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十年15

    王二又回到现实,他也清醒了过来,但之前的一切那么真实,不像是梦,也不是幻境,身体还带着伤害。

    他沉沉睡去,直到醒来才发现身体极度疲惫,连动都不想动,就这么望着远古法阵发呆。

    “妖族攻过来,兄弟姐妹站起来,大家坚持住。”王二耳边听到声音,他艰难地爬了起来,继续跟着族人战斗。

    巫能恢复了一些,手脚酸痛,可他还在坚持。

    妖族太多了,杀也杀不玩,王二已经不用拳脚,手里拎着刀。刀面不时被染红,可一会就没了颜色,仔细看你会发现,刀身在不断地吸收血液,刀也变得坚固。

    原来无法破开很多妖族的皮肤,现在变得轻而易举。

    割下来的血肉,王二忍不住吃了几块,还真能缓解疲劳,增加力量。

    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什么美味,如何处理,只有活着你才会去享受,死了一切都化为乌有。

    边吃变杀,王二疲劳减轻,力量增加,他还发现巫能也在快速恢复,而且自己的抗性也在提高。

    “哈哈,来吧,你们这帮杂碎,我要吃了你们。”王二咧开嘴笑着,牙上都是血渍,牙缝里还挂着不知名妖族的肉丝。

    前面一个黑熊妖,武力强大已经杀了不少巫族,王二发疯向他冲过去。

    两位越打越远离战场中心,唯一的问题是王二再也无法随手捡到妖族的血肉,也就无法补充自己。

    当双方精疲力尽的时候,王二最终用刀捅进对方的心脏,还用最后的力气拧了几下杀死对方。

    累啊,不是一般的累,他连抓起对方血肉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昏睡过去。

    睁开眼,还是远古法阵,王二用巫能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身体,还真不是一般的糟糕,也只能慢慢恢复了。

    可一转眼,“妖族攻过来了,兄弟姐妹站起来,大家坚持住。”那个声音又回荡在耳边。

    “玛德,烦不烦,就知道这一句吗?”王二忍不住吐槽。

    王二这次没有往前冲,而是在边上协助,当有妖族被击杀,他赶紧把妖族尸体拽回后方,用刀把肉片下来生吃。

    当恢复完全就上去猛杀猛砍,还剩三分之一巫能就退下来,找血食进行恢复。

    吃完之后,他甚至找个背静地方打坐恢复下精力,再回去进行战斗。

    就这样,王二也不过多支持了一会,才被击杀。当他睁开眼睛,又回到远古法阵中,然后再一次进入远古巫妖之战中去。

    当他能击杀一个幻象的妖族的时候,就好进到另一个场景中接着与妖族厮杀。

    刚开始王二看见远古法阵的时候,在他清醒的那一段时间,他还会思考问题,随着次数的增多,他麻木了。

    不过,在幻象中对杀戮的认知却不断提高,有时候他能击杀部分妖族,有的时候他被妖族击杀。各种不同的妖族,有力量型的,有敏捷型的,有术法型的,有魅惑型的,千奇百怪,不变的是杀戮,无止境的杀戮。

    “或许过去很多年了吧?”王二问自己的也许只有这句话。

    在王二那次告诉其他人不要离近自己的区域,外面就能听到攻击的声音。没过多久就一片寂静,很多人虽然好奇但也不敢太接近,可过来一段时间,王二又开始攻击。

    有一些好事者在远处看着,王二好像与什么人在争斗,可他对面没有任何事物。

    范围波及很大,在远处看不清楚,也没有敢伸出神识去探查,王二用神识可以杀人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不断的停顿,又不断的攻击,王二攻击的时间越来越长,而间隔的休息时间却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

    逐渐,他攻击的范围也越来越大,很多人远远可以看见王二战斗的身影,可还是没看见他与谁争斗。

    有谣传,这是一种练功方式,把所有一切看做假想敌,然后自行战斗,以获得突破。

    王二要知道这种说法会嗤之以鼻,他幻想?有些妖族他连见过都没见过,他根本幻想不出来这些玩意。

    人类是无法想象自己没见过的事物的,即使有想象,也都以已知的事物为原型,不会凭空想象出一个不存。别以为人类的想象力有多丰富,绝大多数都是画地为牢,在自己的圈里玩。

    大家也能听出来王二在增长,这种增长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战斗的时间越长。

    有人就感叹,“修真界又一个妖孽出现了。筑基期就通杀很多人,还在不断增长,让人以后怎么活。”

