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原始洞穴1

    洞里漆黑一片,以王二筑基的水平也无法看清楚,他也不敢打出光亮,如果勇老在暗处,他只能成为活靶子。他倒不怕勇老的攻击,只是这么做不符合自己的做法,能不高调就尽量低调。

    前面没有了路,摸着都是岩石,王二无奈用真气在手上模拟火焰,出现一片光亮。当低调解决不了问题,那就高调好了。关键是要解决问题,高调低调是相对的,是手段,目的还是解决问题。

    逐渐适应了光亮,他才看清楚,侧面不远处有个很光滑的石墙。王二敲了敲石墙,听声音里面是空的。他用刀敲打了几下,除了发出声音,石墙连痕迹都没有留下。

    他开始四处寻找,看有没有机关按钮之类的东西,可并没有发现。

    整个洞不算深,洞口进来有十多米,之后一个转弯又二十多米。王二来回走了几趟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事物。

    他知道勇老不会凭空消失,肯定是他漏下了什么,才导致无法前行。于是从里到外又仔细检查了一遍,在入洞口,他发现了个机关,移动一块石头,就听见里面有开门的声音,不过石头在正常的复位。

    王二也没有动,比对着石头复位的时间,大约三十秒的样子。三十秒跑三十米还是蛮轻松的,他再次移动石头,快速跑进门里。

    刚进门,他就觉得眼前的景象很无聊。这里是个石洞,里面有个祭坛,有烧成灰烬的木材堆,虽然感觉上山洞开凿的原始粗犷,再怎么样也不过是个山洞。

    很多事情就是少见多怪,见多了,其怪自败。即使有些事你没见过,如果你有颗广阔自由的心,你的想象力足够丰富,也不会过于大惊小怪。林子大什么鸟都有,很多鸟我们没遇到过,那就坦然面对好了,一惊一乍也是无趣。

    王二看了看脚下,有明显走过的痕迹,他巡着脚印发现在祭坛的后侧还有个山洞,他并没有进去,而是仔细巡查起这个山洞来。

    山洞有明显人为开凿的痕迹,不过看痕迹的程度,年代过于久远,以王二的学识,还真看不出来是什么时候开凿出来的,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

    “我又不是考古的,不可能知道是什么时间的。对我来说,知道了也没什么用。”王二辩解到。

    偶尔能看到一些器物,也腐烂得不成样子,一碰就碎掉。

    王二又来到祭坛前观看,说实话,他也就是看看。不过从形式上,有点原始崇拜的感觉,只是感觉而已。他知道他的感觉很少准过,也不拿感觉太当回事。

    主要祭坛上有些石刻,可能因为年代久远,已经模糊。仔细看,有点像图画,也有点文字的意思,具体是什么不得而知。

    转了一圈没发现其它可以去的地方,来路已经被封住,王二从里面试了试,用刀还是无法在墙上留下任何痕迹。剩下只有祭坛后的一个出口,王二走了过去。

    过了出口,是一段通道,通道里有各种枯骨,看来在这里死了不少人。

    王二蹲下来翻找着,一些枯骨一碰就成灰了,一些枯骨还能保持完整,这应该是不同年代遗留下来的。从衣物的形式看,越往上的越接近现在的衣物,而下面的往往是类似动物皮毛敷在枯骨之上,一碰与枯骨一样化成灰了。

    看来,这个洞窟已经存在了许久,不同时期的不同人都有进来过,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又都死在这里。

    “死吗?反正人都要死,只是早晚的事情。如果现在真要面对死亡,那该怎么办?”王二提出问题。

    “能怎么办,面对呗,最好坦然点,别娘们唧唧的。”另一个声音回到王二。

    “也是。噫?你是谁?传说中的老爷爷吗?还是系统,或者是哪个大能死后的灵魂。”王二对此充满了向往。

    “嘿嘿,我是谁?我就是你啊,你现在的意识是前世为主的意识,而我是你所有意识的共同体。说白了,你现在的意识只是我的部分意识。”那个声音回到道。

    “双重性格?多重人格?你不会是我的心魔吧?”王二问道。

    “不不不。是现在你的意识要从我这里分裂出来,可现在的意识无法主导潜意识,而我在主导潜意识,你现在的意识主导主观意识。你现在的意识无法也不能掌握潜意识,他是残缺的。用阴阳的说法,它是阳,掌控不了阴,而我是太极。”那个声音。

