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十年13

    神识慢慢扩大,头脑虽还稍微有些痛,但已经无大碍了。

    王二现在最愉快的事情是什么,当然是收拾破烂。

    “咦?怎么还跑到雷音寺去了,里面这么多佛教徒的用品。奈奈的,这帮和尚还真挺有钱的。”王二在自言自语。

    其实对于佛教徒,王二还算佩服那些苦行僧,这才是去追求所谓自己真理的人应该有的态度。而那些满嘴跑火车,只会夸夸其谈,背后与普通人一样腹黑的和尚,他是最厌恶的。

    他形容这帮人就是一群婊子,是佛家身上的毒瘤,佛家正因为有了他们,才让王二如此厌恶。

    挑挑拣拣,王二也知道拍卖场需要什么,而不是自己看着这东西不错,其实根本没有什么价值。

    收拾完,把该处理的都处理掉,该销毁的销毁,王二觉得无事可做。

    现在已经达到巫人的身体,这算是一种极其古老的体质,带有古老的传承,已经不需要训练其技巧。

    这让他想到前世小说里的无尽深渊里的恶魔与恶魔意识,当你受到恶魔意识的欣赏,你就可以晋级,不需要什么原因,恶魔意识就会传输给你所有你需要知道的,如同本能。

    当然有一种还需要训练,那就是杀戮意识,这需要不断地杀戮,不断的总结。

    恶魔或者说这个时代的杀戮意识是直来直去,简洁明了,但没有计谋。计谋不是恶魔的本能,却是魔鬼的本能。

    单对单的杀戮也可以用计谋,这要在对方差不多的情况下。不断示弱,不断假装犯错误,不断引诱对方,给对手埋坑,让对手以为自己可以击败对手,可这些美丽的诱惑,都是陷阱,都预示着失败或者死亡。

    如果差距过大,那就直接碾压,直接有效。

    更高层次的宝物洞穴不断爆发,有实力的人开始疯狂抢夺,那些没有实力的人趁着远古法阵即将破灭,灵气浓度越来越高,也在不停地修炼。

    王二在休息了几天之后,开始了疯狂的抢劫宝物。心情好,进入宝洞,会给其他人留一些水晶。心情不好,都不去抢劫灵魂水晶,而直接在人群中轰杀。

    当然,如果想轰杀会提前传音阴魔宗或者友派。有些人也很聪明,看见阴魔宗或其友派退却,也跟着一走了事。

    十大门派一般算是五五相对,分成主要两个集团。剩下二十六派,也随着十大门派的分离,分别有十三门派各支持五个门派。

    王二也回到阴魔宗,与友派商量一下,以他为箭头朝对方五派发起攻击。

    嗜血堂与雷音寺已经被打散,虽然现在还聚集着一些人,实力已经大受影响,而门派这个时候一般都不会再派人过来。

    尤其被描述远古法阵出品的事物,被很多主事的金丹知道,也没有看出是什么事物来。

    很多远古法阵出品也不一定是好东西,有一次,远古法阵出了一堆浓痰液体,最后拿回去被证明,可能是某种宝液,可年代过于久远而失效,变成类似浓痰的液体。

    还有一次,也因远古法阵年代久远,原本的物品都化成了一堆灰烬。

    最惨的一次,也是某种颗粒,拿出来之后大家都不知道是什么,即使长老也没能探查清楚,结果是某种古代邪物的卵,被孵化后肆虐了修真界整整五百年。

    所以,一些不明的事物还是具有危险性的,在远古法阵解体之后,还会有专门人员控制大家,所得物品都登记在册。如果真有危险,也会通过记载找到这些物品,以防止对修真界更大的伤害。

