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波澜再起3

    王二前世玩过一个很古老的网游《金庸群侠传》,曾在里面干过一段时间的职业守尸人。

    任何没有武功的人都受系统保护,守尸人就是这么一个群体。看见尸体就站住,人多了还可以围住尸体,让跑尸体的人进不来,等尸体系统时间保护一过,守尸人就开始分刮尸体的财产。

    王二在以后的游戏中爱捡垃圾,也是那个时候留下的病根。

    捡完了已经死去的尸体,中间有几个没死的,也被他砍死,然后收尸。王二很无聊的张望,他有种回到游戏的感觉。

    “这么磨叽,剑法有问题啊。”王二边看边说,反正谁也听不清楚,熔岩涌动的声音太大了。

    “几个笨蛋,还没打完,怎么不去死啊。”前面几个人停止打斗,看向他。

    原来涌动是有间歇期的,王二刚说话,间歇期已经开始了,溶洞里变得寂静,一点声音,因为溶洞的扩音性质,都能传得很远。

    几个人没听完全他说的话,“怎么不去死。”倒听清楚了,因为耳朵也需要适应期。

    王二也不尴尬,还站在那里,“你们继续,就当我不存在。”

    几个人相互看了看,向他冲来,王二转身就跑,很快消失在黑暗中。

    几个人追了几步,不见人的踪影,商量了一下,以防别人占便宜,不再打斗,去看看受伤的师兄弟。

    跑回来开始查看,还在后面的同伴一声惨叫,前面的人急忙回身。

    王二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溜了回来,杀了最后面的那个人。

    他看也不看几个手持武器还对着他的人,快速在死人身上摸了摸,找到乾坤袋与其它物品,看也不看就扔进自己的乾坤袋内,才抬起头。

    “打劫。男的靠左,女的靠右,小孩站中间。”王二话一出口,把几个人弄得有点懵逼。

    “听见没有,打劫。现在是打劫,都给我放老实点。”王二重新表达了自己态度。

    “小子,这些受伤的人是你杀的?”其中一人说话。

    “是啊,其中一部分吧,有一些已经死了。”

    “说那么多废话干嘛,我现在要打劫你们,你们有权利保持沉默。”王二开始逗比起来。

    “小子,你杀了我师弟,我要杀了你。”那人冲了过来,后面几个也跟着冲过来。

    “停,哪个是你师弟?”冲到一半的人停了下来,有点懵,回身指着一个尸体说“那个就……,啊……”

    他回身的一瞬间,王二冲了过去,刀口划过脖颈,那人只说了三个字就惨叫一声,捂住脖子。

    后面几个人看得清楚,提醒已经来不及,只能往前冲。

    王二绕着捂脖还未倒地的这个人,对其他人攻击。其他人缩手畏脚,不想攻击到捂脖那人,却给了王二机会。

    机会的把握稍纵即逝,把握不住就有可能给自己带来伤害,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这事需要静下来想明白。

    原本还有七个人,王二偷袭了一个,捂脖一个,又有两个受伤倒地。

    “各位,现在还是打劫,把武器扔掉,手抱头上,双脚岔开,面对岩壁。”王二感觉自己再掏出一个警官证就完美了。

    当人多的时候,没人在乎你说什么。当你有足够威慑力,人数又减少的时候,不要激起他们必死之心。

    狗急了还要跳墙,兔子急了还能蹬鹰,给他们活口,他们就不会想着怎么与你拼命了。

    当然,王二也从来没说过要放过他们,只是说打劫。打劫有很多种,劫财的,劫色的。

    王二属于劫财又劫命的,他也没有必要告诉全世界,我要杀了你们,傻瓜才会那么做。

    这是玩弄语言技巧,玩弄心理防线,玩弄他们的生命。

    这里又不是他先杀的人,他只是个捡破烂的,捡不成,抢总行了吧。

    几个人心神不定的时候,王二又偷袭一人,现在只剩两个。

    结果两人不统一,一个朝他冲过来,一个真双手抱头,双脚岔开,面对岩壁。

    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杀了冲过来的人,过去砍倒面壁的那个,王二开始收拾残局。

    他粗略翻看了一下物品,把没有用的都扔掉,剩下的东西整合到几个乾坤袋内,全部扔进自己的袋子中。

    有很多人以为乾坤袋还有什么防伪了,安全锁之类的功能,王二告诉你,那基本都是扯淡。

    乾坤袋基本都是制式,里面是成熟的阵法,你想改动阵法是很难的事情。

    越高级的乾坤袋,阵法越高级,改动一下子,可能里面的阵法就报废了。

    还有什么神识打不开,打开了里面的物品被摧毁。奈奈的,那不是自我识别系统?里面是有电脑啊,还是有器灵啊?都没有,乾坤袋咋识别?

