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十年7

    在黑市门口被人截杀,而且是一拳毙命,这引起了经常来黑市人的恐慌,苹果组织也马上严重声明,谴责这种行为。并声称将陆续开通几个通道,如果花魔石还可以买到秘密通道,但在黑市所发生的一切概不负责。

    王二回到驻地,打开乾坤袋,看看里面的,玉中胎果然在,里面的物品挑挑捡捡,没用的武器法宝都还原成金属,剩下一堆杂七杂八的无用之物都被他集中销毁。

    为什么不给别人?

    凭啥?给了,也不见得不出卖你。王二也不玩派系,当大哥带手下。就好像当年二十三人的股份,好逸恶劳的人才愿意蹬鼻子上脸,给脸不要脸,如果你不给他脸,那就没这事了。

    你给他脸,他不但不会感激你,还认为你是应该的,你抱着某种目的,甚至你活该这么做。当然,最后一种人就是王二自己,他不否认他是这样的人。

    你想帮我是你的事情,我想帮谁,这才是我的事情,都是我们自己做出的决定,怨不得别人。

    所以,王二决定销毁,只是他自己的问题,与别人无关,我就是想这样,怎么了。

    观察了玉中胎,与上个一样,只感觉出里面有个模糊的形态,至于是什么,不得而知。

    在拿出灵魂水晶看了看,也看不出个子午卯酉。现在还不是吸收的时候,王二感觉最近身体还在增长,等身体平稳之后再吸收吧。一口吃不了一个胖子,吃多了无法消化,伤食都是小事情,撑爆自己就玩笑大了。

    睡觉已经不用了,直接打坐到早晨好了。

    第二天,宣临城里把昨天在黑市门口,无量派筑基中期弟子被人一拳毙命的传得沸沸扬扬,而且越描越黑。飞来一人,八个脑袋,八个手臂,八条腿,高两米,宽两米,厚两米的怪物,一拳打死了无量派弟子,说是一拳,实际用了无数拳,只因速度太快无法看清楚。

    那一拳,脑花四溅,喷到很多人身上,这些人也中了剧毒,现在都奄奄一息。这个怪物被叫做爆头怪,据说是远古法阵产生的怪物,它就是此次远古法阵的最终奖励。

    王二不知道这些谣传,在第二天他巡逻的日子里,无意中听到他带领的三个师弟悄悄说起,才知道有这么多谣传。

    “看来以后就正大光明的打劫了,要不然被当做怪物围攻,死得有多冤枉。”王二其实不确定该怎么做,到时候再说吧。

    很多想法我们提前去考虑,其实最多只能模拟当时的情况,可情况是瞬息万变的,你不可能模拟出所有情况,那在当时自己做决定好了。

    外面怎么疯传都不会影响王二每天刻苦的修炼,不为苦中苦,哪来人上人。聪明的人只是效率更高,他用一小时的效果等于你几个小时的效果,他每天看三个小时,你就追不上了。看似他不十分努力,其实他比你要努力。

    可有些东西,比如身体的训练,动作的掌握,则必须每天大量的练习,这没有取巧的成分在。你聪明只是你容易掌握,但不代表熟能生巧,巧能变成本能。

    大多数人的成功都是刻苦的努力,不要期望天上掉馅饼,那还不如去期望别人帮助你来得更方便,但这些都不应该是你应该期待的事物,还是打铁还需自身硬吧。

    在宣临城的第三年,各个门派的散人组织开始相互攻击,这时候门派管辖区域被缩短。这些都是千百年来总结出来的规矩,为的不仅仅是宝物,还有在血与死亡中锻炼门派下的弟子。

    这是个残酷的世界。

    按规矩来说,门派弟子还不能参与到战斗中去,只有守好已经缩小的区域。

    第六年区域完全放开,只留下门派驻地可以坚守,门派弟子也可以相互攻击。第八年,门派驻地也会消失,这往往是远古法阵的特性。这样会一直持续到第十年,所以很多门派的攻守联盟就是这样成立的。

    到了八年之后,基本上每天都是大混战。有的门派曾经被杀得换了好几批弟子,最后都无力再派弟子进来。

    有的门派弟子本不受重视,在远古法阵中大放异彩,且存活下来,好像一下子开了窍,回到门派不断晋级,成为大佬,再晋级为长老的人也不再少数。

    这里只关心胜利者,没人在意失败者。很多大佬或长老的亲属、弟子来这里,事先都会被告知,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能活下来才是本事,别想着你死了有人替你报仇。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是扭曲的,但有一样,死人太多了,见怪不怪,没人替你报仇,顶多有人因你的死会发泄一下。

