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十年6

    “主体意识,过去多长时间了。”王二问道。

    “十五分钟。”主体意识。

    “才十五分钟,我吸收的过程有多长。”王二继续问。

    “不到一瞬。”主体意识。

    “哦,原来以为很漫长,却连一瞬都没有。嗯,代表传输速度快,我觉得很长时间,其实在现实并没有多少时间。”

    王二站了起来活动一下身体,

    “怎么身体变粗壮了?”王二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还比了比自己的个子,还长高了一些。

    想洗把脸,看见水中的自己不知何时长出胡茬,他自己还摸了摸,胡茬很硬。

    “嗯,这样还算有点男子气概了。”王二看着水中没有特点的自己,终于有了些特点。

    接下来,王二就刚才巫族传承给出的资料,与自身特点进行了分析。

    按王二的理解,巫族就是抗性高,攻击强悍。而他自己是攻击在同阶算高的,速度还好,准确性比较差,这还需要练习,至于抗性,在同阶也算不错的。

    尤其他属于近身攻击,近身绝对强,可远程却是弱项,这也是巫族最后被消灭的其中一个原因。

    想解决问题,一个是提高抗性,可多高算高,到了高阶那些威力强大的术法,自己如何抵抗?

    除非是近身攻击或偷袭,遇到大招或者远距离攻击,直接逃跑,没必要与之争执。

    目前看来也只能这样了,用前世的话,王二适合巷战或者有范围控制的打击,不适合战争与远距离打击。

    分清楚利弊,就知道自己适合什么打法,避免何种局面。

    巫族对自身的训练基本靠天赋,也有一些药方,器灵还算与时俱进,可能是每个时期进入巫族传承地的人都有,它也偷窥了那些人的意识海,把药方进行了更改。

    王二不知道他现在知道的这个药方,是不是近些年才改过的,只能试试看了。

    到了晚上七点,王二开始打坐,时间有的是,什么时候想都可以,可打坐还需要按时间进行。

    “这是不是强迫症?”王二问自己,没有回答。

    第二天,当几个壮汉与侍女都来的时候,王二开出很多药,让侍女们去药房找找。

    不过,有味主药他已经有了就是龙血,前段时间龙血已经不能提高身体素质,他估计自己身体到了目前的极限,也就不泡了。

    没几天,侍女返回消息,一百四十八种药,已经找到了七十二种,他又去了附近较好的门派驻地,获得了三十三种药材。

    王二一直听说远古法阵内有个黑市,不时拍卖或交易一些物品,他起初不太感冒,现在也动了心思。

    一天,黑市如期而至,他正好不当班,王二乔装了一下,半夜从驻地飞奔出去。

    黑市在宣临城的正中心不远处的一个院子内,在这里建了个空间法阵。

    据说建立黑市的是个叫苹果的组织,已经存在了几千年,这个组织只做生意,与各个门派的长老大佬们都有过交易,也是这个组织可以长久存在的原因。

    每一个远古法阵都有他们的身影,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门派在没死人或死光人之前是不会派人再次进入。黑市存在的意义就是收购与贩卖,为不能离开远古法阵的人提供便利。

    黑市内是严谨打斗的,发现打斗就会被法阵驱离,法阵能够记住驱离人的气息,此人不会再进入所有苹果组织建立的黑市。

    黑市有摆摊,不过是法阵保护的固有摊位,把物品储存在摊位,在摊位就会出现个立体影响图,观看者可随意查看立体图像,王二有种见到高科技的感觉。

    看见鉴定室,王二进去把前段时间得到的没用物品一股脑放了上去,大部分可以拍卖,少部分被拒绝。他又问了关于草药的事情,黑市本身就有草药厅,那里大量出售各种草药,拍卖的时候也时不时会出现特殊草药。

    王二有跑到草药厅,还真不错,这里品种齐全,不过价格可不是一般的贵,他又找到四十种药物。

    王二本身有一种,现在只差两种药物,他也询问了这两种,店员并不清楚,他又跑回鉴定室,问专门鉴定草药的人,才得知这两种药物倒不是很贵,只是不常见。

    拍卖已经开始,王二走了进去,人还是蛮多的。

    很多拍品王二都不感兴趣,最主要他除了杀人厉害点,对其它一窍不通,也看不出那些东西的好坏。

    这时,一件拍品拿了上来,王二眼睛一亮。

    “诸位,这是件是奇物,外壳极其坚固,我们试了众多方法也没有打开,里面是雾壮,根本看不清楚是什么。好了,现在开始拍卖。”拍卖师还算客观描述了此物。

    对于王二来说,此物势在必得,别人还真不认识它,都当做奇物来看待。

    最主要的是,在只准许筑基进入的远古法阵内,恐怕就王二一人有与元婴媲美的神识,其他人也无法用神识化开。

    王二用了三千魔晶就买了下来,这已经是拍卖此物最高的价格了。

    接下来一件也是奇物,王二仔细一看,

    “我去,这不是玉中胎吗?”