    况且,一个筑基弄那么高级的袋子有什么用?如果有这种袋子,元婴级别的都用不起,你说造价得多高?

    至于存在密码系统,是有可能的,但也不是筑基的人能接触到的袋子。

    那种袋子基本有价无市,都被各大宗派把持着,偶尔流出一件,也被抢疯了。

    那种密码袋子造价昂贵,改变阵法相当细致,稍有差错,就毁于一旦,成本也是相当高。

    而且最初密码袋子是空白的,一旦设定密码,基本无法更改,除非你拆下密码法阵,在按上一套全新的。

    王二继续潜行,他也感觉自己的不足,回到门派一定把有关偷袭的技巧学习好。

    神识不断扫描着附近,没争斗不过去,争斗人太多也不过去。

    其实,进这里之前,蒙恬师叔也说了,里面准许争斗,这本就是修真界的一部分,但注意阴魔宗有几个天然盟友。

    这些对于王二来说,只要处理的好,不留活口,谁知道是谁干得。

    前面有打斗的声音,王二悄然接近,溶洞里有阴暗地火亮。大家都借助这个暗火的光亮,一般不敢照量。

    伸头瞄了一眼,发现是阴魔宗的人与无量派的人在打斗,鲁甲牛还是主力。

    王二缩了回来,离开此地。他现在不想帮谁,那就不帮。如果想帮,那就去做。

    继续找路行走,前面出现一阵骚乱,呼喊声与叫骂声传得很远。

    王二想偷窥,结果一帮人直冲了过来,他把刀一架,做出防守姿态。

    “阴魔宗的朋友,我是六欲宫的,快走。”出来一位拉着他就回退。

    王二知道六欲宫与清虚门是阴魔宗的天然盟友,而天凌阁与嗜血堂是天然的敌人。

    走出一定距离,大家停下,

    “前面什么情况?”王二问道。

    “你好,我是六欲宫的刘玉。前面有嗜血堂的叛徒赵江,不知怎么混了进来,现在见人就杀。”刘玉答道。

    “你好,我是王二。嗜血堂的叛徒赵江又是什么情况?”王二。

    “赵江据说也是天才弟子,不过在门派就嗜血成性,打伤了不少弟子。出来游历,几乎各大派的弟子都杀过,包括嗜血堂的人。他前几年杀了嗜血堂一元婴的家族成员,最后被踢出门派,成了通缉要犯。”

    “有人说他是筑基后期,有人说他已经筑基大圆满了,准备冲击金丹。”刘玉解释道。

    “要不咱们结伴而行,也有个照顾?”刘玉继续提议。

    “这倒没有问题,一会跟住我就好了。”王二遮掩了自己,看起来像筑基初期的修为,与刘玉一样。

    王二带着刘玉离开人群,以王二神识的覆盖,基本没走过死路。

    前面三人结伴而行,王二示意刘玉小心,两人偷摸跟了上去。

    两人在角落里观望了一会,是两个蓬莱境与一个黄泉派的人。

    “王师兄,好对付吗?要不咱们撤吧。”刘玉用神识。

    “还行,这样,你顶住黄泉派的那人,我先杀两个蓬莱境的人,然后再汇合干掉黄泉派的。”王二神识。

    刘玉看见王二很沉稳的样子,也想去试试。

    “蓬莱境主要是幻术,王师兄既然有把握,那他们死后的铭牌小弟要了,不知可否?”刘玉。

    “要铭牌有什么用?”王二疑惑。

    “嘿,我们都是玩幻术的,大家是死仇,拿到他们铭牌,回去可以兑换门派贡献度。”刘玉。

    “还有这事?”王二对这些并不关心,现在才知道。转念一想,阴魔宗对立的门派是嗜血堂与雷音寺,看来得朝这两个门派入手。

    他们二人也不隐藏了,直扑三人,上去二话不说,刘玉与黄泉派的战在一起。

    王二上去手起刀落就杀了一个蓬莱境的人,这也不能怪他,地下城的小妖,巫族传承秘洞,他遭受过更高深的幻术,筑基期的幻术,对于现在的他根本不起作用,何况王二神识极为强大,对于幻术本身的抗性就特别强。

    这也是王二为什么敢下手的原因,再多的筑基期幻术高手也是白费。

    第二个人马上意识到幻术对敌人的影响有限,就想与黄泉派的人汇合,王二根本不给她任何机会,几个含而不发的动作就扰乱了对方,一个简单的直捅,结果了她。

    回过身来,从侧面攻击黄泉派的人。这位开始还满不在乎,蓬莱境虽攻击不强,但幻术扰乱心神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抵抗的,况且他这方还有两位幻术高手。

    可对方三下五除二就把蓬莱境的两人砍死,接着开始向他发动攻击,他只能拼命。

    “叩谢诸仙,天雷滚滚。”这位要发大招了。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