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等待5

    白晶第二天去找了清风师祖,把王二的情况说了一遍,清风师祖沉吟了许久,也没想出怎么回事,问了王二的作息时间,让白晶先离开,他再想想办法。

    清风师祖每天也是很忙,过了几天才有时间想王二的事情。

    在下午五点,王二出来洞窟,满身是伤回到住地,看到有个女人在忙碌着,

    “你是谁?”王二问。

    那个女人回过身来,……

    没有了,以清风师祖强大的神识,可以探测到门派的法阵里面,可在女人说话的一刹那,神识被隔绝了。

    这倒让他来了兴趣,用部分神识监控着王二的住地。

    晚上大约七点,被阻挡的神识又能看到了事物,王二起身,回到自己是屋内开始打坐,这都没有问题。

    到了晚上十点,王二收功准备睡觉。这时候,林月娥突然出现,王二一愣,

    “你是谁?”

    神识又被阻隔了,直到一小时之后,阻隔才消失,王二已经睡在床上,旁边也不凌乱,可清风祖师找不到林月娥的踪迹。

    清风祖师来了兴趣,继续监控,王二早晨三点起床开始打坐,到六点起床,这都没有问题。

    王二下楼,看见一个女人在忙碌着,

    “你是谁?”

    然后又被阻隔了,直到七点王二离开住地开始去针叶林跑步,这都没有问题。林月娥既没有出王二的住地,也没有做其它,在王二离开住地的时候,无法再被神识扫到。

    王二跑完步进入洞窟练功,这些都相安无事,直到他回到住地,这次清风师祖特意注意了下,当王二进入住地的一刹那,林月娥就出现了。

    清风师祖收回神识,坐在这里捋了捋他所观察到的事情。

    林月娥是在固定的范围内出现,只在王二的住地内。

    林月娥的出现与王二回来有密切的关系。按白晶讲,如果王二没回去吃完饭,到了时间王二回去打坐,是无法发现林月娥的。那么林月娥也是在王二回来的固定时间出现的,这个还有待观察。

    王二只要与林月娥发生对话,神识就会被阻隔。如果不说话,林月娥也是固定时间出现,但能被观察到。

    清风师祖又叫来白晶,让他们晚上在洞窟拖住王二,进行了一次观察,王二的住地并没有出现林月娥。可打坐完,林月娥在没有征兆的情况下出现在王二房间内,刚一对话又被阻隔掉,再一个小时后恢复。

    清风师祖也邀请了一次王二,没让他回住地,林月娥没有出现,晚上王二打完坐,林月娥也没有出现。

    那么林月娥的出现与王二和他的住地有紧密的关联。

    清风师祖也顺便查了下林月娥,的确是阴魔宗的弟子,九年前申请出门游历,两年前回来。

    清风师祖也借着吃饭的名义去了王二的住地,怎么用神识探查,林月娥都是实实在在的人,而饭菜也是真的。

    清风师祖有点想不太明白,于是找了几个同为元婴的朋友过来参考,再大家观察一番后,聚在一起。

    “怎么样,各位师兄看出什么问题来了吗?”清风。

    “问题是有,王二相当于一个开关,只有他进入他的住地,林月娥才出现。而林月娥却能瞒过我们的神识,说明她并不是一个自然现象,有可能是王二自己制造的。”明月祖师不愧是建造堂的扛把子,一说出来就与制造有关。

    “可是什么能把我们的神识隔绝?”红菱祖师说道。

    “这是问题的关键,我曾单独去过王二那里,神识是扫描不了,可我能听到他们的对话。他们也无视我的存在,我去了三次,他们的对话一模一样。我还真被无视了,哈哈。”清风。

    “可王二一旦进了自己屋内,林月娥真在我眼前消失了,我是眼睁睁看着,就突然没了,我怀疑我真的是元婴吗?”清风继续说道。

    “大自然的伟力是我们无法理解的,你当年游历的时候见过奇怪的事情还少吗?”明月质疑。

    “那倒是,那些的确是伟力,我们真的不明白。可这件事,我虽也不明白,但总觉得哪里奇怪。”清风。

    “是的。就是王二没回自己的住地,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他一旦回去就开始了。王二不在的时候,别人进去,也没有人见过林月娥,这是最奇怪的事情。”红菱祖师。

    “大家发现没有,林月娥其实并没有伤害王二,只是在固定时间屏蔽掉神识的探查,可用肉眼还是可以看到。不过,王二这小子真是练功疯子,我当年要是这么努力,可能进入元婴比现在快多了。”云淡祖师说道。

    “是啊,也不能怪咱们,王二这小子啥都不发愁,有门派贡献度,有魔石,他只是专心修炼好。”耀阳祖师感慨道。

    “专心?你这小子,当年有点小钱就去泡妞去了,你还专心?”云淡祖师揭耀阳祖师的老底。

    “我那不是劳逸结合吗。”耀阳祖师辩解道。

    云淡祖师站了起来,“那你说说当年青青的事情,你怎么能那么对她?”

