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再起波澜6

    王二与李四都是双方的过客,见面点头,背后能用刀子就不会有笑脸。

    很多人就是这样,说不上有仇。结果你坑了他,又坑了几次,都快成习惯了,对方也不知道。

    “常在水边走,哪有不湿鞋。以后真要注意,可不要把李四当做白云薅成葛优的那只羊。白云是薅社会主义羊毛,我这是砸封建社会左太阳穴。低调,低调些。”王二也不知道是提醒自己,还是在对着自己吹牛。

    换好衣裤,摘下面罩,虽然是重复动作,王二还乐此不疲。

    再遇到过几波人,没有认识的,王二也没现身,直到遇见刘玉所在的队伍,还有几个同门,鲁甲牛也在。

    王二出来打了个招呼,混入队中。同门很多人认识王二,但与他并不熟,他的圈子也不大。

    鲁甲牛想过来打招呼,不知什么原因并没有过来,倒是刘玉凑了过来。

    “行啊,王哥。还是你老哥厉害,到了这么深还敢自己一个人到处游荡。”刘玉。

    “也没有,我前面遇到清虚门的,与他们走了好一会。后来他们与鬼王殿打了起来,我就走了,正好碰见你们。”王二。

    “赵江怎么样?”刘玉传音到。

    “也没什么,我加入战团,估计他看我们这面人多,就跑了。”王二传音。

    “还是你牛,我都不敢去。”刘玉传音。

    “嗨,就是凑个热闹,毕竟那时候人多。”王二没有传音。

    “对了,这里到底是什么宝物?”王二问道。

    “大哥,你来干嘛?连要出什么宝物你都不知道就往里来?”刘玉。

    “我听门派师叔说了,但当时走神了,没注意,现在才想起来。”王二。

    “也就王哥你心大,这个宝物对冲击金丹有绝大的好处,能提升二层的成功率。”刘玉。

    “哦,是这玩意啊,我说怎么要求筑基弟子参加。”王二漫不经心地说道。

    “王哥,对于你们这些精英弟子,这玩意或许不算什么,你们资源也多,对于我们这帮人可不一样。”刘玉。

    “你怎么知道我是精英弟子?”王二疑惑。

    “这不是问你们门派的人嘛,我还知道王哥你酿造的灵酒是一绝。”刘玉。

    “行,你小子也算对我脾气,如果能活着出去,咸阴城阴魔宗办事地问他们就能找到我,我给你弄些。”王二。

    “那我先谢谢王哥了。”刘玉感谢。

    走了好一会,大家打坐休息,王二走路的时候真气一直在运转,所以并不需要,他拿出一根雪茄吸了起来。

    刘玉陪着王二,一看雪茄,也知道是西贝货。王二看他可怜巴巴的样子,随手给了他三捆,

    “小刘,这可是顶级货,有魔石你也买不到,你自己就别抽了,回门派送送礼,也算个有心的人情。”王二。

    “知道了,谢谢王哥。”刘玉小心收好。

    打坐还没完成,岩浆又开始涌动,大家想说话已经不成了,只能传音。

    王二与刘玉吊在队伍后面,神识不断扫描着四周,一旦发现落单的,或人数不多的,就传音刘玉出去一趟。刘玉也是个聪明人,知道如果有人问起,他帮王二打个马虎眼。

    王二共出去了五次,给刘玉扔了两个乾坤袋,其中还有三个蓬莱境的铭牌,让刘玉还乐了好一会。这些铭牌回去兑换,可都是实打实的门派贡献度啊。

    其实,有人发现王二不在,也不会问。王二与他们也没什么关系,何况在门派里有很多想与他搭上关系的人,王二鸟都不鸟,这事也让其他人绝了与他结交之心。

    岩浆涌动的声音再次退去,王二一行人终于到了宝物出现地,很多人已经坐在这里等候。

    刘玉告罪一声,去了六欲宫的聚集地,而王二这帮阴魔宗也汇聚到一起。

    “各位师弟,金阳树一般结七枚果实,金阳果马上就要成熟了。到时候在抢夺的同时,一定重点照顾嗜血堂与雷音寺这两帮人。大家也知道,即使得不到金阳果,嗜血堂与雷音寺的铭牌也可以回门派换贡献度。”

