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回家1

    乌云涌动,雷光闪动,最终变成落雷,闪电稀稀拉拉打在地面。

    众人看着最后的景象,与旁边人描述着出去后的生活。

    闪电逐渐强度逐渐增大,密度也在增加。

    “这不对,这不是远古法阵破灭的标志。”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王二迅速把神识探向远古法阵的边缘,还是被笼罩着,没有发生变化,他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周遭的人还不明白是什么情况,听到这句话开始小声的议论起来。

    “各位,恐怕现在我们无法出去了,你们应该做好准备,远古法阵根本没有消融的迹象。”王二传音给阴魔宗已经友派。

    这里一顿慌乱,消息马上就传了出去。

    “怎么了,不说十年就结束吗?为什么远古法阵还不开放,为什么?”

    “天杀的,小琴,你说过等我十年,我出来咱们就成亲。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我要找我的小琴去。”

    “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刚满月的孩子,求求老天爷,你放过我吧。”

    “少扯淡,你在这里没有十年,也有七八年了,你刚满月的孩子是谁的?”

    “老天爷,你别听他的,我身患绝症,可我最大的希望就是出去找到我的初恋女友,告诉她,我还爱她。”

    “你换绝症,死了得了。我的刚满月的孩子是谁的我不管,我只想看看这个孩子,孩子是无辜的。”

    “各位,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让我代替大家接受惩罚吧。”

    “雷音寺不是都被灭了吗?怎么还有个和尚?”

    “你入地狱?你也就特么吹牛b,如果你想下地狱也别找借口,装什么圣母b。你只能代表你自己,剩下你谁也代表不了。”

    “大家都要死了,大家都要死在这里,有这么多人为我陪葬,也值了。”

    王二也不甘心,他跃起冲向头上的远古法阵。他曾经试过,越往上越艰难,可这次他也有点急,可能受到大家的感染,触摸到天空的法阵。

    除了闪电是真实的,云层、云层之间的电流都是假的,是被模拟出来的。

    王二奋力砸向远古法阵,可被一股巨力给弹了下午,直接在地下砸出一个大坑。紧接着一个手指粗的闪电直接打在他的头顶,头发被烧毁,如谢顶般,他的头皮也打开了花,只是破坏了表皮,鲜血流了下来。

    王二一下子冷静下来,“我与这帮人起什么哄啊,坦然面对现实啊,那就坦然面对现实吧。”

    他开始用巫能恢复头上破烂的皮肤,闪电好像也避开他,并不打在他身上。

    可没一会,又一道手指粗的闪电向他击来,王二尽力躲闪,还是没能躲开,又砸在他的头顶,继续破坏着他的秀发。

    王二赶紧恢复头皮,也在不停想办法。

    “看来躲是躲不开了,也不能老让它打一个地方,一会侧头看看,实在不行,身体的其它部位。”

    他计算着间隔,大约十分钟一次,再第三次来的时候,他做好了准备,左侧脸抬起,左面鬓角的头发也没了,左腮帮子也开了花,血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劈到地二十四下,也就是四个小时之后,闪电又发生了变化。其他人是手指粗的闪电,而王二是平常人手臂粗大小的闪电。

    王二想起来他前几年在阴魔宗掌控区域内的休息之地,每天不断用制造的武器对身体进行击打。虽然效果不如闪电,但也也是一种训练方法。

    这其实就是一种心理调节,把本能的抗拒变成一个享受训练的过程,其实事还是闪电打在你身上,这么个事。你的态度发生了变化,你的心情自然发生变化,那就会有不同的感受。

    旁边许多人开始抵抗不住手指粗的闪电,他们受到的闪电的频率比王二高得多,大约每分钟一次。而王二的强度却比他们大的多,比十次手指粗加起来的闪电强度还要大。

    不断有人嚎叫着,也不断有人突然没了生息,直接倒下。**则很快被远古法阵吸收,只留下衣物。

    王二开始用腹部与背部接闪电,幸好有脂肪,分散了闪电攻击的强度,虽然看上去皮肤都破碎,实际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

    王二也来了兴趣,这不就是他想要的刺激吗。开始转换身体的各个部位,接受闪电的淬炼。某部位淬炼的同时,让巫能赶快恢复已经破损的皮肤。

    只看他,或站或倒,或趴或卧,时而倒立,时而铁板桥。铁板桥打在哪里,各位自己想象,如果王二不举,与本作者没有关系。

    跳戏了,有点跳戏了,还是回到王二不举上。哦,对不起大家,王二的姿势上来吧。

    王二突然也是恶趣丛生,

    “看我老汉推车,再来老树盘根,双飞燕,一字马。”

