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回家3

    即使他说的是真的又能怎样?王二还是一样要渡过每三天一次的天劫,他自己有没有命活着出去,他自己都不知道。

    我们总要面对现实,解决眼前的问题,理想、情怀、报复之类的,等你活下去再去扯吧。

    王二走遍了整个远古法阵,已经没有了活物的气息,也不能这么说,王二看见植物都活得郁郁葱葱,他甚至手欠还连根拔起了几株,确认不是幻象,而是真实。

    有人会问,为什么补救那个人。王二的想法,他死了就死了,这与王二也没有关系。是,王二问了他很多问题,但他也是自愿回答的。他想说他就说了,这与王二没有关系,虽然是王二问的问题。

    余飞那里是有药,那也不是王二的,王二不想为谁做主。即使帮助余飞,你能坚持下去你就坚持。我告诉你,是我想那么做,我对得起我自己就足够了。他听不听我的,那是他的事情,最后还是他自己决定那么做,与王二也没关系。王二只是引诱了他,王二就是那个魔鬼,最终决定的也是余飞自己,他能怪谁?是不是他死了就谁也不怪了呢?

    这也是王二反感很多人都的原因,俗话叫装。你下地狱,是你自己的事情,你想那么做,至于做什么,能不能做成是另一回事。不要把你想做的事情,吹成什么宏愿,你活不活,死不死与别人有关系吗?谁在乎你下不下地狱。

    更讨厌的是,一群傻子还拍手叫好。

    其实,这帮傻子不知道,我入地狱与我想上趟厕所没什么不同,是他们把地狱与厕所分成层次,可本质是一回事。

    就是我想干嘛,而上厕所还是能达成的,可下地狱,地狱在哪里,至今未见归来,是不是当魔王去了。

    这个之前就说过,选择其实都一样,每天吃什么是选择,考什么大学也是选择,难道说你选择吃饭就不认真,非要吃自己不喜欢的食物吗?不要夸大某种选择,你可能选择个吃饭还能死呢,你说选择吃饭不重要?

    王二回到余飞身边,开始打坐,他还会按照自己的作息,每天变速跑,每天打打拳,每天空着手挥基础刀法,而刀在身体里温养。

    速度,速度,一切为了速度,尤其是变速,会让对手措不及防,那就是致命。

    王二在检测身体的时候还是发现了变化,他巫能的气化程度还是有所增加的,虽然还只是可怜的一点点,他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最终会完成所有巫能的气化。

    这也没有办法,远古法阵只有两个人,一个还在不停修复身体,王二总要给自己找点事情去做。

    前世他也曾经做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宅男,不出去交往,当时就是下了班之后没事找事,当然是在不干扰别人的前提下。

    人活着总要给自己找点事,如果真的什么事都没有,不吃不看不想,那是等死。

    王二前些日子准备出远古法阵还穿了衣裤,可几场天劫,体无完肤,何况衣裤。现在法阵里就两个男人,他也无所谓,主要再多衣裤,也顶不过天劫,最重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去。

    天劫再次到来,余飞还没修补好身体。王二也告诉他在不必要的情况下,不要吃生生再造丸,先进行训练,能多挺一下是一下。

    其实只要适应了这种环境,也没什么好可怕的。余飞适应的很快,三个月后,在药快吃完的时候,已经基本能顶着天劫的狂轰滥炸了,而且恢复速度明显增加,将将能赶上下一次天劫的到来。

    王二开始陪着余飞渡过几次天劫,他就找了个新地方,在天劫快来临的时间,攻击远古法阵。

    开始强度不大,逐渐适应,逐渐增加攻击强度。

    两年之后,

    “王师兄,我晋级筑基后期了。”有天,余飞在天劫间隙跑过来说。

    “这段时间忙着修炼,也没去看你,最近还抗得住吧。”王二说道。

    “现在基本已经没有问题了,虽然还会出血,但都是表皮承受不住,里面基本已经没事了。”余飞信心满满。

    “嗯,你也可以试试攻击远古法阵,开始攻击强度不要大,找个法阵边上,最后十分钟,攻击法阵任意处,天劫会增加强度。增加强度会很大,但十分钟攻击一次,你最后十分钟攻击,就只承受一次。先感受感受,如果行就提前时间。”王二解释道。

