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十年4

    这几位正在这片区域搜索刚才跑过来的筑基初期的人,他们是关系不错的三个小门派的人。

    这几天他们一直盯着一个人,那人是一位筑基后期的散人,与很多人都能说得上话,一直没有单独出现的机会。

    刚才机会出现了,他们开始围杀那人。不过,在最后的阶段,那人拼着受伤硬冲出一条路。

    当他们追上那人,发现他已经死了,而刚刚的确有个人影闪过,于是他们又追了过来。

    双方差距没那么大的时候,杀人最快的方式是什么?当然是偷袭。

    王二感知几个人的位置,选定了一个筑基后期,在他必经的路上提前埋伏。

    当对方用神识扫过王二的位置,被王二欺骗掉,看起来是一堆死物,对方就不经意的走过。

    当对方后背全部暴露在王二面前,王二猝不及防打出直拳,对方感应出后方有攻击已经晚了,勉强避开主要部位,被王二一拳打破护体真气,打碎了他的左臂。

    这种老油条,除非你打死他,要不然怎么都能逃。在他发现后背有人,就直接后踢脚,可左臂的碎裂还是影响了他的速度。

    王二左手因为打碎了对方左臂,无法反震借力,只能快速出右手摆拳,直接打向对方的右太阳系。

    前面的人因为左臂被打碎,习惯收左肩,让右肩抬起。结果王二一拳又打在他的右肩上,就听见骨头粉碎的声音。

    “啊……”一声惨叫打破了附近的平静。

    前面的人双臂都不能用,一下子无法掌握平衡,倒在地上。

    王二小跳,“我跺,我跺,跺,跺。”

    其余四人飞快跑了过来,看见一个穿着皮裤衩,满身伤疤的人正踩得愉快。

    往下一看,他们之中的一位筑基后期正在脚下,已经稀巴烂了。

    皮裤衩转过身来,想要说话,可张着嘴巴就又是一拳。

    “咔吧。”又是骨裂的声音,被打之人还没叫喊出来,“包围,别让他们跑了。”皮裤衩汉子才发出声音。

    接着,皮裤衩冲进四人之中,左右开拳,与几人搏斗起来。

    一人猛刺皮裤衩,刺到皮肤上,根本无法刺进皮肤,反而弹了回来。

    皮裤衩随着剑的反弹,一拳打在他的胸口,他听到胸骨破裂的声音,他全身一热,好像心脏也被挤压了一下,怎么心跳没了?怎么黑夜变得明亮?怎么又看到曾经心爱的那个女孩?

    “怎么,怎么,怎么那么多,我只想问你,怎么还不去死?”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他想努力看清楚皮裤衩长得什么样子,怎么……。

    打斗还在继续,不会因为谁的死去而停止。

    “跑。”其实能站着还有四人,包括王二,但能动的只有三人,其中一个镶嵌在墙里。

    两人不敢把背后露给皮裤衩,拿着武器慢慢后退,王二却不在乎他们的攻击,直接追上剩下的筑基后期,丢下一个不管不顾。

    那人一看转身就跑,可没跑几步就被三个人包围,二话不说,战在一起。

    一个真拳迅猛地打了过去,筑基后期把剑一横准备挡住,拳头直接打碎剑,轰在头部,

    “砰……”脑浆混杂着血液四散爆裂开来。

    “嘿嘿,这次终于打准了。”王二吐槽着自己。

    俯下身来摸了摸那人身上,把乾坤袋收了起来,“我的手艺没有扔下。”王二赞美了自己一句。

    看也不看那面的战斗,回身把几个尸体收刮干净,对着一个院子的阴影处说道,

    “出来吧,我早发现你了,这帮人也是追你而来的。”

