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回家5

    王二心情轻松了不少,他感觉终于与前世的种种,对自己有了个说法,他无法改变曾经的事实,只能改变自己对事实的态度,是眷恋还是仇恨,都不过是自己的想法,上述的对话实际上告诉他,你也可以不那么想。

    如果总是纠结于此,那也只是他自己的事情,这件事谁也帮不了他,只有他自己。

    还好,他有个不算坏的习惯,与自己对话,而这次对话也是自己对自己说,达到统一就知行合一。

    当然,这种统一是不确定的,统一死亡,那他就死了,自我消散。统一是继续活下去,那他就要重新找回自我,找到活下去的勇气,说白了就是借口。

    这种借口不是假于外物,而是从自身找原因,如果自己面对自己的时候,还用外物当借口,不能正确面对自己,那么心灵更容易扭曲。

    不论找自己原因还是找别人原因,都能活一辈子,但对待自己与他人的态度是不同的。

    王二点上一根雪茄,开始思考刚才的过程,这种思考是有益的,它可以加深你的决定,再去想想自己如何去做。

    想完之后,王二起身跑向西南角,去看看余飞情况到底怎样。

    余飞的情况显然比他好多了,虽然也麻木,但还没到自己想消散的地步。

    这可能也与个人的经历有关,王二本身还是善于思考的人,虽说他的思考过于自我。

    “小飞啊,最近怎么样?”王二问道。

    “还好啊,练功、休息、等待天劫的到来。没事去看看烟叶的长势,有种子结出就再开垦出一片场地。”余飞答道。

    “我发现我最近的状态不对,刚才还经历了一次思想挣扎,我们不能这样,要不然远古法阵没困死我们,我们自己把自己给消耗掉了。”王二说道。

    “是吗?我也看出来你好长时间状况不对,与你打招呼,你都好像没有听见,也没有看见我。到后来,我只能习惯打声招呼,自己做自己的事情了。”余飞说道。

    “是的,我原来的状态不对,我们不能这样了。”王二也知道那时候的状况,“这样,附近找找有没有农作物,我们开垦出一片农田,我看河里原来还有些鱼,不知道这几年繁殖了多少。我这里还储存了不少调料,咱们开始用灵食做饭。”

    “可我不会做啊。”余飞很无奈。

    “只要有时间,你也可以成为好厨子,这个不用担心。”王二好久没这么开心了,“你一会把拍卖行打开,也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吃的东西,或者调料。”

    “好,那我先收拾拍卖行里的东西。”余飞好像也缓解了一些麻木的思想。

    王二躺在菜刀上,飞到宣临城外围寻找农作物,别说,还真有,经过也不知道多少年繁殖,灵粮都是中级。

    王二找到好几块地方,收了些灵粮,用神识做了标记。又飞到穿过宣临城的河流上面,鱼虾还真不少,王二随手抓了十几条,每条都有十多斤重,杀死之后放进乾坤袋中,乾坤袋无法放**动物,但可以保鲜。

    回到宣临城找到一处开阔地带,垒了两个灶台,开始处理灵粮。用巫能简单地打磨,去掉皮壳,找来水洗了几遍,倒入一个锅中开始蒸米饭。

    接下来收拾鱼,把锅烧开下少许油,加上些酱汁,这些王二都不敢多用,这样还能维持一段时间。

    做了两个简易的椅子,等待饭菜成熟。

    这时候余飞也整理了部分拍卖行,找到一些调味品,还拿出一些药材。

    两人好像从来没有这么饥饿过,一锅鱼没够吃,王二直接把米饭倒出锅来,两个锅一起煮鱼,直到吃尽兴为止。

    之后的空闲时间,王二与余飞也不总是训练自己了,他们开拓河流,形成一个大湖。

    然后分片区域开始种植各种灵植,包括余飞从拍卖行里拿出的药材,他们相信不久可以变成中级灵药材。

    王二还在一处偏远的角落发现了很多家畜,已经是灵家畜了,这也使得菜谱丰富了一些。

    余飞在王二曾经幻象发疯处,打扫破碎建筑物的时候,发现了一口盐井,这让二人就更不用担心食之无味了。

    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为此二人把宣临城都清理一遍,发现了不少乾坤袋。

    里面,两人曾经看不上的调料与食材都被挖掘出来,每天都带来心喜。

    有人问,是不是会产生爱情之类的情感。

    王二肯定不能,他要产生也是对女性,绝不会对男性想入非非。实际上在余飞会做饭菜以后,两人轮流做,吃完饭,分配一下任务,下顿饭之前都做什么,然后就各做各的,也不住一起,而是宣临城距离最长的两个角落。

