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再起波澜7

    “里面是秃的!”

    王二没有向里冲,人太多了,并不利于施展,他再等,等赵江抢完金阳果之后出来。

    赵江也是个笨蛋,他本人力气很大,还比较能挤。可没知识多可怕,他不顺着劲挤,而顶着劲挤,他力气再大还能有那么多人劲大啊。

    结果,赵江被挤了出来,站在外面暴跳如雷,王二看着都替他着急。

    赵江骂了几句,又冲了进去。这次他聪明了点,没有顶着劲,但也没顺着劲,要不是他力气大还真难进去。

    有人问,赵江怎么不飞进去。

    各位,有几个自作聪明的,想要飞进去,让地上无数术法像打苍蝇一样,直接干飞了。

    也不知道哪个缺德的,一直盯着上面,只要有人敢飞,就会大吼一声,底下即使有仇的也不打了,大家一起攻击空中的。

    那可是真飞,都是抛物线加自由落体,落到地上没有一个能动的,死活是看不出来,想活比较难。

    赵江再傻也没傻到那种程度,有前车之鉴,还以身试抛物线,那才是nozuonodie。

    王二站在菜刀上,还左右肩帮着赵江使劲,后来他发现了自己的情况,还调侃自己一句,

    “你这是替谁着什么急啊,老实看戏得了。”

    赵江终于挤进内圈,倒不如外圈那么拥挤,里面却是真刀真枪的打斗着。

    这才让他如鱼得水,杀出一条路,直奔对面外围而去,快到外围才反应过来,找了方向,冲向金阳果。

    越接近金阳果,里面争斗越激烈。就看见一个半秃半有头发的长着胡子的丑女,一路挑战八方。

    其中有两位打得正性起,突然看见这么个形象,男不男,女不女的东西出现,直接扔下武器,捂着嘴当场吐了起来。

    赵江接近金阳果,找准机会就要下手,一个身影突然窜出,抢在他前面撸下金阳果,转身就逃。赵江想也没想直接追了过去。

    王二在外面扫描着内部,虽有一些法术干扰,可神识强大的他,还是看得清楚。

    “k,是李四啊。”王二应该是感慨。

    他找了个背静地方,换上作案行头,他都觉得自己有岛国片男主角的潜质,脱衣服速度真快。

    带好面罩,神识还跟踪着两人,刚准备冲进外圈。

    赵江这次学奸了,只要跟住李四就行,不管顺劲还是逆劲。

    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挤了出来,一个前面逃一个后面追,王二也调整方向追了过去。

    赵江追出不远就拦截了李四,两人战到一起。

    “笨蛋,再离远点啊,离人群这么近,一会有人过来多危险。”王二再一次鄙视赵江,他也没办法,只能接近。

    到了他们打斗的地方,只看到李四倒下,王二心里替李四默哀。

    “不错啊,小娘们,还会长胡子。”王二阴险地说着。

    “怎么又是你?”赵江把假发摘了下来,听出是之前与他打过那人的声音。

    “这不是看你比较娘,甚是想念,我都快想不起来你了,这次是为了加深记忆。”王二开始扯淡。

    “为了金阳果,这算什么。”赵江也不尴尬,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来吧,与我真正打过一场,谁胜谁拿走他身上的金阳果,要不你别想拿。”王二一副无赖的样子。

    赵江这回也不说话了,抬剑就攻,王二用刀回击。这次双方没有试探,上来就全力以赴。

    赵江不断转换剑法,他也知道想赢对方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对方没有成套刀法,只是基础刀法,偶尔会连带出刀招,一旦使出刀招都很难防御。

    他自己也有点后悔,早知道这么玩,他也多练练基本剑法了,成套的剑法一旦被打断,就会出现破绽。

    当他被打断剑法的时候,马上就换一种新剑法,以弥补破绽。

    可破绽终究是出现了,即使弥补也不过是减少损失,该损失还是会损失的。

    王二本身也不是没有破绽,尤其对方出现破绽的时候,如果他进行强攻,破绽就出来了,也会受到对方的重点照顾。

    王二找赵江比试,就是找自己的不足,说实话,他自己觉得他与赵江也就五五开。

    赵江是筑基后期,比他真气多,但他比赵江真气凝聚,消耗也没赵江大。

    赵江属于实战门派流,主要以成套剑法为主。他是实战拆解流,主要以基础刀法带动个别招式。

    这不能说谁弱谁强,只是对招式,剑法刀法的理解不同,各有利弊。

    就爆发力来说双方也差不多,可能王二能占便宜的话,就是他凝聚的真气,如果爆发起来赵江真不一定能挺下来。还有一种结果,赵江挺了下来,那王二不死也残,所以王二并不太敢真正爆发。

