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等待4

    林月娥搬进了王二的住处,白晶他们也过来表示庆贺,王二傻笑这,很甜蜜的样子,可眼色迷离。

    有一天,一个金丹的师叔在洞窟找到他,

    “你最好离林月娥远点,她是东方师兄的人。”金丹。

    “谁?她现在跟我在一起,关别人屁事。”王二不知道她的那个他是谁,王二从来也没问过,没有那个必要。

    “行啊,小子,一个筑基就这么嚣张,除非你一辈子不出阴魔宗,你这种说法就是在找死。”金丹。

    “你吓我呗,我好怕怕。”王二面无表情。

    “我劝你还是离开她,对大家都好,东方师兄你是得罪不起,他现在是掌盟天霸真人的徒弟,你拿什么与他斗。”金丹。

    王二边杀怪边眼色迷离,并没有回答。

    “喂!小子,我与你说话呢,”金丹。

    “呃?你是谁?找我有事吗?”王二

    “小子,你和我装疯卖傻呢?”金丹非常愤怒,可王二又没了声音,颜色迷离。

    “小子,你到底想怎么样?”金丹实在受不了了。

    “呃?你是谁?找我有事吗?”王二又从迷离中转了出来,说完这句话又恢复了迷离。

    “好,小子,你等着,有你好瞧的。”金丹直接被气走了。

    王二在八层杀着成堆的怪物,由于法阵设置,这里的魔物无法发现到筑基以上的人,筑基以上的人也无法攻击到此处的魔物。

    八层这里的魔物由魔皇的指挥,魔将带着魔兵,攻击不仅有层次,还有节奏,这要比胡乱攻击威力大得多。

    王二现在的攻击不再计较躲闪与步伐,就是硬碰硬,身体的直接碰撞,身体的各个部位都是武器,都可以攻击。

    每天出洞窟,他浑身是伤,每天积累的伤,没有好再次变成伤口,看上去惨不忍睹,可王二却是眼色迷离。

    回到住地,林月娥已经做好饭等着他,先给他擦干净身体,然后涂上伤药,然后吃饭。

    吃完饭,王二习惯性点上一根雪茄,而林月娥则先给他倒了一杯能快速补充血液的药剂,再去收拾碗筷。

    回来两人坐在一起,都眼色迷离地说着话。

    如果你能听见他们说话,就好像两个新婚的小两口,甜甜蜜蜜,这哪里像平时的王二?

    “老公,今天的饭菜怎么样?”

    “老婆,非常好吃,我最喜欢你做的饭菜,我真希望吃上一辈子。”

    “嘻嘻,老公,你喜欢就好,我会每天给你做。”

    “那我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老公了,老婆,你对我真好。”

    “老公,你好好练功,我好好照顾你,你说我们以后要男孩好,还是女孩好?”

    “你喜欢我们就多生几个。到时候我们老了,儿孙满堂,你说那得有多幸福?”

    “是啊,我都有点迫不及待了,今晚上我还想要。”

    “好啊,就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怀上小宝宝,那样你就别动了,我找个仆役专门伺候你。”

    “行,你是一家之主,我什么都听你的。”

    “不,你说什么就是命令,我会绝对服从的,老婆,你放心。”

    “……”

    到了七点,王二面无表情地回房间,开启法阵开始打坐,貌似刚才那些情话他一点都不记得。

    最奇怪的是,说话的王二与林月娥都不是平常说话的声音。

    晚上十点,王二停止打坐,林月娥溜了进来。

    “你是谁?”这是王二原来的声音。

    “老公,想我了没有,我们好久没在一起了。”这不是林月娥的声音。

    “是啊,老婆,我也好久没有碰你了,今天晚上来一下啊?”这不是王二的声音。

    “讨厌,你最坏了,轻点,轻点……”不是林月娥。

    第二天三点,王二习惯起床,林月娥好像没有来过,王二也不记得昨晚的事情,开始打坐。

    六点王二下楼准备去做饭,可看见一个女人在忙碌着,他一愣,还回头看了看房子,的确是自己的屋子,

    “你是谁?”这是王二的声音。

    “老公,你起来了,在那里坐一会,早餐马上就好。”不是林月娥的声音。

    “哦,谢谢老婆,每天都起这么早,我真过意不去。”不是王二的声音。

    “老公,你又说那话,我给你做饭是应该的。”不是林月娥的声音。

    “……”

    吃完饭,王二习惯点上一支雪茄,林月娥给他倒了一杯能快速补血的药剂,开始收拾碗筷。

    回来两人坐在一起,都眼色迷离地说着话。

    “老公,今天的饭菜怎么样?”

