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再起波澜完

    王二特别理解这样竞争,不论前世还是今生,本质都是这样,生物的金字塔结构。

    生物间存在这种结构,从微生物到植物,无脊椎动物,脊椎动物。从浮游生物到鱼类,再到水生哺乳动物。从昆虫到爬行动物,再到哺乳动物。

    在种群内部也存在,哺乳动物内有食草动物与食肉动物,食肉动物还有高低之分。

    在族群内部同样存在,人族内部总有统治阶层与被统治阶层,从村、乡、县到市,省,国家,本质上都是金字塔结构。

    你承认不承认,这个结构都存在。

    王二也不信什么公平民主自由,从自然界脱颖而出的人类,爬到金字塔顶端,那就是一条杀戮之路。

    人类的基因就隐藏着这些气息,你想摆脱掉,那根本不可能。

    佛教,佛、菩萨、罗汉一直到居士与信众,你以为不是阶级?你认不认为,它的本质也是阶级的结构。

    西方教,教皇、大主教、主教一直到牧师与信众,你以为不是阶级?你认不认为,它的本质也是阶级的结构。

    自人类产生私有化以后,人类的思维与思想得到了极大的进步。换句话,私有化是人类进步的标志。

    那些高唱公平的人想回到哪里?即使动物也为了领地,为了繁殖权利也去斗争着。

    世界最大的公平就是给你争斗的权利,你弱,不要怨天尤人。你要坦然面对现实,明白自我与自我的能力。

    而很多人喜欢关注结果,其实你去做了,去努力了,至于结果,还是享受过程吧,最终而最终的过程不过是你死了。

    在死面前,很多结果都不算个事情。如果算是事情,那就死好了。最坏的结果,也就是死亡。

    这个世界总有奇葩的人,比如老庄。

    老子,小国寡民,老死不相往来。够自娱自乐。

    庄子,相濡以沫,不如忘情于江湖,我与这个社会的人没有关系。够自我。

    如果你能做到,你也是圣人,但王二前世的宇宙国,几千年,也不过出了两个。

    王二也理解世界必须要有多样性,有他这么想的,也有很多种想法,这样看世界的方式才丰富多彩。

    人类不会因为一种想法而陷入自我毁灭,多种思想,多种选择,多种人支撑起这个世界与人类社会。

    你做你想做的事情,坚持你自己就完了。

    王二回到咸阴城,有开始开始潜修,他要跟随新人的飞船一起回门派。

    据说,清虚门的精英弟子李世民这次遭到嗜血堂叛徒赵江的偷袭,清虚门上层大怒,通缉其人。

    据说,没人知道嗜血堂叛徒赵江是如何混进炫熔洞,也不知道他是否离开。

    据说,天凌派、清虚门、雷音寺、阴魔宗、黄泉派、嗜血堂各获得一枚金阳果。

    据说,一小门派元婴长老的子孙在炫熔洞内被杀,其元婴爷爷得知此事,飞到炫熔洞前泄愤了三天,把炫熔洞上面的山足足削了一层,洞里的通道也发生了剧烈地变化。

    据说,还有很多小道消息,王二没事也去门派办事地坐一会,与负责的师兄小酌几杯,师兄也聊起这些谣言。

    洞里出来二十来天,刘玉找到王二,王二给了他两坛灵酒,告诉他用法,刘玉感激不尽地告别了。

    鲁甲牛回到咸阴,找了个货运飞船回了阴魔宗。

    反正王二认识的也没几个人,他倒听说白晶小队也在外历练,已经开始闯出一些名号,叫阴魔六子。

    王二听到这个消息,乐了好几天,阴同y贱的y,y魔啊。

    王二回来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收拾获得的乾坤袋,里面东西五花八门,很多东西王二都不知道是什么。

    分批分类,主要几大项,丹药类,法器类,符箓类,还有各种资源类如植物、动物、木材、矿石。

    有些大众货色让咸阴办事地师兄帮着处理掉,还有一些有门派特色的,很难处理,都被分解成原材料。

    剩下些不容易被发现出处的,咸阴城也有黑市,到哪里去销赃。

    在黑市也收购了不少矿石,王二打坐的一个主要任务就是把矿石分类,按比例进行吸收,门派是有书专门指导武器对矿类的吸收。偶尔有极为特色的矿石,他只先吸收一点点,给以后打基础。

