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波澜再起5

    这次有了方向,自然追得快。

    殷龙跑到一死胡同的洞穴里隐藏起来,王二也闪了进来。

    王二没有说话,走路并不快,加大了脚步的力量,发出“踏,踏,踏”的声音,这是给殷龙造成心理压力。

    殷龙忍受不住压力,最终跳了出来。

    “来啊,来杀我啊,你不是想帮他们报仇吗?”殷龙有点歇斯底里。

    王二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稳步向前,越往前走,殷龙心理压力越大。

    当王二走到他身前的时候,殷龙把剑一扔,跪了下来,

    “对不起,我错了。求求你别杀我,求求你,求求你了。”

    王二也不与他废话,直接砍头。殷龙突然从袖子里掏出一把短剑,刺向王二的小腹。

    王二一直防备殷龙可能的反击,看见短剑刺出,身体一侧,手没有停留继续看向他的后脖颈。

    王二闪躲开腹部大部分,但腰侧还是被划到,被刺出深度有五公分的伤口。

    殷龙则脑袋被砍了下来,“骨碌碌”滚出好远。

    “玛德,防着防着还是没防住,还是大意了。”王二暗骂了自己,赶快处理伤口。

    短剑上还有毒,王二内服外用解毒药,又坐下来运真气逼毒。

    真气马上作用到伤口处,封住流血状态,先控制毒性的扩散,然后一点点打磨毒,费了好长时间才把毒逼出去。

    王二也不着急了,打起坐来,补充消耗的真气。

    幸好这个位置比较偏僻,没有人过来,王二恢复了真气才起来去捡殷龙的尸体。

    “咦?叩请诸仙,天雷滚滚?这不是前世一个相声的桥段吗?我说我怎么有点印象,那小子也是穿越者?”王二突然想起刚才杀得一个黄泉派的人。

    “这都是什么情况?看来穿越者不少啊,我见过的,加上听说的可能都将近十位了。这是个穿越的世界?”王二疑惑着。

    想不明白,他也不会多想,自己知道的情况并不多。

    王二看了看手中这把短剑,真不愧元婴真人最宠爱的孙子,筑基期就可以拿灵器。

    器物是这样分类的,法器、宝器、灵器、仙器,这些都属于后天法器,之后是成圣法器与功德法器,最后是先天灵宝。王二遇到的巫人传承的器物就是先天灵宝,而这把短剑则是灵器,它可以无视王二的护体真气。

    王二从殷龙手臂上还卸下来剑鞘,把剑内的神识抹掉,换上自己的神识,才走出这个死胡同通道。

    继续往下走,王二偶尔能碰见人,不过人都是扎堆在一起,少则八个,多的二三十个人,很少能碰到少人的情况,他也不会做无谓的出手。

    前面有清虚门的弟子,人数还不少,有十一个。王二想了想,换到门派服装,跟了上去。

    “谁?”一人问道。

    “我是阴魔宗的,各位是清虚门的道友吧?”王二摊开双手,表示没有危险。

    “哦,阴魔宗的道友,你还敢一个人到处走,现在很危险啊。”那人。

    “我也是与同门走散了,刚好遇到你们。”王二走了过来。

    “咦,你不是王二吗?”一个声音小声喊道。

    王二定睛一看,“原来是李四啊,没想到在这里还能见到你。”王二假装充满心喜。

    “我现在叫李世民。”李四传音给王二,王二冲着他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当年一别,没想到你也到筑基了。”王二假装感慨道。

