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原始洞穴3

    一觉醒来,王二觉得神清气爽,开始打坐运行真气。

    两层洞穴增加了40多的真气,而且凝练度也提升了,这让他也忍不住有点遐想。

    进入筑基期,他就是筑基初期5的程度,后一年增长了5,他出来历练,时刻打磨还没有增长多少。进入洞穴,他真气增长了40多,现在已经是筑基初期的50多。

    打坐完习惯性看看丹田,发现除了三角形投影,还多出来十四根枝杈角的投影,王二赶紧查看自己的识海,发现他握着的那只金角,不知何时已经跑到他的识海中了。

    王二用意识碰了碰金角,没有任何反应。金角不运动,只是悬停在识海的一侧,然后投影到丹田。

    王二用意识组成一个小人,用牙啃,用手挠,用脚踢,幻化出武器进行切割,甚至意识出一泡尿,金角也不为所动。

    见过熊孩子吗,识海里的王二就是那样,除了又哭又嚎。

    “没有办法,那就坦然面对,因为目前我想不出办法来。”王二决定放弃,以后有了办法再说。

    看了看乾坤袋,里面只有腊肉了,这次做得不好,盐卤多了,吃完了需要喝大量的水,可自己没带太多水,还是算了。反正他并不是非要吃东西不可,只要周边灵气充足,通过吸收灵气就可以补足能量。吃饭是为了口腹之欲,但也不强求,有就吃,没有就不吃。

    脚下的枯骨少了不少,王二觉得这关如果能合理分配体能与真气,还是有过的机会。如果按着自身程度而设计的这关,那么水平越低越合适。

    如果你是元婴,那葛呜的个体也会加大,越到后来杀着越费劲,还要面对一个更强大的葛呜王,九死一生吧。

    王二看了看地上是否有武器,再上个洞内,他捡了一些破旧的武器,一些是由特殊材料打磨出来的,经过长时间风化还能保留的部位,一定都是好东西,虽然大都他也不认得。

    挨个武器都拎起来,腐朽的部分都散落下来,偶尔出现的金属颗粒就是他要的。

    捡破烂实际上是个细致的工作,他要有想法,才能变废为宝,扩大自己的利益。

    “捡破烂是门高深的学问,不在于贵贱,而是一种乐趣。”王二也不知道与谁嘀咕道。

    看看已经没有什么遗忘的事情,王二来到下一个洞口。

    “还是把我的菜刀拿出来吧,万一再进入幻境,俗话不是说吗,好吃不过饺子,舒服不过倒着。”

    “你哪里来得那么多废话。”不吱声不吱语的整体意识骂了一句。

    放出菜刀,美美坐上去,慢速推进。

    今世从王二穿越过来这一路,像放电影一样播了一遍,尤其是他在地下城里遇到小妖那段,尤为深刻。

    “原来你经历过这个,怪不得灵魂坚固地像厕所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不知道谁在说话,王二也没听见。

    画面一转,来到王二的前世。

    他站在病床前,看见将要故去的老母亲。王二轻生喊了几句,

    “妈,妈,我回来了。”

    王二的母亲已经病入膏肓,父亲的呼喊已经没了作用,他刚从外地回来,见到母亲的最后一面。

    母亲突然睁开眼睛,只是白眼仁多,黑眼仁少,眼睛还瞟向王二站着的地方。这或许就是心灵感应吧,母亲已经没有知觉,在王二回来后的呼喊中,母亲还努力睁开眼,想看儿子最后一眼。

    这是王二前世的亲身经历,他忍住泪水,

    “妈,我在这里,我回来看你了。”握着母亲干枯的手,不知不觉流下了眼泪。

    母亲向他的方向看了看,瞳孔已经开始发散,可还努力地看着,还张嘴想说什么,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妈,走好。谁都会有一死,我也在那个世界死了,下去想陪你,但终究只是想。我现在在另一个世界活的也就那样,你知道我不会用好与不好评价自己。我告诉你,我曾经死的时候,我回忆了我的一生,有遗憾却不多,后期的大多时候,我起码对得起我自己。”王二突然开口,旁边的父亲与亲戚朋友都惊呆了。

    “我知道自己是个自私的人,我也是那么做的,别人怎么想我,评价我,除了说起我的名字,其实与我无关。既然坚信只做自己,我也是朝着自己的目标去努力的,我问心无愧。”王二越说越坚定。

