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再起波澜2

    王二也掌握好规律,每三天泡一次龙血,这样最大限度保证对真气的增长。

    前三天真气增长速度最快,第四天效果就差了很多,这也是他三天一次的原因。

    他也感觉身体在龙血的刺激下不断淬炼,不断排除杂质,虽然没有检验过,王二还是确信。

    最恐怖的是他的神识,一直不断增长,已经超过王二目前的认知。

    他估计神识不是金丹大成就是到了元婴的地步,他曾努力试过一次,可以达到一千里以上。

    他试的时候,咸阴城突然也释放了很多神识出来,绝大部分试了一下他的神识就赶紧缩了回去。

    只有三五个与他对峙,其中一个还问,“道友来此有何贵干?”

    王二也知道自己惹了祸,赶快收回神识,以后再没敢那么做。他开始不断控制神识的强度与细致度,以免引起别人的注意。

    这天傍晚,练完该做的功课,王二出来寻觅美食。在一家不起眼的巷子里,他坐定开始吃饭。

    神识不断细致入微的扫描已经成为了习惯,在不远的酒楼里,他发现了几个同为筑基的人。

    “各位宝物快出现了,我们是不是先去占个好位置。”一人道。

    “着什么急,先去的都是小鱼小虾,我们等后天再去都赶趟。”尖细嗓子。

    “没事,我把青松谷的位置提前都看了遍,后天跟着我去就行。”粗嗓子。

    他们又谈了一些才离去,王二也吃完回家。

    “后天,青松谷,宝物。看来问问青松谷在哪里。”王二寻着一个酒肆走了过去。

    要了几两酒,几碟小菜。说实话,这种酒王二无法下咽。

    然后招呼店小二过来,塞了点钱过去,神神秘秘地问道,

    “小二,知道附近哪里是青松谷吗?”

    “呵呵,客官你算问着了,最近几天总有人问青松谷的消息。我看您给的钱也足,我给您拿一份草图过来,其实我们小店最近代卖这种草图呢。”小二微笑着说,声音也不算大。

    “我去。我还以为挺隐秘的事,闹了半天都知道了,还有代卖地图的,够狠。”王二也不装了。

    小二拿过草图,王二看了半天,不明白还问了问小二,扔下银子回租屋去了。

    “一看就是某个看网络小说看多的穿越者搞出来的草图,还有赚钱意识。”

    “好不容易穿个越,怎么还有这么多穿越者也过来了,什么时间抓个穿越者来问问,到底咋回事。”

    第二天,王二不放心去看了看青松谷,人还真不少,大都是练气的,他也就放心了,等明天再来。

    第三天,王二匆匆赶到,混在一群练气中间,听着散布的消息。

    听了半天,他也没听出来子午卯酉,反正有宝物要出世,练气的人看看热闹,有一些筑基的是抢夺的主力。

    快到了宝物要出世的时间,人是越聚越多,不时还能听到一些声音。

    “各位,对不住了,权力帮办事,这个山头闲杂人等请速离去,不然就不客气了。”一个山头的人被赶了出来。

    “咸阴二老在此,承蒙各位赏脸,我们二人在此等候宝物出世。”又一个地的人被清空。

    “一空门在此,各位让一让。”王二想了想,没听说过什么一空门,难道是和尚。

    他伸脖还看了看,也不是和尚啊。

    他看到那几个在酒楼说话的人也来了,因为那个尖嗓子说的话,“让。”

    就这么一句,可声音够大。

    王二也在寻思,自己是不是也设立个什么玩意,于是他飞起来高喊,

    “大裤衩帮到此,那个,你,你还有你,都给我让让。”王二随便指了几处。

    “小友,你跟老夫扯犊子呢?”一处一个威猛的声音传了出来。

    “哎呦我去,不服是不是,老子拿你开剑。”王二装扮了自己,还灰常无耻套上个黑头套,找了一把曾经的战利品。

    挥着剑,用起来却是刀法,看着很别扭。

    “乒乒乓乓”几声兵器的碰撞声,“小子,你等着,有种你别走。”威猛的声音远去。

    “我呸,臭不要脸的,吓唬谁呢。你们几个怎么样,还不走?”王二嘚瑟着。

    “朋友,给个面子,宝物出来大家再争斗。”一个声音。

    “我最讨厌面子,宝物出不出来我不管,你们都给我滚。”王二其实心里也明白,这所谓的宝物,对于大门大派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要不这里不是散人,就是没听过的小门小派。

    他这几句话也激怒了那几位,王二冲出来与他们战到一起。

    “就这水平,你们来着干嘛?我现在宣布,青松谷我占了,现在清场。”王二叫嚣着,也的确,这几位根本不够看。

    两个练气十二层,两个筑基初期,还都是散人,这都不够他塞牙的。

    不断勾引着其他人加入战团,宝物还没出现,青松谷已经打乱了巢。

    “你为什么打我?”

