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十年9

    偷袭与反偷袭就是快速结束战斗的做好方法,一个暗度陈仓,一个声东击西,王二的拆迁就是抛砖引玉,双方都是暗藏杀刀。嗜血堂这位准备一击不中就走为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战争的某一种表象形式,不是本质,双方元帅就是导演,将领就是猪脚,士兵就是群演,只不过演戏的结果是你死我亡。

    生活处处都在表演,你的演技其实可能比专业演员还要强,他们需要不断的重拍,而在生活中的你却只能录一遍。在战争中的你,不仅仅只能录一遍,很有可能面对的就是死亡。

    戏剧上的冲突是制造出来的,而生活中的冲突却是自然的体现,你在一个没有台词,没有剧本,没有导演,没人喊cut的情况下,表演一辈子,你才是影帝。

    唯一不同的是他们在演戏,而你是在真的生活。他们是假的,你是真的。他们死是假死,你的生死却还是真的。

    王二冲着某个方向龇着牙,牙上还要血渍,

    “hi,你鬼鬼祟祟的在干嘛?”嗜血堂弟子差点没忍住,准备冲出来。

    王二又转了一个方向,“hi,你鬼鬼祟祟的在干嘛?”

    “幸亏没冲过去,这小子是在诈人呢。”嗜血堂弟子小心肝噗通噗通地想。

    他不断接近,王二在向四周说着诈人的话,王二有一次转到他的方向,他已经离得很近了,不过这次并不太在意。

    王二一拳打在前面的建筑上,建筑毁坏引起尘土飞扬,接着一只拳头从灰尘中伸了出来。

    当嗜血堂弟子看到拳头,已经来不及做出阻挡,眼睁睁看着拳头击打在脸上,他都能感觉到面骨都在变形。

    王二俯下身看了看嗜血堂弟子的尸体,收刮了身上的物品,把脑袋割下来提着跑到嗜血堂驻地的法阵处。

    “嗜血堂的小子们,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快点儿开开,我要进来。”

    肯定没人理他,里面的人也知道了外面的战况,王二杀死他们之中前两名层次的弟子之一,现在谁也没有胆气出来。

    王二开始轰击法阵,要把自己的情绪都发泄出去。

    这时很多门派的弟子都在嗜血堂控制区外,用神识扫描着里面的情况。

    “滚!”王二一声怒吼。

    神识开始绞杀没有退去,还在扫描的神识。

    “啊,我的头好痛。”好几个人捂着脑袋,痛苦地在地上打滚。

    “再不滚,连你们都杀。”王二再次警告。

    这些人赶快撤走,还带走了在地上打滚的几人。

    轰击法阵足足四个小时,嗜血堂支持法阵的魔石都换了两边,王二感觉自己发泄完了,才悻悻回到门派驻地。

    “王师弟,这样不太好吧!”高子恒说道。

    “怎么,有问题?”王二眼睛一横。

    “问题倒不是太大问题,不过现在离门派相互攻击的约定还有几年。”高子恒回道。

    “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规矩,我现在就是规矩。”王二满不在乎。

    “我只是提醒一声,王师弟好自为之吧。”高子恒。

    “哼,谁想与我讨论规矩,我奉陪到底,看看是他们以为的规矩大,还是我的拳头大。”王二说完就回了自己的法阵。

    最近几天,高子恒总出去与附近交好的门派进行沟通,王二看见了也无所谓,无能者才拉帮结伙。

    远古法阵内不会因为某人的发疯就不继续下去,几千年里,什么人没出现过,比王二弑杀的人多去了。

    而规矩属于大家默契,不默契就不要遵守好了。

    “王师弟,共济会最近派了不少人进宣临城,咱们最近注意一点。”高子恒提示一下。

    “共济会是个什么组织?”王二问。

    “共济会是个很古老的组织,万年前就存在了。他们的人员分布很广,有门派的力量,也有散人的力量。”高子恒。

    “还有门派的力量?门派会让他们存在?”王二不解。

    “他们与门派并不冲突,共济会只是存在着,没有什么野心,也不会与门派过多的争斗,当然是在他们不受威胁的时候。”高子恒。“所以一些前期受到他们资助的门派弟子也是共济会成员,这事大家都知道。”

    “那你的意思是他们这次感到了威胁,所以派人过来?”王二问。

    “一方面是孙林的事情,另一方面还真是你的原因。不过,咱们门派有位大佬也说了,只要能能活着出远古法阵,这事就一笔勾销。”高子恒。

    “活着出去,我去。”王二冷笑着,“哼哼,那谁也别想出去,都死在这里好了。”