    这些矿石门派也有,可需要门派贡献度,如果需求量大,用贡献度换是得不偿失的。

    王二在黑市大量采购铁矿与铜矿,每个需要几百吨,运送到他新租的带大院子的租屋中。

    每天打磨淬炼这些铁铜,使其变成精铁精铜。再不断淬炼精铁精铜,使其变成铁玉铜玉。

    在经过一道工序,变成铁母铜母,将近千吨的铁矿与铜矿最后只剩下各两斤多。

    这需要大量的时间,而耐心地打磨淬炼,越到后来对真气控制要求越高,这也是对真气的一种训练。

    王二觉得,如果自己没能力晋级,在门派贩卖这个也不错。一两铁母或铜母在门派都能卖上一百贡献度,王二半年就能获得四千门派贡献度。

    这种东西,筑基一般没有这么好的控制力,而金丹做起来也不见得比王二快,最重要一个是真气凝练度与真气控制能力。

    获得了铁母铜母之后,王二细心用武器吸收,这是筑基期武器的基础,也是支撑武器在筑基区吸收矿物的根本。

    修炼起来是不会考虑时间的,都在过程中,没有结果,大家都是在翻越一座山峰,看了看前面更高的山峰,然后继续。

    你说你在地上歇一会,那多人会不知不觉超过你,所以很多人即使爬着也要往前爬。

    这与人生很像,有人说王二又谈人生了,事就是这么个事,你得多角度理解。

    很多人在你的生命中停滞不前,你爬上一个又一个高峰,你站在人生的巅峰,一览众山小。

    然后,你死了。你不知道的是,你超越了很多人却还活着,他们远远看着你死去,他们还坚持活着。

    这是因为你们在一个世俗的世界,生命就那么长。在修真的世界,你不晋级就意味着生命遥遥可期,在前面停留的人在预期上比你活的时间长。

    而如老庄这样的人,也从来不曾停止对自己内心的追求,直到死亡。

    你不努力,没人在乎,世上不努力的人多了,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也别拿自己不当事,找到你认为的平衡,不是对立,不是极端,而是平衡。

    一天,王二正在休息,有仆役过来请他过去办事地。

    原来每十年一次的招徒又开始了,主事的师兄请他一起去咸阳,那里才是门派飞船停靠的地方。

    王二处理好私事,随师兄一起去了咸阳。

    在咸阳的是一位师叔,每个王朝坐镇的都是金丹,这也是他们历练的一部分,每十年会轮换一次。

    蒙恬师叔也在,原来他申请了到秦朝都城来坐镇十年,下个十年就是他,时间很近,他就没有离开。

    大家寒暄了几句,王二就被安排了住处,等着新人测试的召开,王二也被安排了任务。

    时间转瞬就到,王二被安排在测试灵根处,按王二的说法,看场子。

    没有人敢闹事,可总要有人做在那里装装13吗,代表各大派以表重视。

    王二倒是轻松,该打坐就打坐,该运行真气就运行,只是对刀的淬炼还差一些,在大庭广众之下,不好做。

    他对这些新的被招收弟子也没有太过在意,没有拉帮结伙的意思,他也不觉得自己有那能力,主要是烦这些事。

    在没事的时候,他也会去饭堂,这个毛病他是改不了。

    他这种正式门派弟子与那些新人的饭堂还是有区别的,只会更好。

    王二吃得不亦乐乎,他这次不会叫人,这事也没什么意思。

    王二随着招收新人弟子的飞船走了,这片区域有十个王朝,秦朝是第四个,后面还有六个。

    他像自己新人那年一样,每到一个王朝就胡吃海喝一翻,飞船起飞,他就回来化食。

    偶尔也有门派出来游历的弟子赶着这个机会回阴魔宗,也碰到原来新人的时候,与白晶在各朝吃喝的弟子,王二没有搭理他们,本来就不熟。

    还有练气的时候,那二十一中的几个,王二熟视无睹,倒有几个过来打招呼,一看王二拒人千里之外的臭样子,也都转身离开了。

    王二真的不在乎,谁不知道是谁的过客,或者是他自己,或者是他们。不想就不理,嘴长在他脸上,他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好了。

    美食陪好酒,现在初级灵粮酒已经效果不大,王二觉得回去可以酿中级灵酒了,中级的效果也比现在的好多了。

    回去还要存储一批魔核,魔核碎片抹上去的烟早没了,虽然这些烟的效果差,也比一天单纯打坐的效果好。

    王二不准备把这项技术卖给门派,白晶他们也不知道,谁又没有秘密呢。

    经过两个多月的旅行,王二终于回到了门派,要做的事情还真不少,回去报备一下筑基中期,还要酿酒制烟,这次历练发现自己的不足,还要找时间去看看书,找找答案。

    这都要花时间,王二开始忙碌起来。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