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等待3

    王二对此消息并没有表态,他那几年两个意识应该是在争斗,也影响到他本人,有种分裂的感觉。

    而那时候遇到林月娥,他只感到很舒服,还能消解自己的心情。

    游历回来,他已经解决了意识的问题,还是喜欢在练功洞窟呆上十分钟,这是个习惯。

    有没有林月娥,他都很舒服,他也不断定他真的是否喜欢她,所以白晶的几次提议,他都没有说话。

    当你不确定的时候,不要急于表态,你问过你的心,既不期待,倒也不反感,那就随缘好了。

    大家又开始开白晶的玩笑,白晶小队曾经游历过一段时间,他这人也是好交好为,认识了不少朋友。

    偶尔会有认识的来阴魔宗拜会他,他也是尽心招待。

    前一阵子六欲宫来了三个女弟子,其中两个对白晶有意思,可白晶却对另外那个女弟子有好感,结果几人不欢而散,白晶为此还偷偷摸了眼泪。

    大家开始嘲讽模式,白晶则学起王二,你们说你们的,我就是不听也听不见。

    你玩我乐也是一种放松的方式,到了九点王二把众人撵了回去。

    第二天还是照常的作息,他不会为谁改变自己,除非那个人值得他去改变。

    现在在针叶林里变速跑,身体基本不会被针叶挂到,皮肤与肌肉甚至可以自动收缩,甚至变形。

    看到前面的事物,身体自动做出调节,从有意识变成无意识,王二还试着用神识扫描,闭着眼睛跑,这样的效果不好,还需要不断的训练与加强。

    八点来到洞窟,照例呆了十分钟,没有人过来搭闲,他也乐得清闲。

    然后进入洞窟,他现在选择筑基期第七层,筑基期一共就八层。里面是正规的魔兵与魔将,七层最里面还有一个魔皇。

    八层王二实际去看过,里面每一面一个魔皇,里面是成建制的魔将与魔兵。如果说七层是分散的魔兵、魔将、魔皇,八层就是由每个魔皇带领一只军队。

    王二现在还只能在魔兵与魔将中游荡,对于魔皇他还需要锻炼一段才能击败。

    看见魔皇,王二就有种掉哈喇子的感觉,他曾经收到一颗魔皇的魔核,处理后的雪茄,味道不是一般的好,而且效果明显。

    王二只做出一组十二支,抽完二十支他竟然增长了百分之一真气。

    这里唯一遗憾的就是魔兵魔将都只能凑成一小堆,最多三五个,强度一般。他也试过坐在几个魔将群中,他还是承受不了攻击强度,杀魔将倒不算很费事。

    还是先把身体抗性提高好了,不同洞窟,魔兵魔将的属性不同,这也是对不同属性抗性的提高。

    这样过了两个月,王二才碰到林月娥。林月娥见到他开始述说游历的所见所闻,王二只是听着,不是两眼迷离,是真的用心在听,虽然晚上回去之后,也想不起她说什么,他还是蛮认真地在听。

