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十年3

    散人集团进驻以后,就是各个小门派与真正没有背后势力的散人进驻。这些人也会被划拨一个区域,基本都是在边缘区域,而这个区域往往是最混乱的区域。

    各大派也会逐渐伸手这个区域,而最开始的战斗就是发生在这个区域,然后不断扩大。

    在混乱区域能存活下来的都是生存高手,不要小看小门派与散人,正是因为他们处于最底层,他们保命的手段与意识是最强的。

    一般到了八年之后,远古法阵内各个区域都是混乱不堪,各大派与友好的门派也尽量收缩在一起,防止敌对派别的攻击,还有各种不清不楚的小派与散人的攻击,能活下来的,不一定都能晋级成功,但没一个不是生存能力极强的人。

    只有经历过,只有比较过,你才会知道什么叫做残酷,残酷是快速成长的必由之路。

    王二每天跑步的松树林不远处就有一片小门派与散人的聚集地,这种聚集地按小门派与散人进驻的数量的多少而随时增加,东南西北都会有。有时候进驻太多,外围可能会连成一片,包围着主城。

    王二出来跑步的时候,只穿一条用某种动物皮,经过深加工制成的短裤,露着满身伤疤。皮裤弹性很好,透气性也灰常不错,王二一次定做了十条,又是一堆门派贡献度,又能装b。

    王二在松树林里变速跑着,前面会出现死尸,神识一扫描,从腐烂程度应该是昨晚被杀的。旁边没有血迹,那就是被杀之后被人扔到这里的。尸体已经开始变臭,身上不断有飞虫在产卵。

    再往前跑,出现更多的尸体,都**裸地躺在那里,显然身上所有物品都被人搜刮干净,连衣服都没放过。

    继续向前跑去,听到不远处有娇喘的糜浪之声,对此王二不会停留,只要不挡住他前进的道路,他也不会管这些事。

    经常来树林里的人,知道有这么一号人天天早晨出来跑步,挡路的都被此人轰杀了事。没挡路,即使在旁边,此人看都不会看一眼。

    也有人为了报仇纠集了一帮人,早上在树林堵着此人,结果被那个只穿皮裤衩的人暴起,杀死好多,再也没人来报仇了。

    有心人也在外围聚集地查过此人,此人从未出现过。再深究一下,发现他是从北门出来的,看来是某个大派的弟子。

    没人愿意拿生命开玩笑,也没人会为这种不知名的仇恨去报复,这里最不缺少的就是死亡。

    曾经的远古法阵,有散人在外围聚集地附近杀过从城里出来的三十六派成员,结果很残酷,被三十六派集体屠了一遍。后进来的外围成员到聚集地只看见满地的死尸,没有一个活人。

    至此以后,聚集地的人很少会在外围杀三十六派的人。至于在城里,只要你有能力,有方法,杀谁,杀多少人,都没人管你。

    王二在松树林偶尔也能听到女人的呼救声,可这与他有什么关系,这个糟烂的世界,自己的生存都是问题,他不会像鲁甲牛那样的圣母,这不过就是选择。

    以为你选择圣母你就伟大?只是你那么想了,于是你那么做了。以为我选择自私就不伟大,我的确不伟大,也从不用伟大来标榜自己。我就是我,你以为我伟大还是丑恶,与我有毛关系。

    不要把事情寄托在别人身上,你自己不强,那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何必怨天尤人。

    每天跑完回来,王二会坐在院子里抽根加料的雪茄,魔皇的魔核王二储存了不少,都用在来之前加工的一批雪茄上了。

    抽完雪茄,六个他雇佣的壮汉被放进法阵,开始每天的抗性训练。

    武器被制成狼牙棒的形态,棒子上面有减轻重量的法阵,还有属性法阵。属性法阵会吸收空气中游离的属性粒子,让狼牙棒打在身上,不仅存在一定的物理工攻击效果,还会有一定的属性攻击效果,武器会随着不断吸取属性粒子而增强属性攻击效果。

    王二蹲马步站住,一次两人挥舞着狼牙棒前后击打,每半个小时换一次人,共击打两轮,正好三个小时。

    这样能促进王二真气循环与血液循环,提高身体的抵抗强度与韧性。

    王二还是标准人的体型,不算高,也不胖。身体被击打会留下很多印记,在击打完成之后,专门有侍女给他全身涂上秘制的药膏,这些药膏并不便宜,还是门派刚研制出来,在实验阶段。

