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十年11

    各大派弟子也都回去与筑基后期的师兄说了此事,每几年就会出现凶人,实际大家见怪不怪。

    凶人尤其以天凌派与嗜血堂为多,也不是其它派没有,而是这两个派疯子多。一个是剑疯子,一个是血疯子,王二这种都不算弑杀之人。

    最出名还要说两千多年前的一个远古法阵,十年时间,最后远古法阵结束,只出来一个人,就是嗜血堂的弟子。敌对派无法质疑,嗜血堂的友派质疑他杀了盟友,这人还表示无辜。大家是没找到证据,只要被杀,不出两天,就会被远古法阵吸收尸体。

    宣临城远古法阵,三**门派加上其散人集团,再加上小门派与散人,还有原住民,一般也有三四十万人。其中原住民与修真者的比例大约是2:1,当然这里并不都是筑基期的人,很多人就是要在远古法阵进行突破,据说有好处,可是什么好处没人说得清楚。而高级的远古法阵,修真人数不见得会少,因为远古法阵越高级,灵气越浓郁。

    进入远古法阵也是看运气,遇到嗜杀之辈,大家都倒霉。遇到相对和平度过的法阵,很多低级别弟子都有不同机遇。远古法阵显然比很多小派或散人住的地方,灵气浓度要高上许多。

    机遇与危险是成比例的,你想得到好处,就必须承受危险。

    王二也不是什么时间爆发宝物都会在,他在打坐与早上训练身体的时候是不会出去。很多人也进入宝物洞穴,知道只出产这种大家都无法破除水晶,很多人也就灭了心思。

    余飞也曾经变向询问过王二,这种水晶到底什么用处,代价就是不需要王二再付费用,他也知道王二不是全要,只对单独的某种品种感兴趣,而且王二可以辨认。

    王二倒无所谓,他不说,这东西带出去自然有人认识,藏着掖着还不如交个朋友。于是告诉了余飞这是灵魂水晶,如何能吸取有意想不到的功能,至于什么功能,王二并没有说。

    余飞查到这东西即使元婴都不一定有用,能有用都是在元婴之上,而且价格居高不下。他在这里能以极其便宜的价格收购,出去交给组织将是一大笔利润,对他的升迁有绝大的帮助。

    为此,余飞偷偷给了王二一个苹果组织不常见的身份牌,是超级客户铭牌,这种低级的远古法阵最多也就发出一个。

    半年的时间,王二通过余飞拿到了不少妖族灵魂水晶,他也不再去爆发宝物的洞穴。

    王二最近困惑的一件事情,他感觉自己越来越容易暴怒,还好他经常是自己对自己暴怒,因为他有个自我博弈思考的习惯,他也探究原因,没有结果。

    无非是两个情况,一个是远古法阵对他的影响,他为此扩大神识观察其他人,这里的人总是很暴躁,他也没观察出什么。

    还有一个是巫族传承对他的影响,这个是自身的原因,他更是搞不太清楚。

    一天,余飞通过超级客户铭牌通知了他,他需要的那两种药材找到了,是刚进来的一个新人手里有。

    王二快速到达苹果拍卖行,见到余飞。

    “王师兄,这是您要的两种药材。”余飞说道。

    王二拿在手里看了看,他也看不明白,

    “那谢谢你了,小余。我要付出怎样的代价?”王二问。

    “其实,这两种药材根本不值多少魔石,小弟我就斗胆免费赠送给王师兄好了。”余飞还是生意人。

    “那我先谢谢了,你这个情我接了,以后有什么事情,最好是私人的,我力所能及的,都会尽量帮忙。”王二表示感激。

    “行,谢谢王师兄的承诺。灵魂水晶的事情,王师兄也给了兄弟机会,这点不算什么。将来出去,如果能用到小弟的,敬请王师兄说话,我能办的都帮你办。”余飞也表明,出去之后还可以合作。