    一个身影颤颤巍巍走了出来,这个筑基初期是害怕了。来了两个筑基后期,三个筑基中期,这皮裤衩偷袭死一个,三下五除二又打死三个,剩下一个还被皮裤衩同伴包围。

    对皮裤衩的攻击方式,他也不适应,拳拳骨裂的声音,“咔吧,咔吧。”还停留在他耳边。

    “大,大,大人,求,求求您别杀我。”筑基初期嘚嘚瑟瑟地说道。

    “他们为什么追你?”王二问道。

    “我,我正好遇到他们在围攻一个人,那个人突出重围跑了,我跟上发现那人伤势过重死了,我就随手捡了他的乾坤袋。”筑基初期。

    “哦,把乾坤袋给我扔过来。”王二看着筑基初期,那人赶忙拿出乾坤袋扔了过来。

    王二用神识打开乾坤袋,一股他厌恶的气息突然涌了出来。王二简单扫描了里面的事物,把乾坤袋收好。

    “你走吧。”看也不看他,走向已经战斗尾声的地方。

    “谢谢,谢谢。”不论皮裤衩听没听到,筑基初期还是说了两声,才逃之夭夭。

    王二走到的时候,仅剩下的筑基中期也倒在血泊之中,王二看了看,

    “这个尸体是你们的了,一会把几个尸体处理好,就回休息的地方吧,我在那里等你们。”王二说完往回走。

    他回到休息的后堂,没有着急打开那个乾坤袋,而是继续打坐,并不断扫描着阴魔宗的区域。

    不久,一二三号都回来了,也没敢打扰王二,都安静的打坐去了。

    直到第二天中午,都没有事情发生。昨天的战斗也没引起什么混乱,主要战斗开始的快,结束的更快。

    中午,王二与高子恒交接的时候,还是一句没什么大事就走了。

    照例,高子恒问了问还没走的三个筑基初中期的人,

    “昨天晚上有五个人,不知道什么原因来到我们管辖的区域,被王师兄发现,带着我们消灭了他们。”一号说道。

    “都什么水平?”高子恒只是随便问问。

    “两个筑基后期,三个筑基中期。”二号抢先答道。

    “哦,你们没有受伤?”高子恒来了兴趣。

    “嘿嘿,我们三个打一个筑基中期,王师兄一个人打四个。”一号还是比较憨厚老实。

    “结果怎样?别我问一句说一句。”高子恒。

    “王师兄先出手,让我们在旁边看着。他先偷袭死一个,接着又杀了两个,剩下两个想跑,王师兄让我们截住一个,他杀了剩下的那个。”一号简单汇报。

    “这样啊!我知道了,你们下去吧。”高子恒心中不住点着头。

    “看来这里我最弱了,孔秀师兄是有名的老筑基,这位王师弟恐怕比他还强。”高子恒不禁心里有点黯然。

    王二倒无所谓,一场根本毫无刺激的杀戮,他连身体都没觉得活动开,对方就死了。

    回到法阵,他继续练习拳掌,杀戮让他看到不足,开始加强拳法的速度。

    下午五点,停止了训练,王二抽出一根烟,依在躺椅上。

    抽完烟,拿出昨天晚上拿到的那个乾坤袋,小心打开,里面出现他厌恶的气息。

    拿出一个水晶般的珠子,里面烟雾缭绕,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其中,可不论神识还是肉眼都无法探查清楚。

    “主体意识,帮我查查这是什么玩意,你有没有记载。”王二对自己想到。

    “那个珠子叫灵魂水晶,里面应该是灵魂,至于什么灵魂,就不知道了。”主体意识好像没有以前灵动,只是机械的回答。

    “灵魂,我会厌恶什么灵魂?”王二暗自揣摩道。

    “前世今生,难道是前世那些外星人的灵魂?它们也有穿越者来到这里?”

    王二突然想起来,

    “或者是妖族的灵魂?我不是得到了巫族传承,巫妖之争,巫族退出历史舞台,巫族必然憎恨妖族。”

    “前世今生,好像最憎恨就这两个,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对了,主体意识,有没有吸收灵魂的方式?”王二冥冥之中感觉这东西对他有好处。

    “用神识消融灵魂水晶,打开心扉,用神识牵引里面的灵魂到自己的意识海中,就可以了。”主体意识还是机械。

    “要不要试试?”王二在心里不断与自己对话。一个声音喊着“要。”,一个声音喊着“小心。”。

    王二洒然一笑,“不就是死吗,自己又不是没死过,怕个屁。”

    王二用神识慢慢接近灵魂水晶,没有变化。他逐渐加大神识的强度,王二感觉神识快要到极限的时候,灵魂水晶慢慢化开。

    最后灵魂水晶完全融化在神识中,而神识直接包裹着灵魂,王二慢慢把灵魂引向自己的意识海。

    王二觉得这是个漫长的过程,包裹灵魂水晶几乎没有重量,可灵魂被释放出来,却无比沉重,他只能依靠神识一点一点移动。

    他感觉过了很长时间,却没心思计算过了多久,灵魂终于进入了意识海。

    在接触的一瞬间,王二感觉自己刚被孵化,睁眼的一瞬间看见了一头母兽正温柔地看着它。

    它破壳而出,努力把自己的蛋壳吃点,笨拙的样子十分可笑,有够不着的蛋壳,母兽会轻轻把蛋壳拱到它身边。

    它还有三个兄弟姐妹,当母兽出去打猎的时候,四个小家伙偎依在一起,时不时发出清脆的叫声,好像在通知母兽它们在这里。

    母兽吃完猎物回来,会呕吐出一些已经半消化的食物,几个小家伙争先恐后去抢夺,每次都能吃得饱饱,然后愉快的玩耍,最后趴在母兽身边幸福的入睡。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