    “好,我在巩固几次,然后试试。”余飞也没想到他进入筑基后期这么快,本来他以为还要至少二十年的时间,转眼两年就完成了。

    “对了,现在还不能传出消息吗?”这个问题王二偶尔会问起。

    “我前几天试了,还是不行。”余飞。

    “是啊,即使能传出去又有什么用,我们还是一样等待远古法阵开启那一天。”王二很平淡。

    “王师兄,不知道你听没听说,有个人在一远古法阵呆了上万年。”余飞说道。

    “听说了,有什么用?”王二不解。

    “呵呵,如果能挺过去,或许对我们有极大的好处。”余飞又开始向往。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行啊,坚持吧。”王二看着有点低沉,其实他无所谓,不过是再死一次。

    “加油,王师兄,你状态是不是有点不对?”余飞问道。

    “没有,坦然的结果就是让人看起来有点悲观。你也加油吧。”王二又坐了下去。

    一天,王二没事也不知道再想什么,突然灵光一闪。

    “对啊,我的刀也可以接受天劫的洗礼,一会试试行不行,还有菜刀也可以试试。”

    “就是雪茄没了,哎,到宣临城之前,我不是带了些烟叶种子吗,找个地方试试,看能不能种出烟叶来。”

    想着就去办,王二开始寻找烟叶种子。他手里乾坤袋太多了,只远古法阵里的乾坤袋,他就收拾的手软。

    掏出一堆乾坤袋开始查找,不是的都扔在一边,费了好长时间才找到。

    找到一个看起来阳光充足的地方,其实都是远古法阵幻化的,但对于植物还是有用的。

    王二也考察过,天劫的时候,看起来闪电不少,其实都是假的,也是被幻化出来的,只有劈到他们俩身上的那些才是真的。

    他也曾经在远古法阵里溜达,还砍掉几棵植物来判断,植物其实没有被天劫损坏。

    挖个坑,把种子放进去,埋好浇点水,然后就自求多福吧。

    新的一次天劫来到,王二放出菜刀,站在上面,又从身体内拿出刀。

    这次王二没有先去攻击法阵,而是先淬炼两把刀。

    举着刀,就好像避雷针。不过王二也变成避雷针的一部分,基座还是把菜刀。

    天劫打在刀上,传导下来,还真不是一般的酸爽,全身都在过电。

    王二还真发现点问题,这些弱的电流不是在破坏他的身体,可能因为他早已经能抗住,这些电流在修补与滋润着他的身体。

    很多暗伤在被修复,很多错位被抚平,极少数没有被强化的部位,还慢慢被强化。

    最大的好处是骨骼均匀的被强化,每次电流经过都有被强化的感觉,效果十分明显。

    两把刀,薄弱处开始会出现裂纹,逐渐裂纹被填平,被信形成的物质覆盖,越发坚硬。

    四个小时后,第二强度的天劫,两把刀的裂纹逐渐增多,而且修复没有破坏快,王二就收了起来。

    肉要一口一口吃,机会有的是,这里最不缺的就是时间,慢慢强化好了。

    他控制力量击打身旁的远古法阵,天劫陡然强度增加,可频率却下降了。

    王二现在,看见天劫下来,先用神识阻拦,他发现这对神识也有好处。

    天劫离近了,身体发出巫能,用巫能进行抵抗,巫能的消耗也有助于其气化。最后落在身体的某个部位,随后不断变换部位,在用巫能对已损坏部位进行修补。

    一场十二个小时的天劫,王二尽量消耗巫能,这样打坐恢复巫能时候效果最好。还尽量让身体各个部位都接触到天劫,提高抗性。

    十二小时下来也是精疲力尽,打坐恢复巫能与身体。恢复好之后,检查一遍身体,以观察这种威力的天劫对自身的影响。

    还好,王二坚持了三个半月,终于又抽到了雪茄,虽然不能,也没有料可加,味道还是很美的。

    天劫实际也改造着宣临城远古法阵内的植物,三个月烟叶已经变成灵植,王二也曾发现过很多中级灵植,这些都是法阵改造的结果。

    不过普通植物变成的灵植,王二也曾咨询过余飞,这小子也不太懂,最后不了了之。

    王二期望烟叶能变成中级灵植,那样虽然效果没什么,可味道还会好一些。

    余飞在尝了灵雪茄之后,两人动手开垦了不少地方,只要结果就大量种植。

    哎,王二一个五谷不分的人,余飞一个阔少,却干起来这种活计,也是一大笑谈。

    没办法,生活无论怎样,只要你想活着,总要找到活下去的方式与乐趣。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