    “我明白了,在人前,我们最好还是装作不太熟,这样对你我都有好处。”王二建议道。

    “我知道,这次会面我都屏蔽了法阵的监控,我会小心的。”余飞也希望多条朋友多条路,掌握好自己的客户群。

    王二这次没有返回休息之地,而是直接回了门派法阵,告诉高子恒自己要闭关,就关闭了自己的法阵。

    从乾坤袋拿出一个大铁桶,里面装入水,下面加上火,把一份草药倒入水中,王二在水里打坐。

    这一坐就是一天一夜,起来的时候,药物都被吸收的一干二净,水里面是厚厚一层油脂与排泄出来的垃圾之物。

    王二活动了下身体,原来身体内的很多暗伤都有渐好的迹象,身体的骨骼也有强化的感觉,比之前所有方式都效果明显,不过内脏却在缩小,这倒也不算问题。

    王二开始三天一次的全身浸泡,他发现自己的体格越发粗壮,力量也增长十分迅速,就是内脏还在缩小。他主要担心以后的美食不能多吃了,这是一种痛苦。

    十个月没有王二的消息,门派驻地内,大家都知道他在闭关,外面也流传出消息,可远古法阵不会因为缺了谁就会停止争斗。好几个门派因弟子死掉,又派来新的弟子,也有人在法阵内闯出名声,大家也等着远古法阵八年后全部打开。

    那时候,除了苹果组织有技术支持面前能顶住远古法阵对其它法阵的消解,其它法阵则全部化为乌有,这才是真正战斗的开始,而宝物将越出越高级,宝物爆发的频率将会越来越高。

    前面也说过,不是所有的远古法阵可以爆发宝物,而能爆发宝物的,会持续越来越高级,频率越来越快的爆发。

    只不过有宝物在手,你不认识,那就是你的错。所以,有心人也开始囤积灵魂水晶,但大多数人还是把这种用途不明的水晶卖给苹果组织。既然用不到,还不如换去魔石来得实际。

    王二有个显著的变化,他意识海里的巫族传承,那个葛呜王的金角全部激活,他也知道自己正式成为巫人。成为巫人的最大变化就是体型更趋近原始人类,而身体构造也变成原始人类。

    王二的内脏器官全部消失,被不知名的体液所取代,身体的经脉、丹田也全部消失。意识海倒是在,意识海的投影就投在身体内腔的体液中。

    没想到三角形投影还在,葛呜王的金角投影也在,两者相互并不干扰,都在内腔液体内不断的运动,以淬炼这内腔液体。王二的刀则在液体里自由的运动着,变得灵性十足。

    而王二原来的真气也全部消失,也都汇聚到内腔的体液中。王二也通过巫族传承知道,这种体液叫做巫能。巫能有几种变化,现在的巫能可以气化,叫气巫能。再经过压缩可以液化,叫液巫能。最后物化,叫物巫能。

    王二也生出不少怪异的习惯,原本一头乌黑的长发,他现在喜欢编成小辫,一副过去游戏中看到的野蛮人的样子。

    现在的攻击也不再是真气攻击,而是巫能攻击。巫能比真气更具破坏性,控制起来难度更大,这还需要不断的练习。王二对真气的控制还算有经验,对于巫能的控制也不过是有一定程序上的经验,但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吧。

    王二身上也有了不少变化,首先是手臂上出现一条龙,远古时期的龙的模样,缠绕在左臂上,但不知为何被原来纹上去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给压制着。龙总有种预要飞翔,但总被画地为牢的感觉。

    其次,身体的伤疤基本消失不见,连身后那只鸡也不见了,皮肤的颜色也变成古铜色。左右臂上的字,却没有发生变化,有深深印入的感觉。右臂上十个字是“凡事极端的,都是错误的”。

    最后,前面说过的,身体已经长到两米二左右,身体四肢都变得粗壮,脸上浓密的胡子。胡子也很奇怪,只能长十五公分左右,不刮就这么长,刮了第二天还能长这么长,王二对此也没有办法。

    王二现在体型巨大,体重也是巨大,走起路来,地面都发生震动。

    这种事情,在修真界不多见,但也有过,一般被称为返祖现象。当然,没人知道王二不是返祖,而是返巫。

    王二在自己的法阵内熟悉身体,一般法阵都是隔音的,可在镇外一样能够听清楚他在自己阵内的声响。

    他经过一年左右的时间第一次走出自己所在的法阵,门派的法阵都在颤抖。高子恒早在门派法阵内等着他,

    “王二师弟,恭喜闭关成功,看来你又有长足的进步啊。”高子恒恭喜道。

    “哦,现在外面什么情况?”王二连话语都变得粗声粗气。

    “现在马上到八年了,所有驻地的法阵将在最近都会撤销,远古法阵也到了最后阶段,我们也快完成使命了。”高子恒介绍道。

    “我们几个较好的门派商量过了,大家聚集在一起,在东北角建一到防御。两边挨着清虚门与六欲宫组成的防线,我们几个门派共进退。”高子恒把最近联系各门派的结果告诉王二。

    “呵呵,门派法阵要消失了,这个我喜欢。”王二笑起来与发怒没什么区别。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