    身法双方差不多,王二的防御能力稍强。最后的打法就是双方以伤换伤,看谁能坚持下来。

    最重要的一点,赵江在抢金阳果的过程是有消耗的,王二可是养精蓄锐。

    赵江与王二都看出这点,真的开始以伤换伤,随着失血的增加,双方体力出现了下降,本就有消耗的赵江下降得更快。

    挑、扫、砍、捅被王二用得淋漓尽致,挡、磕、贴、滑作为防御手段略显不足,刀还是主攻击,轻防御的兵器,没有剑那么平衡。

    而对攻,剑因为平衡,攻击防御都不错,也就是不错。江湖上有传言,刀是兵器之胆,需要胆气与胆量,就是为了进攻。

    体力的下降,剑的弱势就凸显出来。而赵江用的是成套剑法,对体力要求也高。在体力没问题的时候,这并不算事情。一旦体力出现问题,王二的基础刀法简单明了,在节省体力的优势上就越来越大。

    赵江还在咬牙坚持,他也有爆发的手段,可爆发完也遇到王二一样的问题,对方能挺住,死伤的就是自己。

    赵江只是一门心思提高,挡在他前进路上的,能干掉都干掉了,不能干掉的,他也只能跑,没有命,还玩个屁。况且,这里又不是只有他俩,随时会过来人。

    双方差距再逐渐增大,赵江也动了要跑的想法。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道理谁都懂。

    王二也看出赵江的意动,突然不惜体力加速攻击,这个变速攻击让赵江手忙脚乱,刀光划过赵江的喉咙,血顿时涌了出来。

    赵江捂着脖子,血还在渗透着。

    “你输了。”王二说。

    “是的,我输了。”赵江说道,王二只是轻轻划开他脖子的表皮,并没有割到深处。

    王二俯下身用刀把狠狠敲击李四的左太阳穴,正要苏醒的李四又晕了过去。

    王二从他身上拿出一个小的乾坤袋,打开看了看。

    赵江其实挺想偷袭王二的,但想想这人的作为,偷袭可能就是个陷阱。

    王二也是用神识锁住赵江,只要他有小动作,王二就会暴起杀之。

    小乾坤袋里面有三个金阳果,还不错。

    “你走吧。”王二抬眼看看赵江。

    “你让我走?”赵江一愣。“我可是嗜血堂的叛徒,你就这么放过我?”

    “谁在乎?我不在乎。”王二感觉自己有点装上了13,心里灰常得意,脸上却面无表情。

    “是啊,谁在乎?”赵江眼睛一眯,“谁t在乎!”转身就走。

    “等等。”王二有喊了一句。

    赵江转过身来,神情戒备。

    “这个给你。”王二从小乾坤袋里拿出一个金阳果扔给赵江。

    赵江接过金阳果,看了看,咧嘴笑着说道“谢谢。”

    “算了,你还是别笑的好,太恶心了。”王二扶着墙,差点吐了出来。

    赵江拿到他想得到的走了,王二看了看地上的李四,刚才装13的劲还没过去,主要他现在不太想问穿越者联盟的事情了,

    “爱咋地,咋地吧。”王二想到。

    转身寻着路线往出走,结果迷路了。虽然他用神识能知道那条路是不能走,可已经太深了,他走着走着找不到出去的路了。

    瞎转悠,终于看到了人,赶快过去,问了路才走了出来。

    回来的路上,王二倒没有再趁火打劫,老老实实低调最好。

    出了炫熔洞,回到聚集地,蒙恬师叔还在这里等着他们,王二不算回来早的。

    等了三天之后,已经无人在出来,阴魔宗进去二十三位弟子,最后只出来十一位,鲁甲牛也出来了,淘汰率已经超过了百分之五十。

    这里的修真界,很少有为弟子报仇的,世仇门派也是双方互有损伤,但门派上层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年轻的时候也是这么过来的。真因为他们这样过来的,到了高层才知道一些事情,所以对这种事也就淡了。

    天才,只有活下来的才叫天才,而有些所谓的天才,连活都活不下去,又有什么脸敢称之为天才?

    修真界就有很多传奇,修真路上艰难,被很多人远远落在后面,可随着前面的人不断死掉,这些人厚积薄发,最后是他们走到了合体、大乘、渡劫的。而那些所谓的天才,早就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中。

    所谓天才,也只是给你一个相对好的基础,你能不能成材,能不能活下去,这种事太多了,见怪不怪,没人在意。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