    到了十分钟之后,他一定会转身离开,不论她说没说完。她也养成习惯,只说十分钟,她说他听,十分默契。

    偶尔,林月娥也会问些修炼上遇到的问题,王二才会开口解答,也不管对方是不是能够听懂,他只顾讲他的理解。

    林月娥实际上还在筑基初期努力,她也曾有个她那期如王二这样的男友,不是暗十那种。不过,因为距离越来越远,后来不了了之。

    她也知道自己是什么水平,当初遇到王二的确是有疑问想问,王二倒没有像她听说的,距他人千里之外,还认真的回答。但只给十分钟时间,不论说没说完,转身就走。

    这与林月娥前男友可不同,前男友是个很会照顾人的男人,也非常体贴。不过,她也知道这些人都有奇奇怪怪的也不算毛病,他们应该说对时间要求都很高,都是练功疯子。

    到后来,林月娥有什么个人的事情也会与王二说说,王二除了练功的事情,其它是不会给建议的。她也是发泄发泄自己的心情,对方没有表态,更没有表示。

    她发现如果是问关于练功的问题,王二眼睛是明亮的,可她说其他的时候,他的眼神迷离。

    听不听无所谓,她说出她想说的话,也是种解脱。

    当有些事情变成习惯,双方也接受这种习惯,那一切就很自然,自然就是舒服的状态。

    当她听到他要去游历的时候,有些失落。但起码他与她说了,这也不是她能决定的事情。

    她之后变得很孤独,心灵上的孤独。她会在每次达到洞窟的时候停留十分钟,就十分钟。

    这,是一种习惯,与其它无关。

    过去了几年,她越发孤独,于是她决定自己也出去走一走,看一看。

    一走就是很多年,她以为她能忘记很多东西,可回到门派的时候,她又记起那些,曾经快乐的与曾经绝望的事情。

    她以为她能忘记他,可这么多年过去了,不仅没有忘掉,还会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

    她无法释怀。

    当然,那个他与王二一毛钱关系也没有。

    回来之后与较好的朋友也说了说游历的事情,她们也说了近些年门派里的事情,其中就有灵烟灵酒的事情,她也得知王二回来了。

    她按以往的时间去洞穴,并没有碰到王二,后来才知道王二换了时间。

    她只把王二当做一个朋友,能说真心话的朋友。而王二对于她说什么不关心,只是舒服不烦人就好。

    双方谁也没有把对方当做恋人或可恋爱的对象,只是萍水相逢,简单在一起呆十分钟的朋友。

    有一天,她与王二谈到了自己感觉自己已经到了筑基初期顶端,可对晋级中期没有信心。

    王二这时从迷茫中清醒,告诉她,

    “你需要找到方式去看这个世界,抄袭也是一种方式,但要有深刻的理解,走出自己的路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

    “嗯,”林月娥想了一会,也没听明白。“我还是没太懂。”

    “这么说吧,你怎么看这个世界,是圆的还是方的,或者是其它样子的,你要把它想清楚。当你不会想的时候,你去找别人怎么说这个世界的样子,然后你假装以为自己就是那么认为的,就别人说的世界的样子进行深入思考。”

    林月娥摇摇头表示还没听明白。

    “这么说,阴魔宗认为世界是以暗世界为主的,清虚门认为这个世界是太极的,雷音寺以为这个世界是光明的。你选择一种看法,然后加深对此看法的认知,当你的认知与阴魔功结合就是你晋级的源泉。”王二解释道。

    “嗯,我好像有点明白了,谢谢。”林月娥说道。

    王二眼睛又迷离起来,显然没有听见。

    每天林月娥在固定时间与王二谈十分钟,王二进入洞窟,她则去找书看。

    时间好像过去很久,王二突然站在洞窟边听林月娥说着什么,他晃了晃头,好像有什么事情,他突然想起又忘了。

    好像到时间了,他转身进了洞窟。

    是什么事情,刚才想起来,又忘记了,他边打怪边想着刚才的恍惚。

    想了很久,他想不起来,于是又放下了,专心打怪。

    王二觉得最近有些恍惚,很多事情记不住,也想不起来,越来越容易忘记,总是很难想起什么。

    与白晶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也是,听着他们的谈话,突然之间想起什么,可怎么也想不起来是什么。

    他的注意力也越来越分散,在洞窟打怪还能好点,他自己有事情的时候都还会专注,一旦无所事事的时候,就会呈现这种状态。

    他也发现了这种状态,也告诉自己这样可能不对,但他不知道怎么改变。

    他也曾想过自己的状态,有点像某个小说里的状态,他知道那不是他想要的状态,他决定开始说话。

    与林月娥在一起的时候,他也开始说话,他说话她在听。

    不过说着说着,他又陷入到迷离的状态,好像林月娥再说,他在听,她说什么他总是记不住。

    他也曾试着呼唤主意识,像问问怎么回事,可主意识没有再回答他的问题,保持沉默。

    “难道我又分裂了?”王二也曾问过自己,他觉得又不太像,“那,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我有自我,我不会屈服,我就是我。”王二开始不断告诫自己,“我就是我。”

    一天林月娥在说话,王二突然从迷离中醒来,貌似很悲伤对着她说,

    “我好像失去了自我。”像个委屈的孩子。

    可能是母性,可能出于朋友,林月娥抱住王二,

    “别怕,有我在,别怕。”两人陷入一种很奇怪的状态中去。

    可到了十分钟,王二还是挣扎着离开,进入洞窟。

    在那次以后,洞窟口有个很奇怪的现象,一个女人搂着一个男人,时不时女人说着什么,男人眼色迷离。要不然,男人说着什么,他们一起眼色迷离。

    有一天,女人搂着男人说,

    “要不你娶我吧。”眼色迷离。

    男人挣扎着想起来,最终还是没有起来,眼色迷离地说道,“好啊。”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