    也有人庆幸,幸亏是同盟,要不然这次可真是有死无生。

    八年之后,由于远古法阵的狂暴,能撕碎内部任何法阵,当然不包括苹果组织研制的法阵,不过苹果组织的法阵也就勉强支撑着。

    这种法阵造价十分昂贵,十大门派也不见得能建造得起,也就一些远古的组织可以。苹果组织的法阵最主要的功能还是保存货物,这也是变相给自己组织打广告。

    正因为八年后远古法阵狂暴,消息都传不出去,里面大家也只能自求多福了,坚持过后就是胜利。

    也随着远古法阵的狂暴,里面的人们也受到了或多或少的影响,从小范围的争斗,逐渐演变成混战。

    五大门派与交好的十三门派之间还算克制,但他们为了发泄也开始清剿小门派与散人。

    小门派与散人也不是一无是处,这些可能武力不算最强,可都是生存高手。

    尤其在共济会的指挥下,与十八门派展开拉锯战,还互有胜负。

    这个世界的平民,算是最悲哀的一群人,他们没有话语权,也没有在意他们的死活。

    这也是王二曾经说过,“这是个糟烂的世界。”,秩序只被少数人掌握,可哪个世界又不被少数人掌握呢。

    从生物的金字塔结构,普通大众是基础,是绝大多数,往上逐渐减少,最顶端永远是最少数人,却掌握最多的权利,最多的话语权与最多的资源。

    在一年左右的时间,王二逐渐扩大自己攻击的范围,现在大家都远离那里,在那里被杀死,就是自己找死。

    十八门派与共济会为首的小门派、散人之间相互攻击,原本共有四十万的人,现在不超过五万,存活率只有百分之十多一点。

    这里最倒霉的就是二十多万平民,这就是现实,不论你怎么看,是愤怒还是指责,也不过是马后炮,没有用的。

    所以,当你站在道德高点的时候,也不过是装犊子,你改变不了现实,这事以后很可能还会发生。你站在的那个高点,就好像一个高高的台子,你在上面骂街。即使你很文明,也是不带脏字的骂街。

    骂街与骂街有的时候没有那么大区别,你不带脏字,只能说明你更龌龊。

    而当你以为你代表正义的时候,往往你也只是骂街,也只是痛快痛快嘴,屁用没有。

    你想唤醒谁,最好用实际行动,而不是站在高台上吹牛,虽然很多人喜欢听你吹,那也不是你要吹的理由。

    王二在远古法阵结束前的最后两个月清醒过来,没有再进入幻象,他开始还麻木得没有思考。

    当他睡了两觉再次醒来的时候,看着破损的身体,到处是断裂的骨骼,忍住伤痛,打起坐来。

    巫能逐渐在增加,也在不断修补着身体。在修补好身体,他才仔细观测自己身体。

    他的体型又变大了,身体不在精壮,而有一层脂肪,这是战斗的后遗症,使得身体发生被动进化。

    当对方武器伤害到自己,会被油脂挡住,而且能保护肌肉、骨骼受到更轻的伤害。

    这相当于在身体外层加上一层保护层,对攻击也有缓解作用。

    内部的巫能开始出现气化现象,而且三角形投影与葛呜王金角不断淬炼的巫能也有极少部分可以产生气化。

    皮肤不会因为脂肪增多出现褶皱,而是更富有弹性。当皮肤受到攻击,因脂肪的柔软,会发生变形,力作用进脂肪,脂肪会像水一样扩散,直接把力化掉。

    身体内部肌肉更强壮,虽然表面看不出来,骨骼也更强壮。

    内脏?对不起已经没有内脏了,虽然他知道巫族会吃食物,他也吃过,进入咽喉之后就消失了,貌似也有消化系统,但这种消化系统是隐含的。

    他在幻象中也曾被妖族开膛破腹,巫能储存空间只是个假想,不在他身体内,也没有破坏消化系统与呼吸系统,他也不知道在哪里,也许与巫能空间一样都是假象。

    他现在对拳脚与刀的掌控都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而身体对伤害的恢复也增加了许多。

    “王师兄在吗?”一个声音传过来,王二把神识延伸过去,原来是高子恒。

    “何事?”王二用神识问。

    “你没事就好,好长时间也不见这面有动静,大家担心让我过来看看。”高子恒已经不敢再以年纪称对方师弟了,这就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

    “我没事,最近在总结经验,谢谢你们。”王二答道。

    “还有一个月就要离开这次的远古法阵了,我也是过来提醒一下。”高子恒。

    “好,我知道了,出去前我就在这里,不用管我。”王二传音道。

    “好,出去见。”高子恒转身离开。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