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波澜再起4

    王二听到这个,貌似有些印象,但肯定与大招没有关系,手上不慢,继续攻击。

    这位每次喊这个,别人都急忙躲闪,屡试不爽,可这次,阴魔宗那个用刀的就好像傻子一样,没有感觉,他一狠心向外逃窜。

    王二没想到对方把背后留给自己,想要逃窜,加力加速向其后背砍过去。

    刀刃摩擦着护体真气,他还稍微变了一下方向,刀插进他的背部,穿透肺叶,从前胸露了出来。

    他感觉刀还在身体里拧了一下,好像碰到了他的心脏,他张口想说什么,可嘴里肺里都是血,他张嘴就吐出血来,然后剧烈地咳嗽起来。

    刀应该抽了出去,他扭动身体想要逃,咳嗽却忍不住。

    后脖颈一凉,他感觉自己的头颅在下落,身体不自然的倾倒,肺里已经没有血涌出,他说了一声,

    “好快的刀。”就失去了意识。

    王二与刘玉收刮了尸体,赶快离开此处。

    两人找了一个背静的地方分赃,也都是粗略看了看,各取所需。

    前面一个人在慢慢走着,王二用神识扫了一遍,那人神识也不强,王二也感动疑惑。

    再仔细用神识扫了一遍,王二对刘玉比了比手势,意思他在前,王二在后。刘玉点头,蹑手蹑脚走了出去。

    王二跟着刘玉,经过一个角落,王二停住身体,隐藏起来。

    刘玉继续悄然走着,前面那人突然回过身来,盯着他,刘玉也摆开架势与那人打斗在一起。

    双方的注意力都在对方,角落里闪出来了另一个人,在阴影里看着前面的战斗。

    他刚想悄然走进的时候,嘴被人用手封住,在他刚想有动作的时候,刀已经隔断了他的气管。

    王二继续走在阴影里,与刘玉争斗的人虽然看见,却没有出声,更用力朝他攻击。

    当王二把脸露出来的时候,那人明显一惊,想转身离开。

    “缠住他。”王二几步就窜到那人身旁,挥刀就攻。

    原本两打一的他们,打雁终究让雁牵了眼睛,现在变成他一对二。

    很快那人也倒下了,王二用神识扫了附近,还没有人过来,开始收拾尸体。

    “呵呵,王兄,这两个人是嗜血堂的,你也有铭牌了。”刘玉翻出铭牌给了王二。

    分好赃,两人又开始寻找下一个对象。

    前面不断有打斗的声音,两人侧耳听了听,王二也用神识扫描了下。

    一个人与七八个争斗,看样子双方都很厉害。

    “赵江长得什么样子?”王二问。

    “很强壮,是个光头。”刘玉。

    “哦,前面好像就是赵江与七八个人在打斗,我过去看看,咱们就分开,你自己小心。”王二。

    “那好吧,你也小心。”刘玉一看王二有意思找赵江试试,他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王二悄然接近战团,在一个阴影处仔细观看双方的战斗。

    赵江从力量到速度都比打斗的人快,他还要不时躲避外围发过来的术法。

    他明显还有余力,更多注意在周围几个人所发的术法。

    突然赵江硬抗了一击术法,用剑刺伤一人,周围一阵混乱,他连杀两人,那几个人就跑了。

    赵江看来也是捡尸体的高手,手法非常熟练。

    王二缓步向前,赵江翻完站了起来,冷冷看着他,

    “总有不怕死的,怎么,这么想死吗?”赵江。

    “嘿嘿嘿,不试过,怎么知道死不死得了。”王二。

    “那你就去死吧!”赵江攻了过来。

    王二先试了试赵江的力量,又试了试他的速度,至于剑法他也不懂,用不着试。

    赵江也很不习惯王二的攻击方式,没有成套的刀招,攻击起来简单快速有效,很多时候都是对着他的剑招的弱点进行攻击,他招式使不到一半就要回来防御。

    即使力量与速度超过对方,也很是被动,一种有力使不出来的感觉。

    “小子,行啊,怪不得要来试试。”赵江还有空说话。

    赵江转换了一种剑法,砍杀剑法,剑用刀招,不走寻常剑。

    王二一看,“小样,还与我比刀法,让你知道貔貅为什么没有屁y。”

    王二也突然加力加速,与赵江赢拼起来。

    打斗的间隙,赵江问道,“貔貅与我用刀法有什么关系?”