    “老二位,别跑题,每次你们都争论这个,我们都听烦了。怎么聚在一起说什么话,都要扯到青青上面去。”清风祖师开始打圆场。

    两人怒视了一会都默不作声了。

    “清风,你查过林月娥吗?”红菱祖师问道。

    “查过啊,前几年出去了,几年前又回来了,没什么特殊的。她在新人期曾经交往过东方刚,现在是天霸师兄的弟子。后来他们分手了,也没有什么来往,其余没有什么了。”清风。

    “你查过林月娥原来住的地方吗?”红菱。

    “这个倒没有,也对,我现在派人去查查。”清风叫来人,去查林月娥原来的住地,几个人开始闲扯。

    “停,停,停。两位老哥哥,你们就不能别说青青的事情了,有能耐你们当面去和她说啊。青青虽然晋级慢点,现在也是元婴师妹,要不哪次我把她请过来,你们三人好好说说?”清风又开始劝解。

    “那个清风,还是不要了吧。”云淡。

    “这次我同意云淡的话,请她来真没必要。”耀阳。

    这时,刚才安排出去的弟子回来,在清风面前耳语了几句。几位都是元婴真人,这点声音也听得清楚,大家神色凝重起来。

    “大家也听到了,林月娥死在自己的住地里,没有伤痕,也不像自杀。”清风祖师皱着眉头。

    “哎,我想起来,当年我看书的时候,好像有种体质叫梦魇之体,上面描述是,梦魇之体大成的时候,会脱离自身身体的限制,成为一种实体灵体,就是说这个灵体是真实的,但必须是在主体死亡后,才能完成,这个难道就是大成后的梦魇之体?”红菱祖师兴奋地说道。

    “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了这个记载,梦魇之体既是灵体,也是实体,这是个相当高级的体质。这种体质不需要修炼,而是需要什么契机,书上也说得含糊不清。”明月祖师突然也想起来。

    “你们这一说,让我也想起来,据说梦魇之体大成相当于元婴境界。由于这种体质的特殊性,很难会见到,如果再能成长起来,在魔界也是极其恐怖的存在。”耀阳祖师。

    “这样,大家先不要轻举妄动,我向门派太上长老去汇报一下,看看他们有什么说法。”清风转身而去。

    过了一些日子,晚上王二练完功回来正在与林月娥吃饭,突然法阵被打开,清风师祖领着一位年轻人进来。

    “这位是一鸣太上长老,你们过来见礼。”清风介绍到。

    王二与林月娥放下碗筷赶紧过来见礼。

    一鸣太上长老仔细端详着林月娥,微微笑道,

    “不错,不错。小丫头,愿意当我的弟子吗?”

    “我只是个普通筑基初期的弟子。”林月娥一头雾水。

    “呵呵,你可能还不知道自己的情况。你已经死了,变成另一种形式的生命。但这种形式继续让你活着,你不再是筑基初期,而是元婴期的弟子了。”一鸣太上长老耐心的讲解道。

    王二却面无表情,眼色迷离,虽然很庄重,可不知道有没有听到。

    “我是死了?我是元婴?我……”林月娥自己也懵了。

    “你就别难为这个小家伙了,你的心魔也不是他,而是一个叫东方刚的人,他不过是他的替代品,何必呢?放下吧,跟着为师追求大道去吧。”一鸣太上长老如是说。

    “东方刚!”听到这个名字,林月娥眼里充满泪水,“我恨他。”

    “呵呵,什么事情以后再说,为师可以替你做主。跟我走吧,这个地方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你不需要替代品。”一鸣。

    “替代品,”林月娥看了看王二,又想了想,摸着王二的脸,“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我以为我找到了归宿,没想到你只是个替代品,真的对不起。”林月娥不知不觉留下了眼泪。

    “谢谢这些日子你的陪伴,让我感到温暖,让我知道了什么是幸福,真的谢谢你。”林月娥抚摸着王二的脸颊,而王二一脸迷离壮。

    “那好吧,我跟你走。”林月娥擦干眼泪,似乎变得坚强了许多。

    三人离开法阵,王二还直挺挺站着,

    “我就知道会这样……”一个声音从王二嘴中传了出来。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