    “老婆,我最喜欢吃你做的饭菜,我真希望能吃上一辈子。”

    “嘻嘻,老公,你喜欢就好,我会每天给你做的。”

    “那我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老公了,老婆,你对我真好。”

    “……”

    下午五点,王二回来。

    “老公,今天的饭菜怎么样?”

    “老婆,我最喜欢吃你做的饭菜,我真希望能吃上一辈子。”

    “嘻嘻,老公,你喜欢就好,我会每天给你做的。”

    “那我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老公了,老婆,你对我真好。”

    “……”

    白晶小队这些日子偶尔也在白晶的住地一起吃饭,

    “哎,你们最近觉没觉得王哥最近状态有点不对?”白晶说道。

    “是啊,我们几个还私下里说过这事,他与那个女人在一起之后,好像快乐了不少,但怎么看都不像以前的王哥了。”张凯回忆道。

    “你们不知道,我有一天去王哥那里,想蹭顿饭,你们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白晶神秘地说道,大家也都看着他。

    “我与他们吃完饭,他们无视我在那里打情骂俏。”白晶说道。

    “切,我以为是什么,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张凯说道。

    “是啊,本来没什么好奇怪的。只是我没过几天又去了,他们吃完饭还在打情骂俏。”白晶说道。

    “晶啊,你是不是也想女人了,哥几个给你找一个啊。”张凯调侃道。

    “我说正经事呢,他们说的话,我感觉奇怪,好像在哪里听过。于是我又去了一次,结果你们知道我发现了什么?”白晶故作神秘,大家知道白晶一惊一乍,都不以为意。

    “哎,你们别这个表情,我知道我有时候不太靠谱,但这事千真万确。因为我又去了,第!四!次!”白晶特意低声还拉长声音,成功的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快说啊!”白晶还在那里装模作样,大家着急了。

    “我只确认了一件事,他们四次吃完饭之后说的话是一模一样的。”白晶神秘地说。

    “你又骗我们,狼来的太多,仔细一看都是狼狗。”有人调侃他。

    “不,我说的是真的。而且我发现如果我们一起去,他们还算正常,可我单独去,却真的听到了四遍相同的话,而且他们无视我在旁边。”白晶确认到。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可真奇怪了。”张凯疑惑道。

    “这事你们也别不信,明天你们谁自己假装去蹭饭,然后连续去,自己听听他们说话一不一样,然后我们在一起去一次,不就知道了吗。”白晶笃定自己看到的是真实。

    “那好,这几天我们轮流各自去两次,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张凯说道。

    过来十一天,他们又聚集在白晶的住地。

    “晶,看来你说的是真的,我们几个还对过,听到的话是一模一样,连一个字都不差。”张凯说道。

    “是啊,昨天咱们一起去,是不是就没出现那种情况,只是他们几乎没说话,都是我们再说。”白晶深感忧虑。

    “王哥是什么时候出现这种情况的?”白晶又问道,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什么时候我不知道,平时咱们聚会,王哥还很正常,高兴的时候还会多说点话,或者唱首古怪的歌。可自从他跟着那个女人之后,想起来,好像说话越来越少,现在基本也不说话了。”张凯说道。

    众人也开始分析,最后得出结论,就是王二与林月娥接触之后出现的问题。于是,大家又商量了办法。

    第二天,白晶与张凯下午提前出了洞窟,在门口等着王二出来。

    王二准时在十七点出来,

    “王哥,练完了。”白晶。

    “小晶啊,你也在这里,干嘛呢?”王二看起来很正常。

    “呆着没事,正好看见你了,最近怎么样?”白晶问道。

    “最近很正常啊,你们最近怎么没去我哪里啊?”王二说着说着眼色又开始迷离。

    白晶与张凯互相看了一眼,心话,这十几天我们天天去,还没等他们说话,

    “小晶啊,你也在这里,干嘛呢?”王二好像又恢复过来。

    白晶与张凯又相互看了一眼,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小晶啊,你也在这里,干嘛呢?”也不知道说了多少遍,王二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白晶让张凯把其余兄弟都找来,大家就这么看着他在重复着这句话。

    快到七点,王二动了起来回到他的住地,大家也跟着进来,王二进了房间开始打坐。

    其余人也跟了进来,找了一圈也没找到林月娥,

    “还是回去想想办法吧,明天实在不行问问清风师祖他们。”白晶也无能为力。

    第二天,王二下了楼正要去做早餐,看见一个女人在忙碌着,

    “你是谁?”这是王二的声音。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