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十年16

    王二虽然停止了打斗,可十八派与共济会为首的那些人可没有停,双方已经打出火来。

    可还是没人敢去打扰他,十八门派也曾引诱对方,可对方在一定范围就开始退却,他们并不想招惹这个妖孽。

    妖孽都自己玩了,而且玩得灰常不错,一般人就不要在他眼前嘚瑟了,不要挑战妖孽的耐心,也不要试图招惹它们。

    远离妖孽,真爱生命。

    王二也坐在那里开始回忆自己参与的幻象,开始自我讨论得失,有些画面还会被他模拟出来,看是否能找到更好的办法解决对方。

    这就如同围棋的复盘,不仅计较自己的得失,还要从全局考虑,如何更合理的分配体力与精力。

    从总体再到局部,从局部再返回总体,不断论证,就是为了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道路。

    这种东西没有什么好办法,不是说你聪明就可以,你聪明只是让这个过程时间更短,但不会影响思考这个过程的程序。

    一件事反复论证,就相同的事情继续反复论证,然后两者相比较,或许你能得出三个结论。

    然后继续同样的反复论证,用在相似的过程中,甚至不同的过程中,分别得出不同的结论。

    把不同的结论归纳总结,你可能在几个方向上找到自己应对的办法。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就这样。如果出现那种情况,也许可以那样。以此类推,这就是比较笨但比较有效的学习方式。

    这些还都是假想,你还需要去真实的试几次,检讨假想的错与对。

    学习就是反复论证的过程,课本上的学习不会出现你不知道的情况,可现实却总出现你想不到的情况,没关系,试着去做好了。

    王二在临近远古法阵崩溃的前两天还专门去了一趟苹果组织的拍卖行,见到了余飞。

    “王师兄,恭喜啊,看来又有许多精进。”余飞拍了下王二的马屁。

    “别说这话,谁都有这个过程,早晚的事情。”王二并不接受恭维。

    “这是剩下的灵魂水晶,都是最后出现的,品质应该很高。”余飞把一些妖族灵魂水晶递给王二。

    “嗯,不错。”王二收了起来。

    “王师兄出去打算怎么办?”余飞问。

    “回去我就准备冲击金丹,有希望就找个好师傅,没人要就自己摸索。”王二。

    “看来王师兄对冲击金丹还是蛮有把握的。”余飞问道。

    “嗯,心境问题基本已经解决了,原来只差真气不够,现在应该没有问题。”王二回到道。

    “那就恭喜王师兄了,以后能照顾到小弟的,还请您给予帮助。”余飞继续拉关系。

    “你听没听说过哪里有战斗的地方,不是这种远古法阵,而是真正战斗的地方。我发现只有战斗,我提升才快。”王二问。

    “哦,你说的那种战斗,最好的战场也只有位面战场了。”余飞突然神秘的说道。

    “位面战场?”王二表示没有听说过。

    “这也是我在晋升到这个拍卖行的副主管以后才看到的新资料,咱们住的这颗星不是叫羽博星吗,其实在宇宙叫九百二十三星。而宇宙有一千零二十四颗主星,我们这颗算比较小的。”余飞神神秘秘地说着。

    “这一千多颗主星,有五百多颗在东方,还有不到五百颗在西方,形成了东西两大阵营,我们属于东部阵营。”

    “双方在交界的部分找了很多可供生灵居住的小星,把小星改造成位面战场,用来培养弟子,也用来杀伤对方的弟子。”余飞说道。

    “哦,有适合金丹弟子的小星吗?”王二迫不及待问道。

    “当然有,甚至还有适合炼气期与筑基期弟子的小星呢。”余飞回道。

    “那我怎么去呢?”王二问道。

    “每个主星的门派都有名额,那里比较残酷,其实一般没人申请,所以申请起来很容易。”余飞说道。

    “那就好了。对手也是与我们一样吗?”王二想了好半天才想起来问问对手的情况。

    “不太一样。书上把我们称作仙侠类,把他们叫做魔法类,具体情况我也不十分了解,只看过有这么个提法。”余飞说道。

    “哦,魔法类?”王二用疑问的口气,脑门拧了个川字。

    “我去,东西阵营,东方仙侠,西方魔幻,这特么是谁写的小说,我又跑到谁的小说里去了。”王二暗自想到。

    “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王二继续问道。

    “噢,想起来了。仙侠类与魔法类的等级比较。练气期相当于1-3阶魔法师,筑基期相当于4-7阶魔法师,金丹期相当于8-11阶魔法师,元婴期相当于12-14阶魔法师,化神期相当于传奇。”余飞继续说。

