还有些药材也收进去。矿石不错,可以淬炼武器。还有几件防御法宝,看样子也一般,都不如自己的身体,聊胜于无吧,收下了。

    这还有一捆半雪茄,王二闻了闻,品质一般,都不是白晶他们做的,收起来。

    这里还放着几本书,王二过去翻了翻,仙植大全,仙矿大全,灵禽灵兽大全,奇珍异宝灵体大全四本书。他想了想,也收了进去,无聊的时候可以看看。

    又扫了一遍,确定没有自己想要之物,王二转身离开。

    一天以后,两个颤颤巍巍的衙役走了进来,看见满地的金银财宝,古董字画,赶快往怀里揣。

    王二顺着勇老逃出去的方向,来到河边,突然想起好像听说过有人一苇渡江,王二兴起,掏出把大菜刀。

    说是菜刀,其实更像块门板,一米二宽,一米八长,四四方方的,后面倒是有个木头把。

    “傻子才用飞剑呢,站着多累。我这菜刀是大,但可以躺着啊。”王二曾经在做完飞刀的时候还赞美过。

    因为刀太重,他站在菜刀上飞行的速度很慢,基本与正常步行差不多。

    上了菜刀,王二又灰常无耻地拿出一床被褥铺在上面,

    “玛德,在门派外那次练飞行,正好赶上下雪,这给我冻得。我看这江面也够宽的,咱的飞刀虽然好,但速度慢,不知道猴年马月能飞过去,这飞刀不就是房车吗。”

    王二又拿出一张网,往水里一撒,收网,还真网上一点鱼虾。

    架上锅,底下放点柴火,取了江水,拿出调料开始炖鱼。这回你总算知道为什么他在仓库里要挑挑捡捡,实在是放不下啊。

    王二到了筑基已经学会了辟谷,他还是喜欢口舌之间的感觉。

    喝点小酒,吃点小炖菜,王二再美美地抽上一根雪茄,看着河水滔滔,水天一色,逍遥自在也不过如此。

    人生总有不足,不足也在提示你生活的真实。

    飞刀太慢了,虽然王二很享受,可晚上又刮风又下雨,王二才觉得自己逍遥的有点大劲了。

    飞刀以每小时六公里的速度,楞飞了快三天,也怪他自己,他飞错了方向,看着像横渡,实际却是斜着飞了过来,多走了不少冤枉路。

    收起飞刀,王二跟放出笼子里的狗,拉胳膊伸腿,活动身体。

    他落下的地方是一片荒滩,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他把鞋脱下来,往天空一扔,脚尖冲着河,那就朝脚跟方向走,活人还能让脲给憋死啊。

    晚上打了点野味,点上火开始烤肉,这几天鱼有点吃腻了,正好换换口味。

    吃完东西,把火熄灭,放个简易的法阵,开始今天的修炼。

    第二天起来也不吃饭,收拾好布下的魔石,找了个方向就走了。

    在荒野上飞驰感觉也不错,前面好像有个黑影,有可能是猎人,赶快去问问这里是哪儿。

    快速接近黑影,到了近前,一看,连王二都乐了。

    “小勇,我怎么说你好呢。再一再二,不会再三再四。可我们已经第三次相遇了,我想说缘分呐,你信不?”

    勇老也看见有个人飞奔过来,近前一看是王二,差点没气晕过去。

    二话不说,他转头就跑,王二在后面跟着。

    跑了一天一夜,前面勇老跑进一个山洞,消失不见。

    王二来的山洞前,仔细大量一翻,于是也走进洞内。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