    “是啊,这些都是我在清虚门的好友。”李四嫣然一副老大的样子,看着王二好像刚筑基的样子,他已经马上筑基中期了。

    “你到哪里都能找到这么多朋友,真让人羡慕。”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王二拍到。

    “哪里,哪里,我们都是可以把背后托付给对方的。”李四开始标榜自己,有几个人还挺了挺胸。

    “羡慕至极,佩服之至。”王二一副崇拜的样子。

    “得找个机会把这小子敲晕,必须问问穿越者的事情。”王二心里却这么想,还偷偷瞄了一眼李四左太阳穴的伤疤。

    大家寒暄了几句,李四介绍了那几个人,王二点头示意。

    “四爷,我们该出发了。”一人道,王二也懒得记这人的名字。

    “好,go,go,go。”李四发出指令,其他人见怪不怪,李四经常说出大家不懂的词语。

    “我去,你以为玩cs呢!”王二心里鄙视,脸上却面无表情。

    随着李四一队人走,时不时能碰到其他队伍,有认识李四的都过来打个招呼,王二很奇怪没有碰到阴魔宗的人。

    “四爷,前面是鬼王殿的人,我们动不动手。”一人说道,王二还是知道清虚门与鬼王殿是死敌。

    “他们有多少人。”李四问道。

    “他们也十一个人,领头的好像鬼王殿的新星蒋毅。”那人。

    “哦,是蒋毅,兄弟们抄家伙上。”李四指挥众人。

    王二不想参与这事,最主要他也没什么好处,有好处也让李四一群人占了,他总不能拔刀砍李四他们吧,万一跑了一个,他回门派也没法交代。

    李四众人往前赶,王二跑到李四身旁,

    “李四,我看见我门派的人了,我先过去了。”王二悄声说道,旁边的人可都听见了,脸上不知不觉露出鄙夷。

    “那行,你去吧。”李四装作很大度的样子,心里却在骂街。

    王二可不会因为他们的想法去改变自己的行动,他们以为什么与他无关,他们以为的也没有什么是对的。

    他离开队伍,换了身衣服,带上面罩,不紧不慢吊在很远处,他的神识足够强大。

    李四队伍与前面的队伍交上手,清虚门本身就是以术法出名,以远身攻击为主。

    鬼王殿半近身半远身,所以两边开始就互飙法术,鬼王殿术法并没有清虚门强大,他们还要不断接近。

    清虚门是以术法道法出名,也不是说门派里没有近攻的人,李四这面就有三人挡在其他人之前,等待鬼王殿的人接近。

    三人挡着鬼王殿人的冲击,后面的人也加大术法的攻击,逐渐开始出现受伤。

    王二用神识笼罩着战场,甚至开始尝试感应术法的强度,这需要细致的控制,也是一种练习。

    他最关注的还是李四,看看自己是否有机会,得到点什么,尤其是自己想问的那个消息。

    对方终于短兵相接,清虚门只有两个根本不会近身攻击的,其余的人与鬼王殿的人战在一起。

    那两人也拉开距离,随时准备用术法偷袭。

    李四不愧是穿越者,还是相当生猛。术法威力比一般人要大一些,手上功法也十分了得,他一个人对着对方两个人还不落下风。

    当然,这也分谁看。王二觉得李四的近身剑法太一般般了,与赵江比,赵江起码在五十招内解决战斗,杀死李四。

    即使到金丹期,修真界的打法也不会十分好看,只有元婴以上,双方真正的术法对轰,不论从威力上,还是范围上,都不是元婴以下可以比拟的。

    而对于阴魔宗这种近身攻击的门派,元婴期以上就显得鄙陋了许多,如果不是偷袭,也很难顶住对方大威力的术法。

    打斗中开始出现伤亡,王二也悄悄接近战团。

    只剩下李四与那个叫蒋毅的两人还能站着比拼,其他人都倒在地上。

    最后李四把蒋毅打倒在地,上去补了几剑,开始举着剑大声狂叫,

    “还有谁?我问还有谁?哈哈哈。”

    “啊……。”李四也倒在地上上,手无意识地捂向左太阳穴。

    “嘚瑟什么玩意,不就砍个人吗,至于吗?”王二嘟囔着,把旁边没有晕过去的人都打晕。

    他刚要打扫战场,神识反应后面有些人极速跑了过来,王二加紧了收刮的速度,收拾完最后一人,遗憾看了看李四,转身离开。

    王二离开没一会,一堆三十多人的队伍冲了过来,看见满地都是人,也不由得大吃一惊。

    这支队伍很多门派混编在一起,有与清虚门较好的,也有与鬼王殿较好的,他们上去把李四他们分开救人。

    过了一会,李四才转醒,看来王二那一下也够狠的。

    可能还被打得晕晕乎乎,李四还问在什么地方,得知答案,坐在那里想了半天。

    “你们看见还有别人在现场吗?”李四问,其他人摇摇头。

    “我当时击败了蒋毅,怎么晕了过去?”李四摸了摸疼痛的左太阳穴,一手血。

    “谁,是谁把我打晕了?”李四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又摸了摸自己身上。

    “我的乾坤袋到哪里去了,谁拿了我的乾坤袋?”李四看着四周。

    “四爷,我看见有一个带着面罩的人打晕了你,然后把其他人打晕了,我也是被那人打晕的。”李四的一个同伴说道,他摸了摸自己身上,“天杀的,我的乾坤袋也没了。”

    “是哪个苟酿样的,让我知道他是谁,天涯海角我也要杀了他。”李四已经没了风度,疯狂地嚎叫着。

    王二已经远去,不会听见李四的嚎叫,即使听见了也会,

    “切,已经第四次了,四儿啊,你猜猜还有没有下次?”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