    对于玉中胎的奇妙效果,王二还记忆犹新,这玩意滋养神识,塑造灵魂完美,还要一堆龙血,非常不错。

    这种宝贝可遇不可求,遇到就要拿下,王二对此势在必得。

    想法是美丽的,结果是残酷的,他把自己将要拍卖的物品都算上也远远不够,看来不是只有他懂,怪不得在酒楼随便碰一个人就能说起玉中胎。

    王二最后用神识标记了最后得主,然后就离开拍卖厅,他找到一个管事。

    “我想问问,如果还有这种奇物,我想以三千五魔石长期收购,怎么办?”王二拿出刚得到的灵魂水晶问道。

    “这位大人,这事好办,您在这里填一个说明,然后留下五万魔石作为押金,我们会推出收集任务,不过每个月会收五百魔石作为费用。”管事回道。

    “哦,这样也可以,我还想收购两种草药,你们能不能帮我代收,能收到可以通知我。”王二询问。

    “这个也可以,可以在草药厅表明收购内容,不知是何种草药?”管事客气道。

    “我刚才也去草药厅打听过,那两种草药只是少见,倒不是什么名贵药材,是黄姜与八瓣蒜。”王二继续。

    “您先等一会,我问问便知。”管事小跑去了草药厅。

    不大一会回来,“却如您所说,您方便透露下地址吗?”管事面带微笑。

    “没什么不方便的,收到药材,你们去阴魔宗找王二就行。”王二表明身份。

    “原来是阴魔宗王大人,这事就这么办了,小的斗胆做个主,草药厅替您代收草药,不收任何费用。”

    每个管事都有个名录,各大派弟子谁在这个远古法阵里都有介绍,还会标出那些人的一些资料。

    阴魔宗的名录里,第一位就是王二,夏朝西北角古仙镇人,十八岁入阴魔宗,第两年从新人期进入练气区。第六年晋级到筑基,为同期第二。第八年出去游历,第十年回归门派报筑基中期。第十六年,晋级筑基后期。第十七年来到宣临城远古法阵。

    新人期曾参加门派间比试,获得并列第三,疑似在门派间比试中进入前二时候放水,疑似赢得大量赌资。

    第八年出去游历,在炫熔洞疑似击败嗜血堂叛徒赵江,赵江曾是嗜血堂出名的筑基后期。

    这就是王二的简单资料,晋级还算迅速,有越阶击败强手的经历,在这批各大派进驻弟子中算是优秀的。

    管事马上反应过来王二是谁,于是先给了王二点小面子,尽量拉近关系。

    “那谢谢了,贵姓?”王二问道。

    “小的免贵姓余,叫余飞,以后大人有事可以直接过来找我。”余飞道。

    “好,那就这么办,我先回拍卖厅了。”

    王二回到拍卖厅,神识标记的那个人还没走,于是耐心等待。

    接下来的拍品,尤其武器道法之类的,是他最不感兴趣的事物,没办法继续等待。

    最终拍卖会结束,王二先走到兑换处,把自己拍品的所得拿了回来,然后走了出去。

    既然黑市里不让打斗,他准备在黑市外等着对方,总不能堵在黑市门口吧,王二选了一阴影处。

    不一会那人出来,身边还有两个人陪伴,陆续前后也都有人出来。

    王二早把面罩带好,现在的面罩纯粹就是给自己心里安慰,带上也好,自欺欺人吗。

    王二飞出,把目标锁定在那人身后的人,那三人看见情况赶紧躲开。

    三人身后的人急退,想回到黑市内,王二越过三人突然返身回攻。

    一拳打破此人护体真气,脑壳四分五裂,溅了出去。他身旁的人赶紧躲闪,王二捡起乾坤袋,还顺手在身上摸了摸,才扬长而去。

    附近的人可炸开了锅,就一拳把一个筑基期的人给打死了,这都是什么情况,不是不准筑基以上的进入吗?

    这些事与王二没有关系。

    苹果组织的记录:王二入阴魔宗第十九年,在宣临城一次苹果黑市拍卖会后,一拳打死无量派一中期弟子。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