    王二也是厚着脸皮,通过清风师祖向医药堂拉来的赞助,美其名曰自己作为试验品,看看效果。

    在药膏的刺激下,不断进行拳掌练习,血管喷张有利于对药物的吸收。

    吸收的药物在打坐的时候,被运送到身体的各个器官与组织内部,不断强化自己的内部身体。

    一年很快过去,一天高子恒过来与王二商谈。

    “王师弟,现在城里也开始乱起来,我们这些筑基后期也要加入巡逻。我们每人一天,我与孔秀师兄各带两人,你带着三人,轮流巡逻。”高子恒说道。

    “好,那就这么办,巡逻的时候叫我就行。”王二答道。

    “那好,我们每天中午十二点进行交接,到时候我会找人叫你,这是巡逻的路线图,人手一份。”高子恒交给王二一张地图,上面画着一条线路。

    高子恒告辞,王二也没送,简单看了看路线图,以他的神识现在可以覆盖整个区域,要不要路线图都无所谓。

    一天中午,王二正在练拳,有人过来叫他,说巡逻的时间已经到了。

    王二跟着那人来到阴魔宗驻地的大厅,看见交接的是孔秀,两人也不多言语,孔秀告诉王二注意的几个重要点。并告诉他,不用一直巡逻,有个位置是专门休息的地方,每四个小时转一圈就行,一圈大约一个半小时。

    王二就领着三个师弟去了专门休息的地方,告诉他们休息,自己则跑到休息的后堂练起拳掌来。

    王二随时会分出一部分神识不断扫描着阴魔宗的地区,还有一部分神识关注着拳掌的练习。

    有位师弟表示不满,小声与其他两位嘀咕着,认为王二不负责任,其他两位让他小声点,以免王二听到。

    突然听到王二在后堂喊他们,三人跑了进去,

    “那个谁?你叫一号,你叫二号,你叫三号。”王二指点着每个人。

    “玛德,好不容易出现一次,连名字都不给。”二号心里骂道。

    王二从乾坤袋拿出一个地图,用手指了一个地方,“一号,你去这里看看。处理完,没有大事不用禀报。一会有事情我会喊你们,没事的话,你们在这里干什么都行,就是不能离开。”

    一号转身去王二指定的地方看看出了什么事情,二号三号回到前屋接着打坐。

    不断的有事情出现,三人也不断被派出解决问题,回来也不用禀报,大家继续干自己的事情。

    第二天六点半,几个扛着狼牙棒的壮汉走了进来,三位甚是奇怪。

    几个壮汉跑到后堂,开始轮流击打王二,看着王二比较轻松的样子,他们都不知道这是干嘛。

    到了十点,壮汉们拎着武器走了,又来了几个侍女,开始给王二身体涂抹药物,并不停拍打。

    之后快到十二点,王二带着几个人回去,与高子恒交接了一下,

    “没什么大事。”王二就这一句话,就回到自己的法阵内继续锻炼拳掌。

    高子恒也问了那三人感觉如何,三人照实说了,高子恒感慨王二的神识强大,他这次任务与王二接触,也知道他与孔秀都是练功疯子,这不禁对王二高看一眼。

    高子恒巡逻一遍回到休息之地,他也试着用神识去展开,发现自己才只能覆盖五分之一的范围,对王二神识的认识又提高了一块。

    对于晨跑,王二并不十分太介意,他已经形成应激反应,现在不过是在保持,即使十天不练也没事。每天都练习,只是自己也要放松一下。

    这天,王二正在巡逻时间,晚上附近的居民早早就熄灭了灯,以防发生不测。

    王二在巡逻的时候晚上是不睡觉的,筑基的人并不需要天天睡觉,打坐也可以缓解精神,而睡觉通常能彻底放松精神。

    他正在打坐,神识没有放松,还在不断扫描着所有区域。他当然可以扫描到附近的几个较好门派的区域,可那与他也没有关系,不再他的负责范围之内。

    突然,王二站了起来,来到前厅,

    “各位走了,过去看看,好像有大鱼到了。”王二叫起三人,就奔出休息之地。

    很快来到一片居民区,王二告诉三人隐蔽起来,自己也消失在夜色之中。

    刚才他扫描到一个筑基初期飞到阴魔宗所在区域,隐藏起来。后面一组五个人在,两个筑基后期,三个筑基中期,应该在寻找着前面那人。

    王二不会大声喊叫,“这里是阴魔宗,双手举高,接受检查。”这种废话,干就是了。

    他屏住气息,锁定位置,摸了过去。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