    “也就是说,我在想问题的时候是现在的意识在主导,而我不想问题的时候,是你在主导?”王二。

    “是的。”那个声音。

    “那我在门派的时候,有时会感觉我睡觉在与人对话,虽然我记不住说了什么,也是在与你说话吗?”王二又问。

    “是的。”那个声音。

    “说些什么?”王二。

    “呵呵,开始说求我把你真气的运行增加,后来我们又谈论了很多问题。”那个声音。

    “哦,什么问题?”王二。

    “你不是想过思考问题的方式吗?儒家的格物致知,老子的有无,西方哲学的否定之否定,都是相同的思考方式,在不同角度的论述,我们就在格物致知。”那个声音。

    “那有个鸟用,你们讨论完,我并不知道,也没有意识会告诉我,岂不是没用。”王二。

    “当然有用。现在的意识不会告诉你,当它会主导你做一些事情,主导选择的方向就是我们讨论的结果。”那个声音。

    “我好像明白了什么,也好像没有明白。”王二。

    “不论是格物还是否定都不是目的,目的最终还是我想怎么做,讨论也是让自己明白,我想怎么做。讨论的过程,只是通向我想怎么做的阶梯,而不是全部。”那个声音。

    “好吧,虽然不是很明白,我觉得你说的貌似有道理。以后你们继续,另外,关于潜意识控制的问题,我会用现在的意识告诉你的,毕竟我们还是一个整体。”王二感觉自己的心灵越发圆润。

    感觉而已,况且他的感觉很少准过,这不过是自我催眠罢了。自己对自己吹牛,没玩过的可以试试。

    王二从空灵中缓过来,他清楚地记得刚才的对话,他自己与自己的对话。他动了动身体,没有什么变化,试着运行真气,也没问题。

    “咦,怎么真气增加了20?”王二发现真气不仅增长,还凝练了许多。

    想不明白的事情,他也懒得多想。过关之后的奖励呗,他只能这么想。

    再看了看脚下的枯骨,也许对于自我这关,你们都没过去吧?如果你没有自我,也许会陷入别人筑成的思维陷阱中,比如漫天神佛,对于自我,那都是陷阱。最后,你只能迷失在别人描述的世界,不能自己睁开眼去看这个世界。

    可能你看到的世界也是虚幻的,起码你试着努力看过,这也比那些用虚幻去描述一个虚幻世界,来得真实。

    佛陀看到一个本质虚幻的世界,再用他看到去描述,那就形成了一个更虚幻的世界。

    而你自己,如果试着自己去看那个本质虚幻的世界,因角度不同,而得出结论不同。你与佛陀的结论就是更深层次的虚幻世界,更深层次的虚幻世界具有迷惑性,于是有了宗教与信仰。

    其实很多人都看过那个本质虚幻的世界,老子、孔子、佛陀、西方诸多如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也都看过。就连牛顿、爱因斯坦也看过,他们是通过物理的形式。现在已经有证据表面牛顿的经典力学是错误的,而如果超越光速,爱因斯坦也将是错误的。

    这就是我们不断打破更深层次的虚幻世界,只是很多人不懂得去看本质虚幻的世界罢了。

    看到本质虚幻的世界,也没什么了不起,只是你想不想,试不试着去看。

    绕不过自我这关,很多人就迷失。很多问题,当你看到别人解答之后,是不是也问问自己,我怎么看,我能给自己一个什么答案。答案无所谓鄙陋,起码是你自己给自己的,不是抄袭来的。

    这里诱发了王二意识的对话,他现在的意识想脱离整体意识而存在,也的确做到了。但现在的意识无法控制潜意识,所以整体意识就潜伏在潜意识中。

    两个意识似乎达成某种共识,也分别控制不同的意识。现在的意识控制主观意识,而整体意识控制潜意识。它们既分裂,又是整体。

    而且在王二睡觉的时候,两种意识就不断相互辩驳,虽然他不知道辩驳的过程,可现在的意识把结论施加在王二所做的事情上。

    两种意识的不断辩驳,也使得王二有了自我,有了自我去看,去不断思驳,去自我判断的能力。

    王二继续往前走,看见了勇老直挺挺站在那里。王二并没有动手,而直接越过。

    “你能不能过这关,是你的事情。我就不打扰了,你选择的,你自己承受后果好了,无论这个结果是喜是悲。”

    前面的枯骨越来越多,看来这个洞窟来的人还真不少,可都没过自我这关。

    这段路并不长,不过三十来米,却埋葬了许多人。

    王二走到下一个洞口前,回头看了一眼,眼中竟是冷漠。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