    发泄也是在合理范围之内,如果超出,那会被群起而攻之。

    就好像炫熔洞那位元婴大佬,也就在炫熔洞没人的时候,自己发发怒火。何况,他来自小门小派,三十六派从来不缺元婴,还有更多隐藏在派中的长老,杀他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王二在一年中收获了十枚灵魂水晶,他现在没半年基本吸收一颗,这三次都是同样的经历,是那位葛呜始祖的灵魂。王二也收到一些他并不厌恶的灵魂水晶,他判断这些可能不是妖族的灵魂。

    吸收灵魂水晶的好处就是激活部分巫祖传承,王二也不会一味的遵循巫祖的功法,还是与自身的情况相结合,找适合自己的道路。

    那两样草药还没有结果,一直在苹果组织的草药厅挂着。王二也去了几次拍卖行,都没有自己合意的物品,只是在矿石厅大量购置了矿石,进行淬炼,为自己的刀以后做准备。

    这样的花费王二也感到囊中羞涩,他时不时在自己巡逻的时候会击杀到阴魔宗控制区域的所有可疑人员,这些都是他亲自动手,不会再指派一二三号。

    他的击杀也被人发现,原来他就是那个爆头怪,没人理会这些,没人会为死去的人报仇,大家都保持沉默。

    这天,王二正交接准备去巡逻,高子恒突然过来,告知他与孔秀,

    “孔师兄,王师弟,门派传来任务。有个叫孙林的人,获得了一件宝物,先逃到宣临城的散人区。所有门派已经知道此事,现在他被大家通缉,我们有时间去散人区看看。这是那人的画像,没有那人的气息,他可能伪装了自己。”

    所有进驻远古法阵的弟子都会被告知与外部联系的方式,所以王二并不奇怪这事。

    “可以,今天我自己守门派区域,跟着我的三个师弟可以先混进散人区查查看。”

    大家已经知道王二神识探查范围很广,而现在门派掌管的区域也变小了,他一个人应该可以掌控,于是也认同了他的说法。

    高子恒与那三位师弟交代了一下情况,王二直接去了巡逻休息的地方,练自己的拳掌。

    第二天,王二与高子恒交接完,告诉他,自己去散人区看看,高子恒对此没有异议,他知道王二身手是三个人中最强的,甚至在远古法阵里也是最强的那一批人。

    王二吸收了两次葛呜始祖的灵魂,强化了巫巫族的意识,他发现自己有时候不能静下心来,时常烦躁,而且对杀戮越来越渴望。他知道是吸收了妖族灵魂的巫族意识在作怪,他还没有想到好的办法。涉及到灵魂,往往是最难办的事情。

    他也问过主体意识,翻阅了所有他曾经看到过的知识,里面并没有答案,书到用时方恨少啊。

    其实以他的层次,现在还接触不到,至少在元婴后期或元婴之上,才有可能接触到有关灵魂的知识。

    王二也无所谓,穿着皮裤衩大摇大摆地就走到散人区。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他是爆头怪,大家也知道他可能是这里最厉害的几个人之一。可能还有几个,比如剑疯子天凌派,比如血疯子嗜血堂那些人。

    王二来到一个酒肆,找了个地方坐下,现在王二的体型越发粗壮,身上的伤疤与背后那只鸡都是他明显的标志。

    别说,因为王二天天光着膀子,虽然身上伤多,可那只鸡又变成其他人崇拜的对象,只要是人都崇拜强者与强者的标识。现在很多人都喜欢光着膀子,露出最近才被纹好的飞鸡。

    “大人,欢迎光临小店,您有什么吩咐?”掌柜的直接过来,让店小二先闪到一边。

    王二看了看掌柜的,拿出一个乾坤袋往桌子上一扔,

    “这里有不少秘籍,有筑基期的丹药,还有法宝与武器。只要谁知道那个孙林在哪里,并带我找到,这些全是他的。”王二说道。

    掌柜的与旁边刚才还在闲聊的人都露出贪婪之色,散人最缺的都在这里,每一样都缺。可没人敢打王二的主意,他虽然有凶名,虽夸张了点,大家还知道自己的深浅。

    “把这个消息传递出去,每隔一两天我会来这里一次,谁知道可以带我去,如果事情特别急,可以去阴魔宗找我。到时候有你的好处。”王二看着掌柜,也不等他有所表示,收起乾坤袋,大摇大摆的走了。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