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等待1

    普通人类大约六十岁,练气一百五十岁,筑基三百岁,金丹七百岁,元婴两千岁,化神四千岁,炼虚八千岁,大乘一万二千岁,渡劫两万岁。

    王二先回到自己的住地,简单收拾了一些,就去内务堂报备了自己回门派与筑基中期的情况,与清风师祖扯了会,又去了建造堂找明月师祖说明了情况,申请拨点中级灵粮制造一批酒。虽然中级灵酒对元婴用处不大,但对于清风明月等师祖的吸引力还是大的,门派酿造的灵酒口味太一般了。

    又去了藏书库办理了权限,去演武堂领取了铭牌,才回到住地。

    吸上一根雪茄才想起烟草的事情,又跑到门派外的城镇,与种植烟草的联系了一批烟叶,回到内务堂挂起长期收购中期魔核的任务。

    新弟子刚到,灵食种植与养殖还不行,找到他这期在练气区的,原来送灵食的那帮人,签订了契约,才又姗姗回到住地。

    重新点上一根雪茄,在躺椅上想想回来的规划。

    三点到六点的打坐是雷打不动的,七点到十点去藏书库去看书,十一点到下午五点在洞窟练功,晚饭后接着打坐,晚上十点休息,第二天三点起床,开启下一天。

    据下次灵粮收获还有三个月,他正好做个调整。

    看完书之后,还是要保持白天下洞窟,王二自己在与赵江的打斗中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需要加强的地方还有不少。

    第二天,王二就开始他自己的计划,开始去看书,他有意识寻找一些掩盖气息,掩盖杀气的方法,还要重新温故一遍基本步法,把现在的步法都还原成基本步法,这是一项艰苦的工作。

    对于速度与耐力,王二也有自己的训练计划,早餐吃完,七点之后,在门派找到一片针叶林,变速跑一个小时,然后再去看书。

    他前世曾经看过一本小说,有人在这种针叶林跑步,变成应激反应,自动躲避尖锐的针叶。是不是真的,他不知道,总要试试。

    王二还学了把刀收到身体里就行温养的方法,筑基期可以练,但没什么人去练,是因为一般筑基弟子真气凝练度不够,这对于王二都不是问题,他现在可以收进身体。

    这样刀可以随着真气在身体里运行而时时得到淬炼,不像之前还要拿到手上,才能与刀进行沟通。

    对于刀的技巧,王二丢掉一切招式,只用基础刀法,原来是借着基础刀法的快速,他有机会还会变为刀法,现在是彻底丢掉刀法,一门心思用基础刀法,按王二的想法,这或许就是返璞归真吧。

    王二是有习惯的人,偶尔打破习惯不是不行,但要改掉习惯很难。这不,他每次来到洞窟,还是不知不觉站上十分钟,再进去。这已经养成一种习惯,他感觉能让自己的心变得平静。

    也有人试图与王二说话,可王二理都不理别人,只是站在那里发呆,好像根本没有听对方说些什么。到了十分钟,不管对方说还是不说,招呼也不不打,直接钻进洞窟。

    对于洞窟的训练,王二原来做到适可而止,不强求自己。可自从与赵江比试完之后,他开始逼着自己进行更深的对抗,对怪物的质量,随自身的速度,攻击强度都有了深的要求。

    原来他都是与无法破自己防御的怪物进行战斗,现在不是了,他与能破开自己防御的怪物进行战斗。流血是必然的,战斗的流血也是必然的,如果不做充分的准备,只依靠一股很劲,常在水边走,哪有不湿鞋,湿鞋代表着你的死亡。

    我们做好准备,还无法避免死亡的时候,起码在活着的时候,我们自己试着去做了,没有遗憾。

    我们明明知道可能会发生这种情况,还自欺欺人地无视,最终因为这个而出现死亡,别怨天尤人。我选择了不同的道路,可能结果一样,一个没有遗憾,一个徒留遗憾。所以,你选择的道路,就应该给自己少留下遗憾。

    想不到没关系,人要承认自己是无知的,是有狭隘视角的。可想到了,你就让自己动起来,做好你应该去做的事情。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与刻苦的人。

    王二内心是充实的,他有事情去想,有事情去做。

    到了灵粮收获的季节,他在建造堂拿到一批制造中级灵酒的任务,私下里也接了一些制造中级灵酒的活,在建造堂自己的酒坊指挥着几个仆役做其他工序,主要工序别人做不来,还要他亲自动手。