    “因为貔貅只会吐,我看见你剑走刀招,想吐。”王二答道。

    “这t什么逻辑?”赵江。

    剑身相对于刀身还是柔软的,每次碰撞,并不能很好掌握剑的方向。

    不过砍杀剑法也有高明之处,就是每次撞击之后可以蓄力,赵江的剑法力量也越来越大。

    王二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开始泄力。太极刀、太极剑没学过,不是会打太极拳的云手吗。

    你借力,我也借力,而太极拳的借力技巧可比砍杀剑法的借力高明许多。

    赵江感觉还是别扭,于是换了快剑。一白遮百丑,一快遮百漏。

    王二平时对于自身速度与刀法速度都有过严格的训练,一看赵江与他比快,顿时来了精神。

    说实话,王二到了筑基期还是第一次展露自己所有的水平。

    双方你来我往,打得不亦乐乎。也不能这么说,王二是不亦乐乎,赵江还想着要夺宝,不愿把太多精力花在这上。

    赵江一发狠,暴露出一个破绽,快速用剑攻击对方,想以伤换伤,吓退对方。

    王二一招砍到对方的破绽上,在赵江的胸前划出一道长长的刀口。

    而赵江借着王二攻击的时候,反手也挑破王二的肚子,有一条不深的伤口。

    双方瞬间都流出血来,王二因见血而变得更加兴奋。

    他用手指摸了些血,放到嘴唇上舔了舔,眼神盯着赵江,

    “美妙的味道,来啊,互相伤害啊。”

    这次他能换伤绝不躲闪,双方的伤口逐渐增多。

    其实王二本身还是占便宜,他的自身抵抗能力要比赵江强一些。同样力度的攻击,在赵江身上可以留下两公分的伤口,在王二身上只能划破表皮。虽然都是流血,其实程度上还是有区别的。

    赵江再一次逼退王二,转身就跑了,嘴里还骂道,

    “哪里来的神经病,老子是来夺宝的。”

    “嘿嘿,你跑不掉的,我还会找到你的。”王二并没有追,而是在后面阴笑。

    王二这下打出了兴趣,只要人不是很多,他都冲上去打斗。

    身上的伤越来越多,他倒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伤口都不深,已经被真气锁住,并没有流太多血。

    “龙少,那几个小门派的人已经解决了。”一个人在向另一个人报告着。

    “嗯,那几个人给脸不要脸,还要向我讨说法。”龙少说道。“继续向下,这次我势在必得,谁挡敢挡路就杀了。”

    王二正在附近的阴影中听到两人的对话,看了看对方也就五个人,转了出来。

    现在的王二已经换了衣服,没有明显标志,脸上还带上了面罩,虽然有点热。

    各个门派,剑肯定是首选,天凌阁一个门派都用剑,用剑可以占到修真世界的85不到。其次是刀,能占到7。枪只有6。剩下3是其它武器。

    所以,练刀的人还有一些,而王二都是拆解成基础刀法,别人也无法看出他使用什么刀法。

    自从与赵江打了一仗,王二现在不想玩偷袭,就真刀真枪的干,干就是了。

    王二从阴影中走了出来,龙少他们也发现了他。

    “什么人?这里是花间派龙少的队伍,闲杂人等,避。”一人说道。

    “哦,龙少是谁?”王二变声。

    “哪家小派的人,连龙少都不知道。龙少是花间派元婴殷长老最宠爱的孙子。”一人。

    “哦,原来是个孙子啊。嘿嘿!”王二。

    “大胆,你找死,我们就成全你。”有三个人冲了过来,一个筑基中期,两个筑基初期。

    王二打了这么多次也知道了,即使大派的练气中期弟子,也不如他的真气厚重凝练。

    真气不行,不论是近身攻击还是术法强度就差,攻击到王二身上,真气很容易被王二的真气抵抗掉。

    王二还发现无论近身攻击还是术法攻击还真有攻击加层,他曾经用同样力度的真气,在不同时期都试过,原来基础刀法的攻击强度比现在差远了,王二猜测这就是刻苦训练的结果。

    对于这些人根本谈不上以伤换伤,小范围腾挪,简单快速直接出刀,各个击破。

    还剩下一个筑基中期的时候,刚才报告那人拉着殷龙就跑,殷龙还不停喊着,“放开我,我与他拼了。”

    结果了筑基中期的人,王二习惯性打扫一下战场,也不着急顺着龙少跑的方向走了过去。

    走了很远王二就发现了两人,主要是王二的神识够强大,扫描的范围也广。

    王二选择了道路,从他们后面绕了过去。

    “孙子,还休息呢,这么点路就累了,你拿什么与我拼?”王二依在他们二人的前路讽刺道。

    “龙少,你先走,我在这里顶一会,你快走。”报告那人。

    “小子,你等着,等我出去了,抄你门派,灭你九族。”殷龙还在嘴硬。

    王二也不吭声,走上前与报告人打了起来。

    没有什么悬念,这位筑基中期也死了。王二这次用神识跟了一段龙少,杀完报告人就追了上去,这次速度飞快。

    “孙子,怎么不跑了?”王二问道。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