    “传奇之后,西部有两个分支,一是继续晋升高级传奇,一是晋升为神灵。”余飞说完看着王二。

    “噢,你的意思是,化神之后到渡劫就对应西部更高级的传奇或神灵,那么仙呢?不是渡劫之后飞升成仙吗?”王二问道。

    “我其实也有这种疑问,不过看到后来才发现,你说的那种仙只是一个传说。实际上,仙就是从练气开始到渡劫的过程统称。”余飞说道。

    王二有一次皱着眉头,在思考问题。

    “不对,我得到巫族传承,还有妖族,看场景也是远古的事情,而传说我也看过,里面的确有仙人与大罗金仙啊?”

    “那我在门派看到对远古的描述,里面就有大罗金仙之类的描述。”王二问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斗胆理解下。”余飞看着王二。

    “请讲。”王二也看着他。

    “远古可能是存在仙人与大罗金仙的传说,或许不是真的。”余飞又看了看王二,王二依然皱着眉头。

    “也许是真的,只是当时的叫法。不过后来演化成现在的仙侠世界,我们是修真,也不是过去的功法。我想仙人、金仙、大罗金仙之类的说法也就对应现在元婴、化神、炼虚、合体、大乘、渡劫的某些境界。至于六圣人的说法,也许是渡劫顶级,或者真是渡劫之后的人物。”余飞侃侃而谈。

    王二消化了一会他说的话,他也判断不出对错。

    “你真的是刚提起来的副主管?”王二突然问道。

    “嘻嘻,谁没有点秘密,谁没个后台,我不过恰好有个好的家庭,然后遇见你,被别人放大,要不我怎么能提那么快。”余飞也不遮掩,只不过说得比较模糊。

    “哈哈,你还是个官二代?”王二咧着嘴笑了起来。

    “官二代?什么鬼?”余飞不理解王二在说什么,想了半天,还真点点头,“哦,这个意思也算那么回事,不过我是官好多代了。”

    “那好,你再说说小星,也就是位面战场,战斗情况怎样,你所了解的就行。”王二继续问。

    “位面战场能得到极大的锻炼,里面有东西方设置的法阵,杀死对方人员,都能从法阵得到某种加持,具体是什么,根据不同的人,加持不同的东西,到时候试过才知道。”

    “不过里面不是无法晋级的一般人,就是一些天才。各种体质,各种秘法,各种职业。对了西方阵营不仅仅有魔法师,他们还有战士、骑士、刺客、术士等很多职业,不像我们东部基本属于攻防一体的。”

    “那里时不时会出现一些古老的职业,这种人一般最好躲着走,古老职业在同期都是最强大的那批人。我看你有可能是个古老职业,东部很多狠人也都是古老职业者。”

    “也别小看很多职业者,有的气运加身,有的福缘深厚,还有些与缥缈的命运之类的有关系,这些人也都异常恐怖。”余飞这才说完。

    王二点点头,也不知道他是承认了自己是古老职业者,还是认可余飞说的话。

    “怎么样,有没有兴趣与我一起去位面战场玩玩?”王二有引诱的感觉。

    “呵呵,我现在才筑基中期,等我到了金丹再说,谁知道呢,或许去,或许去别的地方。”余飞满眼向往。

    谁都有自己的理想,谁都有自己的渴望与**,大家还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

    “那好,就此一别,也不知道何时能够再见,希望再见的时候,我们都走在自己向往的道路上,后会有期。”王二一抱拳。

    “后会有期。”余飞也很郑重地一抱拳。

    王二站在远古法阵下,平视着远方,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或许什么也没有想。

    最后的几天,远古法阵里已经没有人再争斗,即使前几天还斗得你死我活的人,现在却在把酒联欢,庆祝这次能活着出去,或许你体会不到,

    但,真的,活着,真好。

    在最后要破开法阵的时候,王二也回到了门派,与友派也打了招呼,大家一起等待。

    远古法阵模拟出乌云滚滚的样子,大家也不知道破阵是什么样子,都好奇地观看着最后的奇景。

    乌云中闪着雷光,好像在为他们送行的烟花。

    再见宣临城,再见远古法阵。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