    他也私下里传了几个人酿造酒的方法,他们能够出产初级灵酒,王二也不贪墨,还真有两个突破了练气六层。

    不过几人表示还在王二这里工作,出去没有酿酒工具,就等于没有灵酒,想晋级可是难上加难。而在王二这里,除了自己能喝到灵酒,多余的可以贩卖出去。王二也只在酿酒的时候对他们严格,其他时候都放羊,他们也有机会拿着门派贡献度去学习自己想学的。

    即使成不了筑基,依靠酿酒手艺,他们也可以在建造堂混成低级建造师,比一般仆役要好得多。

    王二用来收购魔核的贡献度都来自嗜血堂那九个铭牌,每个五百贡献度。

    “还是杀人来钱快啊。”王二想起这事就感叹。

    烟叶收购完成,初期加工在白晶他们工厂完成,再卷烟之前,王二收了回来,用真气化掉魔核,涂抹在烟草上,然后自己自己亲手卷成雪茄。由于这次收购的魔核多,他疯狂制造了好一批。

    烟草工厂的份额,白晶小队其他五人各占百分之十,王二与白晶各占百分之二十五。当然,送礼的费用,是大家公摊的。

    灵烟、中级灵酒制造好了,王二又一顿送礼,他不在的时候,都由白晶完成。

    灵烟现在销售的产业越做越大,已经形成规模。开始王二让白晶他们大力培养市场,以他们的雪茄为标准,工艺进行严格保密。总有人会研究明白,但培养市场的目的就是大家还喜欢原来的口味,这也造成了他们制造的烟草供不应求的局面。

    市场上开始出现很多假冒他们的雪茄,但抽起来总不是那个味道。在王二的引诱下,白晶突发奇想出创造了防伪标识。

    王二也告诉白晶,千万不要粗制滥造,他们现在就这么大能力,在市场的占有率属于高端。粗制滥造容易把自己的产品走进低端,那样大家得不偿失。

    “我们的口号,只要对的就是贵的,不欺骗客户。”白晶在王二的勾引下又提出口号。

    据说,有几个奇奇怪怪的人还来找过白晶,说了一些很奇怪的事情,白晶一脸懵逼。王二判断,一定是穿越者联盟那帮人,幸好有白晶在外面挡着。

    王二玩得是中层路线,不走平民路线。他也不想拉一帮人,自己当老大。对于中层,别难为他就行,大家互惠互利。别看那些酒,那点烟,对于元婴大佬都是小玩意,他们并不太在乎这些。他们也同样看重王二与白晶等人的潜力,人都是利益动物,尤其在封建社会这种生产力不发达的情况下。

    白晶经过青帮也认识到自己的能力,明白了自己到底想干什么,其实没有不断的晋级,他什么也不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

    有一天他们都成为元婴大佬的时候,这些也都是小打小闹,站在不同视野看到的问题是不同的。

    你是大佬,自然一堆人围着你转,然后形成一个利益集团。你也会有看重,还会来事的弟子。他送点独特的东西,你欣然接受,双方你好我好大家好,何乐而不为呢。

    真要发生利益纠纷,大佬们不出头害你,还能通风报信,你就值了。别期望他们会帮你,那不是你能力范围的事情,他们也不是你爹,只这么点东西,人家不帮忙也是应该的,再说人家凭什么帮你,就为这点东西?你把自己那点东西看得太高了吧。

    即使你投奔元婴大佬,上面的层次都是利益交换与妥协,说不上那次把你交换或妥协出去,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到时候别怨天尤人,那是你没把这事看清楚。

    你没看清楚,想不明白,那就是你的问题了。什么事情多找找自己的原因,别老是说别人如何如何,怎么不想你自己呢?

    如果你也是大佬,甚至比大佬还高级,你看看有几个人会交换或妥协你,而是你去交换或妥协别人了。

    所以,打铁还需自身硬。在这个世界,谁拳头大谁有理。

    王二自己也想得明白,所以很少扯那么多事情。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是上世他才认识到的,有多难。怡然自得,都是人的追求,很难实现。

    王二在酿造完一批酒,制造了大量雪茄之后。每天早晨打坐,吃完饭去针叶林跑一个小时,还是有效果的,对全身肌肉的控制,从有意识到无意识,为此在在睡觉前没少自言自语,整体意识却根本不再出来。

    跑完就去洞窟训练自己的对抗能力,身上伤疤越来越多。他是可以恢复一些伤疤,感觉与前世整容似的,还是保留一点真实的自我吧。所以,伤疤都留下来了。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