    “哎,王师弟,你还是冷静一下,要不你先别巡逻了,呆在法阵里好了。”高子恒也算好心。

    “好啊,正好我也想好好休息一下。”高子恒看见王二满不在乎的样子,不像是服软。

    王二又开始了自己的平静的生活,每天定时做自己要做的事情。

    “王师弟,我们门派管辖区域遭到了袭击,一位师弟死亡,两位师弟受了重伤,是共济会干的。”高子恒来到王二的法阵告知他现在的情况。

    “是吗?”王二面带微笑,“我告诉你,服软根本没用,他们以为你无能,你怕了。”王二吸了口烟,又吐了出去。

    “你可能杀不服他们,但你能杀光他们,不用他们服。”王二还是面带微笑,仿佛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高子恒叹了口气,“那你想怎么办?”

    “全部收缩,能到法阵里就进来,什么控制区,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没有了。”王二恢复了平静。

    “你最好今天安排好,告诉有我们的人,设置特殊记号,然后派出打探共济会的消息,从明天起我开始出去猎杀他们。”王二倒是十分平静。

    “那样也行,我现在就去安排,以后你也注意点。”高子恒说道。

    “我注意?这里我还没碰到能杀死我的,如果我死了就不用注意了,如果没死,又何必注意。”王二接着训练去了。

    第二天凌晨刚过,王二从法阵出来,他已经得到消息,部分共济会的成员在外围的东南角。

    王二没有伪装,就是一条皮裤衩,前几天的伤已经结痂,他不在意是否能再次裂开,内部以无大碍,只是表皮。

    神识不断扫描,避开一切可以避开的人与神识,赶到东南角。

    神识不断扫描,发现特殊功法的人,他用神识悄然进行沟通,让其开始指点,而他的神识开始标记。

    “没了吧,没了你迅速离开,越远越好,我十五分钟之后发生袭击。”王二最后传递了消息,关闭神识,在那里打坐。

    十五分钟之后,东南角的聚集地迎来一次神识扫描,很多人发现之后,迎着那道神识探查过去。

    那道神识突然加大,爆虐地冲击着探查过来的神识,强到聚集地里无人可以可以抵抗,神识猛地一压,然后爆炸开来。

    “啊……”很多人抱着脑袋在不停叫喊着。

    王二起身进入聚集地,神识保持着高压,放出神识的人都被压的喘不过气来。

    如果不放出神识,只依靠眼睛,是可以逃离的,可修真的人已经习惯了放出神识,那就会被压制。

    王二也是把发散大范围的神识都压制在一个小小的聚集区,才让神识变得厚重爆裂。

    王二游走在自己神识设定的牢笼中,别人无法发出神识,也无法发现他,看见他的时候,就死定了。

    他现在没心情与别人扯淡,快速解决问题,快速打理战场,尤其关照那些已经被标注的共济会的人。

    只有不断的惨叫声与身体倍撞击的声音,所有人都摸着黑想逃离,不敢散发出神识。

    一些人碰撞到一起又发生了战斗,聚集地顿时乱了起来。

    王二这次也不做过多的杀戮,把标记的人以及相关的附近人全部杀掉,就离开了。

    连续袭击了五个聚集地的所谓共济会成员,王二来到平时巡逻待得休息处,把神识放缓慢,开始大范围监控。

    现在阴魔宗区域已经全部被清空,只要有人进入这个区域,没有特殊的神识暗号,都会被标记。

    王二也不会有动作,除非标记者发现他在休息之地,他以后的每天晚上会处理这些标记,以及阴魔宗散人集团在外围的探子报告他的人。不仅仅是共济会,嗜血堂的散人集团与雷音寺的散人集团都是被猎杀的对象。

    王二现在对神识的运用也越发熟练,对大范围监控,小范围压制,尤其对法阵使用的痕迹,他还着重进行了训练。

    每天晚上不定时,但都在十点以后三点之前这个区间内,王二开始杀戮,从有标记神识的人,到附近的人,到整个聚集区的人,王二杀戮的速度越来越快。

    他也曾经发现过几个类似的陷阱,反正没有进去也无法确认。还有一次,那个区域沉默的让人费解,那就不要进去好了。

    当然,这也是王二时常击杀在法阵外部看守法阵的人,后来的法阵再没有人看守,王二只能看出是法阵,却无法破坏,他也是一走了之。

    有人也试过外面加一个幻觉法阵,可王二根本不吃这一套,筑基水平的幻阵,甚至金丹的幻阵都无法影响他。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