    “我没打你啊,再说我打你,你还能怎地?”

    “哎呀,打人不承认,还嘴硬,看招。”

    “别跑,你杀了我侄子的女儿的弟弟的小姨子的邻居家的狗,我终于找到你了,我要报仇。”

    “那只狗不是我杀的,是他。”

    “别听那小子的,我都不认识他,他怎么知道我做了什么,肯定是这小子诬陷我,我帮你杀了他。”

    “不好意思,谁看见我家小强了,你知不知道。”

    “啊!我不知道,别砍我。”

    这里有新仇旧恨的,有无事生非的,有惹是生非的,有趁机偷袭的。

    王二本来在战场的中间,打着打着,他打到了边缘,一转眼连对手都没了,自己还变成旁观者。

    王二刚才还杀得性起,现在还心中燃火,于是喊着号子又冲了进去。

    结果别人都有意无意让着他,他以极快的速度来了个对窜,窜过的地方明显有一条通道。

    “没意思。”王二突然觉得自己也挺无聊的,与这些散人争什么争。

    明显大家也看出他厉害,不敢与他过招。

    王二看了一眼就离开了,他刚离开没多久,打着的人全部住手,还有人问,

    “那人走没走?”

    “走了,各回各位置吧。大派弟子到这里胡搅什么。”

    这帮人不知道,他们所谓的大派,可能也就是修真界的中派,如果知道是十大门派之一的弟子,估计他爆出号来,大家都跑了。

    无聊的想法一会就过去了,该干什么还的去做。

    在咸阴总共住了半年左右,突然门派办事地的师兄过来拜访。

    可能也是查了王二在门派的能力,这位师兄还是相当客气。

    “王师弟,是这样的,最近秦朝附近有个炫熔洞,里面出了宝物,但炫熔洞只能进筑基弟子。这里离门派比较远,到这里已经来不及了。门派发布命令,准许游历的筑基的弟子,只要时间够,都可以参加。这次由正在秦朝游历的蒙恬师叔组织,你是否有时间?”

    “也好,我在咸阴已经半年之久,想出去走走,麻烦师兄帮我报名。”王二道。

    “好的。你先在家里等通知,过几天蒙恬师叔正好过来,你们一起走。”那位师兄。

    “那就谢谢了。”王二再次感谢。

    过了几天,有杂役叫王二过去,他收拾了法阵,其它东西装进乾坤袋就去了办事地。

    见过蒙恬师叔,他也不太熟,开始等待。又过了十天,蒙恬师叔带队,乘坐小型飞船,直奔炫熔洞。

    已有人在炫熔洞外建了驻地,王二进来也不愿意多交流,只在自己的帐篷里打坐。

    到了进炫熔洞的这天,王二才走出来,蒙恬师叔讲了一些事项,就让大家进入炫熔洞。

    王二扫了一眼,还真不少,总共来了二十三位筑基,他还看见了鲁甲牛。

    鲁甲牛正也看到王二,王二点了点头,也没有上去说话,就跟着大家进来炫熔洞。

    炫熔洞是火山岩的溶洞,估计是底部还有火山的涌动,里面非常热。

    王二不会跟随众人,很快一人就寻个岔路走掉了。他开始释放出神识,探寻道路也探寻危险。

    前面有两个不知道哪一派的女弟子,边走边聊着话,王二扫了一下,是个死胡同,找了个还能往下的道路走了过去。

    炫熔洞越深越热,而岩浆涌动的声音开始掩盖了其它声响,如果不仔细,耳中只有轰鸣声。

    王二还是用神识覆盖附近的区域,他对神识的运用越发得心应手了。

    前面有两拨人不知道在比划着什么,岩浆涌动的声音太大了,一人拔剑刺伤另一人,双方打了起来。

    王二稳住身形,没有轻举妄动,而是不断扫描着。

    双方出现死伤,王二也悄然接近,涌道上看见了倒地的几人,王二蹲下来看了看几个人服装的标志。

    对不起,没看出来。王二对这些没上心,他只知道十大门派的标志。

    手上也不闲着,他开始摸索乾坤袋。

    下一个接着摸,好像什么在动,王二神识扫了一下,除了前面打斗的几个并没有人啊。

    往下一看,他摸着的这个人,嘴巴一张一合正说着什么,可岩浆涌动的声音太大了,他根本听不清楚。

    挥手一刀,嘴巴不动了,王二开始捡破烂的乐趣。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