    “现在我去六欲宫与清虚门,看看有没有能交换的铭牌。”一个上期的师兄在组织大家,随后去了六欲宫与清虚门汇聚的地方。

    王二这一路还真没发现雷音寺的人,估计他们是在一起行动,比自己先到了这里。

    那位师兄回来说了其他两派的要求,有人掏出铭牌,交给他进行兑换。

    王二对这些不感兴趣,他手里已经有九块嗜血堂的铭牌,还有其他门派的铭牌,其中清虚门与鬼王殿各十一个铭牌。

    与王二猜想的差不多,大家真没有雷音寺的铭牌,“这帮和尚还真报团。”王二不无恶意。

    王二坐在后面吞云吐雾,看见鲁甲牛走过来坐在他身边。

    “王哥,好啊。怎么没兑换铭牌?”鲁甲牛。

    “还好吧,身上也没什么多余的铭牌,我也看着着急。”王二一副散漫的样子,怎么都看不出来着急。

    “十年期快到了,呵呵,我们也是老弟子了。”鲁甲牛感叹。

    “过去的就过去了,谁也改变不了,我们能怎么办?”王二看似疑问,实际是回答。

    “是啊,我们还能怎么办?可我觉得我们还是要帮助需要帮助的人。”鲁甲牛。

    “停,我们都有各自的理想,也为自己的理想而奋斗的人。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有些事没必要去说服对方。”王二很直接。

    “好吧,我不说了。”鲁甲牛有点尴尬。“赵蕾一直卡在练气五层,如果今年还无法到六层,那她只能去做仆役了。”

    “有些自己的问题,如果她想不明白怎么面对现实,别人可以帮她一次,帮不了一生。”王二转过脸来,“你还要学会,有的时候不帮等于帮助,她过不了自己那一关,别人怎么帮?”

    “不仅仅是被帮的人要面对现实,帮助人的人也需要面对现实。”王二相当恳切地说道。

    “呃,我还是真心希望能够帮到她。”鲁甲牛。

    “你希望什么,与现实是什么,两者并没有关系。”王二的语气变得冷漠。

    “好吧,我先过去坐了。”鲁甲牛被噎得停顿了好一会才说道,然后回到他原来坐的地方。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有自己的私心,有自己的意愿,有能力你就去做,成不成功起码你做了。

    你没能力的时候,千万别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别人可能帮你,可能不帮,那是你能力之外的事情,别强求。

    很多人在自己没能力的时候,期望越大,往往失望更大。

    周围香味四溢,金阳果已经成熟了,诸多人朝金阳树而去。

    王二把菜刀放了出来,依在一把椅子上,看着热闹。这时候他可不会随便出手,除非他能把所有人都杀过。

    他实际上对金阳果不太感兴趣,用神识四处寻找着赵江,上次还没打尽兴。

    他也很奇怪雷音寺和尚是什么水平,神识一部分盯着他们。从表现上看,雷音寺还是以守带攻,防御能力与抗性,王二感觉比自己强上不少。攻击手段上看来,势大力沉,速度不是优势。

    那面有个人做了很奇怪的动作,王二神识伸了过去,

    “我去,什么时候还搞这个。”那人摸了一把前面的女子,女子没有吱声,他有大着胆子摸了几下。

    王二快速闪过,心想,“对不住了各位,以下省略五万字,你们自己想去吧。”

    王二的神识又在雷音寺这群人中转悠,赵江也是个秃头,如果他想伪装,混进雷音寺附近是最好的选择。

    前面已经有人打了起来,越来越多的人卷了进去,场面也乱了起来。

    王二也查了一遍雷音寺的和尚们,附近也查了一遍,还是没有赵江是身影。

    他站起来,把椅子收回乾坤袋,抬高了菜刀,现在他能把菜刀抬到一米五左右,比以前强了不少。

    清虚门与鬼王殿打得正欢,王二还看见了李四,也不知道从谁那里借了把剑,正与人斗得欢。

    “这次就放过你了。”王二暗自想到。

    阴魔宗与嗜血堂也正打着,有几位上期已经筑基后期的师兄也很猛。

    六欲宫的人堆里,王二找到了刘玉,这小子正混在人群中,看起来并不太用力,与他们对阵的正是蓬莱阁。

    “华而不实,净玩虚的。”王二觉得自己给他们的评价还算中肯。

    十大门派两两捉对厮杀,有较好的其它二十六门派也混了进来,剩下一些不在三十六派里的人,虽然不少,大都是一盘散沙,根本不敢接近这五大战团。

    五大战团不断移动着,也阻止了其他人接近中间的金阳树,金阳果还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王二打起精神来,有几个被怀疑对象,经过核查都不是赵江,他知道赵江应该快出现了。

    五大战团开始有了混乱的迹象,可能就要变成一场大混战,那将是赵江最好的机会。

    果然,大混战开始了,香味中混杂着惨叫声,不论你是听还是闻,都会觉得奇怪。

    “咦?那个娘们?怎么长着胡子?我去,头发被人打歪了,里面是……。”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