    王二现在最想见识的就是天凌派那群剑疯子,还因为原来见过一个天凌派的小人,挑拨离间的那个。

    王二现在的行动,基本都可以用神识屏蔽掉对方对他的侦查,这不同他发疯时候的不管不顾。

    到了天凌派防御圈外,先是毫无征兆的暴虐神识袭击,然后杀了进去。暴虐的神识在空中一闪,阴魔宗与友派就知道王二开始进攻,让整装待发的队伍迅速冲向天凌派。

    王二冲进天凌派防御圈快速进行着杀戮,让他奇怪的是,对方并没有真正的抵抗,防御圈最后倒有个人在安稳的打坐,像是等他到来。

    王二也无所谓,直接杀到最后,看见那人,是一个天凌派筑基后期弟子。

    “王二,你终于来了,今天让你见识下天凌派的厉害,以后别太猖狂,见到天凌派的人,赶快滚。”那人神色冷酷。

    “嘿嘿,说得好不如做得好,吹牛谁不会。”王二直接冲了过去。

    “起。”那人喊道。

    王二停下来,用神识扫了四周。原来剩下九个人撤掉笼罩在自己身上的法阵,这种法阵一般在半个小时就会被远古法阵消融,如果计算好时间,还真防不胜防。

    “切,我以为什么,你们这个烂人能把我怎样?”王二开始嘲讽。

    “十全剑阵起。”那人退后,自己也融入剑阵。

    王二看着这十人组成的法阵,突然觉得很搞笑。剑阵带有一定的**作用,可这对王二不起作用,他看见几个人鬼鬼祟祟在移动着,相当猥琐。

    他突然玩心大起,一个晃身,也进入剑阵,跟在一个弟子后面,

    “快点,我都快追上你了。”王二用神识传递给前面那个天凌派弟子。

    “让你平时多做练习,我跟着前面陈师兄呢,你慢点。”前面那位弟子说道。

    “喂,你跑慢点,前面速度慢下来了。”他在两人中间,又朝后面传了句话。

    于是后面那位慢了下来,与他保持距离,再后面也逐渐慢了下来。

    “喂,里面的人怎么没了?”王二对着所有人问道。

    大家起看剑阵内部,的确没人了。

    “唉,我们怎么多了一个?”一个阴森森地声音问起。

    大家相互看了看,王二这时候用神识模拟他前面的人,别人用神识扫过的时候,被他欺骗过去。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是假的!”王二指着前面那人。

    “我,我不是啊。”前面那人回到到,可王二用神识改变了他的声音,发出阴森森地感觉。

    “攻击。”最开始的筑基后期弟子发出指令,大家都对那个弟子攻击。

    “现在正好十个了,一个都不少。”王二继续用阴森森的口吻说道。

    “是谁,是谁在说话。”他模拟着死去那人的声音。

    大家停止转动,相互看着对方。

    “嘿嘿,是我啊,你们为什么要害死我啊!”刚才死去那个弟子突然站了起来,大家都被吓得一惊。

    “是他,他才是多的那个人。”死去的弟子指着自己前面的人,“是他,是他,是他,……”

    “不,不。”那个阴森森地声音从这个弟子嘴里发出,他赶快捂住嘴,用手示意不是他。

    “噗。”他的脑袋上被穿了个洞,可大家都没动。可他的身体还没有倒下,继续说着,“不是我啊,不是我啊,……”

    “啊!”一个弟子终于忍受不了,捂住头想要退却,结果脑袋又被穿了个洞。

    大家挥舞着剑,防备着被攻击。王二突然觉得没了意思,手脚并用,一下子杀死了五个弟子,只剩下三个筑基后期。

    “给你们正面攻击的机会,让你们有尊严的死去。”王二边捡乾坤袋,边与这三人说。

    一个筑基后期弟子转身想跑,王二一个压缩的神识过去,脑袋“噗”的一声留下个穿过的洞。

    两个筑基后期的弟子一看,挥剑攻了过去。王二还是想试试天凌派剑的威力,没有躲闪,也没有防御。

    剑疯子的攻击也极具浓缩性,这样的弟子还在王二身上划出几道伤口,虽然不深,已经破防了。

    王二不再计较,挥手击杀两人,把乾坤袋收了起来。

    这时大队人马已经感到,看到满地的天凌派弟子,心里暗暗感到幸运,还好不与这个妖孽为敌。

    王二转念一想,直接杀向蓬莱阁,众人跟在后面。

    蓬莱阁的幻阵,起码在筑基这种程度上根本无法阻挡王二,王二直接杀了进去。

    再直接杀死蓬莱阁十位弟子之后,王二才破坏了幻阵,在外面六欲宫的弟子正奋力破坏着幻阵。

    幻阵一破,五派的人马直接杀了进去,王二告诉大家,下一个是黄泉派,他先去。

    众人也不介意,毕竟这个世界谁拳头大,谁有说话的权利。即使几派不是他们杀死的,实在不行用东西找王二去交换敌对门派的铭牌,这样回门派也会有不错的贡献度。

    王二等到众人处理完蓬莱阁之后来到黄泉派,一脸失望地对大家说,

    “不好意思,我来就这样,他们都跑了。我建议分两拨,一组两派,一组三派去搜寻他们,我就不参与了。”

    众人也表示理解,这样的法阵玩得轻松愉快,起码自己还活着,这就是最幸福的事情,如果还能得到一些额外的报酬就更完美了。

    两组门派发动自己的散人集团开始追查黄泉派与剩余嗜血堂、雷音寺的弟子,以求先得到一些额外报酬。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