    “奈奈的,这些姿势,能不能别都是打头顶,我的秀发都没了。”

    在糟透了情况下,最好抵抗的方式就是自娱自乐。人总不能被吓死,也不要总去怨恨,当做一场游戏,可你要知道游戏的结局,就是自己的死亡。

    王二偶尔也抬眼看一下旁边的人,只有少部分人还能坚持,大都摇摇欲坠。

    四个小时过去了,王二的闪电变成齐腰粗,而旁边人变成手臂粗的闪电。

    王二也没了玩闹的心情,努力抵抗着闪电。每次闪电过后,皮开肉绽,已经不仅仅是破开表皮,可以深入五公分左右。

    幸好还有十分钟休息时间,王二调动巫能努力恢复着身体。

    一次失误,连续两次接了同一个地方,破开皮肤的闪电对身体的破坏更加猛烈,直接把手臂上的肉化成焦炭。

    王二抖了抖手臂,焦炭直接掉了下来,只剩下戚戚白骨,这时候王二已经没有感觉。他再一次试着用白骨的手臂去阻挡闪电,白骨也开始破裂。

    这难熬的四个小时终于过去,王二身上没有完整之处,四肢更惨,都漏出破碎的白骨,而身躯还算有肉,只是被鲜血覆盖,时不时还能看到里面白花花的肥肉组织。

    王二准备笑着迎接死亡了,再来一次更猛烈的闪电,他恐怕扛不住了。可到了十二小时,闪电终于停止,远古法阵上空还露出天蓝色。

    既然死不了,还是尽快恢复身体,谁知道下次闪电什么时候能来。这次耗费的精力倒不如在幻象中严重,可在幻象中他也认识到,只有加紧恢复才是活下去的根本。

    恢复血肉远比想象中容易的多,王二都怀疑眼前的一切可能是幻象,不过疼痛却是真实的。

    只有痛苦才让我们意识到自己还活着。

    两天时间,王二基本恢复过来,又开始储存巫能。这用了半天时间。

    他起来走动了下,看看有谁还活着。

    神识扫过,附近全是杂乱的衣物,连尸体都没有。

    还有几个有气息的人,通过标识没看到阴魔宗与友派人的气息,估计是全军覆没了。那几个人不是小门派就是散人,没想到这些人里还是有强者。

    王二不会管他们,自求多福吧,如果你自己帮不了你自己,没人可以帮你,何况他并不认识他们。

    这里没有,也不需要同情,除了冷漠,也只有冷漠。

    王二边走边扩散神识,向更远处探了过去。

    “噫?苹果组织的法阵还在,看样子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王二走到苹果组织的法阵旁,用自己的权限进去,没人接待。过了好一会,余飞才走了过来。

    “没想到王师兄你还没有事。”余飞惊奇。

    “怎么没事,不过恢复能力强点,就出来看看还有没有活人。”王二实话实说。

    “哎,我们的法阵快坚持不住了,我可能也死在这里了。”余飞长吁短叹。

    “这里还有多少人。”王二问道。

    “这里还有个主管,筑基后期。还有几个鉴定师,剩下一些杂役。”余飞答道。

    “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想法,不过也不是没有扛过去的机会,你这里不也有很多药品吗?你可以试试。”王二建议道。

    “可这些并不归我管,我上面还有主管。”余飞也无奈。

    “嘿嘿,那就杀了他。反正你保护了大部分财产,吃药是为了自己活命,尤其有大笔的灵魂水晶,再加上你身后的人为你说话,这不是难事,谁会计较一个筑基后期的主管呢?”王二开始怂恿余飞。

    余飞想了半天,犹豫不决的样子。

    “你要知道,我看见死的人全部被法远古法阵吸收,不会留下任何痕迹,而物品满地都是。我们可以随意开启,只要你顶多闪电,一切都不再是问题。”王二继续怂恿着他。“你拿到那些恢复的药品,你才有活下去的机会。”

    “可我怎么杀他,我也不是他的对手。”余飞终于下定决心。

    “不是有我吗,你就说还有个能抵抗闪电的人,他想把抵抗的方法卖给组织,你做不了主,需要他来商谈。”王二开始出注意。

    “那好吧,我去试试。”余飞转身出去了。

    时间不长,余飞领着一个人过来,那人留着胡须,样貌还算周正。

    那人一抱拳,还没有开口,王二直接发动攻击,一刀就把那人的脑袋切了下来,再快速补上一拳,把其意识海捣碎。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