    任务不会太多,无非就是耕田种地,饲养家畜,要不就是收获。收获的时候也是每人管自己的地,按王二讲,这叫生产承包责任制,分包到个人。

    当然,王二的老本行酿酒,这个必须做,想方设法凑出一套设备,酿出的中级灵酒非常不错,王二感觉比门派的还要好,可能是远古法阵恒定的作用。

    两人现在也不是每天只想着练功,有很多琐碎的事情可做,才不会显得消极,思想上也渡过了最难熬的时期。

    王二有时候也在想,“原来是练功打怪,现在变种田了,人生世事无常啊。”

    当然,练功还是要练的,不能因为琐碎的事情放弃练功,这不是明智的选择。

    琐碎的事情就是调剂品,让你的生活有变化,遇到问题去思考,也让一成不变的生活有一点点乐趣。

    王二也曾听余飞说过,他们在这里呆了已经快五十年了,两人倒没什么变化,进来什么样子,现在还是那样。

    想想别人呆了一万多年,如果这次真是,这也只是万里长征的一小步,慢慢来吧。

    心情好了许多,王二发现原来的那种暴虐的情绪偶尔又出现了,他也思考过,有远古法阵的关系,可更多还是巫族传承的关系。要不别人可以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本人也不是太过于放纵自己的人。

    他甚至都怀疑,巫族传承是不是又给他带来一种人格,甚至还会产生多余的意识。

    为此,他联系了主体意识,主体意识虽然没回话,他知道它在听,也会接受本体的命令。

    在一次天劫的最后四个小时里,王二终于没忍住,爆发了情绪。他不再被动防守,而是追着天劫挥舞拳头。

    天劫的强度还是高于王二攻击的强度,原本已经没有那么大伤害的天劫,这次下来血肉皆无,只剩下还算完整的头部与骨骼。

    不过,你会看到,王二的左臂骨骼上还有清晰的八个字,“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右臂上还有“凡事绝对的,都是错误的”,这十个字。貌似这些都被刻到他灵魂深处,不仅仅是表皮与骨骼。

    就这样,天劫结束了,王二还不依不饶想追打着什么,没有可攻击的对象,他就攻击着远古法阵,可法阵连涟漪都不曾出现。

    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出现了,随着王二发疯地攻击,他的恢复能力也在提高。

    王二又狂轰了半天,才缓过神情,他的血肉也长了回来,只是巫能空空如也。

    王二也不着急恢复,凭着体力直接跑到吃饭地,看见余飞正在做,才放下心来,点上一根雪茄抽了起来。

    “好久没有发疯了,渡过一次心劫,就又有个难题出现。”王二调侃自己。

    “是啊,总算有点事做,也算好的。我最近有点迷失,我可能要自己好好想一下,或许过了这关,我的心境可以圆满一些。我准备明天闭关磨砺心境,过了这关再出来,过不去也就那样。早过晚过都是过,现在有的就是时间了,那就去试试。”余飞的思维好像也有点混乱,像对王二说,也好像对自己说。

    “呵呵,每个人都要有这个经历,这事谁也帮不了你,你去吧。”王二抽了口雪茄。

    吃饭的时候,两人都沉默了,王二有很多想说的,他也知道那不是余飞的路,他应该找到自己的方式,而不是他王二教的。

    早点找到自己的路,对以后帮助特别大,以后的路也能顺畅一些,只依靠别人的路,最后越来越难,因为你想不明白自己的路,总迷失在别人的道路中去,那些毕竟不是你的。

    “你去吧,我来刷碗。记住,重要还是找到自己看世界的角度与自己独特看世界的方式,没事多问问自己,我怎么看。”吃完饭,王二把余飞赶走,最后说的一句话。

    王二收拾完,回到自己的东北角,看着被梨过一遍的土地,找了个地方开始打坐。

    “主体意识,有没有什么新发现?我是不是还有其它意识存在。”王二问自己。

    他脑海闪出一段记录,意识海的葛呜王金角不断散发着金光,然后他的行为开始发生了变化。

    “哦,原来是它在干扰我。”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