    “能回到这个时刻,能在你还活着的时候,我告诉你我的想法,我的心愿也撩了,就这样吧。”王二放开母亲的手,闭上眼睛。

    再次睁开的时候,看见许多年后的老父亲,他们坐在家里吃饭。

    “你什么时候结婚啊,我同学都抱孙子孙女了,同学聚会的时候,他们就说起这些,弄得我都没法说。”老王总是用借口来掩饰对他的关心。

    “爸,不是工作忙,时间也不多吗。而且我好不容易过年回来一趟,您也别老说这个,咱爷俩过个消停年不好吗?”王二回嘴。

    “你呀,工作忙,工作忙,要不我在家这边找人给你介绍个,慢慢处呗。”老王还是关心儿子的。

    于是过年这几天,王二根本没闲着,看了三四个女人。最后实在没办法,说同学也帮他介绍,躲了出去。

    原本王二请假过完正月十五,到了初八就灰溜溜跑了。

    临走的前一天晚上,爷俩做在一起喝了点小酒,王二看着两鬓斑白的老父亲。

    “爸,我曾经有段恋情,都快要准备结婚了,可发生了天大的事情,她死了。”王二喝了杯酒。

    “唉!谁都有不如意的时候,孩子坚强些,有些事情总会过去,只要有明天就会有希望。”老王安慰着儿子,也知道儿子似乎还没能从那次恋情中走出来。

    “爸,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我也死了,这里是我的记忆。我感谢那个洞穴,它把我心中深刻的记忆挖掘出来,我是回不去了,但我的记忆我总要去面对。”

    “再次面对的时候,我发现我有点解脱了,我能放下了,因为我学会了坦然面对。不是吗?已经发生的事情,不管我们怎么想,也无所谓我们怎么想,都需要面对,而不能掉进自己虚设的意淫中。”

    “很庆幸,我是你的儿子,我也很珍惜那段时光,可过去的终究已经过去了,我不留恋。能回来与您说这样,我已经满足了。”

    说完王二点上一根烟,闭上了眼睛。

    嘴里的烟味还在,可手上已经没了烟,王二睁开眼睛,看着即将新婚的妻子。

    “这儿放一束花怎么样?”苏琴问道。

    “挺漂亮的。”王二答道。

    他看了看挂在客厅的数字挂钟,正好是那天,外星人来袭的那天。

    “你说咱们结婚以后,要几个孩子,现在养孩子压力太大了。”苏琴问道。

    “呵呵,你想生几个都行,这个世界是我的,你说了算。”王二笑呵呵地答道。

    “又贫嘴,我说的是真事,不是与你开玩笑。”苏琴坐过来依偎在王二身旁。

    “我说的也是真事,没有骗你,你永远都会活在今天。”王二眼中充满了伤感。

    “你什么意思,盼我早死啊你。”苏琴有点不高兴了。

    “没有。”王二摇摇头,“我是真的想陪你到地老天荒,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对于你的爱,我学了古武术,我学会杀人,不仅仅是地球人,还有外星人。”

    “你就编吧,如果爱我,就听我话,好好活下去,咱们儿孙满堂,其乐融融。”苏琴虽然对王二编得故事不太满意,但他能为她不顾一切去做那种事情,她还是有点小感动。

    “是啊!”王二搂紧苏琴,“好好活下去,儿孙满堂。我也希望能这样,看着你与我携手老去。”王二眼神迷离。

    “我是这么想得,可现实却不是这样。一会外星人就会到来,它们毁掉了这个城市,我失去心爱的你,我发誓要报仇。”

    “我疯狂练功,然后杀那些投降外星人的人,杀外星人,那些都无法缓解我对它们的恨。最后我也解脱了,我做了我想做的事情,我也死在外星人的飞船上,引爆了飞船发动机系统,与它们同归于尽。”王二说得恨平静。

    “虽然不吉利,但是我喜欢你编的故事。”苏琴头靠在王二的肩上,向往着婚后的生活。

    王二搂过苏琴的脸,深情吻了过去,苏琴也激情地配合着。

    “轰……”不断的爆炸声想起,苏琴有点惊慌,王二稳住她,在她耳边轻轻说着,

    “不要怕,宝贝,不要怕。”

    “我们都会坦然的面对死亡。”

    “轰……”王二住得楼被击中,大面积倒塌,王二看着未婚妻埋压在瓦砾中,笑着死去。

    “如果有来生,我们不要在一起了,因为这种痛苦,我实际上也难受。再见了,我的爱,再也不见,你是我心中的唯一。”

    王二闭上眼睛,感觉心里丢掉了什么,又补充了什么进来。

    谁知道呢,反正他的感觉就没准过。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